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0章 二十,算才子吗?

第20章 二十,算才子吗?

  老妈让自己多与王老实交往,刘彬不反对,更不抗拒,相反,他其实觉得符合自己的胃口,就是有些不解。【】

  他问老妈,至于吗?

  刘彬妈妈的解释是,看这份计划书,虽然格局似乎很小,其实透着一种大气,和国家的某些正在酝酿中的事儿非常契合,甚至要比某些专家想的还周全。

  可以看出,这份培训班的规划中,王老实绝对故意在某些方面做了规避,这是什么?有眼力,懂进退,知取舍。

  一个刚上大一的学生,能做到这样的格局,已经是让人刮目相看,更重要的是人家不吃独食,知道利益的分配,还交出了主导权,没有狂妄的试图去掌控。

  王老实很聪明,木秀于林的典故他懂,这个培训班也是他觉得最符合目前他实际情况的方式。

  拉上高教司和京城大学商学院一起玩儿,就是打着试办的幌子,赚个短平快,能让自己这个学生参与进来,京城大学和教育部已经是开了天恩。

  王老实很小心,以至于让这位张阿姨另眼相看。

  在这位张副司长看来,王老实送来的不是麻烦,而是政绩和人情。

  她目前正处于关键时期,能不能扶正还需要政绩来说话,背景是够了,可副厅级和正厅看似半步之遥,实际上这个门槛不好跨,她才四十出头,如果能够做出一件事儿来,证明她的能力和眼光,那么成为正厅级干部,副部就可以指望了。

  而让王老实实现这个计划的好处还不止于此,这些年来,就业压力剧增,而毕业生分配更是曾多粥少,加上开始扩招,未来会更加艰难。

  王老实这份计划里还蕴含了一个新概念,培养大学生的自主创业能力,这又是一个政绩。

  符合政策的大趋势,也是新亮点,容不得人拒绝。

  当然,更主要的是,王老实的培训内容太贴切了,华夏正在紧张的进行入世谈判,无论多难,这个目标是必须达成的。

  王老实要办的这个培训班目标性很强,就是针对那些对可能率先去闯国外市场的老板和即将面对新形势的官员们。

  很多事儿国家和政府可以做,但是,那需要时间,做一件新形势的突破**业,程序上就要很漫长。

  而王老实这件事儿就不一样了,一个试点而已,最坏的情况就是什么都没有,也损失不了多少,听听专家教授们讲点知识,对于企业家和官员们总归是好事儿。

  还能督促那些专家教授们为了上课而去认真的准备理论知识,怎么看都是有利于国家的。

  不支持都不行。

  张瑜说了半天之后,看到儿子听得目瞪口呆,不免心里有些灰心。

  刘彬结巴着说,“老三那么厉害?”

  听儿子说了这句话,张瑜也突然一愣,她刚才欣赏归欣赏,但心里还没有这个孩子这么厉害的明显概念,想了想自己刚说的,似乎这孩子真是厉害的没边儿了。

  最后,张瑜说,“嗯,当个好朋友处,没准儿在将来对你有好处,你总归要走上社会。”

  刘彬愣了半响,才点头说,“那我回去了。”

  张瑜看着刘彬说,“如果可以,你也参与进去,不图赚什么钱,学着点做事儿,多观察这个孩子怎么做事儿。”

  ...。

  王老实可不知道自己让张瑜阿姨这么看重,他心里多少有些期待,明天他将去见商学院的院长,著名的经济学教授李维安,人家已经说好了,他去接洽。

  一切顺利的让王老实想要大吼几声来抒发心中的喜悦。

  他没张瑜分析的那么伟大,更没有那么缜密的心思,很多事儿都是拿来主义,碰巧凑到一起。

  可他的那些计划,在后来是很多人都清楚的,王老实只不过是开动了金手指而已。

  回到宿舍的时候,寝室里没人,都是精英学生,到了京城大学来混日子的人不多,也就刘彬那样的,当然加上对大学其实并不怎么重视的王老实。

  王老实考京城大学只有两个必须的基础条件,不让父母失望,他怕再看见因为自己的学习而导致妈妈落泪和父亲失望的情景。

  第二个有些失望,他本来希望和査芷蕊能凑的更近些,可惜事与愿违了。

  阴差阳错的事儿是无法控制的。

  那么王老实就必须逼迫自己变得更强,让自己的优势可以阻挡一切外来的竞争。

  张大少那里,王老实根本就不会去指望,有则欢喜,无也无需悲悯。

  ...。。

  商学院的院长李维安教授看着手里的一份办学计划。

  打心眼里,他是认可的,作为商学院的院长,弟子无数,教授专家更是拿得出手,叫得上名,就算那些行政人员也是人才济济,要说院长大人相信自己的这些人能做出这样的计划来,他不敢奢望。

  赞赏是赞赏,却又不放心,虽说是本校的学生,可汉语言文学和工商就靠不上边儿,还是一大一的新生,天才也不过如此。

  爱才之心又在李维安心里滋生,这学生不错啊,先不说别的,就凭这份东西,就不该是商学院的料儿。

  校长找自己说这事儿的时候,李维安还没看到计划书,抵触的非常激烈。

  副校长同志没着急,给了这份计划书说,“先看看,看了之后不行,我就跟张司长推掉。”

  李维安是强压住心中的不满看的,不过,看了一半儿就知道自己不用去得罪那个司长了。

  可操作性非常的强,而李院长本身也在试图打造这样一个培训班,不过,不是这样的小打小闹,他想让这样的培训项目成为正式的国家课程。

  副校长说,“那就拿这个试水,张司长说了,如果可行,就让首个试点落户咱京城大学,你懂这意味着什么。”

  李维安要还说不行,那就说明他脑残豆吃多了,摆明了人家高教司这是给京城大学一个机会。

  之前,他一直向学校申请组团到美国去考察,就是想通过近距离的学习,看看人家的工商管理是怎么一种培养模式。

  可惜,现在出国的指标依然困难。

  收回心思,李维安看了下表,和约定的时间还有,便抄起电话,给文学院的院长拨过去。

  文学院的院长孟朝义撂下电话也在纳闷,李维安这是怎么了,找自己要学生,还转系,必有蹊跷。

  孟院长开门喊秘书,“小曹,查一查我们院里一个叫王落实的学生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