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六十二,心里不舒服

七百六十二,心里不舒服

  李璐昨天经历了她自打懂事以来最不可思议的一天。

  晚上她回到宿舍的时候,脑子还乱糟糟的。

  宿舍里一共六个人,她回来的很及时,差一点儿宿舍大门就锁了。

  老牛办事儿很有效率,安排的晚宴特符合王老实的口味儿,他非常清楚王老板喜欢看见谁,不乐意见到哪个,该来的一个不少,不想见的肯定没有。

  要是平时把这些人凑齐了不容易,老牛不担心,用不着忽悠,就直接说王老板组织的,再有事儿的也急吼吼的赶过来凑趣儿。

  能坐到这儿的,在李璐这儿说,都是大人物,不是什么总,就是哪个董,王老实让李璐坐在身边儿,更让李璐有些不大自在,吃东西的时候小心又小心,生怕不雅喽,她的疯劲儿再不敢表露一丝。

  人家也注意李璐,可没人细问,介绍的时候,王老实就说这是李璐,其他的没说,然后所有人都很有礼貌的喊她李小姐。

  席中,这帮家伙聊的很高端,大多数李璐没听大明白,她除了偶尔动动筷子吃点,剩下的就是努力保持自己的仪态,她感觉在这儿应该端庄着点,冲着看向自己的人点头、微笑,有时候举起杯子回应人家。

  这顿饭吃得就一个感觉,死累。

  李璐总算明白了以前听那些成名的师姐为啥说这辈子最累的就是饭局,今儿妥妥现场感同身受。

  饭后,她又折腾了半天,试穿晚礼服,反正有公司的形象设计人员在,她倒是不用自己上愁,就这,完事儿回到宿舍,已经很晚。

  回宿舍的路上,她一想起那王老板说的话就想乐,当时她正在试穿一件露肩且后背镂空的,结果王老实正好儿试完自己的出来,看了一眼撇着嘴说,“别老跟洋鬼子学那些不着调的,咱老祖宗什么时候有这传统,光想着露,气质呢?”把几个专业人士给说得都抬不起头来。

  “小璐,你这一天跑哪儿去啦,师太已经怒火万丈,表示明天你要倒霉了。”

  李璐心里一紧,哎哟妈呀,忘啦还有这个事儿呢,连忙问,“金老大怎么说的啊?”

  室友幸灾乐祸的说,“还能怎么说,明儿一早,让你去她办公室呗。”

  “呵呵,小璐,没看出来,你胆子够肥的,不请假,公然翘课,姐表示震惊和钦佩,顺带默哀!”

  李璐一听,整个人往床上一倒,哀嚎起来,“老天爷呀,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她上铺的一个女孩儿探出身子,向下看李璐,说,“哎,小璐,说真的,你今儿干什么去啦?神神秘秘的。”

  接到毕姐通知时,李璐匆匆忙忙的偷着跑了,当时可还在上大课呢。

  李璐有气无力的挣了下眼,回味了这一天,说,“公司有活动安排,不去不行的。”

  满屋子人顿时沸腾起来,她们可都知道,李璐签约了美誉国际,那可是华夏数得着的大公司,只要运气够好,必然爆红的,难道李璐有机会啦?

  “说说,赶紧的,有好事儿?”

  “是啊,小璐,发达了可别忘了姐们儿们。”

  李璐一扭头,枕头旁边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袜子,赶紧用手指尖捏起扔到地上,坐起来,盘起腿儿,矜持的说,“想什么好事儿呢,就是要去参加一个酒会。”

  “切,没劲。”

  “就这个啊。”

  “小璐,那你可亏啦,没有正经的理由,师太那关你可过不去。”

  几个室友顿时没了兴致。

  忍了忍,李璐没忍住,她经纪人倒是跟她说过,参加这个酒会后,公司会重新安排她,比如推出时机,还有各项条件都会有变化,这个宿舍可能也住不了几天啦,“你们知道什么酒会吗?”

  一个室友正翻看一本杂志,突然灯灭了,熄灯时间到,杂志飞起,问,“不就是酒会吗,还有什么特别的?”

  李璐略带憧憬的说,“还真不是一般的酒会。”

  “噢,赶紧交代。”

  “坦白从宽。”

  李璐摸着黑开始脱衣服,今天她不打算再洗漱了,以前也经常这样犯懒,说,“京城奥组委的答谢酒会。”

  “哇!李璐,真的呀!”

  几个人顿时尖叫起来,这个酒会不说人人皆知,但在特有的圈子里,不少人都知道的,华夏艺术大学里,已经传闻了不少日子,一些成名的师哥师姐们都在找关系要去混个脸熟呢。

  其中一个室友羡慕的说,“你们公司这么大势力,竟然还可以弄到这样的机会,小璐你撞大运啦。”

  李璐嘴角微翘,正如室友说的,她撞了大运。

  过了凌晨后,噪杂的宿舍楼总算安静了下来,李璐眼睛逐渐适应了现在的光线,加上外边儿路灯透过窗帘缝儿进来的亮光,基本上能看清整个宿舍。

  上铺耷拉下来一条大白腿,室友每天睡觉都要折个,腿下来是常态,反正要多不老实就有多不老实。

  一年多,她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想到毕姐说的,李璐突然有些不舍,至少自己这个宿舍里,温馨多余复杂,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破事儿。

  还有一个事儿,李璐始终都在忐忑,毕姐很明确的问她,有没有过那种事儿。

  当时,她还没明白,就问什么事儿,惹的毕姐不高兴,硬邦邦的说,男女之间那点事儿呗。

  李璐闹了个大红脸,急赤白脸的否认,说没有。

  毕姐以过来人的身份叮嘱她,做好心理准备和物质准备,还偷着塞给她两样东西,这会儿还在包里放着呢。

  一个是紧急避孕药,还有就是一盒超薄型。

  好在王老板直接让人送她回学校,并没有提出什么要求来,想到这儿,李璐忍不住心跳加速,她把手捂在心口,要是老板真的想,自己是反抗还是------?

  ※※※

  答谢酒会地点在美亚中心,专为奥运会而建,是个庞大的综合体建筑群,美轮美奂,尤其是夜间,远远望去,气势磅礴,据说设计师充分考虑了华夏传统建筑风格与现代元素,要进行完美的结合。

  王老实觉得这个所谓的结合其实就是扯淡,现代元素里压根就没华夏什么事儿,强行揉在一起,那就是个不伦不类的玩意儿,这类建筑在华夏却极为盛行。

  也许是为了彰显这个酒会的逼格,流程很复杂。

  不知道哪个脑子缺根弦儿一拍脑袋,弄出来这么个玩意儿,估计也是结合了所谓特色。

  入场就搞的非常现代,跟人家美帝奥斯卡颁奖差不多,要走什么红毯。

  王老实一行要先到美亚中心外围的一个接待点,换乘组委会的迎宾车,统一接到酒会现场,在那儿走秀进入酒会大厅。

  邀请函上说的明白,随从会安排在其他地方休息,王老实只需带着女伴儿乘坐礼宾车进入。

  李璐一下车,顿时光彩照亮接待处,和昨天的青涩相比,精心装扮后的李璐完成了华丽转身,一系大红色长裙,头发打理的清爽,加上精致的面容,看上去很有范儿。

  好几个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多瞅几眼,真的很漂亮!

  相比起来,王老实就普通的多,他还真是没大花费心思,随便挑的一套,不过在这种酒会上,完全没问题。

  工作人员接过邀请函,一看,哟,王落实啊,难怪!

  一个穿着很职业的丽人走过来,很有国际范儿的来引领,“王先生,李小姐,请跟我来。”

  既然到了人家地头儿上,王老实也没打算搞什么,很配合的跟上,李璐也走在他后面一丁点。

  没多远,就过了一道门,这是安检呢。

  王老实好奇的看了一眼,想来这个技术含量应该很高才是,不然,这么多大人物,你用普通的安检设备与方法,会惹出乱子的。

  礼宾车是a6,京城奥运会的赞助商,王老实多少知道点,人家真下血本儿,除了赞助费,还提供将近五千辆乘用车,端是大手笔。

  从接待处到主会场没多远,撑死也就一公里多点,按照王老实的性子,弄个三轮足够,还显得环保,只是收了人家赞助商的钱,也就必须给人家展示的舞台。

  这会儿王老实也开始遵循国际礼节,帮李璐打开车门,端正的假绅士模样。

  引导员坐在副驾驶上,汽车缓缓启动。

  路不远,开的再稳,也没用多少时间,可到了门口儿,引导员小声跟司机说,靠边儿停一下。

  还得说人家的组织纪律性,车子稳稳的停在路边儿。

  王老实没问,来了就听人家安排呗。

  要不说李璐就一菜鸟儿呢,大概是有些放松,没注意,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怎么停了?”

  引导员回过头儿来,虽说夜间,可外边灯火通明,车里也能看得清,脸上是专业级别的微笑,“是这样的,马上有一辆载有外宾的车过来,我们等他们进去再走。”

  听她语气,让外宾车,就理所当然一样。

  王老实一凝眉,问,“这入场有顺序安排?”

  引导员愣了下,不过很快特有礼貌的回答说,“没有的,还是按照来宾到达时间顺序进场。”

  嗯?王老实听出来点什么,又问,“谁让你停车的?”

  引导员没回答,再二,也知道王老实不高兴了,此刻她心里扑腾的厉害,这事儿真不好说,怎么解释都说不过去,可以前也没人问啊,都是老传统,老规矩。

  王老实心里大概也猜出来,看来还是老思维在作怪,外宾礼遇呗,可以想得出,正常顺序是王老实的车先到,那么地方就要略微等上一会儿,咱华夏是礼仪之邦啊,得让外国友人充分体验到咱的热情好客。

  事儿不大,王老实却不舒服至极。

  当然,他也不想闹腾,怎么也是咱家里事儿,犯不上让外人看笑话。

  这时,一辆同样的车驶过,可能就是刚才说的外宾了。

  还没明白自己干了什么的李璐,还在显摆她的娴静端庄。

  王老实突然说,“要是有人突然不舒服缺席,不算什么事儿吧?”

  引导员没听懂王老实的意思,顺嘴回答说,“是的。”

  王老实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就说,“那好,麻烦你送我们回去吧。”

  引导员惊讶万分,连忙回过身来,关心的问,“王董您不舒服?我们这里安排了医护人员------”

  还挺周全。

  他摆摆手,脸上露出微笑,哪儿有一点病人模样,说,“不用看,我是心里不舒服,麻烦你们了,回去吧。”

  引导员不知所措了,说话结结巴巴的,半天也没句整话。

  王老实说话还是很和蔼的,“没事儿,就跟你们领导说一声就行,缺一个半个的人不影响效果。”

  引导员赶紧用对讲耳机跟调度中心联系。

  没多会儿,通话完事儿,引导员为难的说,“王董,我们------”

  李璐这会儿人已经傻了,折腾了半天,咋变成这样儿?

  王老实不是小心眼儿,他就这样的人,不高兴了就是不高兴,大是大非守得住,我不闹,不去还不成?

  所以,引导员提出她们领导要跟王老实通话,王老实摆手拒绝。

  最后,看人家还试图挽留,王老实就说,“也没多远,要不我们下车走回去。”

  此刻距离酒会正式开始,还有五十五分钟。

  调度办公室里,已经炸了锅。

  王老实没想到自己这事儿引起如此大的反应,觉得不就是少个人么,不是多大事儿,他压根就没觉得自己是什么了不得大人物。

  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从外边儿进来,严肃的问,“闹什么,小刘,你说,什么情况?”

  那个被称呼小刘的人其实都四十多了,赶紧站起来说,“主任,gs的王落实要退出,不参加酒会了。”

  “他没说为什么?”

  “那是因为------”小刘胆虚的看了坐在前边儿老处长一眼,不敢说了,要说这事儿,就是那个老处长多事儿,非要这么整。

  小刘不敢说,不代表别人不敢,有人凑到主任跟前儿,简要说了原因,明着可也没提老处长,不用提,领导会明白的。

  主任大人立时觉得脑仁疼,为了筹备这个酒会,可耗费了不少精力,光是为了确定来宾名单,就开了好些个会,别说酒会环节的设定。

  本着华夏一向追求完美的传统,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要是别的人都好说,可这个王落实不是啊,从影响力上说,华夏商界里,人家现在就是拔尖儿的,在国内可能遭人妒忌,也加上王落实不喜欢抛头露面,但在国际上,谁都知道华夏有个王落实。

  更何况,酒会里,王落实还有讲话的安排,这人走了,上哪儿说完美去,领导会怎么看?弄不好就是国际影响,现在的一些人可是唯恐不乱。

  主任掏出电话,走到一边儿,“吴局,是我,丰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