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2章 四十二,拜老师了

第42章 四十二,拜老师了

  回到京城,是刘彬接的站,还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把小云也带来了。【】

  人家三哥讲究,年前给了那么重的礼,从哪儿说,这个姿态也要有。

  刘彬说要给三哥接风,小云没犹豫,就跟了出来。

  吃饭的时候,小云说话了,说三哥给的她不能不收,说谢谢刘彬也不乐意,她从家里偷了几条烟几箱酒出来,放车的后备箱里,给三哥用。

  这个偷字真让人**。

  说话真大气,看看刘彬的样儿,王老实心里觉得这朵鲜花多半儿是真插牛粪上了。

  晚上回到宿舍里,人到齐了。

  过了年,都长了一岁,经过一个学期的锤炼,每个人都有了变化,无论多不靠谱儿,也成熟了些。

  上学期里宿舍里发生了几件事儿,关系一直有点磕绊。

  放假回来之后,似乎没人记起来了。

  老大曹博提议大家出去宵夜,喝点。

  没人反对,呼啸着冲出宿舍。

  新学期开学,学生们钱包里都鼓鼓囊囊的,花钱自然冲。

  和302一个心思的不少,几个人就纳闷了,平日里那些饭店都半死不活的,什么时候吃饭要排队了。

  王老实提议,咱买回去吃吧,不然估计等到半夜都可能。

  白瑞斌有些不甘心,说要不咱远点走。

  吕建成说,这时候京城的各大院校都开学了,哪儿人能少?

  王老实有句话没说,这还没过十五呢,算起来还在年里,京城人又爱喝酒,现在哪儿块地方都人满为患,找空着的,没戏。

  刘彬也觉得外面找找饭店不靠谱儿了,“还是买回宿舍吧,更自在。”

  没人再反对了。

  扫荡了一家还在开业的超市,302杀回宿舍。

  各种吃食摆开,刘彬给倒酒,王老实却把杯子扣过来,说,“我喝水吧。”

  几个人顿时不干了。

  曹博说,“老三,这可没有,哥几个兴致这么高,咱别扫兴不行吗?”

  “就是,老三,这个玩笑开不得。”

  “没错儿,你不喝,我反对。”

  “三哥,这面得开。”

  王老实笑着说,“我发誓的时候你们都在,也都听见了,我总不能跟自己过不去。”

  刘彬出来说话算是打破了僵局,“不喝就不喝,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

  王老实听了扑哧儿笑了出来,这句话太熟悉了,要是能忍住才怪了。

  曹博没好气的说,“你笑啥,有意思吗?”

  王老实也知道自己不喝酒不能算不对,可从热血上来说不厚道,“老幺,把车钥匙给我,我去拿点东西。”

  刘彬笑嘻嘻的把车钥匙给王老实,他知道王老实要拿什么,好东西。

  等王老实出去了,张涛问,“老幺,老三拿东西怎么找你要车?”

  刘彬说车是三哥的,他不乐意开,借给我用。

  几个人默然。

  不光是王老实知道刘彬家里不凡,其他四个人同样也慢慢看出来刘彬出身有多好,听刘彬说车是王老实的,那是不是说明王老三也。。

  之前王老实在商学院里干的事儿大家都有耳闻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王老实不去了,但那事儿折腾的结局却摆在那儿。

  没多拿,就两瓶酒,几个人心里想的更复杂了。

  302喝酒的气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烈,但也没在出什么幺蛾子。

  王老实没喝酒,不过态度端正,拿了两瓶小云送的酒,然后一直负责给大家倒酒,谁也不能说什么。

  换了高度数的白酒之后,就有人多了,他们大多数时候都是拿啤酒练酒量,骤然换白酒后,不多有点难。

  真多了。

  有心事的吕建成被证明酒品不好,抱着半瓶子酒说什么都不撒手。

  嘴里不停的说着一些大逆不道的话来,其实喝到最后还清醒的就刘彬和王老实了,他们两个还是最了解内情的。

  在韩曦的问题上,吕建成败的极惨,黄庆没有再找吕建成的麻烦,可吕建成也没再去找韩曦。

  可今天吕建成说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王老实就知道这小子没死心,一直偷偷的盯着呢。

  还有一句是总有一天让你后悔,说明这小子没打算就这么忍了。

  吕建成胡说了半天之后,突然直挺挺的倒下,把王老实给吓坏了,别喝成酒精中毒吧,用手探了半天,他才确信,这小子是真喝多了,睡了。

  其他人呢,都完了,白酒混着啤酒喝,王老实就知道这个结局。

  ..

  王老实到商学院去转了一圈,被李院长撞见了。

  直接揪到办公室里训了一顿,李老师现在春风得意,在之前已经是专家库里的精英了,现在更是变成了顶尖的领头人。

  外面盛传他已经进入了一个什么智库的组织,听上去就很牛叉的样子。

  李院长批评的是王老实拿完钱就不见人了,这个态度不端正。

  还来?王老实心里鄙视这个李老师,自己要是天天来才不端正。

  现在都叫emba了,大项目了,王老实要不识趣的跑来指点一番,必然被认为是窥伺、动机不纯。

  王老实没辩驳,就说自己琢磨的那点玩意儿上不了台面,再胡说八道就把以前积攒的那点人品败光了。

  结论就是王老实不敢来丢人了,这里是商学院的地盘,他不敢来得瑟。

  李维安虽笑骂王老实胡说,可脸上的褶子告诉王老实,他很受用。

  李维安问王老实,“怎么今儿就敢跑来了?”

  王老实说,“过年的时候不敢打扰您,这不开学了,过来给您拜个晚年。”

  李维安很满意这态度,说以后商学院的课王老实随便上,选修的学分他会关照给足。

  惊喜啊,王老实都觉得自己龌龊了,人家对自己真好啊,赶紧得吧,借花献佛,把藏在背后的两瓶酒拿出来说,“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就两瓶酒表表学生的心意。”

  李维安是个识货的,心里是真喜欢,但嘴上说,这怎么行,跑我这搞不正之风。

  王老实心里鄙视,嘴上说,“要搁在过去,拜师多庄重的事儿,学生请老师喝点酒也算搞不正之风的话,那五千年的礼仪是不是都算。”

  李维安听了哈哈大笑,王老实算是他的学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