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9章 九,考吧,考完拉倒

第9章 九,考吧,考完拉倒

  三天时间里,王老实没到处乱跑,还按照正常的时间到学校去。

  高一、高二的学生们给高三让路,他们都放假了,学校里反而更安静。

  稍微有点条件的同学,也搬出了宿舍,到亲戚家,或者旅馆里。

  当然,也有留在宿舍的。

  整个学校显得很清静。

  周燕也搬走了,她在区里也有亲戚,至于査芷蕊其实更是个伪住校生,王老实关注过,她家其实就在区里住,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要住校。

  这几天,査芷蕊也没来。

  老师们还在站最后一班岗,就算平时最严厉的教政治的王老头,他的大黑脸也挤出了些慈祥来,说话和气的让人不适应。

  王老实浑然不顾,最近一段时间,他的烟抽的有些勤,上学校来主要也是因为家里抽烟受管制,老爸不抽烟,还严禁王老实碰这东西。

  这哪儿受得了。

  六日这天,王老实还是来了学校,班里只有五六个同学还在,这是住校没走的。

  看了一会儿书,王老实一掏口袋,烟盒还在,可里面空了。

  一拍脑袋,王老实郁闷了,粮食是买了,可放到了大书包里,今儿他就带了一个提袋,装了两本书来。

  再翻口袋,**的,钱也没带。

  一偏头,看到王老实正在教室外面喷云吐雾,就他了。

  “王大爷,赏一根吧,今儿实在没带。”

  王老师无奈的看着这个学生,掏出烟来,给了他一根,见王老实熟练的点着烟,绝对是老烟枪的架势,“你才多大啊,就这么大烟瘾,将来可怎么办。”

  王老实低眉顺眼的说,“将来,谁知道将来谁怎么样,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不想那么远了。”

  老王头不禁一滞,直嘬牙花子,没想到这个王老实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像个朝气蓬勃的学生该说的话。

  “复习的怎么样了,有信心不?”

  王老实没含糊,“奔着京城大学去了,不成功便成仁。”

  “行啦,这里还有几根,都给你吧,京城大学,好啊,盼着吧。”

  王老实听老头这话,估计是自己把人家给气着了,当然,人家有胸襟,不跟自己见识。

  也无所谓,结果一出来,就都知道了。就当先打预防针了,别到时候吓着个好歹的。

  离开学校前,王老实又到考场去踩了踩点,从门外透过窗户看了看自己的那个座位,心里叹息着回家了。

  ...。。

  7月7日,王老实和平常一样,早早就醒了。

  仔细的把透明文件袋里的东西又摆弄了一遍,确定没有丢下什么东西,吃过老妈的爱心早餐,王老实出发了。

  老妈送出了门口,若不是王老实苦苦哀求,老妈必然是要到考场外等候的。

  主要还是心疼老娘,王老实坚决不允许,大热天的,受那个罪干嘛。

  “别担心,我肯定考个一本回来,不上京城大学,我王字倒着写。”

  密密麻麻的人群,王老实觉得这就是国情,千万人挤这独木桥,可挤过去了之后呢,未必就是光明一片,可不挤过去,对于很多人来说,就失去了在这个社会上的竞争力,白手起家的成功,实在是偶然的让人发怵。

  进考场之后,王老实的心却跳的厉害,原本的自信在看到试卷之前荡然无存。

  广播里,播放着考场纪律,监考老师在拆封试卷,另一个老师在逐个的检查考生的准考证,对比着照片看每一个考生的脸。

  去年在大河省发生了大规模的替考事件,这次明显严格了许多。

  王老实依然紧张着,心里一直默念着老天保佑,把我送回来,就千万别玩儿我。

  先发的答题卡,王老实看了一眼,就放到了一边儿,旁边儿一个学生拿2b铅笔就图,遭到了监考老师的呵斥,气氛愈发的紧张。

  卷子终于发下来了,王老实很虔诚的闭眼祷告,老师已经提醒认真填写姓名和准考证号,王老实却没动。

  直到铃声再次响起,开始答题。

  王老实才睁开眼看,飞速的扫过试卷上的题,“哦.”

  看着熟悉的题,王老实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轻轻的欢呼,引来监考老师的注意。

  王老实憨厚的送出一个歉意的眼神,深呼吸,开始答题。

  答题的过程非常顺利,为了不过分,王老实故意在几个似是而非的题上做出了错误的答案,这是严肃的高考,要是王老实来个狠的,那是糟践自己。

  每一道题在王老实眼里,都是那么的亲切可爱,甚至出题老师的设计思路,都在王老实的脑袋里装着。

  他答的很小心,不时计算着自己需要的分数,挑选着可以出错的题,控制最后的分数。

  答道作文题,王老实更是行云流水,补写那个短篇更是他反复斟酌过的,而另一篇他也早有准备,一切顺利!

  以王老实的生活经历,写出一篇足够深度的作文来,绝对不是问题,可他不想那样,还是规规矩矩的来了一篇适合学生的优秀之作。

  已经足够了,过犹不及,王老实小心的呵护着自己的秘密。

  全部试题答完,王老实看了下表,时间正好,还有时间检查,他也没敢大意,准考证号等又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保不在这方面出问题,答题卡上的选择题对了两遍,确认没问题之后,他在放下心来。

  监考老师也曾经注意过王老实,谁让他一开始就出幺蛾子呢。

  不过,后来就松懈了,王老实就没抬过头,更没有试图张望,老师也来看过他的卷子,心里基本确定这是个好学生,犯不着作弊,也就不怎么关注他了。

  王老实坐在那闭目养神,直到铃声再次响起交卷。

  中午回家之后,简单吃了点东西,王老实睡了一觉,李梅同志得到了女儿的建议,不要问考得如何,就没敢问,生怕影响了儿子的情绪。

  “考得挺好,放心吧。”临走时,王老实跟妈说了一句。

  接下来几门考试都很平稳,王老实答题的节奏把握的很好,监考老师可能带过毕业班,他有好几次都忍不住到王老实这里来看几眼,这个学生答的题实在让他欣赏。

  甚至这个监考老师还跟另外一个监考老师说,这个学生必然是水木和京城的料,没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