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2章 六十二,大师?老无赖?

第62章 六十二,大师?老无赖?

  得到査芷蕊的消息,王老实也有些坐立不安。【】

  不是害怕,却不乏紧张。

  先不提其他的,就是买什么礼物就让王老实耗费了不少精力,最后的决定是买些水果。

  然后又纠结穿什么衣服。

  最后打消了去商场买身高档货的念头,挑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套上。

  査芷蕊只是告诉了王老实地址,说会在楼下等他,王老实鄙视了自己半天,怎么到了这时偏偏胆虚了。

  约定的是下午四点,王老实上午九点半就打扮完毕。

  整个宿舍众人一阵的嘲笑。

  十点钟,宫亦绍打来电话,说有车子来接他,让他到学校门口去。

  王老实为难的说,“二哥,今天丈母娘来看女婿,我这正紧张呢。”

  宫亦绍听了哈哈大笑,说,“中午还是晚上?”

  王老实说,“下午四点。”

  “耽误不了你,正好我这儿有高人,给你看看,赶紧来。”宫亦绍故作神秘。

  王老实无奈,只好出去等着人来接。

  这次又换了一个地方见面。

  好吧,土豪的世界咱不懂,王老实没多问。

  地方不大,但很精致,大客厅很敞亮,装修也透着一丝古雅,尤其是整套的仿古家具,带着历史的厚重感。

  人不多,就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宫亦绍,还有一个气质美女在一旁伺茶。

  宫亦绍介绍说,“这是林之清大师,大师,这是我的一个小兄弟,京大的才子。”

  王老实不信什么大师或者大神通,但也规矩的问好。

  这位大师看了王老实一眼,笑着点头说,“的确是不同凡响。”

  王老实心里是不信的,这家伙在说两面话,宫亦绍是富贵人,那么他的小兄弟能是什么,他的话一说出来,就透着奸猾。

  宫亦绍笑着说,“林大师,给我这兄弟断断吧。”

  林之清问,“我可没有那泄露天机的本事,也就当个乐子听,小宫你着相了。”

  王老实心里不屑,装什么装。

  林之清说归说,还真的仔细端详起王老实来,良久才说,“为情所累,为情所困,为情而变,这位小兄弟是真性情人。”

  这话弄得王老实心里也在嘀咕,这老无赖别不是真有点邪门歪道?

  王老实索性问,“下午我去见未来的丈母娘,是凶是吉我心里没底,请大师指点。”

  林之清说,“但去无妨。”

  王老实心说,你个老杂毛算是说了句人话。

  “不过。。”这老头一张嘴,又让王老实心里哆嗦,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

  林之清摇摇头说,“不说也罢,总归是命里乾坤,倒也没什么大碍。”

  王老实心里这个气,说半截话故意恶心人来了。

  只能问,“大师,您还是说的详细些,我年轻,理解能力一般,刚才说的我没懂。”

  结果这个老无赖就是笑而不语,摆手不言。

  王老实没办法,扭头看宫亦绍。

  宫亦绍看向林之清,“大师。这。。”

  林之清说,“佛曰:不可说!王小友情事亦不可说。”

  王老实明白了,这老家伙是要装逼到底了,便不再问,心里对这位所谓的大师鄙视至极,原本还存有的一丝佩服,再也没有半分。

  接下来的时间,王老实也没心思跟这个大师扯什么,就这么听着。

  不过,听了半天,也觉得这个林之清真有嘴上功夫,模棱两可的一些推断让宫亦绍拜服。

  若不是自己犯不着,王老实真想啐这老油条两口,端的是嘴上混吃喝的功夫,愣是给整出高深文化传承来。

  宫亦绍这样的聪明人竟然就这么迷,实在让王老实有些想不通。

  吃饭的时候也没出去,原来在厨房里还有一个人在悄悄的准备。

  王老实看到之后直咂嘴,这生活品味是真有。

  菜不多,而且大都是清爽的小菜,以素为主,饶是王老实无肉不欢的人吃起来也暗自佩服人家厨艺之高。

  就是少了点,王老实矜持了下,算是没吃饱。

  陪着宫亦绍恭敬的送走了林大师,王老实又和宫亦绍回到了茶室。

  那个气质美女已经在弄新茶。

  坐定之后,王老实问,“看二哥气色不错,有好事儿?”

  宫亦绍笑了笑说,“算是好事儿吧,该脱手的都脱手了,也赚了不少,林大师也认为我这一步走的对。”

  王老实明白怎么回事儿,便恭喜,却不再细问。

  对于这个林大师,王老实是一肚子的不满,不过看宫亦绍这么看重,也不好说什么,就问,“这个大师是什么来路?”

  宫亦绍说,“严格说来是个国学大师,但对周易很有研究,看面相很有深度,圈里人鲜有错断的。”

  这么神奇?王老实有些不信,可没带出来。

  喝了一肚子不知好坏的茶,王老实被宫亦绍的司机送去见丈母娘。

  有些话宫亦绍没说。

  林之清说宫亦绍最近头顶有青气,必是贵人相助。

  宫亦绍觉得王老实就是,没有王老实他不会下定决心是不是离场。

  虽说不能确定离场是不是百分百对,可在最后的时候,宫亦绍也发现,像他这样清盘的人在逐渐增多。

  这绝不会是偶然。

  对于王老实的判断,宫亦绍已经信了**分。

  因此,他请来林之清,叫来王老实,就想知道这个贵人是不是王老实。

  对林之清这样的人,宫亦绍的爹说是装神弄鬼。

  宫亦绍也不是像表面上那么迷,但他相信存在既有道理。

  林之清在这个层面上闯出了名号,自然就有他的独到之处,说他蒙也好,骗也罢,没本事是混不下去的。

  其实不用林之清说,宫亦绍也知道如果真的如王老实说的互联网崩盘,那么谁在说什么,王老实也是自己的贵人。

  若是互联网依然火热前行,那么就是佛祖指点说王老实是,宫亦绍也不会信。

  让林之清来,就是一个心安,而林之清也暗示了,王老实就是。

  送走王老实,宫亦绍也在琢磨,怎么拉近与王老实的关系,张亮办的龌龊事儿还在他脑海里翻滚,而上次去滨城,王老实的回答同样没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