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5章 六十五,留点存性儿

第65章 六十五,留点存性儿

  吕建成犯那点破事儿,王老实有绝对的把握找刘彬也好,找宫亦绍也行,就算刚刚进京的张亮都没问题。【】

  摆平这样儿的事儿,他们都不屑于出手。

  王老实也不想让他们出手。

  吕建成只找自己,说明他信任,更有一番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意思。

  至于拿钱捞人,王老实觉得能拿钱搞定的事儿就不算事儿。

  吕建成的行为王老实没觉得有什么丢人,二十啷当岁的大小伙子,没需求才不对。

  就算王老实自己都忍不住。

  喷射出去的一瞬间,王老实也是精神倍儿爽,郁结在心的那些乌七八糟也瞬间消散一空。

  到盛世人间去装逼,不是王老实想要,他认为那一刻的自己必须那样。

  花钱当大爷,给自己一个发泄的出口而已。

  而吕建成在王老实心目中也有了另一层看重,关键时刻,头脑冷静,这是很强的能力。

  一般的人在警察那么大规模的行动中落网,心里基本上都是恐惧和混乱了。

  可吕建成没有,他很冷静,王老实觉得这就是素质。

  或许未来吕建成未必就能帮王老实,不过,王老实还是做了。

  就在他塞给关警官钱的时候,王老实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再和那个圈子里的人混,也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

  即使自己做的再好,也顶天算是一个军师参谋之类的,永远融入不进去。

  想要继续保持这种关系,王老实觉得自己要付出的代价太大,钱放到一边,关键是尊严。

  走自己的路,积攒属于自己的实力。

  王老实头一次目标这么明确。

  一夜无话。

  转天一早,王老实就拉着吕建成上了出租车。

  告诉出租车司机,找个音乐录音棚。

  司机问,“追星?”

  王老实说,“不是,实习的。”

  司机转而换了话题,从去年的大洪水,到春晚的歌曲,然后又开始了他民间组织部长的职能。

  王老实基本上就是在听,不时的应一声。

  京城的出租车司机都是神侃儿,他们的话题永远说不完。

  很少经历这个的吕建成已经听得目瞪口呆。

  王老实觉得挺有意思。

  到了地方,王老实特意掏了一张大票,说不用找了。

  司机很大气,连句谢谢都没有。

  吕建成说,“他怎么就那么能说?”

  王老实说,“他要是不说,这辈子会憋死。”

  吕建成自己都没注意,出口就喊三哥,“咱来这儿干吗?”

  王老实说,“录首歌。”

  吕建成不理解,录歌,能挣多少钱?给钱多吗?要是多,我也录几首。

  王老实彻底服了,他要推翻自己对吕建成之前的评价,这孙子不是故意的,就是真傻。

  不想多解释,王老实说,“这个世界上能够永恒的东西不多,音乐就是其中之一,我得给自己留点什么。”

  吕建成不说话了,他似懂非懂。

  进了门,王老实就知道来对地方了。

  出租车司机人实在,估计这都是京城最好的录音棚了,场子很大,人也很多。

  王老实闪眼的功夫就看到好几个似乎眼熟的人进去了。

  人家有前台接待,问王老实找谁。

  王老实说,我自己写了首歌,想录下来。

  前台似乎见多了,直接拨内线,还很客气领着王老实两个到等候区坐,送上了两杯白开水。

  给王老实的印象就是这里很正规。

  当然,意味着价钱低不了,不过,价格贵也代表着水平高,王老实觉得不吃亏。

  水还没喝,一个留着长发,有点文艺范儿的小伙儿就过来了。

  他说,“你们要录歌?”

  王老实说,“是,我想录一首。”

  文艺青年说,“我先介绍下我们这里的情况,录一首歌儿呢,分三个档次,具体技术参数就不说了,三千,八千,一万二三种。”

  王老实点点头,等着对方说。

  看王老实没惊诧的跳起来要走,文艺青年又说,“如果你对自己的作品不满意,可以从我们这里买,也是分档次的,一万五,到五万不等,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吧?”

  王老实说,“很清楚了。你们这儿一万二的怎么个情况?”

  文艺青年回答说,“可以帮着你该词,修谱儿,乐队分轨道演奏,然后合成,德国进口的录制设备,直接出多格式音频。”

  王老实说,“很好,就这个了。这是歌词儿。”

  说着,王老实把自己早上写下来的歌词儿递过去。

  文艺青年接过去就看。

  王老实说,“你们这应该有合同吧?”

  文艺青年没回答,抓着歌词儿就差眼睛掉里面去了,嘴里还嘟囔,“你写的?你写的?。。”

  然后抬头问,“谱儿呢?”

  王老实说,“没谱儿,一会儿找吧吉他来我唱一遍,你们专业,应该能扒谱儿吧?”

  文艺青年开始还有些遗憾,一听这话,立即拍着胸脯说没问题,他们最专业。

  进了一个大房间,看上去也是个录音棚。

  有人拿来一把吉他,王老实开始唱。

  人家也在录。

  文艺青年在王老实唱完之后拼命的鼓掌,伸出大拇指,说,“好歌儿!”

  录音师把刚才录的放了一遍,也说,“这水准可以当现场版了。”

  站在门边儿有一个人,王老实也注意了,估计大小是个头儿,问,“这首歌儿是你原创的?”

  王老实说,“嗯,高中时写的。”

  那人又问,“卖吗?我给高价。”

  “对不住了,没打算卖。”

  那人满脸可惜的叹了一口气。

  文艺青年过来说,“谱曲加上合音,估计得三天,你先签合同,交费,三天后你来听曲子,没问题咱就录。”

  “行,没问题。”王老实觉得可以,一首曲子要是一天就弄完了,那才是糊弄事儿。

  出了门吕建成在咂嘴,“三哥,这也忒贵了。”

  其实他是想说王老实有钱烧的,哪能这么糟蹋钱,只不过想想又咽回去了。

  王老实说,“这钱啊,得能花才会挣,省是省不出来的。”

  回去路上,王老实给査芷蕊打电话,通了,问,“媳妇,咱妈回滨城了?”

  “要死啦,谁是你媳妇,还咱妈?不害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