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五十三,打断他三条腿

七百五十三,打断他三条腿

  话说艾碧涵,刚开始心情极度紧张,从黄边一出来,她就没歇着,一刻不停的忙活,联系那些在业界已经崭露头角的家伙们。

  她的要求从技术角度不为难,这类事儿也没少干过。

  说他们不担心是糊弄人。

  能让王董如此重视,派艾秘书亲自出马安排,估计就不是小事儿,换个人,必须得掂量下自己的小身板够不够嘚瑟。

  gs滨城总部会议室里,赶过来开会的人有二十多个,坐在主位上的就是艾碧涵。

  下边儿还小声议论纷纷的时候,艾大秘书寒着脸说,“王董说了,这是他私人的事儿,不强求,有谁为难,可以现在离开,王董记着情分。”

  几个心思活泛的立即心里叹气,得罪谁,也别得罪钱,王落实名声在外,这时候跟不上,就意味着永远失去,倒不是说这个行业离开王落实就活不了,却也差不多,人家王董在业界地位实在无人能及。

  真得罪了,将来是不是还能混出头,有信心的几乎没有,王落实声名太显赫。

  以前是佩服。

  后来是羡慕。

  现在则是惧怕多于尊敬。

  没人动,艾碧涵脸色好看了不少。

  就在会议室里,播放了一段视频。

  折腾了半天就这个?

  艺术上没啥可说,事情却简单明了,任谁都觉得不值得王董花费那么老大气力。

  不少人心里那叫一个松快,整的怪吓人的,还以为王董弄出什么天怒人怨呢。

  会议室里立马热闹起来,义愤填膺的纷纷站在王落实一边儿,个个不含糊的表示绝对的支持,都要争当马前卒!

  艾碧涵拍了下手,语气森然的说,“王董的意思是一但需要,同时上线,置顶,锁死服务器。”

  “请艾秘书放心,绝对不会出问题。”

  艾碧涵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说,“希望诸位不要让王董为难。”

  众人身上顿时觉得寒气逼人,威胁,没有丝毫掩饰的恐吓!

  ※※※

  郑可爽去看望了他陈叔叔,去的时候满怀希望,可出来后,一脸阴翳。

  胆小怕事,郑可爽给陈泽诚来了这么一个评价。

  他觉得既然已经抓住了王落实的把柄,就该趁着机会往死里收拾,担心这个、怕那个的,还能不能成事儿啦?

  在黄边,没有陈泽诚的允许,郑可爽啥都做不了,他可是一个人开着车偷偷跑来的,家里要是知道喽,肯定不同意,就是为了敷衍陈泽诚,他都掰扯了半天瞎话,说是为了学校项目来打前站,否则陈泽诚是坚决要送他回京城的。

  小郑回到酒店,还没想好晚上做什么,就接到了韩三水电话。

  电话里,韩三水告诉郑可爽,他现在不好过,美誉国际那头态度很强硬,尤其是那个钱总,直接让人传话,这事儿没完,你姓韩的有本事别离开晋北。

  郑可爽也没办法,只是胡乱说了几句,打发了韩三水,开始他可是拿家里说事儿,本以为家里会帮着韩三水摆平,不过,现在看来,希望不大,老头子现在********稳固自己的位置,做事儿束手束脚的。

  “一点魄力都没有,要是我。。”嘟囔了几句,郑可爽更加烦躁。

  老韩确实心里苦,硬抗了这么长时间,这会儿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就希望事情能够平安过去。

  美誉国际第一时间通知剧组,这个剧组解散,直接撤资。

  第二,一个项目主管带着人到了拍摄基地,韩三水的人拦着,直接被打了个落花流水。

  第三,剧组虽然解散,可人没走,韩三水投的钱也没给,就这么住着,说没个说法之前,先用那钱,不够了再说。

  钱什么的,老韩已经不想了,他现在就琢磨一件事儿,别给郑家丢人,只能硬挺着不低头。

  给郑可爽打过电话后,韩三水也咂摸出点滋味儿来,赶紧找人。

  他能找的只有苏总,请明白人给说道说道。

  人家苏总听了他的事儿,立即分析了通透,不过,他很谨慎,只是说,“不是多涨脸的事儿,该自己扛就别麻烦人。也不能太窝囊,找个能说话的人就是。”

  韩三水那个恶心啊,他上哪儿找能说上话的人,满打满算就认识这几个,还都是一条线上的。

  ※※※

  国际酒店不远处,郑可爽找到了一个可以散心的地方。

  别的不说,里头繁荣昌盛,小郑最喜欢这样的地方。

  撒出去大把钞票,小郑再次体验了那种人上人的美妙,左拥右抱不说,连腿都有架的地方。

  身边儿的两个姑娘明显有跟着他走的意思,郑可爽哪儿能,逢场作戏玩可以,真领着进屋,她们档次不够,相比这些人,郑可爽更喜欢那些知根知底的。

  醉醺醺的郑可爽回到酒店,结果在大堂里竟然碰到了熟人,这已经大半夜了都,还在等着他。

  “张哥?你什么时候到这儿来啦。”

  “我也刚到,正好这边儿有点事儿处理,知道你在,过来看看。”

  郑可爽很高兴,在黄边这地方,半夜里还能见到愿意看见的人,实在不易,热情的邀请老大哥再去玩会儿。

  典型的没心没肺,纯玩孩子,张健心里不大看得起郑可爽,要不是惦记着利用一下,他真懒得跑这儿来,黄边到了冬季,可不是个好去处。

  张健推辞了,说,“去房间里说会话吧,今儿有些累。”

  郑可爽遗憾的说,“张哥,别看黄边地方不大,不过玩得很疯,味道不一样。”说着还一脸的回味。

  这货没救了,张健笑着摇摇头,拉着有些摇晃的郑可爽进了电梯。

  在大堂的角落里,有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一直注视着他们,不知道情况的,都以为是酒店的安保人员,其实他们都是李铁军带来的人。

  张健自己是不大想利用这个机会,场面不够,他相信王老实能够轻易摆脱不利局面,也相信谁都不会贸然举动,时机绝对不成熟。

  综合了一些消息后,得出了结论就是此事走向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湮灭在历史长河中,掀不起浪花来,关键就是不知道王老实手里到底有什么牌,根据艾碧涵在滨城的举动还有黄边的安静,张健确信自己不适宜,他更倾向于王老实挖了一个坑。

  一天之间,跳出来不少人吵吵,但敢付诸实际行动的没几个,就算有,也是玩儿嘴上的功夫,没屁用。

  可电话里知道了郑可爽的态度以及他到黄边的事儿,张健觉得可以推一把,成不成的无所谓,哪怕添点恶心也是好的。

  郑可爽的特点就是年轻,办事儿不走脑子,也不守规矩,更没有经历过什么,张健觉得点把火,或许有惊喜也不一定。

  喝了些茶水,郑可爽总算脑子清醒了些。

  张健也有意无意的说,“你跟那个王落实啥时候结了仇?”

  郑可爽一听王落实的名字,立即变脸,撇着嘴说,“这可有年头儿啦,打我金叔那会儿这孙子就欺负人,好几次了都,也就是我爸压着,要不我早就收拾他了。”

  闹了半天是有旧恨,这又添了新仇,张健心里大致明白了点,就挑拨说,“快拉倒吧你,我都让人家收拾好几回了,你就别给自己招灾了。”

  张健命犯王落实,圈里传的广泛,郑可爽是知道的,不过,细节他不清楚,认为是张健和自己一样,受父辈压制所致,要不然凭着王落实能这么嚣张?

  “张哥,要我说啊,就不能惯他那毛病,你看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啦!”

  张健有意无意的说,“那又如何,总有人护着他,得顾着脸面,总不能像姓季的那小屁孩儿弄那么不着调的,哼,要是换成我,找几个不要命的,打断他三条腿------”

  张健说话慢条斯理,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郑克爽,看到小郑两眼放光,他心里乐了,总算没白费那么多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