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3章 四十三,值不值我自己知道

第43章 四十三,值不值我自己知道

  一则招聘广告刊登在滨城发行量最大的晚报上,用了整整一版,广告费就十二万。【】

  内容同样也震撼,招聘的都是艺术之类的人才。

  钢琴,吉他,笛子,古筝。几乎大多数乐器的类别都齐全了。

  书法,国画,雕塑。能跟传统艺术沾边儿的都有。

  科技小制作,捏泥人。一些益智类的科目齐全。

  声乐,舞蹈。

  看到这个广告的人都在心里琢磨这个华夏未来真厉害!

  哪里厉害?待遇呗。

  人家明确的给出了一经录用的待遇,比正规学校的老师要高出好几倍。

  王冬云也在自己宽敞的办公室里满意这次广告的效果。

  之前她是怀疑的,甚至有些抵触王老实这么糟钱的主意。

  装修还没有完全结束,不过只剩下一些设备的安装了,但是前来应聘的人络绎不绝,甚至很多位置都要很多人来竞争。

  更让王冬云欣喜的是很多家长前来咨询。

  这个信号告诉王冬云,这个华夏未来艺术学校要火了。

  会非常的火。

  各种手续都办好了,在丁秘书的关照下,一路绿灯。

  教委那边儿其实不那么好说话的,但要分谁,正儿八经的主管领导,丁秘书只是稍微透露了点风声,窦主任就懂了。

  没有任何障碍,还把优惠幅度放到最大,就连王老实没想到的教委合作单位的铜牌都给挂上了。

  王嘉起因为儿子的原因,特意关注了一下,见没有多过分的事儿,也就没有插手,如果有违规的地方,他肯定要出手纠正的,绝不能让儿子走了歪路。

  窦主任很会做人,办完了该做的事儿,又找上丁秘书,希望丁秘书帮着联系一下王冬云。

  见面了,事儿是好事儿,窦主任的意思是今年有几个艺术院校的毕业生,华夏未来能不能接收当老师。

  必须能,王老实接到王冬云的电话之后立即拍板,要。

  人家教委这是试探,更是想要结合的紧密些。

  不光要这些新人,一些教委敢退休的管理干部也要,返聘几个过来。

  王冬云这边儿人手太少,组织架构太空了,那些老人刚退休,经验丰富,人脉深厚,浑身都是宝。

  为此,王老实还特意在周末的时候回去了一趟,帮着王冬云把这事儿拿主意。

  一番运作下来,皆大欢喜。

  窦主任收获就不少,想要进华夏未来的那几个毕业生多少都有点门路,否则能求到他大主任头上?这都是人情。

  华夏未来的招聘门槛儿可不低,那几人未必就没有参加过华夏未来的面试,竞争太激烈了,听说还有从京城来的人应聘,可见职位多抢手。

  还有一个就是返聘,也是经的窦主任的手,这里面的门道就更多了,搁在王冬云手里事儿就简单,但放到窦主任这里,那是资源,也是砝码,不一样的。

  教委方面还紧密了与领导的联系,好事儿一箩筐。

  华夏未来呢?

  收获同样不会小,王老实哪儿能办亏本的买卖,这些事儿办妥了,华夏未来的地位就稳如泰山,行业领头羊的身份妥了。

  谁还能和他们竞争,难度太大了,就是教委那里都过不去。

  至于王嘉起呢,同样有收获,调到区里来,公安局需要他打开局面,那么别的部门呢,也需要,有教委带头,其他的就顺着办了。

  一些区里的领导看在眼里,也为王嘉起的手段所折服,这个没入常的王区长不简单啊。

  用一所艺术学校,无伤大雅的打开了工作局面,真是高。

  王老实只能忍着,没人觉得这事儿是他自己干的,都认为是王嘉起借着儿子的名儿操刀。

  .。。

  周燕找王老实来了。

  王老实接电话的时候看到陌生的电话其实犹豫了下是不是接,这电话资费挺蛋疼的,要月租65,双向收费,接听都要六毛每分钟,过了一秒都按一分钟收费,真是彪悍的可以。

  接了电话后,王老实知道姐姐说的那个漂亮女孩儿是谁了。

  看到周燕的时候,王老实都觉得快认不出了,变了。

  变得漂亮了许多,以前的周燕从来没有刻意打扮过自己,资质或许好,但是扔到脂粉堆里真的看不出啥来。

  虽还冬装裹身,可周燕搭配的很精巧,略施粉黛之后,散发出些许的风情,别有一番味道在。

  几乎是一年未见,王老实见到老同学很高兴,带着周燕在学校里转了一大圈,午饭的时候特意到四食堂三楼去。

  周燕吃的不多,符合女生的矜持特点。

  王老实问周燕这一年好不好,其实就是客气。

  可周燕微蹙弯眉说不好。

  王老实发懵,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正常节奏应该是很好之类的。

  吃完饭了,周燕从包里拿出一兜花生瓜子之类的东西,递给王老实说,从老家带来的。

  王老实接过来说,“走走吧。”

  “嗯,正好活动一下,刚才吃的有点多。”

  京大最大的特点就是人多,不仅仅是本校的人多,就是慕名而来的人更多。

  两人随着人流走了好久,才找到一个能说话的地方。

  斗争了好半天,周燕问,“那时候你跟我说看缘分,我想问你的缘分找到了吗?”

  王老实说,“差不多吧。”

  周燕追问,“是找到了还是没有,差不多是差多少?”

  王老实不语,这话难张嘴。

  周燕看着王老实叹口气说,“査芷蕊没答应你?”

  王老实觉得自己不能犹豫,“也没反对。”

  周燕舒了一口气,说,“送我出去吧,下午我还有课。”

  王老实有些跟不上,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站起来送周燕出去。

  到了车站,王老实鼓起勇气说,“周燕,我不值。”

  哪儿知道周燕突然扭过头来像一头护崽儿的母狮子般,瞪圆了眼睛说,“值不值我自己知道!”

  王老实愕然,他清楚的看到周燕的眼角里流淌了一行下来。

  正好公交车来了,周燕复杂的看了王老实一眼,转身向车上挤去。

  王老实愣在那里,心里不知道该怎么想,车关门走了,站台这里依然人满,可王老实觉得空荡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