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2章 二十二,积德的道行

第22章 二十二,积德的道行

  满心欢喜的回了宿舍,王老实算是把心放肚子里了。

  曹博回来了,看了王老实一眼说,“你今天没上课,我给你请假了,不过你还得去找老师去,是不是在外面惹祸了?”

  王老实愣了,惹祸?不能够啊,咱就天地无害的普通人。

  想来是培训班的事儿,不行,这回头得团委的那哥们儿说一声,招人的时候不能把文学院落下了,要不,以后文学院没得混了。

  抬脚刚要走,电话响了,王老实一步窜过去,他希望打电话的是査芷蕊,把好心情和她分享。

  “.哦,好回头我告诉他,给你回电,记下了。”放下电话,把纸条压在电话下面,扭头对曹博说,“找老二的,回头让他回电话。”

  曹博正换衣服,点头说,“行,我记着。”

  见到辅导员程力,也没说什么事儿,就来了句,跟我走。

  等到了地方,王老实有些发傻,这好像是院长办公室。

  一进屋,看程力那恭敬的摸样,就知道这是文学院老大的地盘,赶紧跟着问好。

  心里在翻滚啊,多不容易,一天见到了两个超级大人物,王老实有些懵。

  院长孟朝义见王老实来了,也没铺垫直接问,“听说你要转系,去商学院?”

  什么?转系?王老实这次有些晕,这什么跟什么,赶紧说,“没有,没这回事儿,我转系干吗,中文挺好的。”

  王老实的回答让孟朝义有些意外,按说不应该,李维安那么大的人了,能做这么不靠谱儿的事儿,定是这小子滑头,心里不喜。

  开始见到王老实的时候还觉得这孩子挺不错的,怎么这么个品行,挥挥手,“那行,你先回去吧,好好学习。”

  程力也纳闷,这算怎么一回事儿啊,拉了下还有些发呆的王老实,跟院长告别。

  走出好远,程力问王老实,“你真要转系?”

  王老实哭笑不得,“程老师,我真没有,这谣言从哪儿来的啊。”

  这事儿就是李维安同志不厚道了,把事儿弄得这么没溜。

  你要是想收了王老实,那就和王老实明说,怎么也要让当事人知道点。

  不说也就罢了,有这个心思先存着也成,可别得瑟去。

  不相干的人说了也没所谓,偏偏找人家王老实的顶头老大说,这不坑人吗。

  还好一点,人家孟朝义是大师级的,不跟王老实这样的小屁孩较真,不然王老实哭都没地方去。

  程力是不相信王老实的话,觉得院长不能无缘无故的那么问,还当着自己的面儿说,是不是意味着什么?

  回到宿舍,王老实一看人都不在,也没了刚才的兴致,躺在那儿琢磨如何下手。

  电话又响了。

  接,必须赶紧接,万一是呢。

  是找王老实的,不是査芷蕊,老姐王馨。

  现在老姐都大三了,功课不是多忙,王老实没觉得有什么事儿,就是老姐关心点弟弟呗。

  可没说两句,老姐就开口找王老实借钱。

  王老实奇怪了,本着富养闺女穷养儿的传统,在生活费上,老爸老妈是有规矩的,决不能让老姐在钱上拮据。

  必是出事儿了。

  王老实说,“姐,钱我有,你得告诉我干什么用。”

  王馨吞吞吐吐不肯说,后来逼急了就说不借了。

  哪儿有那个道理,王老实敢肯定是老姐谈恋爱了,而且估计就是自己当初那个姐夫。

  学艺术的,在美院上学,家里条件不好,供个学费都困难,还别说花费更大的艺术类。

  前世里姐夫是学油画的,那玩意儿是不是艺术王老实不懂,他却知道学那玩意儿老费钱了,没点家底压根就玩不转。

  后来姐夫也没学出来,最后成了生意人,不过脑瓜好使,赶上了一次机会,算是有了家底。

  只不过王老实那时候犯浑,并没有完全体现亲情的重要性来,只能说走的一般。

  既然姐姐不愿意说,估计也是怕王老实到家里打小报告,姐俩儿从小就这样。

  想了想,王老实还是问,“要多少?”

  王馨低声说,“不用了,你好好学习,没多大事儿。”

  心里笑了,老姐还是脸嫩了。

  自己老爸老妈虽然给姐的生活费不少,但绝没有超出太多来,老姐一直生活无忧,让她挤出太多钱来也没可能。

  王老实说,“这样吧,五千够不够?”

  老姐犹豫了一下,似乎下了狠心,“二千就行。”

  王老实说,“行,我一会儿就给你电汇过去,还是五千吧,等过一段时间缺钱了再跟我说。”

  王馨诧异,她知道弟弟手里有点钱,但不至于那么富裕,警惕的问,“你哪来的钱?”

  王老实不愿意把自己可能赚到钱的事儿说出来,就打岔道,“奖学金的事儿我没说实话,藏了点。”

  ...。。

  刘彬回来了,跟王老实说,他也想参与培训班的事儿。

  王老实虽然脸上没带出来,可心里有些不舒服,这是要干什么?割肉?

  刘彬见王老实没说话,就知道可能有误会,便解释道,“我就是跟着跑腿,看看这个培训班怎么弄,再说了你也需要人手不是。”

  王老实心里不怎么信,可嘴上却说,“你不来都不行,我现在还光杆司令呢。”

  下午的时候,王老实赶在上课之前给姐姐汇了五千块钱。

  看看自己存着上的数字,王老实心里叹气,这钱真是不经花。

  晚上,在学校附近的一个拉面馆里,王老实和刘彬要了一盘花生米,拍了个黄瓜,一盘凉拌牛肉,几瓶啤酒,边喝边聊。

  其实主要是刘彬在听,王老实说,说的不是核心,就一些边边沿沿的事项。

  仅仅是这些,刘彬也觉得自己这三哥有档次,真心教自己东西,拍着胸口说,“三哥,没说的,有什么事儿吩咐我,绝对不皱眉头。”

  王老实笑骂道,“能有什么事儿,咱这是文化事业,积德的道行,犯不着。”

  ...。。

  在王老实的坚持下,他与商学院签订了一个协议,双方合办商务培训班,合同期限三年。

  说心里话,王老实压根就知道合同这玩意儿其实没什么法律效力,就是一个形式,商学院真不带自己玩儿,有合同也没用。

  王老实的没想做多大,就是借着这个机会,给自己积累点。

  能三年最好,一年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