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07章 一百零七,那就算没有

第107章 一百零七,那就算没有

  王老实毫无准备的见到了几个陌生人,也就是宫大少说的圈里人。

  一路上宫大少多次告诉王老实灵活点,唐三哥轻易不见人。

  进了一栋古香古色的房子,里面人不多,都在厨房忙活,看来打算涮羊肉。

  天冷了,吃这个倒算应景儿。

  宫大少也注意到王老实眼神有些飘,一开始没多想,后来发现这小子看得东西就没离开吃的,问,“你看出点什么来了?”

  王老实说,“要是炸点辣椒油、蒜泥啥的味道会更好————”

  气得宫大少直接给了他一个闹崩。

  他拉低声音警告王老实,“平日里看着挺精的,今儿怎么犯傻啦?”

  王老实不知道该解释什么,今天不管见谁,唯唯诺诺的肯定让人瞧不上,只要不失礼,其实随便点更好。

  其中一个女的听见王老实说的话了,抬头看了一眼不认识的王老实问,“你能炸辣椒油?”

  王老实诧异的点头说,“还行吧。”

  那女的说,“那太好了,你赶紧炸吧,我也觉得买来的不好吃。”

  宫亦绍在一旁直翻白眼,一群吃货啊。

  王老实也没矫情,脱了外套,直接上手。

  厨房里在短短几分钟里就待不住人了。

  刚才还在里面的人都跑出来。

  宫大少咳嗽了半天,“你小子做什么妖呢?这么辣还能吃吗?”

  旁边儿一哥们儿眼泪哗哗的,好半天他才问宫亦绍,“这就是三哥要见的人?”

  宫亦绍无奈的点头。

  另一个挑起大拇指说,“就冲这辣椒都算人才!”

  那个撺掇王老实炸辣椒油的女的问,“他多大了?”

  宫亦绍回答,“二十出头。”

  又问,“家里条件呢?”

  宫亦绍想了想说,“还算行,有点小产业。”

  还问,“没结婚吧?”

  宫亦绍听出不是味儿了,“没——你要干啥?”

  那女的说,“要是不差,姐不讲究了,直接嫁他。”

  宫亦绍愣愣的问,“就冲他会炸辣椒油?”

  那女的白了宫亦绍一眼,“懒得跟你说,能把辣椒油炸成这效果,别的也差不了。”

  宫亦绍捂着脸说,“不管你了,乐意嫁自己说去————”

  几个人顿时坏坏的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呢?”唐三哥下楼了。

  其中一个说,“三哥,玉玲妹子要嫁人了。”

  唐三也笑了,“这可是大事儿,妹子看中谁了,甭管谁,哥几个肯定先把他绑洞房里,咱先既成事实。”

  那个叫玉玲的啐了一口说,“三哥也没正行。”

  厨房里的王老实还算好,这辣椒确实呛人,掌握了呼吸节奏还能忍。

  抽油烟机隆隆作响,王老实又把窗户敞开,一会儿的功夫就没事儿了。

  靳玉玲不愿意听他们几个笑话自己,翻身又进了厨房。

  外边几个人又开始起哄。

  宫亦绍是不愿意说啥了,这帮没品的。

  唐毅问宫亦绍,“咋回事儿?人呢?”

  宫亦绍说,“厨房忙活呢。”

  唐毅笑。

  两个人走到客厅坐下,宫亦绍告诉唐毅,“这小子一进屋就上手了,还真不见外。”

  唐毅说,“这不挺好吗?”

  宫亦绍侧着头低声说,“这可是第一次登门,头回来见三哥,没个规矩哪儿行?”

  唐毅听出来了,宫亦绍这是维护王老实,也没什么,本该如此,站起来说,“走吧,差不多了,咱开吃。”

  餐桌上确实准备好了,王老实跟着一通忙活,正在那儿调料,麻酱、韭菜花、辣椒油、蒜泥、香菜一边调嘴里还说,“顺序不能错,错了味儿不对。”

  绝对的现学现卖,才跟李子君那儿学的,原本打算回家显摆,没成想这儿用上了。

  唐毅看着王老实动手,问,“你学过厨师?”

  学过没有?肯定没有,但嘴馋,喜欢自己鼓捣,上辈子唐唯可没进过厨房,王老实的厨艺属于野路子,最近才从李子君那儿淘换点理论。

  他也没说谎,实话实说,“没学过,就是嘴馋,喜欢自己动手。”

  唐毅满意的点点头,说,“开吃,试试这调料。”

  没有酒,直接吃。

  王老实还有点不适应。

  酒这东西说不上好东西,可在很多情况下,有它就不一样,王老实不会开口了。

  担心全多余。

  就没人说话,都在吃,跟抢一样。

  一开始王老实还矜持,慢条斯理的小口吃,后来也不管了,甩开膀子。

  不一会儿,吃完了。

  唐毅抚着肚子说,“今儿吃的好,你这辣椒炸的时候有秘诀?”

  王老实放下筷子说,“也没什么,放点水就行。”

  接下来的活动是喝酒。

  王老实怎么想也觉得自己掉一个神经病圈子里了。

  唐毅说了句,“吃饭是吃饭,喝酒是喝酒,混在一起算什么。”

  喝了一个多小时的酒,王老实真受不了,没这么玩儿过。

  好几次他都想回餐桌上找块白菜帮子嚼两口。

  话题更是杂乱无序,王老实算明白了,这帮人就是闲的蛋疼。

  就连王老实的油炸臭豆腐都由唐毅嘴里说出来,王老实才插进去几句话。

  靳玉玲倒是真照顾王老实,问他有女朋友了吗?

  王老实说,也不知道算不算有。

  唐毅来兴趣了问怎么回事儿。

  王老实说,原则上算有,可人出国了,也没说回不回来,目前处于失联状态。

  靳玉玲说,那就算没有了。

  几个人脸上都是怪异,瞅得王老实心里发毛,他发誓再也不凑合这帮鬼了。

  后来——就没有了,宫亦绍拉着王老实告辞走了。

  王老实到了车上才问,“二哥,今儿这事儿算怎么一锅?”

  宫亦绍眯着眼说,“品人。”

  王老实想了想说,“是人家品我?”

  宫亦绍说,“也不能这么说,你不也品人家吗。”

  王老实说,“我就品出蛋疼来了。”

  宫亦绍笑了,说,“行,我好几次才这么想。反正这年头,有时间蛋疼的才是有本事的,累的跟孙子一样,能叫成功?”

  王老实心里认可这话,他其实就想过这样的日子。

  宫亦绍说,“再喝点去?”

  王老实可不敢喝了,刚才差点吐了,“快别了,我早受不了了。”

  宫亦绍也没坚持,“回哪儿?”

  王老实说,“找个地儿放下我,我打车走。”

  “算了,我送你吧,我说,你小子也不买辆车?”

  王老实说,“我买车干嘛,那不好几辆了吗?”

  宫亦绍鄙视的看了王老实一眼,“你那也叫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