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1章 五十一,跟着干VS跟着混

第51章 五十一,跟着干VS跟着混

  王老实败家的行为在新区引来了不少人的议论。【】

  到那个地方去建厂,不是败家是啥?

  往好了说,人家王区长的儿子赚了钱不忘回报社会,支援新区贫困农村。

  不好听的占据了主流,而且大都是关心王老实的智商问题。

  王嘉起没直接听见,可他有一个不错的秘书,打探消息是把好手。

  王区长听了只说,“也好。”

  当初王老实说要办这个工厂的时候,王区长是不理解的,李梅更是坚决反对,可儿子铁了心要办,王区长觉得儿子除了上学时很混蛋,但办其他事儿是靠谱的。

  那就支持吧。

  或许儿子真的有深意吧,王区长不太清楚,王老实也不说,可有一点,王区长知道,儿子接触的人层次有些高。

  这不,今天就有几个高层次的人来了,王老实提了一句,说有个高端的公子哥要来,张亮是跟班小跑。

  王嘉起当时就已经懵了,张亮都啥级别了,还当跟班?

  儿子接触的都是什么人?接触了那样的人,还能办糊涂事儿?

  王老实接着了宫亦绍,说真的,王老实真不知道这大少来新区干什么。

  宫亦绍见到王老实第一句话就是,“来看看你。”

  然后就让王老实带着去了趟华夏未来,把整个学校都转了一圈,王老实让王冬云给做了介绍。

  王老实在王冬云来之前解释说,“我不是摆谱,在二哥面前,我能吗,有些细节,我是真不懂。”

  宫亦绍笑着摆摆手说,“过了,不是事儿。”

  说话的地方就在华夏未来的一间屋子里,得知宫亦绍要下来,王老实特意临时改的茶室。

  王冬云问,“为什么不去外边,环境不是更好。”

  新区这几年发展很快,高档的西餐厅,咖啡馆,茶馆开了不少家,有的很有层次。

  王老实说,“有时候,不能在这方面讲究,干净敞亮就行。”

  宫亦绍很满意王老实的安排,非常的满意。

  满意的不是设施,而是王老实懂自己的心思,大老远的从京城来新区,会是为了看个破学校?也不会为了喝一杯茶,这里再好能和京城比?

  不过,宫大少还是用另一种方式夸赞了一句,“你觉得京城办这样的学校有前途?”

  王老实摇摇头说,“格局小了。”

  宫亦绍听了之后就笑了,王老实没玩儿虚的,这事儿对他来说确实小了些。

  “亮子干那事儿我还能继续玩儿吗?”

  王老实摇摇头,原因没说,旁边儿还坐着张亮呢。

  又闲扯了几句,宫亦绍突然说,“小王,你出来跟我干吧,条件你自己提。”

  王老实听了一愣,有些懵。

  宫亦绍也不急着听王老实的回答,而是端起茶杯来,细细的品,还赞好茶。

  张亮见王老实犹豫,就在桌子底下踢了王老实一脚,那意思是,你傻啊,赶紧答应下来。

  结果是这一脚让王老实狠了心说,“二哥有事儿就招呼,但说跟着二哥干,我现在不就是跟着二哥混吗?”

  宫亦绍听了直拍自己的头,“嗯,兄弟说的对,是我自己想左了。”

  张亮和另一个跟班松了一口气,这话说的好。

  他们是没明白,王老实这话里换了一个字,跟着干和跟着混是两个事儿。

  王老实没明着说,宫亦绍却听懂了,也没坚持,不过,王老实的提议,他也满意,没触及他的底线。

  剩下的谈话就更随意了,快到午饭的点了,王老实看张亮。

  张亮明白,他觉得王老实这孩子太懂事儿了。

  这里王老实是东道,可整个滨城他才是真正的主家儿。

  要是王老实张罗吃饭,一般人没问题,二哥不行,必须是张亮。

  所以,一行人离开了新区,奔滨城,王老实随行。

  饭桌上,宫亦绍问起了华夏未来的麻烦是怎么解决的。

  王老实说,“没解决,也不是麻烦。”

  宫亦绍举着酒杯没说喝也没放下。

  这是等着细说了,王老实就说,对方就是一个妄想狂,希望借着华夏未来打天下,可实力太弱了,不对等。

  宫亦绍和张亮都明白了,可不是,公安局长的儿子,还能让一个想混黑的给拿住了,这要传出去,简直就成了天下最大的笑话。

  张亮可能没明白王老实什么也不动的意图,但宫亦绍是谁啊?

  京城都顶尖的大少,王老实的处理方式太符合他的胃口了。

  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会让对方饱受精神折磨,生活在眼前随时而来的恐惧中。

  算那小子倒霉,碰上这哥们,弄不好这辈子就毁了。

  够狠。

  宫亦绍一饮而尽,欣赏的看了王老实一眼。

  毕强正如宫亦绍猜测的那样,已经接近彻底崩溃。

  一个有理想、有报复、蹿升的新人强,毕强梦想着能在新区一统天下,做个地下的王者。

  之前,凭着一股子狠劲儿,还有他的小聪明,在新区打出了一片天来。

  不过,没满足他的**,所以,他策划了更大的手笔。

  满心的希翼,在无形的压力下,变得分崩离析,残酷的让毕强自己都看不懂。

  是不好懂,人家就是回来了,然后啥也没说,自己丢觉得万重压力扑面而来。

  毕强没有坐以待毙,他甚至低下头找人托情,只为见王老实一面。

  一开始还有人给面子说负责传话,可没多久,街面上都在传,王大少要办毕强。

  王大少是谁?

  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爹是谁。

  混街面儿的人都知道,在新区谁可以碰,谁不能碰,而谁最不能碰。

  老前辈们都在战战兢兢的等话儿,谁的话儿?王大少的。

  要是搂草打兔子,惹急了王大少,也即是惹急了王局,不死脱层皮。

  王老实真没传话,可这话用传吗?

  王局也没说过一句话,用说吗?

  毕强终于想明白自己哪儿错儿啦,可晚了。

  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就算小混混也有,毕强起家的时候,纠集了不少人,崛起速度快的惊人。

  这是本事,也是隐患,大难临头的时候,这样的队伍不用外来打击,从内部就涣散了。

  毕强现在就这个情况。

  治安大队突然出手了,毕强的几个得力干将突然因为打架斗殴被拘。

  毕强第一时间跑了,他觉得这是人家开始了。

  其实真不是,纯熟偶然,他的几个人喝多了打架,治安大队拘人在正常不过了。

  可毕强不敢这么认为。

  从此,新区再无毕强这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