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88章 八十八,老金的对策

第88章 八十八,老金的对策

  左明艳最近几天日子过得不太顺。【】

  不仅是不顺的问题,有种天塌地陷的前兆。

  几个派出去的人都没了消息,晋东那边儿也是,人凭空就消失了。

  要只是一些小喽喽还倒不算什么,这样的人随手一招呼就是一大帮。

  消失在滨城也说得过去,办事儿不仔细,在人家地盘上,不出事儿概率没多高。

  她相信凭借这些人,谁也奈何不了自己。

  出问题的是她的公司。

  好几个处于关键阶段的项目都出问题了,要命的是两个。

  喜好囤房只是她给自己留存性儿,准备的后路。

  眼下公司才是她的根本,绝不能出问题的。

  第一个项目是京城到北边的高速公路,她联合几家有实力的围标,资质是借的国字号。

  但关键时候,人家资质不借了。

  没有资质,她根本就没资格参与进去。

  就是再想重新找合作单位都来不及,发标书的日子早就过了,而且,她不是没有对手的。

  为了这个项目,几百万都砸进去了。

  动用了不少关系,要是那边儿出问题,她能接受,可自己这里出事儿,当初答应的什么就得給什么。

  除非她什么行业也不混了,回家养老。

  所以,她必须把事儿圆过去,哪怕咬牙出大血也得办。

  另一个项目更是莫名其妙。

  左明艳的公司和另一家建筑公司承接了京城一座大厦的施工。

  合作一直很好。

  突然间,出资方进行了一次中期验收,结论是箱基不合格,要返工。

  45层的大楼,已经快封顶了,这会儿说箱基不合格,那不得拆?

  要真这么来,她的公司卖上二十遍都不够赔的。

  托了好几次关系,也幸亏她在项目开始前关系打得牢靠,才探出点消息来。

  一个出资方的副总看都没看左明艳送上的礼物,至于叫来陪酒的姑娘也直接赶出去。

  ‘你想想最近得罪什么人了?不处理好,就没转机。’

  说完,饭都不吃,礼物也没拿,直接起身走人。

  左明艳得到这个信息之后,脑子里就真乱了,甚至都没顾得送送人家。

  要说得罪人,那可多了去拉,什么程度算得罪?

  按左明艳自己的想法,只要是对手输了,就算得罪了。

  王老实家,她也想了,不过很快她就给放到一边儿了,没那个实力。

  这一波袭来,左明艳还没喘过气来,梁俊又来了,告诉她一个更可怕的消息。

  他们的电煤出问题了。

  矿上没问题,车皮计划也没事儿,但是,站台检验过不去,几项关键指标不合格。

  不合格没问题,事实上,涉及电煤的指标太多了,主要的有三十多项,可其中有几项又是自相矛盾的,说白了,这是人家设的门槛儿。

  要真较真,可着全国找,也没有能完全符合指标的煤。

  行业上有行业的道道儿,还是靠运作和关系。

  这项业务才是左明艳发家的核心业务。

  出大事儿了。

  左明艳就是再二,也看出实质来了,对方很强大,非常强大,出手狠辣,丝毫没有余地,奔着命来的。

  这得什么仇要这么不死不休的。

  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得罪人了,而是想到金遇上事儿了。

  对方肯定是要从自己这里打开突破口。

  左明艳知道不能守什么规矩了。

  立即找出另一个电话来,拨出去。

  很快,电话通了,“有急事儿?”

  左明艳说,“非常急!”

  对方问,“生意上的?”

  左明艳说,“明面儿上是,但我怕是冲着你来的。”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换个地方吧,然后把地址发给我。”

  挂断。

  王老实都没能力知道这些事儿是怎么发生的,也没人告诉他。

  但这事儿是他挑起来的,春秋笔法来说话,这就是王老实的反击。

  他对宫亦绍和张亮说的都是实话,就是顺序上讲究了些。

  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朋友。

  张亮其实没听出来,但宫亦绍明白了,有人试图通过王老实整事儿。

  核心就是房子,房子现在是王老实的,但之前是宫亦绍的。

  查王老实家,不就是要牵扯宫亦绍吗?

  张亮得到宫亦绍的提醒之后,也醒了酒。

  王老实家是谁的嫡系,陈书记的,陈书记是谁的嫡系,张亮他老子。

  两个当儿子的不说是算计老子,但这话有好说没好听的。

  政治人物很敏感,两个倒霉孩子也往敏感了说,事儿很小,但很敏感。

  左明艳只能算是个小人物,但姓金的不是。

  金炳南,确实是个人物。

  他现在处于蛰伏时期,想要谋个好位置,人之常情。

  部委里不好办了,他准备到地方上去,运作的还算顺利。

  可是最近几天里,反对的声音在增强,金炳南还在观察,试图找到原因。

  很快,他就知道两个局委员提出了不同意见。

  金炳南也在纳闷,自己和人家没啥过不去的,为什么要这么狠。

  接到左明艳的电话之后,金炳南心里有了一个大体上的猜测。

  那个女人办了不该办的事儿。

  两人会面的地点不是特别的地方,而是一家小茶室。

  左明艳说了目前的困境。

  金炳南问,把你最近的一些事儿说说,多小都别落下。

  这一次左明艳没敢有丝毫的保留,把最近一段时间的所做所为丝毫不落的都说了。

  金炳南一直微眯着眼睛在听,等左明艳说道买房被拒,找人去查王老实家的时候,金炳南知道根儿找着了。

  金炳南对这事儿是要好气又好笑,左明艳的胆大妄为就不说了,那几个小孩儿的阴狠毒辣也不逞多让。

  这事儿说起来是自己这边儿办事儿不讲究,落了下乘。

  必须有个交代,要不然真叫起来,就不会这么样了,以那两家的手腕儿,决不能给自己到茶室来的时间。

  金炳南说,我说,你记着,不许打埋伏。

  左明艳也知道自己可能闯祸了,哪里还敢说什么,只剩下点头了。

  金炳南说,你亲自去找那个姓王的小孩儿,道歉,从我的小仓库里拿两瓶酒送过去。

  左明艳张了张嘴,不过没敢说话,她知道金炳南对那些酒有多喜欢。

  金炳南接着说,把你在林园的那套公寓,按照当初买入价卖给小王,就说资金短缺,让他帮个忙。

  左明艳是真不懂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刚要开口问,金炳南摆摆手说,别问,按我说的做。

  最后金炳南告诉左明艳,等这事儿办完了,先出国去待上半年,公司先交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