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五十九,灭绝师太的学生

七百五十九,灭绝师太的学生

  赵宏进、钱四儿两人对邱宏伟的态度完全是两个极端。

  老邱算是元老,打王老实起家就跟着,多年来,内务府总管这个词儿一直是私下对他的称呼。

  赵宏进是王老实高中同学,却一直处于外围,没有进入权力核心,到底为什么,谁也不猜不出,种种迹象表明,老板并没有压制赵宏进的意图,老赵同志也听说了一些传闻,表面上,他丝毫不在意,心里却又不自觉的做出反应。

  比如对待邱宏伟,赵宏进非常客气,公式化的尊重,一口一个邱总。

  钱四儿不同,他就是个不着调的,一见老邱,根本不管老邱五十好几的岁数,上去就搂着脖子,嬉皮笑脸的说,“你丫才来,哥们儿都急死了,知道不?”

  老邱也区别对待,很有礼貌的称呼赵宏进赵总,而跟钱四儿喊小四儿。

  对这样的情形,赵宏进看不上,心里那个不待见,却又无可奈何,别人都好说,像钱四儿这样的,光说话就能减寿一半儿,不是气死就急死。

  好好说话的机会不是没有,得钱四儿这货惹了事儿,寻求帮助的时候才乖巧,其他时候,典型一欠抽的混球。

  赵宏进不大愿意看他们俩那么随便,多少人都看着呢,影响不好,就直接说,“邱总,好不您先看看人,挑一个?”

  邱宏伟老奸巨猾的,看出赵宏进不喜,整了下脸说,“这个不急,咱先进去说。”

  钱四儿张了张嘴,再瞅了下四处,好多人都神奇的冒出来盯着这边儿看,只不过钱总扫了一圈,又都缩脖子消失。

  三个人进了赵宏进办公室,门关上,赵宏进秘书送进去茶水,也被赶了出来。

  脑子不笨的都知道,来的这个老头儿大概跟选人有莫大关系,赵总跟钱总迟迟没有宣布,专等此人,明显是能做主的人。

  办公区里早就没了心思工作,都在四处扫听,老家伙哪儿来的?

  尤其是那些负责推广的人,心里更是着急,人人都把这次当作向︽≦dǐng︽≦diǎn︽≦小︽≦说,.♀.o⊥s_;

  上运作的绝佳时机,哪里肯放任自流,华夏这个国家有个习惯,什么事儿都想运作,至于规则,一般都是运作下才发挥终极作用的。

  打听这老家伙,然后说上话,还得快!

  为了找个没人地打电话,整栋大楼的犄角旮旯成了抢手风水宝地。

  人家邱宏伟之所以被称为总管,就是这货基本上不大抛头露面,老员工们或许知道详情,人家邱总很牛叉,美誉国际里,除了赵宏进、钱四儿、小六等有数几个,压根就没机会见识邱总的风采,和谈攀上关系。

  邱宏伟进了赵宏进办公室,环视一圈,颇为意外,简朴的有些寒碜,就是他邱宏伟秘书的办公室都比这儿强几倍,他忍不住瞅了下赵宏进,有股子劲儿!

  最着急的就是钱四儿,拉着老邱就问,“赶紧的,三哥什么章程?”

  赵宏进微蹙眉头,不满,却只能放任,再说,他也想知道王老实啥意思,如果是仅仅为了个酒会,那怎么都好办,要是王老实有别的意思,赵宏进担心自己左右为难,是告诉查芷蕊?还是劝诫王老实?又想起公司里一些胡言乱语,老赵这会儿心思太重。

  跟王老实这么长时间,赵宏进的感觉就是越发看不懂老同学心里到底咋想的,有时候,他憋了一肚子话要说,到了跟前儿,非常不争气的一句也说不出。

  邱宏伟怀疑了,他觉得今天这个赵总神色不大对,好像对这事儿很反感,这就奇了怪,本来挺简单一事儿,你们自己弄成这样,还倒赖上老板?

  “瞎琢磨什么呢,问你话啦?”钱四儿这货绝对夯,伸手捅了老邱一下。

  正好是痒痒肉儿,老邱忍不住笑起来,还挺奔放,几乎岔了气。

  赵宏进正想着别的,回过神儿来,发现老邱这么没溜儿,气就不打一出来,蹭的一下站起来,硬邦邦的说,“我还有事儿要出去,这里就你们俩玩儿吧。”

  根本就不等别人说话,气呼呼的推门出去。

  玩儿?

  老邱眯着眼问钱四儿,“我说四爷,怎么个意思?赵总遇上不高兴的事儿了?”

  “没有吧,”钱四儿想了又想,真没有,一甩脑袋,没心没肺的说,“不管他,咱赶紧说要紧的事儿,三哥一会儿该着急啦。”

  望了门口一眼,老邱收回目光,说,“四爷,咱去你办公室吧,我还没进去过呢。”

  钱四儿这人好得瑟,老邱这么一说,他立马起来,笑嘻嘻的说,“那是,老赵这人忒没意思,整天跟个师太似地,走,上我那儿,好东西有的是。”

  四爷办公室果然不一样,透着一股子钱味儿,倒也合他的姓氏。

  一会儿的功夫,桌子上就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意儿,吃的喝的抽的,齐活!

  别看钱四儿这孙子一看见老邱就没大没小,可实际上,他非常懂得该如何哄老邱,也知道对谁好是必须的。

  平时三哥叫的亲切,但绝对不如老邱一句老板好听,这一桌子东西,就是钱四儿的态度。

  也就是老邱实在知道老板手段,不敢过分,他一直坚持的观diǎn就是可以适当照顾,前提是知道谁是给他饭吃的老板!

  挑起一颗樱桃,放到嘴里细细咀嚼,味道还成,老邱抽出一张纸擦了下嘴,说,“四爷,老哥跟你说实话,一听你们这边儿动静,老板乐得喘不过气来,他说,就这么diǎn事儿,你们愣是给折腾出折子戏来,实在有才。”

  屋外。

  那些关心则乱的人彻底乱啦!

  首先,他们打探出来人是谁,那是大老板的心腹,没错儿啊,只有心腹才会来办这种事儿!

  第二,赵总脸色不善的出来,一言不发,黑着脸直接离开,估计是吃了瘪,看来那位老头儿很强势,也绝对是说了算的主儿。

  第三,没人能在短时间里找到跟邱总说上话儿的,估计就只能等天来决定,哪个姑娘能跃出!

  会议室里,几十个姑娘等了好长时间,除了去卫生间方便的,就没人异动,全老实的坐着。

  不明所以的李璐真坐不住了,下午有形体课,灭绝师太的课,缺课就直接扣学分,理由如何丰富多彩、催人泪下都没用。

  要命的是,师太还是班主任,权势滔天。

  她本来觉得一上午就能完,可看这个架势,似乎还费劲,从公司到学校,哪怕是打车,也得五十分钟,现在还有一个小时零二十分钟,不走就晚了。

  李璐站起身来,往外走。

  正好儿公关部的一个课长在门口儿,问她,“你干嘛去?”

  李璐就一学生,也知道这领导不能惹,赶紧陪着笑说,“张总,我下午有课,不许请假那种,我就来问您一下,公司还有其他安排没有?”

  她还算聪明,不敢说我要走。

  那位张总瞅着李璐,上下打量了好半天,再回忆屋里那些个位,眼前顿时一亮,这货平时就是钱四儿的左膀右臂来着,他很清楚今天是什么事儿,也有幸见过王老板一次,这丫头太配啦!

  “张总------”李璐让眼前这位瞅的心里发毛。

  “你经纪人是谁?”

  李璐小心的回答,“是毕姐。”

  “行,我知道了,回去等着吧。”

  说完,这位张总转身就走,李璐眼巴巴的看着人家走了,不明所以,再想起那位灭绝,心里叫苦,“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屋里的其他人,都看到她到了门口,跟张总说话,然后哭丧着脸回来,个个都心里乐开花,小样儿,明着想玩邪的,挨训了吧!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