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6章 三十六,用事实说话

第36章 三十六,用事实说话

  有心人指点下,薛志文的父亲薛崇起找到了王老实。【】

  两个人在学校外的一座咖啡厅里见的面。

  按照王老实以前的想法,这个面儿压根就不用见,你死我活的劲头儿,见面有必要?

  但査芷蕊的态度让王老实心软了。

  或许放薛志文一马能让査芷蕊心里平衡些、好受些。

  若不是如此,王老实不可能坐在这里和薛志文的父亲谈。

  薛崇起能够做到县长,就不会是个笨蛋。

  一上来没有谈条件,就是道歉,自责教子不严,伤害了王老实。

  然后是老泪纵横,说自己快退休了,就这一个儿子当做未来的寄托,不想儿子出人头地了,但就图个儿子平平安安。

  说实话,薛崇起的这一番的确让王老实动摇了,他已经打算放薛志文了。

  也不需要他做什么,只要找那个所长说,这件事儿他不想参合了,就足够了。

  如果薛家这样还搞不定,王老实只能说你们薛家没本事。

  薛崇起提出用钱来弥补薛志文的过失,二十万。

  老薛为了儿子也算是出血了。

  王老实说,“钱我不缺,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

  这话有些装,不过王老实确实有不把二十万看在眼里的资格。

  “。我也可以不追究薛志文找人伤我的事儿,同时也能忘掉他当着我面儿追我女朋友的荒唐。”

  又吹牛,査芷蕊可没答应他什么,虽然两人已经有些靠近了,王老实需要努力的还不少,经过这件事儿估计还要倒退很多。

  “条件是,薛志文当着査芷蕊全宿舍人的面儿澄清事实,并道歉。”

  薛崇起点头答应,不过分,他也打听清楚了,儿子事儿办得确实不地道,如果对方没本事儿也就算了,可是明显这是撞铁板上了,必须捏着鼻子认。

  王老实见对方痛快,也跟着利索,“最后,就是薛志文还是换个地方吧,京城不适合他。”

  薛崇起没拒绝,就算王老实不说,他也会把儿子带走,留在京城没意义了。

  谈妥了,薛崇起起身要离开。

  王老实说,“钱带走吧。”

  王老实而是个讲面儿的人,这钱拿了跌份。

  薛崇起没说什么,把信封装起来走了。

  出了咖啡厅的门儿,薛崇起跟他女婿说,薛志文输给这样的对手一点也不冤。

  通过打听来的细节,人家王落实有背景,有钱,有手腕儿,出手迅捷,环环相扣,不留破绽,要是薛志文不栽进去天理难容。

  能当上县长,很多事儿都能想的通彻,儿子从一开始就落入了人家的算计中,说通俗点,人家挖了坑,都没动手推,薛志文就自己兴高采烈的跳了进去。

  刚才的一番谈话,薛崇起可没感觉自己和一个才进大学的毛头小子在交锋,而是一个狠辣难缠的真正对手。

  更让薛崇起佩服的是,人家能抬手,他也听出来了,救儿子的关键不是自己的那番说词,而是那个叫査芷蕊的女孩儿。

  若非如此,人家没必要抬手。

  说了这些,薛崇起问,“你妈她们呢?”

  他女婿有些慌了,“去找那个査芷蕊了。”

  薛崇起一阵的眩晕,大怒道,“她们要干吗?想害死志文?”

  女婿给老婆也就是薛志文的姐姐打电话,通了,话筒里传来的是岳母正声嘶力竭的痛骂狐狸精。

  薛崇起叹口气道,“去把她们找回来,然后等我消息。”

  转身又走进了咖啡厅。

  王老实已经起身要离开了,没想到薛崇起又回来了。

  还没开口,薛崇起就说,他管教不严,绝对不是他的本意,完全是误会,但请王老实放心,一切后果他们家承担,就请王老实给他一个机会,一个向王老实和査芷蕊赔罪的机会。

  王老实顿时明白了,有人去找査芷蕊的麻烦了。

  王老实冷笑着说,“是不是觉得我特好说话?”

  说完,绕过薛崇起,快步离去。

  人大宿舍楼下,王老实没有见到査芷蕊,打电话没人接,楼道阿姨喊了,也没有回应。

  虽然没听见,也没看见,可王老实能猜到,一个心理全是儿子的母亲加上一个已经出嫁的女人联合起来欺负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儿,会有多残酷。

  他现在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心软,他想要做的就是把这一家子都拿来剁碎了喂狗。

  没有再拨打电话,也没有让人找査芷蕊。

  王老实就靠坐在树根下,虽然很冷,可王老实顾不上,也感觉不到。

  直到快要熄灯的时候,王老实也没看到査芷蕊下楼。

  很费力的站起来,身体因为长时间的姿势不变,加上低温,其实都麻了,又跺脚又活动的,好半天,王老实才稍稍缓过点来,步履蹒跚的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王老实就来到了宿舍楼下,看到査芷蕊出来了,王老实没有上前,因为査芷蕊视而不见的模样让王老实决定还是不说话的好。

  目送査芷蕊进了教学楼,王老实蹲在教学楼外,给程力打了电话请假。

  反正已经到了期末,也没什么课了,程力答应了,王老实在文学院也算是一朵儿奇葩,他在商学院办的事儿程力也知道了,对于这样的学生,给予一定的方便还是可以的。

  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査芷蕊没有一丝要和王老实说话的意思,王老实知道,这次査芷蕊受伤了。

  期间,那个所长给王老实打来电话,想要做个中人。

  王老实说,“姜所,您的为人我佩服,真愿意交您这个朋友,您也知道,一开始我是答应了,但现在我女朋友就跟丢了魂了一样,您觉得我该怎么办?”

  姜所听了之后,叹口气,再也不说什么。看了一眼薛母还没消肿的脸说,“现在没办法了,那个女孩儿现在状况很不好,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薛崇起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人家所长给指出了道儿,要是再出岔子,自己只能回蜀都听天由命了。

  人大校园里沸腾了,很多人都挤到传媒学院的门口来看西洋镜。

  薛家全体出动,薛母和薛志文的姐姐举着一张大纸,上面是澄清事实的话,还有道歉。

  薛父抱着一个录音机,里面播放的是薛志文的自述,讲的是事情的来龙去脉。

  査芷蕊不是受到学生们排挤吗,薛家就从这点出手,澄清事实,还査芷蕊一个公道。

  王老实都看在眼里,对于薛家的做法,他也算认可,这是最好的办法了,用事实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