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六十三,华夏的脸面

七百六十三,华夏的脸面

  “王董,这是吴小姐的电话,让您接。”引导员把电话递了过来。

  王老实已经回到出发地,总算组织者办事儿效率还可以,赶在王老实下车前,联系好了吴楠悦,电话追了过来。

  接过电话,王老实还没个正形,笑着说,“行啊你,神通广大,这都能联系上------”

  吴楠悦真是让王老实给气得不轻,咬着牙恨恨的说,“别跟我来这套,还我行?跟您哪儿比啊,地球有了您老在,自转都不敢痛快的。”

  王老实听得出吴妞儿这会儿多气急败坏,但还是笑着说,“你这水平没怎么见涨,捧的有点假。”

  “我没跟你逗。”

  “我也没跟你逗。”

  吴楠悦顿时拉高了声调,“你成心气我不是。”

  王老实拉开车门,一股寒气涌过来,赶紧关上,他本想到外边儿说话,可特么的太冷,“你为今天这事儿?犯不上吧。”

  吴楠悦还是没好气,“你说呢,我姑气得直哆嗦。”

  王老实面不改色,扫了一眼李璐,又瞅了瞅前边儿,说,“年岁大了,要注意保养,气大伤身,你得劝劝她。”

  扑哧儿,李璐再也忍不住。

  还有前边儿的司机,肩膀抖得厉害。

  引导的那个姑娘已经傻了半截,她可是知道些的,没想到这位王董竟然这么能矫情,没想到啊。

  吴楠悦她姑没伤身,吴妞儿气够呛,要不是地方不对劲儿,她真想把手机直接砸了拉倒。

  吴楠悦声音变了,说,“落实,别闹了好不好?”

  王老实也变,说,“我没闹啊,乖乖的走,还提前请示,理由充足,我闹什么了?”

  “真要走?”

  “嗯,去了也没意思。”

  “就为让个外宾?”

  王老实一想这个就来气,硬邦邦的说,“看吧,连你都这思想,我就不明白了,怎么成这样儿啦。”

  吴楠悦这会儿就待在家里,刚才一直在沙发坐着,几句话的功夫,让王老实给整的没脾气,起身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瓶水,猛灌了几口,得压压火,“就当我求你,成吗?”

  “我有这么重要么?”

  吴楠悦没犹豫,说,“有,你代表着咱华夏的脸面。”

  沉默了一会儿,王老实说,“让不让我不在意,就是看到了一种让人堵心的奴性,这么长时间了,还在骨子里,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总觉得洋鬼子就该高人一等,说真的,我之所以不想去,就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说点不该说的,让鬼子们看笑话。”

  电话里没有声音。

  王老实继续说,“咱华夏泱泱大国,什么都可以缺,就不该缺了骨气,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奴性,好吧,楠悦,我不让你为难,一会儿我就去,但我心里不痛快。”

  这逼格,不但李璐都觉得王老板高尚的没边儿,就是前边儿两个组委会的工作人员也肃然起敬。

  好久,吴楠悦才说,“我知道了,谢谢你。”

  王老实没说话,摁断电话,递给前边儿,说,“等一会儿就过去吧。”

  他也知道,总不能让所谓的外宾再退回来吧,那样更没溜儿。

  意思表达到了就可以,他在心里还是不希望让外人看笑话,华夏在国际上可不怎么受待见,各种黑常年在,抽冷子不弄点事儿都不正常,王老实不能给人家话把儿。

  十分钟后。

  组委会的办公室里接到电话的主任大大松了一口气,王落实同意回来,那就好。

  别忙着高兴,吴局的话可不是就这点儿,语气非常严厉的问,“让外宾先走是谁安排的?这么多次会,我怎么不记得有?”

  陆丰凯也算有担当,立即担起责任来,“吴局,您批评的是,我工作没做好。”

  吴楠悦她姑也是个人物,听了侄女的话,都替自己手下这人臊得脸红,她知道肯定不是陆丰凯办的这个事儿,可还是气呼呼的说,“不怪人家不愿意参见,搁我也不去,有辱国格!”

  咣!

  陆主任清楚的听到吴局是多愤怒的摔电话,心里那个惴惴,缓缓放下电话,回头瞪了一眼那个没事儿人似地老家伙,真想把他直接赶走,看着就不舒坦。

  几乎就是最后一个,距酒会开始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王老实吐口说,“咱过去吧。”

  开车的司机再不在华什么四平八稳,就用了短短两分钟不到,车子就停在了要求的位置。

  王老实脸带着微笑,很绅士的挽着李璐走上红毯。

  聚集在警戒线外有来自各国记者,主要还是华夏的,他们都举着设备拼命的拍。

  李璐总算体会到了走红毯为啥这么让人着迷,人生巅峰也就这个了,她没忘了谁带给她这个荣耀,展示自己魅力的同时,特注意王老板。

  按照演艺圈儿的习惯,嘉宾会在采访区停留点时间,回答一到两个问题。

  王老实没有,他从来不把算那里的人。

  他只是示意李璐过去,而他自己径直走进大门。

  李璐完全没有预料到,她走到采访区时紧张的要命。

  引导员最后的职责就是跟着去采访区,防止出现什么不受控制的局面。

  第一个问题出来了,‘能介绍一下你自己吗?跟王董什么关系?’

  李璐努力展现自己的亲和力,“我叫李璐,是王董的朋友,很荣幸参加今天的酒会。”

  不是她胡说,提前对过词儿的,怎么介绍都不合适,朋友,那就好说道了。

  她已经可以走了,不过有个嘴快的记着,喊着问,“王董最后一个到达,有什么特殊意义?”

  李璐得分了,充分反映了她的智商在平均水平之上,保持着灿烂的微笑,特有文化的说,“王董是民族文化的推动者,他认为有朋自远方来,自当降阶相迎,特殊意义没有。”

  回答的有些矛盾,却很清楚。

  李璐一直紧张,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相信几千张相片是拍出来了,更有无数的摄像机在工作,毕姐想要的东西已经完全实现。

  没给记者们再次提问的机会,李璐很有亲和力的挥挥手,提着长裙快步去追赶王老实。

  李璐和毕姐想要的效果完全出来了,很快社会上就会风传,陪同王落实出席酒会的神秘女子是谁,能够陪同王大老板到这么重要的活动,此娇滴滴的大美人来历必然不凡。

  美亚中心的多功能大厅面积非常宏伟,一两千人装里面儿根本不显得拥挤。

  服务的人员都是俊男美女,各大高校挑出来的高质量学生。

  这里面也有华夏艺术大学的,比例还不少。

  李璐挽着王老实踏入会场的时候,不少人都火热的目光盯着他们看。

  这一点,必须批评王老实,他压根就没有充分评价自己在世界范围内的地位。

  他自己定义自己是个土包子,搁别人看,尼玛就是成心恶心人。

  门口,他带着李璐一亮相,绝大多数来宾都把目光投向他们,甚至还有那个不着调的,鼓掌欢迎,带动其他不明真相的人跟着起哄,好像王老实就是酒会主人似地。

  进入会场之后,王老实本来打算找个没人地儿待会,耗完时间算完,哪儿知道,他的影响力还不是太差,不老少的人过来寒暄,要认识他,俗话说,装逼要有度,过分就是二,一会儿的功夫,王老实跟前儿就换了几十个人。

  李璐来之前,毕姐给她的目标是多结交华夏商界大人物,她倒是记着,就是没机会,从一进会场,她不自觉的就当起了王老实贴身秘书,收名片,冲人家笑,脸上的肌肉都发僵。

  在容貌上,李璐同学还是很有优势的,哪怕是普遍质量上乘的华夏艺术大学里,她也能算不错的,否则人家毕姐也不会傻到去签她,这样的人,在学校里也会受关注,至少有十来个服务人员认出了李璐,他们都非常的惊讶,这个小丫头咋进来的,还跟着王老大!

  舒缓的音乐,小山似地酒杯,无数服务人员穿梭客人们中间,完全符合大型酒会的格调。

  酒会的环节有计划,开始三十分钟就是给大家自由活动的时间,见了面打个招呼,假模假样的体现自己礼貌。

  王老实特郁闷,他是真想吃点水果,尤其是菠萝,酸酸甜甜的,很有吸引力,如果没人搭理他,弄上一大盘子,找个没人地儿,吃个痛快,不枉来一遭。

  他也没想到,因为他对菠萝的执念,惹得过来凑热乎的人也不敢多停留,因为他眼神总是朝着一个方向瞅,都以为他要跟谁热谈来着。

  李璐也好半天没适应这个环境,她也认出了好几个学校的风云人物,人家都特友好的偷偷跟她打招呼,李璐那个复杂啊,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用她非常僵硬的微笑来应付差事。

  正觉得无聊,凑过来一个熟人。

  张健一脸贱笑着伸出手来,“王董,好久不见啦。”

  完了,连吃菠萝的念头都给恶心没了,王老实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厌恶,问,“你怎么混进来的?”

  话问的实在欺负人。

  瞬间,张健脸涨得通红,他压根就不知道,要是平时,当着那么老多人,王老板装装样子,不跟他见识,打个招呼也就是了,可今儿王老实心里不爽,他又巴巴的自己凑上来,火只能撒他身上。

  另外,王老实认为这货就没什么好心思,两人之间都这样了,过来装有意思么?

  装不认识,躲着点,根本没有技术难度,所以,王老实认定,张健这货憋着坏呢。

  他张健在华夏绝对算一号人物,到哪儿不是人人捧着,结果这儿是混进来的?

  至少有六七个人听清楚了,他们到没有什么惊讶,说明并不了解张健跟王老实之间的过往。

  否则绝不会有人觉得他们是说玩笑。

  就连李璐都认为王老实跟眼前这个人太熟,说话随便,她还保持着微笑冲张健点头致意。

  王老实看见了,一扭脸跟李璐说,“我说你累不累,别是个人就乐,该休息就休息会儿。”

  什么意思?李璐懵啦,彻底不会了。

  刚才的那句话,张健就已经不能忍,这一句更过分,上一句是说他层次不够,第二句直接砸实。

  没给张健闹腾的机会,王老实一脸嫌弃的拉着李璐就要走,还教育她,“以后碰上这样的人躲远点-----”

  “王落实!!!!”什么国际观瞻,屁的民族荣誉,张健都不想管了,就要跟王老实来真的,这口气打死也不能忍,此刻张健同志血压直逼280。

  他不是一个人。

  真的不是一个人。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按住了他,还有人捂住张健的嘴。

  其中一个人在他耳边儿说,“冷静,这不是地方,他可以不是人,你不行,老爷子那儿!”

  除了张健亲近的人,组委会的工作人员也注意到这边儿似乎有情况,过来察看。

  “先生们,有什么需要服务的?”

  一个特机灵的人说,“我朋友突然呼吸不畅,你们这儿有休息室没有?”

  看脸色也是,憋得青紫,工作人员赶紧说,“有的,请跟我来,我们准备了医生,我马上通知。”

  “医生不用了,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一行人快速离去。

  稍微远点的地方,李璐好奇的问,“那人是谁啊?”

  王老实手里多了一杯水,其实酒会里主角是酒,他不想喝,他还在琢磨刚才是不是有些过,就算张健不是东西,跟自己仇深似海,也犯不上在这儿整得没档次,但他反思了半天,觉得自己心里的不舒服少了很多,看来刚才还是有点效果的,听李璐问,顿了下说,“一个废物,仗着他老子胡作非为,唉,收拾他已经没有成就感。”

  李璐听懂了,聪明的没有继续问。

  酒会正式开始,两个主持人已经站在了话筒后。

  “女士们、先生们------”

  “ladysand-------”

  王老实瞅了瞅堆满美食,却没有人动一下的长桌子,不无惋惜的说,“又糟践了这么多好东西。”

  李璐强行忍住了没笑出来,这大老板太逗比,总是从无法想象的角度看事物。

  看着一个个的所谓大人物站到前边儿,满嘴漂亮话的得瑟,王老实听着都烦,烦归烦,忍着吧,怎么也是华夏露脸的时候。

  一个黑色西装的工作人员来到他们身旁,小声说,“王董,快到您讲话了,请您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