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9章 四十九,没理搅三分

第49章 四十九,没理搅三分

  负责盯梢的人给毕强送来了新动向,那个大少爷开着车跑南边儿去了。【】

  南边儿?

  毕强拿来地图使劲找,才在交界的地方找到了那两个村子。

  那地方?

  除了滩涂盐碱地,几乎就寸草不生,就算几百年来都以打渔为生的村民都没几个会出海了,说是老人村条件足够了。

  王老实跑那儿是想吃鱼?

  这话在毕强看来是糊弄傻子的,在新区里,想吃什么鱼没有,还跑五十多公里去那儿穷乡僻壤。

  手指顺着地图再向南,毕强有点慌。

  再往南不到几公里,就到了冀北省的地界,那里也有几个村子,老根据地来着,据说宋朝的时候就是盗匪横行的地方。

  照顾情绪的说法就是民风彪悍,道上的人都知道那里的亡命徒不少,要价不高,下手狠辣。

  毕强觉得大少可能不愿意从官面上解决,直接花钱办自己。

  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不能再耗着了,得赶紧主动点。

  王老实的应对让毕强有些思维错乱了。

  他已经不再把一同江湖当做自己的目标,而是想办法怎么过了这一关。

  人家大少玩得起,自己可不行。

  官面上的事儿,人家可以捏死自己,要是再按江湖行事儿,花钱整自己,毕强不觉得自己三头六臂。

  毕强真是高看自己了。

  王老实已经充分了解了毕强的实力,要是把心思都放到毕强的身上,还真是白瞎了。

  蔡大队在王老实家吃完红烧带鱼,拎着从王老实那里勒索的两瓶酒走时,王老实按规矩送长辈儿回家,路上蔡叔还说了,要不要他出面让毕强来低头认错儿。

  王老实说,“蔡叔您忒高看他了,他有资格让您出面?”

  这话有些捧了。

  其实王老实心里想说的是,他毕强有资格和我面对面的说话?

  这次去两马村,王老实是去发财的。

  华夏未来的资金充足,交给王冬云掌控,那是一个吸金的利器,但要真见到钱,王老实心知还要等等。

  要是没猜错,王冬云此刻正憋着扩张呢。

  王老实不会做杀鸡取卵的傻事儿。

  但口袋里钱真不多了,没钱的时候,心里不踏实啊。

  要是没记错的话,张亮他爹再过二个月就上调京城了,从张亮已经从滨城开始收尾,提前到京城去拜码头,就可以看出,事儿已经定了。

  那么新来的书记会有大动作。

  王老实可是清楚的知道,这个动作大的有多吓人,到自己回到这世之前,那个伟大的规划还没折腾完呢。

  后来王老实还一度被借调过去帮忙,当小跑,像王老实这样的老实人在那种情况下,用着最放心。

  最繁琐,最细致的活儿几乎都交给了他,尤其是规划方面的。

  他要抢时间,哪儿有功夫和一个毕强瞎耽误功夫。

  现在毕强估计都快疯了。

  记忆里,大工程都是从拆迁征地开始的,而二马村这里就是整个南新港工业区的核心区。

  两个村里一共有二千多村民,征地补偿一夜之间早就了无数的百万元户。

  人少地多,就算单价便宜,可架不住量变引导质变。

  这还是有人抢在正式规划公布之前下手的缘故,要不然,这些村民更富得没边儿了。

  有钱了是好事儿?

  王老实知道未必。

  就是这个二马村,后来多少家庭破败了,究其原因就是钱多闹得。

  几乎大半个华夏的人都知道他们有钱了,有人是羡慕,但也有人打上了这些钱的主意。

  想要从村民口袋里弄钱,就没正道儿。

  无非就是骗、毒和赌。

  一时间这两个村子里乌烟瘴气的,直到政府下狠心整治,才好了些。

  不过,很多人已经倾家荡产。

  王老实的期望不大,就是小小的吃一口,吃多了也撑得慌,更遭人唾弃。

  来之前王嘉起问,“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王老实回答,“有多少钱,就有多大的胸襟。”

  老爸笑骂,“你这是狡辩。”

  王老实摇头说,“您看这个社会向前发展的态势,钱正在成为这个社会衡量成功的标准,我无力螳螂挡车,也就只能出淤泥而不染。”

  王嘉起思考了足有三十秒钟,才说,“你这是矛盾,属于没理搅三分。”

  王老实不言语了。

  最后,王区长也没拦着王老实,就说,“一个原则,不能让人戳我脊梁骨。”

  这是底线,王老实从来没想突破。

  .。

  切蛋糕也是门学问。

  过几个月急吼吼的来抢食儿的那帮人中至少有一多半儿要折在这里。

  王老实想起来就叹气,能不能专业点,别给第一代富豪们丢份儿。

  抢地可以,但要搞清楚性质。

  二马村的地是多,但土地性质在没有变为工业用地或者商业用地之前,凭着和村里签的那一纸协议,国家一毛钱都不给你。

  打官司的时候,法院的一个看门大爷就足以给你上堂法律常识课打发你滚蛋。

  就算你有路子和关系能办理,可时间没功夫等你。

  能提前来抢地的人都是有点身份的人,他们都倒霉在时间差上了。

  谁也不知道南新港工业区规格会那么高,收地那么快,补偿款大部分直接打入村民账户。于是都被坑了。

  进了口袋里的钱还能要出来?日本鬼子用刺刀都没做到。

  只有一少部分人侥幸得逞。

  王老实就想做那一小部分运气好的人。

  在当年,全国都在兴起开发区的时候,两个村的老大动心了,他们虽说还是渔民,可没人下海了,村民要生活,孩子要上学,婆娘还得扯上几尺花布,这都要钱。

  地没得种,于是两个村联合起来推动工业小区的建设。

  当时,区里是不答应的,可是两个村的村民要吃饭的问题怎么办?

  好像是市里某个领导打了招呼,区里也有一部分人觉得可以试试,没准也是个出路。

  于是,一个村办的工业小区建成了。

  规划了一千五百亩地,咬着牙全村集资,村民自己甩开膀子干活,愣是做到了三通一平。

  报纸上都说他们创造了奇迹,好一阵的宣传。

  剩下的就是招商了,有几个脑子二的商人会到这个毫无优势的小地方来投资?

  王老实看着一望无际的荒野和那幢孤零零的管委会小楼,真想高歌一曲哥只领先了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