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5章 四十五,这辈子图个啥

第45章 四十五,这辈子图个啥

  王老实真见识了人家的牛。【】

  无论是吃的,还是玩儿的,这个小院子里都是低调的奢华,哪怕随便一个茶杯,王老实都看出来点与众不同,这还是他不懂。

  服务员也有几个,虽然都是宫装靓丽美女,却几乎感受不到她们的存在,只是偶尔闪现。

  素质没得挑。

  也吃了,也喝了,王老实和刘彬告辞离开了。

  自始至终宫老大也没说什么事儿,在吃东西的时候,还特意过来王老实碰杯,见王老实喝的果汁,也没说啥,小杯子直接见底。

  就这点,让王老实知道人家还是个大气的,难怪玩儿的这么高端,就算不凭借父辈,人家也能混的高大上。

  临走的时候,宫亦绍还特意拉着王老实的手说,“别见外,以后就喊二哥,闲得无聊了就过来坐坐,小彬也是。”

  王老实觉得自己有种纳头便拜的冲动,还好忍住了,恭敬的喊了声二哥,“二哥一说这话就必然要吃亏了,我可是个嘴馋的。”

  刘彬和王老实走了,张亮留下了。

  张亮问,“二哥,怎么没说啊?”

  宫亦绍笑笑,“没那么急,这人得品品,品出味道来,才放心。”

  张亮似乎有所悟,点头说二哥想的周全。

  宫亦绍说,“这小子有点意思,上次你给了他一辆车,他一直没开,给刘彬开,这就是道儿。”

  张亮脸红,说起那事儿来,有些走调了。

  “人家没说别的,是会做人,但后来再没出主意,是品出你们不讲究来了,亮子,身边的人得看紧了。”

  话说到这儿,宫亦绍拍了拍张亮的肩膀。

  张亮进入宫亦绍的法眼不全是因为他老爹成了候补局委员,更是他在滨城猛劲儿折腾了一顿,真见到钱了。

  宫亦绍对钱不眼红,能赚钱的人多了,可张亮这人他是知道的,没那个水准。

  玩儿的不算多高明,可稳,快,狠,不留脏东西,非常的不错。

  数了数张亮的那一群里,宫亦绍相信他们没那脑子。

  这才找来张亮问问。

  结果就是问出个王老实来。

  宫亦绍一直认为自己是干大事儿的,生下来就该如此。

  和那些一看到钱就红了眼急吼吼扑上去的主儿不一样,宫亦绍看不上。

  他要做事业,要有事业就必须有人才,宫亦绍无论什么都要争一个魁首。

  知道王老实之后,宫亦绍没有立即见,而是找人从侧面打听。

  这一打听还真出来点意思了,张亮说的还模糊,但李维安那老头对王老实赞不绝口,说王老实属于鬼才。

  原本是今天打算招揽的,可那句大尾巴狼之后王老实的表现让宫亦绍瞬间改了主意。

  他要收服王老实。

  .

  回到学校,曹博就告诉两人,学院要开什么研讨会,还有讲座,你们两都是志愿者,赶紧领绶带去。

  刘彬说我没报名,干嘛要去。

  曹博没抬头说,“程力给所有人都报名了,你找他问问去?”

  刘彬气得翻白眼。

  王老实心里说,这是被报名了,还被志愿。

  研讨会的内容是红学,王老实的任务就是给人家的茶杯里续水,算是累活儿,可就在会场里面,能近距离听这些大学者们讨论,也算是一种福利了。

  可听着听着,王老实心里就嘀咕上了,曹雪芹把这本书真写神啦?

  那么多隐藏的内容,还如此之多的迷案在里面,这要什么脑子才能写出来。

  人都死了二百多年了,还让这么多人惦记着,曹雪芹那辈子是真没白折腾。

  宿舍里,按照刘彬的说法,总算折腾完了。

  王老实也觉得有些累,站的时间太长了,腿都酸了。

  白瑞斌也躺在床上,他的活儿和王老实差不多,他单手支着脑袋说,“听了这几天,我觉得这红楼梦还真有点邪性,我发觉自己有些着迷了,你们说我要是钻进去,能像人家那样坐那儿发言不?”

  吕建成鄙视的说,“你钻进去之后还出得来?”

  “老三,你呢?”

  王老实说,“我觉得吧,红学那玩意儿研究起来有些高端了,我打算从其他方面入手,等我死了,二百年后,还有人能说起我的名字,那就值了。”

  曹博突然说,“老三,你是打算千古垂青还是遗臭万年?”

  几个人笑。

  王老实想了想说,“都行吧。”

  张涛从自己的铺位上跑到王老实跟前儿,伸手摸王老实的头,讶然说,“没发烧吧,这话都敢说?”

  302今晚的节目就是对王老实的无耻口诛笔伐。

  王老实也没怎么强烈的抵抗,他的脑子里全是那个宫亦绍的影子。

  人家玩儿的层次是王老实以前从来没敢想过的,也没认为真有这样的人物。

  王老实感觉到这个宫亦绍和自己见这一面儿绝不是偶然,更不是张亮想带自己见见世面,里面有埋伏。

  这东西要研究,王老实很佩服那些所谓的专家们,愣是中字里行间扯出那么多道道来,是不是真的先放一边儿,至少人家胆肥敢想。

  可到了自己这里,王老实无奈的发现,自己怎么判断其实都是错的,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

  他也问过刘彬,这次去到底啥意思。

  刘彬也摇头说不知道。

  闹哄哄的寝室逐渐安静了,扯了半天蛋的几人也似乎累了。

  王老实胡思乱想中也开始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

  铃铃铃。。

  王老实的手机响了,艹,忘了关机。

  全屋子人都被吵醒了。

  王老实抄起电话赶紧按下接听键,不管是谁,先别叫唤了。

  “呵呵。是王老实?没记错号码。嗝。”是周燕,王老实立即睡意全无,这丫头喝酒了。

  赶紧问,“周燕,你喝多了?”

  紧接着,王老实听到话筒里有些嘈杂声,立即意识到不对,“周燕你在哪儿?和谁在一块儿?”

  “呵呵。呵呵。”王老实真有些急了,话筒里只有周燕的傻笑声,傻丫头不说话。

  王老实看了下表已经快凌晨了,赶紧耐心的问周燕在哪儿,但没有回答。

  王老实心里直扑腾,这么晚了,周燕一个女孩子喝成这样在外面,后果实在难以预料。

  “喂。”

  王老实快绝望了,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