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0章 三十,有钱还要有势

第30章 三十,有钱还要有势

  王老实跑哪儿去了?

  在一家饭店里,张亮来了,通过刘彬找到了王老实。【】

  没几个人,张亮特意请王老实吃饭。

  王老实看张亮满面得意的摸样就知道这厮赚钱了,那事儿必然进行的顺利,还是赚大钱了。

  “兄弟,哥说过的话不白说,这车归你了。”张亮说着,拿过一个档案袋来,放到王老实面前。

  里面有车钥匙,行驶证,保险单,加油卡,购车手续。。总之,一辆汽车该有的东西里面都有。

  王老实也明白了,这位张亮同志耍了手段,原来他说算王老实一份儿,现在拿一辆车来说事儿,自然是要食言了。

  不过,王老实当初已经预料到了,有张瑜那件事儿,王老实就没想要过,就算没有张瑜的事儿,王老实也没想要,出事儿的几率是非常高的,那钱拿着烫手。

  其实就算这辆车都是超出王老实预料的,没给自行车,张亮办事儿已经算讲究了。

  以张亮做到这个份上,王老实认为张亮其实是无奈的,里面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儿,一堆人一块玩儿,楞给王老实一份,会犯众怒的,尤其是分钱这事儿。

  王老实看了眼行驶证,车还不错,进口版的奥迪,档次绝对不低。

  王老实说,“张哥,这太贵了,用不着吧?”

  张亮其实也在观察王老实,要是王老实稍许不满露出来,交情也就没了。

  看王老实一脸的欢喜,还说过了,张亮心里就敞亮多了,这小子真明白事儿,会做人。

  张亮说,“这是你该得的,其实还亏着你呢,以后吧。”

  想了想,王老实觉得还是该张口,说,“张哥,好人做到底吧,我还没驾照,能办个不?”

  “你会开车?”

  王老实说,“还可以吧,一般情况能应付。”

  办驾照对于张亮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的事儿,王老实提出来,张亮很高兴,拍着胸脯说交给他了,找了张纸写了个通讯地址给王老实说,“把照片和身份证复印件给我寄过去,过年前给你办下来。”

  两人说话,刘彬拿起档案袋,看着里面的东西,说,“艹。”

  吃饱喝足,张亮没走,而是问,“小老实,办培训班这事儿能干?”

  就说不能单纯来送车来,心思在这儿。

  王老实也没隐瞒,说了他办培训班的初衷,就像赚点零花钱,没见到事儿成了这样的局面。

  “基本上已经把我踢出局了,以后想弄也没机会了。”

  张亮拍着大腿说,“可惜啦,要是在我手上,谁敢?”

  这话也就听听,不能当真的,他张亮家也没那实力。

  王老实摇头苦笑。

  张亮又问,“这事儿完了,你又有什么想法?”

  探底。

  王老实说,“也没啥想法了,看看有合适的买点房产,坐等升值吧。”

  刘彬直翻白眼。

  张亮听了也皱眉头,问,“房产能升值?”

  王老实笑笑说,“能不能升值不知道,但我觉得总能保值吧,把钱存银行最不可取。”

  张亮点点头,这点认识他还有。

  来京城之前,张亮还是抱了很大期望的,要是王老实能再出个点子,他打算吃独食了,虽然搞地皮很赚钱,可分钱的人也多,不过瘾。

  更主要的是,他老子已经警告他了,适可而止。

  别人说了或许他就当个屁放了,不用在乎,可是他爹就不行了。

  没有他爹,他什么都不是,原则问题张亮分得清。

  正说着话,张亮的电话响了,王老实知道该结束了。

  果然,张亮说有事儿,回头再聊,临分开的时候,张亮还嘱咐有什么想法一定要告诉他。

  .。

  在査芷蕊的宿舍里,几个姑娘还在热切的讨论着。

  焦点就是査芷蕊的问题。

  査芷蕊同寝室的舒敏过生日,她的男朋友给她办生日聚会,舒敏邀请了宿舍的同学一起去。

  关于家属的问题,她们都坚持让査芷蕊把王老实带来审查。

  査芷蕊说王落实不是男朋友,可没人相信。

  老大姐张博最后搞平衡,“行,蕊蕊,就这么办了,不是男朋友,好朋友算不,同学能算不,来护花不行?”

  査芷蕊没话说了。

  王老实这里呢?

  李院长给的手机他没收,甚至连包装都没拆开。

  他说了,“我就是个学生,拿这东西有点扎眼,也用不着。”

  还有句话他没说,那个秘书给他手机的时候,脸上带出来不少信息,尤其是那句,院长重视你,好多领导都没配呢。

  王老实不傻,灵着呢。

  坚决不能收,再说了,自己有钱了,还愁个手机。

  李维安也没坚持,他隐约间也觉得自己冲动了些,忘了这小子马上就有钱了。

  被李维安揪住,胡说八道了半天,才让李维安满意的把王老实放了出来。

  他学乖了,没敢说太多,说得越多,麻烦越大,王老实需要的不是麻烦,而是稳妥。

  重生以来,很多事儿冲击的王老实已经不知道自己会变得如何,之前与世无争、心如死灰的那种心态被碾碎了。

  王老实最大的感觉就是自己还是自己吗。

  这一天事儿多的让王老实脑子有些发胀,没精力也没活力再去教室里看书,他一个人回到宿舍里想躺会儿,重新整理下自己的未来要怎么走。

  活了两辈子,王老实太清楚要想在这个社会上活的有滋有味儿需要两个条件,必须有钱,其次就必须有势,没有权力护佑的有钱人是不行的,华夏不行,就算那些标榜多好的国外同样不行。

  虽然现在赚了点小钱,可那种不受自己掌控的滋味很不好,王老实觉得自己脚步有些乱。

  张亮的做派,黄庆的嚣张,吕建成和张涛的屈辱,王老实都看在眼里。

  指望自己老爹很难了,王老实的愿望就是让老爹最后退休的时候能提个半级,然后舒舒服服的安度晚年。

  所以只能靠自己。

  正胡思乱想,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

  王老实坐起来一看,是吕建成,喝多了,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

  心里叹口气,王老实起来把吕建成扶到他的床上,好一顿折腾。

  张涛还好,有李霞安慰着,最不好受的就是吕建成了,估计现实的打击让这个孩子崩溃了。

  能不能从这次打击中走出来只能看他自己,谁也帮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