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84章 八十四,她说不回来

第84章 八十四,她说不回来

  远渡重洋的飞机上,王老实一点也没有倦意。【】

  这几天,他办事儿的效率惊人,也让王老实发现自己其实能干很多以前不敢想的事儿了。

  护照只用了一天,在新区就有制证中心。

  正常手续上,加急也要一周。

  王老实不是正常情况,所以可以用一天。

  有个给人家当顶头上司的老子,王老实想正常都不行。

  办签证稍微有点困难,主要是预约和排队耗费时间

  。

  他缺的就是时间。

  经高人(就是出租车司机)指点,花钱找签证中介。

  当时负责人也为难的说,他们的能力只能是预约三天后的。

  王老实的应对就是砸钱,一摞够不?那就两摞?在第三摞的时候,中介方服了。

  他们能干这一行还是有些门道的,用实际行动证明钱没白收。

  当天下午,王老实就穿戴整齐的见了签证官。

  说其他的都是废话,王老实有自己的财产证明,尤其是那本一串零的存折起了作用。

  再出具经过公证的保证金证明之后,王老实拿到了赴美旅游签证。

  拿到签证的那一刻,王老实心里对所谓的美国优越性嗤之以鼻。

  十三个小时,王老实除了上厕所清库存,基本没动地方,他旁边的一个姑娘其实好几次都好奇的看他。

  原因不是王老实长得帅,他的脸顶多算对得起社会。

  排队的时候,王老实就背了一个双肩,无行李过闸。

  别人都是大箱子小包的一堆。

  王老实这次有不确定性,也许很快就回来,有可能是待上十天半个月。

  无聊而漫长的飞行终于结束了,王老实两辈子第一次踏出国门。

  肯尼迪机场很庞大,很容易转晕。

  王老实的航班在新第一航站楼。

  海关处,移民局的官员问的很详细,也很程序化,从哪儿来,来干嘛,打算停留多长时间,顺序都没变。

  王老实口语很一般,不过来之前人家中介很大方给他也恶补了几个问题,回答的很顺利。

  对方痛快的给了王老实三个月的时间,虽然没有六个月,也足够了。

  王老实坐上了捷运,前往曼哈顿,一路上算是领略了美帝的纽约街景。

  在著名的哈德逊河不远处,王老实找到了哥伦比亚大学。

  看了下表,王老实觉得自己这个动作其实很傻。

  在学校里走了走,王老实确定一件事儿,这学校和传说中的一样,很牛,看资料的时候知道周围都是像什么联合国之类的单位。

  拿着纸条问了几次路,这里的人还算热情,饶了几次弯儿,王老实找到了査芷蕊的宿舍。

  敲门,出来的是个洋妞儿。

  两人之间的交流不是太顺利,连比划带说,英文中文一起上,王老实差点就要用倭语了,结果是那张纸条起了作用。

  对方明白了王老实是来找査芷蕊的。

  王老实也知道了这正是査芷蕊的宿舍,没找错儿地,也知道査芷蕊没在。

  王老实心里正发愁,结果事儿却简单了,人家把王老实拉近屋子里,然后自顾自的进了自己房间。

  弄得王老实一阵的不解,对方五大三粗的,王老实还真有点怕。

  很快,那个算是姑娘的人出来了,磕磕绊绊的说了句中文,这次王老实听懂了,她今晚不会来了。

  懂事儿,这么再一看,人长得其实也不算难看。

  房间里没人了,王老实打量了下屋子,说良心话,条件还不错,面积不多,可私密空间有,客厅不大,但三四个人坐没问题,卧室里没看,还有卫生间,阳台,就冲这个学生公寓说美帝发达不冤。

  突然想抽烟了,王老实从包里掏出来,缓步站到阳台上,一边看远处的哈德逊景色,还抽着烟看査芷蕊什么时候回来。

  林荫道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一身白色的休闲装,头发扎成马尾辫,怀里抱着几本书,旁边跟着一个说得手舞足滔的洋鬼子。

  王老实笑了,从査芷蕊低头走路不说话的架势来看,那洋哥们儿基本没戏。

  等看不见査芷蕊了,那个家伙耷拉着脑袋走了。

  王老实这点是对査芷蕊有相当信心的。

  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王老实也对着门站好,脑子里在不停的想第一话该说什么。

  好几种可能他都想到了,唯独————

  査芷蕊开门进来,第一眼看见王老实时就愣住了,怀里的书稀里哗啦的掉在地上。

  王老实还没来得及挤出笑容来说话,人家姑娘‘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几步就扑到王老实身上。

  这一哭,天昏地暗,王老实心里也悲戚得几乎忍不住。

  他想和査芷蕊说说话,劝解一下,抱着她到了沙发上。

  结果没止住哭声。

  哭累了,査芷蕊睡着了。

  王老实看着査芷蕊略显憔悴的容颜,知道这些天她也不好过。

  王老实真心疼了。

  他决定不再追问査芷蕊为什么了,与人相比,那不算什么。

  査芷蕊睡的很沉,醒过来时,都晚上十点多了,泪痕已经干了。

  看着王老实,査芷蕊神色非常复杂。

  査芷蕊问,来得这么快?

  她知道到这里来光是各项手续就繁琐的要命,王老实能在短短的几天赶过来,确实神速。

  王老实说,想你了,就逼着飞行员使劲儿踩油门。

  査芷蕊终于笑了,说王老实没正经儿。

  两个人的肚子几乎同时在叫。

  査芷蕊还好,王老实几乎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

  査芷蕊说,我们去吃饭吧。

  王老实说太晚了,找点吃的就好,就别出去了。

  不是他不想吃,现在他心情舒畅多了,想开了嘛。可有一样,他的认识里,纽约的夜晚是很可怕的,拿着枪抢劫,亚裔人种更是排在前列的主要目标,王老实觉得为了吃点东西冒险不值。

  査芷蕊说,没事儿,这里是曼哈顿上区,治安好,没那么乱。

  她还说要给王老实找酒店。

  王老实说你的室友说不回来了。

  査芷蕊听了,盯着王老实看了好多秒,就没再说酒店的事儿。

  纽约确实牛,都快半夜了,依然找到很多在营业的餐厅。

  王老实吃了两个汉堡才觉得肚子没那么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