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17章 一百一十七,厌禳钝滞迎新岁

第117章 一百一十七,厌禳钝滞迎新岁

  华夏未来已经有了四所分校,王老实没有开什么会议,还是坚持那个原则,王冬云掌舵。

  把一些大事儿如年终奖之类的安排好,王老实就回家了。

  一到家,老妈就揪着耳朵数落,为啥不把唐唯带家里来。

  王老实纳闷问,带她到家里来干啥?

  姐姐在一旁说,咱妈这是给你选妃呢。

  老妈一回头霸气的说,你闭嘴,你的事儿我还没同意呢。

  王馨一转身回屋里了。

  王老实知道事发了,姐姐应该和家里摊牌了,看起来爸妈不太高兴。

  这事儿王老实得躲远点,以免惹祸上身,至于姐姐说选妃那个事儿,王老实也警惕起来,但这不是说的时候。

  关于唐唯的事儿,老妈没再提。

  李梅告诉王老实,今年过年要回老家过年,大伯几天前来过了,专门说了这个事儿。

  老爸也决定明年退二线,今年也就没必要再死盯着了,一个多月前从市局派来一个副局,明显是准备接班的。

  王老实也觉得老爸此举明智,向上无望,不如混个退休待遇。

  想了下,这边儿其实也没啥事儿了,该走到的基本上都去了,没必要自己去的有别人去,回老家过年比待在这舒坦。

  心里一放松,王老实好好的睡上了几天。

  三十儿快到了,全家都在准备。

  王老实被老妈拉着到年货市场好一阵采买,王老实也没觉得累,相反,他很享受。

  年二十九,王嘉起几十年来第一次提前给自己放假了,一家四口回了老家。

  王嘉起看了王老实的车,没说话。

  老家年味儿浓,正好赶上村里年前最后一个集。

  想要从路上把车开过去那是妄想。

  把王老实和车扔到村边上,人家三个一边逛一边回大伯家了。

  王老实只能坐在车里抽烟看着人来人往。

  三哥王庆阳找到了王老实说,你把村里的路都忘了,绕过去不就行了。

  王老实还真想起来了,是有条小路能绕过去。

  坐在车上三哥问,这是谁的车?

  王老实说,公司里的,我开回来了。

  三哥问,京城的?

  王老实点头。

  三哥还问,公司做什么的?

  王老实说,说起来是个饭店。

  三哥说,咱家里给你送菜吧,城里不是讲究不用农药吗,我们给你送不用农药不上化肥的菜。

  王老实立即对这个平日话不多的三哥刮目相看。

  别看路远,可要菜价真上去了,也划得来,用三蹦子送菜其实成本没多高,京城用的菜还多是鲁东产的,路途更远。

  车开进院子里,几个哥哥姐姐看了王老实都上来近乎。

  大伯也难得出来了,刚才王嘉起区长来,大伯都坐在屋里没动。

  因为蔬菜大棚的事儿,大伯家今年过年要比以往准备更丰盛。

  不过,看王老实从车上卸了那么多东西,院子里的人也有些吃惊,吃得完?

  还没等王老实进屋,三哥又坐上车说,“老四,拉着我,去村西头,买鞭去。”

  王老实知道,老家上坟习惯还是白杆鞭,那种有国家认证的小红鞭在村里没市场。

  中午饭的时候,王老实终于如愿吃到了烤红薯,比大街上买的更香甜。

  三个嫂子都在院子里忙活,杀鸡宰鱼忙得不亦乐乎。

  王家传统,年夜饭是媳妇上手,老爷们要在子夜之前到坟地上坟,而姑娘家是没资格的。

  大伯家还剩三姐没出嫁,正好和王馨凑到一块,也许是不痛快,王馨没少说些怪话。

  王老实真想过去说,你这是给自己积攒仇恨,本来不大的坎儿,你非得弄成滔天级别。

  别看老爸老妈不说,都给你记着呢。

  二哥王庆让拉过王老实来问,四儿,有对象了没?

  二姐听到了,赶紧插话,二哥,你家那个表妹就算了,不对当。

  二哥讪讪没再说。

  就算外人也看得出,王家这哥几个里最有出息的是老四了,也几乎是村里公认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大哥说起了征地的事儿,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可到了年根也没个明确说法。

  那些花大价钱当上村长的眼都蓝了,不是每家都有那么多积蓄,很多人是借贷来的。

  所以大哥对王老实没让他竞争非常庆幸。

  大伯说,小四读书好,事儿看得明白,道儿也出得好,现在村里一半人得念咱家的好。

  当初跟风建大棚的不少。

  菜篮子工程就足够他们把菜卖个好价钱,根本就不用自己出去推销,都上门来。

  钱是英雄胆,有了钱人的精气神就不一样。

  和去年相比,大伯家就变了很多。

  几个哥哥说话也硬气了些。

  王嘉起也感觉到了。

  这一切都是老四王老实带来的,大家只是不说而已。

  酒足饭饱,男人们都去坟地,女人们留在家里做馅儿准备明天凌晨的饺子。

  王老实躲在一个厢房里没去。

  拿着电话本挨个拜年,打不通的就发短信。

  整整忙活了一个小时才算利索。

  同时,他的电话也接个不停,当然有资格给他打电话的人不多,也就有数的那些个,更多人使用短信拜年。

  很多人的号码王老实都不知道是谁,他也只能归类,估计都是华夏未来的中层和一些老教师,也有私家小厨的。

  王老实也没挨个回,太多了。

  等到最后清静了,王老实给唐唯发了条短信。

  唐唯回,谢谢,也祝福你。

  再给査芷蕊发。

  还是没有回。

  傅颖发来短信拜年。

  王老实回。

  周燕发来一个空白短信,只有感叹号。

  王老实没回。

  新年钟声敲响,王老实才知道自己藏得不严实。

  几个侄子侄女已经伸着手等在门口。

  王老实真尴尬,他压根就没那个准备,幸亏包里钱还有。

  一人一张算是过关。

  几个孩子拿了钱都不走,其中最大的一个说,老伯,别说给我们压岁钱行吗。

  大多数时候,孩子们收到压岁钱,也就过过瘾,基本上都会被父母最后拿走,他们能剩下一张小票就不错了。

  王老实想起自己小时候,何尝不是如此。

  又掏出来钱,一人一张,说,这回是给你们的,自己藏起来,刚才的按规矩办。

  几个孩子兴高采烈的跑出去了。

  可王老实知道,这些鲜嫩的孩子斗不过那些老狐狸,估计这钱照样保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