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六十,原来这么深奥啊

七百六十,原来这么深奥啊

  出事儿的是个老大院,老京城的人都喊这是四号院,很有历史,自打建国后,这里就一直透着神秘,很多颇有名望的人都曾经住过。

  不过都已经成了老黄历,几次改革后,这个住宅区已经面向社会彻底开放,里面居民成分已经很复杂。

  但能住进来的都不是简单的人,整个院里,上百栋楼,跟某些老旧小区不同,这里干净整洁。

  产权变了,但管理模式还在延续。

  王老实住院了,闹得好多人不安生。

  京城的,滨城的,一波波的人涌向医院。

  当时最近的是军方的总医院,王老实等人就在那里。

  离开现场的时候,王老实已经晕过去,到了医院没多久,人就醒了,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护士,然后就是蒋小西、邵丽、吴楠悦等人,全是女的,就没一个男的。

  王老实觉得浑身都疼,勉强问,“我怎么个情况?”

  吴楠悦抢着说,“放心吧,死不了,你好着呢。”

  她身边儿的蒋小西推了她一下,微不可查的指了指邵丽,人家丈母娘在呢,你这死丫头瞎说什么啊。

  邵丽倒没有说什么,不过她还是心有余悸,林子琪就因为这个走的,王老实又来这么一档子事儿,瞅着心里就瘆得慌。

  她安慰王老实说,“你就擦破点皮儿,没事儿。”

  王老实回忆了一下,问,“其他人呢?”

  蒋小西说,“放心,人都没事儿。”

  人没事儿就好,王老实别的真没想,他记起来了,判断就是一个偶然的车祸,对方是个女司机,不是埋汰女司机,出杀手的比例确实有些高。

  来看望王老实的人不少,一波波的出来进去,弄得病房跟游戏厅那般热闹,最后还是蒋小西,把大伙儿都赶走,就剩下不多的人,算起来是亲近的。

  刘彬代表王老实出去送人,完事儿嬉皮笑脸的进来,说,“三哥,合该你换车,知道吗,撞你那位,人家说了,多少钱她赔!”

  王老实瞪了他一眼,扭头儿跟蒋小西说,“嫂子,你把我妈送回去吧,别人我不放心。”

  屋里其他人都极为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没这样打击一片的,什么人性啊这是。

  邵丽知道王老实没事儿,自然也放心,告诉王老实说,“知道你没有什么问题,我没让他们告诉你爸妈,也没告诉那个姑娘,回头儿有什么话自己去说。”

  “哎,我知道了。嫂子,路上小心。”

  蒋小西嫣然一笑,点头说,“放心吧,我知道。”

  邵丽一走,屋里马上就没大没小起来,要不是吴楠悦还在,这几个货能翻了天。

  艾碧菡推门进来,她看起来比王老实要好的多,瞅了瞅屋里的人,说,“王董,医生的意思再观察一天,要是没什么问题,随时可以出院。”

  王老实点点头,“行了,我明天一早出院,你也去休息会儿吧。”

  艾碧菡说,“我就在隔壁,有事儿喊我。”

  她转身刚要走,门又被推开,是靳玉玲,捧着一束花进来。

  艾碧菡赶紧过去接过来。

  王老实立即扫了一眼屋里,哟,屁也没有,冲着钱四儿他们就开火,“瞅瞅你们,一个个的没长心,瞧咱玉玲姐,知冷知热的,都学着点。”

  几个人也不以为意,都叫嚷着要大大庆祝一番,王老实这次应该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艾大秘书刚把花儿整理好,门外有人敲,刘彬腿儿快,是邱宏伟这老小子和李铁军。

  “哟,是老邱老李啊,快进来。”

  王老实本就想着要是自己伤了,还真就让老邱过来,没事儿就不用,但既然来了,也没必要赶回去,就说,“我没什么事儿,后边的事儿就老邱处理吧。”

  邱宏伟已经大致了解了情况,没什么说的,人家那头儿态度不错,意外么,认赔钱,王老实这边儿也不是死要钱的,差不多就得,他认为事儿很好办,就笑着点头应承了下来。

  “对啦,那女的是干什么的,还挺豪爽的。”王老实才想起来问问情况。

  这事儿得问刘彬,所有人都看他,刘彬没个正形,一边儿往嘴里扔桔子瓣儿,一边儿抽空说,“不是什么特别的人,国视的主持人,她比你惨,脑震荡加骨折,三五个月内,我们是看不见她喽!”

  主持人?

  王老实真没想到,对方还挺有来头,随口问了一句,“挺有名?”

  钱四儿撇撇嘴说,“有个屁的名,要不是靠在------”

  刘彬打断了钱四儿,“老四,别胡说,没根没据的。”

  钱四儿梗着脖子,喘了半天粗气,还是没言语。

  王老实两眼一眯,心知这里面大概还有说道,刚才也说了,人家认赔,自己那车多少钱,他心里有数,还撞了不止一辆车,估计没个几百万都没脸说话,国视的主播,待遇再好,也不至于如此豪气,只能说,她有靠山,不担心钱。

  刘彬不让说,估计也是不想自己为了这个闹气。

  王老实看了一眼李铁军,老李略一点头,表示明白。

  转过头来问钱四儿,“四儿,剧组那边儿怎样啦?”

  钱四儿立马两眼放光,大言不惭的回答,“三哥,妥妥的,姓韩那孙子这就撑不住,回头儿看我怎么拾抖他。”

  靳玉玲进屋就没说话,她性子就不爱听钱四儿这样嚣张,几步来到窗前,根本不管外边儿多冷,直接推开窗户,说,“乌烟瘴气的,也不知道换换。”

  寒气灌进来,王老实都忍不住缩进被窝里,靳玉玲啥意思个个都懂,王老实没办法,只好说,“四儿,我得批评你,做人要厚道,许他姓韩的不仁,你可不能不义,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钱四儿脸上那个精彩,张大了嘴,半天合不上,这哑巴亏吃的,没地方讲理去还,憋红了脸点头说,“我知道了,回去就改。”

  其他人才懒得装,都憋着笑,只有靳玉玲极为鄙视的在王老实那儿扫了又扫,明白的告诉王老实,你小子的事儿老娘都知道,别特么的装。

  ※※※

  老李办事儿利索,晚上的时候就基本上打听清楚了,那女的叫夏阳,国视主持人,很受欢迎。

  她的家并不住那儿,不过在那儿有一个临时住所,面积不小,整整一层,打通那种。

  根据警方的说法,是她的刹车失灵,才出的事儿。

  夏阳?

  李铁军能力不错,却没有足够的资源,能打探的就这些了,他提供最后一个情况就是负责处理事故的人是个华夏石油下属三产公司的。

  其实这些已经不需要再打探,就凭夏阳这个名字,王老实已经知道那娘们儿什么来路。

  当然,就算知道底细,王老实也相信车祸完全肯定是偶然的,包括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时候会出现在那个地点,更不要提别人,就算有准备,也不能让夏阳这样的出来干活儿。

  王老实想起个事儿来,说,“那儿有监控没有?”

  李铁军呆了呆,他真没有去现场,低下头说,“我现在就去。”

  没有责怪,王老实心说怕是晚了,看看也好,挥挥手说,“去吧,能拿到手最好,不行也没事儿。”

  李铁军转身走了。

  老邱一直在,没说话,他从对话中似乎听出了些什么,屋里没了人,他站起来,走到王老实的病床前,“老板,车能修,不过我觉得还是换吧。”

  王老实早就躺累了,掀开被子做起来,老邱多会伺候人,立即小跑着把王老实外套拿来,给王老实披上。

  “屋里又不冷,用不着。”

  老邱一脸忠义的,说,“那不成,医生都说了,要观察,咱小心点没大错儿。”

  “唉,我------”王老实竟然无言以对,只好披上衣服。

  “对啦,刚才你说车,看中那款了?”

  老邱严肃起来,一本正经的说,“老板,为了安全考虑,我建议还是定制好,这次事故就给我们提了醒。”

  “定制?”

  以王老实的财力和地位,定制这个词儿根本不算啥,以前他是真不注意,可现在,这个必要似乎没有问号了,他下了床,唬的老邱赶紧过来要搀扶,王老实摆摆手说,“不用,我又没事儿。”

  其实他头还是有点晕,躺着和坐着没啥,猛然站起来,还真有点感觉,走到窗前,双手撑在窗台沿儿上,外面一片幽静,总医院京城难得清静之地。

  想了下,他转过身来,说,“回头儿你跟铁军说吧,多定制几辆,该用的就都用上。”

  老邱立即说,“明白了,我和老李做好方案再给老板看-----”

  王老实摇摇手说,“不用了,你们决定就行。你们我是信得过的。”

  这尼玛,老邱得感动的热泪盈眶啊,老小子果然会,眼圈迅速红了起来,影帝都是他徒孙,用袖子摸了下眼睛,转身去拿暖壶倒水,特么的,还带着自己的创意来。

  快凌晨时,王老实其实都睡着了,结果被吵醒,吴楠悦又来了,还带着保温桶,送来夜宵,熬的汤。

  王老实一看这汤,苦着脸跟吴楠悦说,“合着你这是让我坐月子呢?”

  山药排骨汤,根本就是奔着催奶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