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五十,又想祸害谁?

七百五十,又想祸害谁?

  陈泽诚听到自首,顿时愣住,马上又回过神儿来,挥手说了句,“严格按程序办,不要节外生枝。”

  领导的意图必须要明确领会,费劲力气,办了相左的事儿,那才是前途黯淡,掌握翟局长前途的就是眼前这位,挺简单一句话,翟局长好半天没彻底明白到底指什么。

  可他不敢问啊,问了之后,他照样让领导不喜,不够聪明也是缺陷。

  翟局长立正敬礼,适当的说,“是,按程序办。”

  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开。

  他这么一番做派,就是个领导留个利落的印象。

  出来之后,翟局长可就犯难了,到底啥意思呢?

  没辙,先见见那帮人吧。

  黄边警局里,审讯室。

  小朱坐在铁椅子上,手铐已经解开,不过只有右手,左手和椅子铐在一起。

  自打他们进来,六个人就被分开,除了身上的衣服,所有零碎都被收缴,包括皮带和鞋带。

  审讯又正式开始,在隔壁房间里,翟局长带着几个高手通过监控观看审讯。

  “姓名?”

  “朱兆宇。”

  “年龄?”

  “32。”

  “籍贯?”

  “滨城新区。”

  “职业?”

  “安保公司外勤。”

  负责记录的警察忍不住讥讽说,“还外勤,不就是保镖狗腿子吗?”

  主审的那位扭头瞪了一眼,小警察缩了缩脖子,不敢在言语。

  主审目光重新回到小朱脸上,很平和的说,“按照你刚才说的,这六个人里,你是领导,而你们只是保护别人的自卫,那么,我想知道,你保护的是谁?”

  小朱面色如常,回答说,“艾碧菡。”

  主审还没说话,不懂事儿那个愣头青抢了一句,“艾碧菡是谁?人呢?”

  主审很不满的扫了一眼这位小青年,多少有些后悔带这个货进来,今儿几位局长都在看着,这傻怎么就不走走心呢。

  小朱其实真想咧开嘴乐,对面那个二货还真挺逗的。

  主审严肃的说,“回答问题。”

  小朱很配合,眼睛看了下对面的摄像头,说,“艾碧菡是我的领导。”

  照这样问下去,领导肯定不会满意,主审决定换个方式,语气严厉起来,“殴打正在执法的公职人员,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知道,妨碍公务罪和故意伤害罪,妨碍公务罪最高刑期有期徒刑三年,故意伤害罪要看伤情鉴定。”

  不光是两位警察愣住了,翟局长跟几个副手也凌乱起来,擦,这家伙可以啊,门儿清,不好办,吓唬不住。

  愣了一会儿,主审先拉了一下要暴怒的小家伙,然后板着脸引导说,“你还年轻,很多情况估计你没有遇到过,严重不严重的,有时候事实说了不算,还有,三年有期徒刑也可以比死刑好使,你听明白了吗?”

  威胁,不要脸的吓唬。

  朱兆宇很懂事儿的点点头说,“明白,所以我们自首来了。”

  此话一出,主审脸色一变,特么的,人家似乎就是认罪伏法来的。

  暴力阻碍执法,人家认。

  殴打公职人员,人家也认。

  主审寻思了半天,还是决定从艾碧菡身上打开突破口,问,“艾碧菡是什么身份?”

  小朱也不隐瞒,说,“艾碧菡是老板的助理。”

  “你们老板是谁?”

  明知故问,小朱心里鄙视这老货,不过他还是配合的回答,“王落实。”

  “王落实又是什么人?”

  朱兆宇直接翻了白眼,你丫就装吧,不过你要听,我就说呗:“GS投资公司董事长、前速食品集团董事长、华夏未来教育集团董事长、美帝GS投资公司董事长、华夏时代地产公司董事长、美誉国际传媒公司董事长,嗯,我就记得这些,其他的一时也想不起来。”

  确实是太多,朱兆宇其实还能说,比如浩宇,联合能源,企鹅,京城电商等等,王老实持有股份的企业能说上十分钟不重样儿,小朱觉得用不着都说,对方也明镜似地。

  不过,光听着那些,就够唬人的,小年轻两眼有点发直,老家伙倒不大在乎,再有钱,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立即追问,“当时王落实在不在现场?”

  小朱回答说,“在附近。”

  主审皱眉,又逼问,“到底在不在?”

  翟局长几个人对这位经验丰富的主审还算满意,几乎都踩着点在问。

  小朱嘴角微微上翘,怎么看他这笑摸样都有些邪,他问,“您看是在好,还是不在好?”

  “三哥,你这是玩儿哪一出?怎么都去自首啦?”

  王老实手里端着一杯清茶,渺渺热气可见,手里举着电话,轻松的说,“彬子,急什么,咱就睁大眼看着,我可是知法守法的人。”

  刘彬猜不出这位三哥到底啥意思,也不乱猜了,就问,“我干点什么?”

  王老实撩开窗帘,外面已经万家灯火,“知会一下哥几个就行,什么都不用做,咱要相信法律。”

  听了这个,刘彬把电话拿到眼前看了看,一拍脑袋,说,“那行,我知道了。”

  不怕一万,就担忧万一,王老实觉得对方要是铁了心跟自己较量,什么手段都不会放下,眼下,他不能从自己这儿的细节上出差子。

  王老实小心不是没道理。

  陈泽诚思前想后,还是给自己的老领导打了一个电话询问自己该如何处置此事。

  老领导姓郑,听完陈泽诚的汇报后,非常意外,说,“王落实?他会这样?”

  陈泽诚听出老领导的怀疑,这事儿不大,可牵扯的人不含糊,就小心的说,“主任,我现在不大确定目前掌握的情况,已经要求他们严格按照程序重新调查。”

  那位郑主任赞许的说,“嗯,谨慎小心,不能急,完全掌握情况后再做决定。”

  陈泽诚立即恭敬的说,“明白,我会亲自抓这个事儿,一经查实,立即汇报。”

  “泽诚啊,王落实此人我接触过,也听说过不少他的事儿,总的来说,不简单,办不成铁案,那就不要办。另外,据我了解,他可不是容易冲动犯错儿的人,要是这样,他也到不了今天,还是那句话,谨慎、再谨慎!”

  华夏几千年来的习惯,只要涉及到敏感的人或者事儿,千万不要想着别人不知道,谁这么想,那就是照死里坑自己。

  王老实在黄边惹事儿,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啦。

  这一夜还没过去,多路牛鬼蛇神都动了起来。

  跟那位姓郑的领导一个意思。

  不相信王老实会办那么蠢的事儿,露出这么大的破绽来,这孙子指不定给谁挖坑儿呢!

  咱先打听消息,看明白了再说。

  包括跟王老实亲近的人也怀着这样的心思,王老三又想祸害哪个倒霉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