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四十九,博弈在背后

七百四十九,博弈在背后

  王老实瞬间做出了硬抗的准备,甚至还做好了自己就在酒店里等的最坏打算。

  预料中的事儿,总有意外。

  王老实自己到了酒店后,让人送走唐唯和艾碧菡。

  艾秘书身负任务,自然没话说。

  可唐唯不干,她要跟王老实在一起。

  王老实伸出手来在唐唯脸上擦了下,把已经留下来的泪水拭去,坚持说,“放心,没人敢动我,你留在这儿,我反而不放心,我发过誓,绝不让危险靠近你,不再留任何遗憾。”

  唐唯沉默,流着泪盯着王老实看了又看,她懂了王老实的意思,好久,点点头,顺从的跟着安保人员离开。

  她们才走了一会儿,小朱等人传来消息,‘已经脱离接触。’

  他们询问王老实,他们是回来,还是躲起来。

  王老实真没想到在那种情况下,这几个人还能逃脱,刚才警方那个架势可骇人的狠。

  实际上,王老实高估了黄边警方的实力,也低估了小朱等人。

  他们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已经打发了那帮货,在警车到来之前,就已经分散离开现场,等警方到了菜市场,除了那些看上去没事儿,却几乎动弹不得的队员,就剩下一片狼藉和看热闹的市民。

  心里盘算了一会儿,这事儿躲不过去,还得面对,王老实就接过电话说,“先去市局自首。”

  此刻绝不能有侥幸心理,失去先机就等于一败涂地,王老实不认为这是自己要经历的最大危机,可一旦控制不好,必然引来那些暗中垂涎的恶狼,对财富的迫切追求是人性的贪婪,实力足够强,没有破绽的时候,没人来作死,可一旦打开缺口,就必然蜂拥而至。

  谁会来?

  那个张健必然不会放过。

  或许周兴甫也蠢蠢欲动。

  说不定还有那个姓甄的。

  当然,还有更多没有浮出水面的、自认有实力可以吃一口的。

  人类社会从古至今就是这样。

  到目前为之,王老实只是动用了刘彬,其他人一概不用,就是为给自己留足了底牌,而这些底牌在王老实心里并没有那么夯实。

  或许王老实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在表面上做的一切,其实都是零碎的事儿,真正博弈的还是背后,一路上,他都在盘算,后果有多严重,事儿来的很突然,也偶然,他做出的决定也很仓促,不过,不后悔。

  现在王老实身边几乎没什么人了,就剩下一个,小朱是知道情况的,他说,“要不等支援到了,我们再去?”

  王老实知道他们的心思,很欣慰,但还是坚持说,“不用了,我安如泰山,你们要抢时间。”

  滨城至黄边的高速上,数辆车在飞驰,清一色的同款车,都用急速在前进,不少司机都吓坏了,脑子活泛的都赶紧靠边儿让路。

  在高速行车中,有几种情况是不该占道行驶,容易出事儿。

  第一是成规模的军车队伍,必须避让。

  第二是拉响警灯的警车和救护车。

  第三就是这种一看不像一般人的车队。

  尤其是第三种最不能惹,基本上可以判断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也不会讲道理,发生摩擦吃亏最厉害。

  李铁军的坐在车队第一辆车上,紧绷着脸不说话,也就偶尔扫一眼仪表盘,看下前方路况,然后说句,“再快点!”

  他的决定就等于是把自己这些人的命交给了老天爷安排,稍有差池,一个都活不下来。

  李铁军很清楚,他不能顾忌,必须这样。

  黄边方面,几乎惯性的反应。

  第一,封锁现场,控制局面,严禁消息传出。

  第二,调查取证,形成初步结论,逐级汇报,让领导做出决策。

  发生这样的事儿,绝对是重大突发事件,甚至可以上升到政治事件的高度,谁也不敢更不能隐瞒不报。

  黄边一把手叫陈泽诚,是个有远大理想和包袱的人,自打上任之后,就频频动作,尤其是在招商引资和城市建设上花费了大力气,目标就是让黄边成为京畿附近的明星城市!

  作为一系重要的培养对象,陈泽诚得到了多方的支持。

  上任三年不到,黄边已经成为了颇受瞩目的城市,唐唯她们那个项目就是受陈泽诚邀请而来。

  酒香还怕巷子深,陈泽诚的政绩不能老实自己喊,也不能总是当地媒体捧,他需要得到更高一级的认可和宣传。

  走通关系,让最高级媒体做,显得手腕不够层次,而邀请京城大学做课题,属于另辟蹊径,效果反而更好,因为那些课题做出来,是给大领导们看的。

  王老实来到黄边,陈泽诚是知道的,依着他对招商引资的重视程度,邀请王老实会面是必须的。

  可这次,他没有。

  原因不能说,层次比较深,陈泽诚本心来说,很抵触,却无可奈何。

  像王老实这样的人,只要确定投资,必然对黄边起到相当的推动作用。

  王老实回到酒店一个半小时后,黄边方面形成了初步调查报告,并且到了陈泽诚的面前。

  整篇报告字数不是很多,从文学欣赏性的角度看,狗屁不是,陈泽诚看完后,差点给直接撕了。

  报告内容是执法局正在执行正常维护秩序的执法行动,受到不明身份人阻挠,切执法人员遭到有预谋的袭击,二十余人不同程度受伤,嫌疑人逃脱,根据初步调查,嫌疑人是滨城商人王落实,动手的是其保镖。

  真实性上,陈泽诚是一点都不信的,人家王落实是什么身份,跑到黄边一个菜市场埋伏袭击公职人员,这得多二的脑子才会相信?

  来送报告的有两个人,一个警局的翟局长,一个是执法局的耿局长。

  陈泽诚抖了抖那张纸,一脸愤怒的看着这两位说,“调查了半天,你们就给我这么个玩意儿?”

  两位局长尴尬的相互看了一眼,眼神中都是费解,这可是正经的官方版调查报告,几乎全国类似的事件都是这么写的,绝对没有擅自改编。

  一瞅这两位的神色,陈泽诚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那篇报告扔了,强行压住自己的怒火说,“重新调查,要详细、详实,你们执法人员的错不能全回避,对方的暴行也要客观,明白了吗?”

  不能全回避,也就是说可以适当加工,但不能全没有。

  客观,也好理解,反正罪名已经不轻了,再润色也有画蛇添足之嫌。

  耿局长脑子一转,立即明白了陈书记的意思,揪住重点,报告要经得起推敲,他立即信心满满的说,“是,我明白了,书记,我立即回去重新核实,尽快把新报告递上来。”

  陈泽诚挥了下手,失意他们赶紧去。

  两位局长躬身退出。

  不到五分钟,翟局长又回来了,笑吟吟的汇报,“书记,刚刚接到报告,王落实的那几个保镖已经到局里自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