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8章 六十八,套牢了

第68章 六十八,套牢了

  老黄在新区转了一圈,惊掉了无数眼球,也让更多人的脑神经紧张起来。【】

  黄老大这是要干吗。

  智囊们纷纷出手,那些随行以及陪同考察调研的人员电话都被打爆了。

  要细节,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

  甚至有人开着车,按照当时老黄走的路线重新走了好几遍。

  在还没有进一步消息传来的时候,大家都在猜测黄书记是不是要有大动作,而区域无疑就是这片不起眼的盐碱滩涂。

  想要动的人很多,却都不敢,万一被老黄给晃了呢。

  宫亦绍的消息来源比大多数人都准确、精细。

  在确认了消息之后,宫亦绍把正和査芷蕊黏糊的王老实请到了又一处房产。

  一个让王老实直掉口水的四合院。

  之所以关注黄,宫亦绍就是要知道王老实莫名其妙的买地建厂到底是怎么一个谋划。

  现在看,王老实的鬼才名副其实。

  根本不用再等互联网股市崩盘,宫亦绍就确认,王老实是对的。

  他还知道,李维安的预警报告交上去之后,争议非常大,反对的有,但支持的也不少。

  高层的人做了预防性的布置。

  王老实有些不情愿,他还在努力改变査芷蕊的理想,没心思干别的。

  上次他想了很多,可真让他放手,又狠不下心来。

  现在他就盼着toefl考试那里能挡住査芷蕊的决心。

  宫亦绍见王老实来了,热情的拉住他的手说,“来参观下这个院子。”

  院子不小,前后两进,十八间房,还有四个偏房,加上后院,面积相当不小。

  关键是位置真好,出门就是路,路边是个湖。

  王老实说,“非常好。”

  宫亦绍说,“你喜欢就好。”

  王老实听了一愣,有些发懵。

  进了二进的正房里,有人已经准备好了茶具,高端人玩儿的层次就是牛,王老实没办法不服。

  两人坐好之后,宫亦绍从身后拿出一个档案袋来,放到桌子上,“回头把你的身份证给我,这房子算二哥送你的。”

  王老实说,“无功不受禄,受之有愧。”

  宫亦绍没抬头,而是拿起小茶杯喝了一口说,“二哥轻易不送礼,别撅了二哥的面子,说起来,二哥只给了你这个院子算小气了,就指望兄弟别嫌小。”

  “二哥,真。。”

  宫亦绍说,“不用再说了,就这么办。”

  这礼物实在重的让王老实有些喘不过气来。

  当然,眼下的价格可能没那么夸张,不过,几百万是少说了。

  琢磨了一会儿,王老实还是觉得这东西不能收,不过看宫亦绍这架势,不收就直接翻脸,不好办啊。

  “二哥,这里面。。”王老实问。

  意思就是问,干嘛给我这房子。

  宫亦绍笑着说,“我呢,几乎是全部家产都投到了那上面,现在我都撤了,还赚了不少,可是,如果没有听你的话,那么以后京城就没二哥的名号了,你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王老实懂了,这算是奖赏。

  而且是提前给,比张亮那辆车上档次。

  王老实问,“二哥就这么信了?我要是估计错了呢?”

  宫亦绍抬眼看着王老实说,“我自信没看错人。”

  没话说了,王老实觉得自己要不收,还真说不过去。

  人家是大少,欠人情是丢份的事儿,别给人添堵,收了。

  王老实说,“那我再看一圈去。”

  宫亦绍笑了。

  这套院子再看下来,王老实知道自己后半辈子啥也不干都够吃够喝了,甚至还能当个小土豪。

  放到十年之后,没有二个亿别想开口说买,还有价无市。

  站到院子里,看着马上就要属于自己的院子,王老实心里吐槽,重生福利真特马的爽。

  回到房间里,刚才摆弄茶的人已经出去了。

  这是要说事儿了。

  宫亦绍也没兜圈子直接问,“黄化成到你的厂子去了,你应该知道吧。”

  不是新闻,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王老实说,“是,事儿办差了。”

  宫亦绍不是八卦,他是真关心,“说说看。”

  王老实确实事儿办过了,他的目标就是买地等拆迁,但或许是脑子不清楚,为了加重砝码,结果就有点吹了,还吹大了。

  听了王冬云的汇报之后,王老实就知道自己没退路了。

  王老实吐苦水,“其实,我就想赚点拆迁补偿费,现在这厂子不办都不行了。”

  宫亦绍听了一阵的大笑。

  人家黄化成是谁,那是入局的大领导,当众说的事儿,你能不干,赔死也得干,就算再有背景,遇上这事儿,也得咬牙顶上去。

  而王老实没背景,他老爹那个芝麻小官根本就不算,所以,他还得办漂亮了。

  按照这意思,拆迁补偿下来,不但赚不到钱,还要继续往里面搭,唯一安慰王老实的是,他还有时间,要是现在就动,他只剩下跳楼了。

  宫亦绍听完了之后问,“你觉得你那个项目能赚钱?”

  王老实说,“能赚点小钱,我当初立项的时候,为了遮人耳目,还是花了心思的,万幸啊。”

  宫亦绍点点头,“确实万幸。”

  过了一会儿,宫亦绍说,“二哥现在无事一身轻了,你说我做点什么呢,有建议没?”

  王老实知道这才是正词儿,他问,“二哥是打算自己做事业,还是打算继续以前的模式?”

  宫亦绍说,“犹豫不定。”

  王老实说,“我还是劝二哥做实业吧,飘在上面风大,站不稳。”

  宫亦绍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问,“有说道?”

  “做了实业呢,接地气,风吹雨打的总有个规矩,太高了就容易飘,总不能躲在羽翼之下一辈子,再说了,能有长久的倚仗?”

  这话有些诛心了。

  宫亦绍脸色不变说,“换届之后,老爷子退二线。”

  王老实摸过情况,高层中还真没找到姓宫的,显然,宫二哥没随父姓。

  “其是平平安安的,让老爷子安心享晚年,才是幸福,人不就图这个吗。”王老实不免又想到了自己。

  宫亦绍问,“你说的实业呢,有什么可以建议的。”

  王老实笑笑说,“我见识少,觉得最接地气的还是衣食住行,二哥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