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五,春天里

  所谓的篝火晚会有些名不副实。【】

  学校能答应到操场上热闹一会儿已经算是仁义了,要求更多就过分了。

  篝火点起来了。

  不过是食堂搬来的一个大铁锅,估计是坏的,在里面点上火,弄来点劈柴,放里面烧呗。

  总算没辱没了篝火的名头。

  王老实想象中的花生、火腿、啤酒之类一概没有。

  想想也是,有值班的老师盯着呢,要疯也得拿到毕业证不是。

  周燕没让带东西是正确的。

  操场的另一头忽然响起了吉他伴奏的声音,然后歌声响起,操场上顿时安静下来,学生们都在倾听歌声,也许唱的没人家歌星那么好听,可是这是自己的声音。

  那边儿是一班的,属于理科班,王老实这边儿是文科,位置偏了点。

  很快,几个理科班都开唱了,一首接着一首,赛上了。

  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时间一长,文科班的学生们坐不住了。

  几个班干部开始合计了,怎么也不能让人看扁了,咱也得唱。

  没问题,关键是谁唱?

  平时班里倒是有几个学生喜欢哼唧几声,可是到了真要拿出来溜溜的时候,都硬不起来。

  “六班的,来一个!”

  “来一个,六班的!”

  “哦..”

  六班就是王老实他们文科班,人家都唱了一圈了,这边儿还没动静呢。

  于是,理科班的开始起哄了。

  几个平日里喜欢唱歌的女生忍不住来了一个小合唱,怎奈,她们的音量在没有麦克风的情况下,几乎压不住嗡嗡的说话声。

  理科班更来劲儿的起哄。

  周燕顿时怒了。

  几个快步窜到王老实跟前。

  “会唱歌?”

  “能唱。”

  “敢唱吗?”

  “真唱?”

  “真唱。”

  这时,人家理科班的歌声又响起来了,周燕脸沉似水,盯着王老实看。

  其他几个男生都讪讪的没有出声,眼神躲闪,不敢让周燕瞄上。

  人家都是男生在唱,文科班男生实在拿不出手。

  “行不行,给个痛快。”周燕顾不上他们几个,就揪住王老实问。

  那就唱呗,王老实不在乎。

  “谁帮我去借把吉他?”

  一个女生突然发话,“査芷蕊有,不用借,就在宿舍里.”

  査芷蕊站起身,“我去拿。”

  王老实愣了愣,心里顿时活动开了,他本来想唱那首朋友的,专辑刚发,唱了也就唱了。

  可用査芷蕊的吉他,那就不能随便唱了。

  得瑟的心理让王老实活动开来。

  操场的旁边就是宿舍,高三年级的学生在玩儿篝火晚会,羡慕死了高二、高一的学弟学妹们,可惜操场那边儿有老师把守,他们根本混不进去。

  都趴在窗户那看热闹呢。

  看到女神从宿舍里背着吉他出来,纷纷来了精神。

  “艹,安静,别吵了,高三的査芷蕊要唱歌了。”

  一句话,顿时宿舍楼这一面顿时安静下来。

  王老实拿到査芷蕊递过来的吉他,有些发愣。

  周燕推了他一把,“赶紧唱,唱不好别回来了。”

  “哦,好吧。”

  王老实喜欢听歌,也喜欢唱歌,不过前世里,知道的人不多,能在这样的场面下唱自己喜欢的歌儿,对王老实的诱惑着实不小,尤其是用査芷蕊的吉他。

  上辈子,他应该是在游戏厅里度过的这一晚,没赶上。

  因为整个高三年级的沸腾,王老实那古井般的心思又活分起来,以前深埋在内心的某些情绪也激发着用涌出。

  挎上吉他,王老实站到大铁锅前。

  之前大家都唱,可没人敢跑到最亮堂的篝火旁唱。

  就这么一来,全操场都安静下来,那些正起哄的也熄火了,人家六班来人了。

  “哟,王老实!”名人就是名人,王老实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可没人不认识他。

  熟悉他的人都替王老实捏了一把汗,哥们,你丫什么时候会玩儿吉他了,还跑那儿唱。

  手拨动琴弦,吉他清脆的几个和弦响起。

  就在众人愕然间,王老实张嘴唱了。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

  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

  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

  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

  同学们都没听过王老实唱歌,集体唱国歌不算,也没人想到他还会吉他弹唱,可这么一听,都觉得.

  与原唱相比,王老实唱的更富有沧桑感,一开始,他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歌词里,这首歌是他前世里最喜欢的一首,很多时候,他都认为这首歌是对他人生最好的总结。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留起胡须

  没有情人节也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

  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

  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査芷蕊本来没把王老实要唱歌当回事儿,只不过挤到份上,她才不得不把自己心爱的吉他贡献出来,其实心里满心的不愿意,还在埋怨同寝室的那个同学多嘴。

  可听着听着,不知怎么的,她几乎把心都走进了歌曲里,她听到一个饱经沧桑的男人在嘶吼,吼出对命运的不甘,他有那么多故事吗?

  和很多同学一样,査芷蕊也打着节拍跟着王老实唱歌的节奏拍下去。

  王老实完全忘了自己是在六个班以及其他两个年级学弟学妹面前唱歌,那种抒发心中情绪的感觉太爽了,唱到高音部分,他完全舍弃了以前的假音,而是直接用嗓子吼出来!

  那种畅快让他感觉整个身子都轻了许多。

  唱完了,王老实才回魂。

  操场上依然一片寂静,没有掌声,也没有欢呼声,同学们还沉寂在王老实的歌声里。

  把吉他还给査芷蕊,王老实坐回刚才的报纸上。

  “这是谁的歌?”周燕率先想到了这个问题。

  就算査芷蕊都支棱起耳朵听,太好听了,估计原唱还好。

  王老实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是要惹祸的范儿,这歌要发也要十年后了,暂时倒不担心。

  “歌以明志,抒发胸意。”

  这首歌的内涵其实还是很深的,能够深刻理解的人不会很多,但节奏和歌词是绝对的范儿。

  “算是完成任务了吧?”王老实问周燕。

  此刻,周燕还在琢磨呢,傻傻的看着王老实,没说话。

  篝火晚会也完事儿了,王老实此曲一出,一统江湖,那些还谋划着唱什么的同学都没心气了。

  值班老师一看,赶紧宣布散伙。

  在离开操场前,王老实对査芷蕊说,“你的吉他真不错,有高手调教过。”

  査芷蕊点头,“是,你还真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