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6章 七十六,从现在开始追求

第76章 七十六,从现在开始追求

  人走的时候已经半夜了。【】

  宫亦绍是最后一个出的门,临走时,他问,“刚才那话你是故意当着他们面儿说的?”

  王老实说,“不当面说还有用吗。”

  宫亦绍说,“你就是妖孽,老天早晚收了你。”

  王老实说,“老天舍不得,我还没祸害够呢。”

  。。

  蒋小西,也就是宫亦绍的老婆,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也没开,除了偶尔喝一口水,就那么坐着。

  墙上有挂钟,上面的时间是凌晨二点半了。

  门外终于传来了停车的声音。

  宫亦绍和蒋小西是包办婚姻,幸福不幸福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作为一个女人,蒋小西属于那种认命的,她没有反抗家里的安排。

  可让她和宫亦绍感情多好,又没有。

  宫亦绍在外风流不风流,蒋小西其实也不愿管,但有一点,决不能过分。

  今天,宫亦绍就过分了,相当的过分。

  在外人面前,蒋小西一直努力维持一个幸福家庭的形象,如果宫亦绍有正当的理由,她也会配合。

  同样,她也有需要一家人共同出现在外人面前的场合。

  就比如今天。

  一个归国的闺蜜请客,事先说好了,邀请她一家聚聚。

  宫亦绍也答应了。

  但,结果是宫亦绍没有按时出现。

  蒋小西带着女儿吃了一顿让她无比尴尬和悲愤的饭。

  女闺蜜很会来事儿,变着法的帮助蒋小西开解。

  可蒋小西依然难以接受,所以,她坐在这里等,等宫亦绍给自己一个交代。

  宫亦绍带着兴奋回到家,看到客厅里的灯亮着,心里咯噔一下,全想起来了。

  哪怕他有再多的理由,都说不出口。

  蒋小西是什么人,宫亦绍再清楚不过,绝对不会大吵大闹,但宫亦绍其实更希望她骂一顿,闹一场。

  掏出电话,拨出去。

  王老实接听电话,“二哥,出事儿啦?”

  这时候儿打电话,必然不是逗闷子玩儿。

  宫亦绍说,“是出事儿了。”

  简单的说了眼下的情形,又交代了几句两人结婚的事儿,王老实不说话了,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何况他。

  宫亦绍让他出主意,王老实觉得自己就没有理由给出主意。

  感情的问题上,王老实自己都拎不清,还给别人建议?

  最后,王老实问,“二哥,你觉得二嫂人怎么样?”

  宫亦绍沉默,过了一会儿说,“是个好女人,我对不住她。”

  王老实问,“你就打算这么过一辈子?”

  宫亦绍又不说话了。

  几乎全社会都在声讨这种门当户对的包办婚姻,事实上,这种婚姻结构却最稳定,离婚率其实最低。

  宫亦绍问,“我该怎么办?”

  王老实说,“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觉得一个女人值,我就死缠烂打的去追求,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宫亦绍没笑,说,“睡吧,很晚了。”

  开门进屋,蒋小西没动,只是看着宫亦绍,她在等宫亦绍的解释。

  如果宫亦绍什么也不说,她也不会问。

  宫亦绍说,“今天是我错了,理由就不说了,全错了。”

  蒋小西身子动了动,够了。

  宫亦绍说,“有件事儿我必须得说,事实上,从七年前我就该说,但一直没想透。”

  蒋小西看着宫亦绍,她觉得今天他似乎有些不一样。

  “我决定,从现在开始追求你!”

  蒋小西死活也没可能想到宫亦绍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宫亦绍也看着她。

  呆了好半天,蒋小西站起来要上楼,走到一半儿的时候,她停住,说了一句,“好啊!”

  。

  王老实放下电话之后,再也睡不着了。

  听了宫亦绍的故事,他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大洋彼岸的査芷蕊。

  査芷蕊给自己寄来了两封信。

  信里十分详细的说了她到了美国之后的事儿,也不乏以她的视角观察这个国家的感受。

  査芷蕊似乎很欣赏那个国家。

  她在信里有很多篇幅都在描绘王老实与她在那个国家美好的未来。

  每一封信的结尾处,都是催促王老实尽快去与她会和。

  査芷蕊已经在说如何才能拿到绿卡。

  王老实就有点绝望。

  他回了信,里面写的什么,现在他基本上都有些想不起来了。

  这一晚,王老实不光想到了査芷蕊,还有周燕,盛世人间的那个,想到了韩曦,张博,甚至是蒋小西。

  等他迷迷糊糊睡着,天已经大亮。

  睡醒之后,已经下午。

  刘彬那厮还没有回来,王老实也没打电话催,那车开不开的不打紧,王老实就是打算到刘彬家串个门儿,有刘彬,去的名正言顺而已。

  大概是觉得自己身体发紧,王老实决定出去溜溜。

  一路走,一路胡思乱想。

  看到一家肯德基,王老实也觉得自己肚子实在饿了,那就进去吃点吧,垃圾不垃圾的,眼下也顾不上。

  点餐的时候,王老实觉得对面的服务员在看他。

  王老实抬头,看到傅颖俏生生的站在里面,正冲着他笑。

  穿着暗红色的t恤,带着黑色的帽子,就算是柜台里,也特别的显出其青春飞扬。

  王老实掏出钱,递过去说,“你在这儿打工,好巧啊。”

  “是啊,真巧,我是打暑期工,你呢,没回家?”傅颖向旁边看了一眼,问王老实。

  “这几天就回去,这边儿还有点事儿,才忙活完。”王老实说。

  餐来了,傅颖把王老实的钱推了回来,说,“我请你。”

  想想也是,王老实记得他们内部员工买东西可能都不花钱,肯德基别看是国际性的大公司,一向是管理先进著称,但实际上,到了华夏之后,一些不太好的方面堕落的非常快,后来爆出那么多丑闻来,也是水土不服的表现。

  王老实没客气,端起餐盘和傅颖摆摆手,就去吃东西了,实在饿坏了。

  傅颖的几个同事也是同学在猜测,这个男生是谁?傅颖竟然请他吃东西?一点也不像傅颖平日里的作风。

  很快,傅颖换掉了工作服,坐到了王老实对面。

  王老实问,“这就下班了?”

  傅颖点点头说是,她没说实话,其实是请假了,当然,她们这种计时打工请假还算方便。

  王老实又问,“暑假不回家了?”

  傅颖说,“不是的,就十几天,体验一下还是要回家的。”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傅颖问王老实漂亮的女朋友哪儿去了,怎么不陪着?

  王老实说,出国了,交换生。

  傅颖问,“你就舍得?”

  王老实笑着说,“我这是培养吃软饭的基础。”

  吃完了,该走了。

  看王老实走的方向不是学校,傅颖问,“你不住学校里?”

  王老实被査芷蕊的话题勾的有些走神儿,说,“住外边儿,自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