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92章 九十二,老妈进京

第92章 九十二,老妈进京

  在京郊一家宾馆里。【】

  郑捷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时的从窗户向外看。

  她家摊上大事儿了。

  郑捷老公唐建兴是大华公司的中层干部,因为涉及一个案子突然被抓进去了。

  她本身只是一个医院的眼科大夫,遇上事儿自然是慌了。

  忙不迭的跑到京城来打探消息。

  这次是属于窝案,一抓就是一堆,之前和她家不错的那几个都没跑掉。

  若是在滨城还能转圜一二,可这里是京城。

  郑捷完全找不到路子,她甚至连专案组的大门都没进去。

  但她得到一个消息,大家都在四处托人,要想捞人就必须赶快,晚了一旦定性,就没机会了。

  她现在等的人是她几乎唯一的希望了。

  李梅,就是王老实他妈。

  郑捷认识的人里,李梅的丈夫王嘉起是级别最高的一个了,而且还是公安局长。

  幸亏这几年她和李梅一直走动的很不错,这次求到李梅头上,郑捷也知道为难人家,可她是真没招儿了。

  好在李梅接到电话后,没拒绝,说问问,没过多久就说她要来京城。

  王嘉起是不同意妻子参与这件事儿的,他深知这种案子的水有多混,若不是大人物出面,很难。

  就算有人帮忙,还要拜托唐建兴同志涉事不深,否则无论是谁都不会沾手。

  而王嘉起没有理由去找上级领导,这个口一但张了,王嘉起以后在领导眼里就是政治上的不成熟。

  就算不想提拔了,可也不能落下这个印象。

  王嘉起的意思就是,这事儿咱家管不起,以后可以多照顾下郑捷家。

  李梅没再说什么,不过她说去京城看看郑捷,顺便去看看儿子。

  王嘉起没反对,关键时刻帮不上忙,去安慰下也行,再说还有儿子在京城。

  李梅到了,一进屋还没说话,郑捷就抱着李梅哭了。

  ————————

  王老实还躺在床上,昨夜宫大少出了狠招,几乎所有去的人都倒了,王老实纵使千般的推诿,也没能逃过那劫。

  宫大少自己也醉了,搂着王老实说了很多,还当着所有人面儿说,王落实就是恒熙第一大功臣。

  当时王老实脑袋虽有些晕乎,却知道以后这个恒熙自己是尽量别沾边儿了。

  这话听着似乎暖人心,却招恨。

  能够做到今天的局面,不管谁都是出了大力气的,这么多工作可是人家做的,成绩一下子归了王老实,谁能服气?

  傅颖带着一帮同学也参加了庆功宴会,她们也算见识了大场面。

  宫大少确实玩儿的狠。

  吃的喝的就不说了,发红包的时候,厚厚的一沓,让很多人不争气的心跳加速。

  宫亦绍大声宣扬王老实功绩时,傅颖也听到了,她知道这个学弟有些脑筋,也知道他在emba项目上赚钱了。

  却没想到他在校外还参操持了这么出色的项目,别人不信,傅颖信。

  确切的说,王老实是被电话吵醒的。

  一看是老妈,王老实赶紧接听。

  老妈问,“怎么这么半天才接?”

  王老实说,“还没起呢?”

  李梅不乐意了,“这都几点了?你就是这么上学?”

  王老实知道老妈有事儿了,不然不能这么说话,“今儿周日————”

  李梅没功夫听王老实扯别的,直接问,“认识纪委系统的人吗?”

  王老实诧异,难道出事儿了?不可能啊,问,“出什么事儿了?”

  李梅说,“一个朋友出事儿了,想找人打听下。”

  王老实说,“不认识。”

  李梅不信,说,“你不是认识些人吗?”

  王老实心里说这老妈哪儿来的同情心啊,真服了,估计事主儿也在一旁听着,老妈也是无奈,便说,“别听我瞎吹,没得事儿。”

  李梅心里叹口气,她多少听出来了,儿子也不愿意管,她来之前就打定主意,这事儿找儿子办,可现在她心里没底了。

  有心就此打住,可一看郑捷凄凄惨惨的模样,她有心软了,不管帮不帮得上,得让儿子过来再说。

  “那你开着车过来,地址是——”

  王老实看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发呆,老妈这是怎么了?这么明白的话听不出来?

  王老实想了想还是去吧,他出了门才看出来,这是家酒店,估计是喝多了给送这儿来了。

  在酒店大堂里王老实意外的看到傅颖和她几个同学。

  王老实问,“你们也没回去?”

  傅颖点头说,“昨晚时间来不及了,回不去,程总给我们开了几个房间。”

  “钱拿到了吗?”

  傅颖说,“嗯,拿到了,大家都说要请你吃饭呢。”

  王老实摆手道,“快别了,我一听吃饭头就大,昨天怎么进的房间都不知道了。”

  傅颖捂着嘴笑了,王老实忘了,可傅颖记得,王老实是高声唱着歌被架走的,歌儿没听过,不过旋律还不错。

  听傅颖这么一说,王老实直冒冷汗。

  不能说了,赶紧走,王老实借口有事儿匆匆离开。

  ————————

  到了地方,王老实真呲牙了,这儿可真够偏僻的。

  敲门进屋之后,王老实登时呆住了。

  竟然是她!!

  前世的丈母娘。

  本来王老实以为这辈子不会有什么交际了,上辈子自己太混蛋,对不起人家闺女,王老实觉得自己最大的补偿就是别去打扰人家,或许前妻会有一个更精彩的世界。

  可现在又碰上了。

  也不对啊,记忆里,自己的老岳父可没灾没病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李梅看儿子来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就怕儿子躲着不来,那她可就真的抖手了,儿子还是来了,没白疼,赶紧给介绍说,这是你郑姨,你妈最要好的朋友,你唐叔出事儿了,咱不能不管。

  李梅光顾着说话,根本没看出儿子表情的惊滞。

  一听这话,王老实想明白了一件事儿,那就是凭啥人家把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给了自己,还以为媒婆有本事,闹了半天还有这层关系,以前自己混蛋,都没弄清楚。

  原本打算过来糊弄事儿的,现在可不行了,王老实脑子里开始琢磨这事儿该怎么整。

  就凭上辈子,自己就责无旁贷,花多少钱,搭上多少人情都在所不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