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四十五,韩三水的造化

七百四十五,韩三水的造化

  王老实做了决定,再不搭理他们这两货,赶紧去送唐唯,人家老师那儿头还等着呢。

  ,主人都走了,钱四儿也跟小六回京城,一路上,两人还在讨论,怎么才能算圆满。

  就是有一点,钱四儿没整明白,怎么就就觉得王三哥这事儿不大靠谱儿。

  韩三水那货是特么的有些洌心,可也不至于没招儿啊?

  “小六,你说三哥到底啥心思?”

  小六也没少花心思琢磨,他说,“要我看啊,这事儿就不该跟三哥说,那个破三水也配让三哥动脑筋?”

  钱四儿咧开嘴乐了,狠狠的拍了小六肩膀一下,“你特么的脑瓜真好使嘿,就这么一回子事儿!多大点事儿,还别说三哥,我都不该跟着伤神!”

  小六傻傻的看着钱四儿,好半天,问,“你意思是------不对啊,你不办找谁啊?”

  钱四儿撇着嘴说,“养活那么多人都是吃干饭的?”

  惹祸的妞儿叫霍彦,岁数不大,经历丰富,见多识广。

  她有条口头禅,‘要想有收获,就必须付出。’

  她还常说,‘瞅见机会就该死死的攥在手里,坚持到最后一刻,命运会眷恋你。’

  韩三水有钱,霍彦现在不是不爱钱,可她更高的追求暂时不是钱,老韩在她眼里就一土鳖,让这老汉沾了便宜,自己一辈子甭想向上一步。

  霍彦坚持认为钱总才是她第一目标,她也没傻到什么长相厮守,该得到的绝对不能轻言放弃。

  脚踏五彩祥云不惦记,可怎么也得让钱总在自己星路上推一推。

  韩三水暴怒,整出那么一档子事儿,霍彦花容失色。

  她算吓坏了。

  看着那么老多人在外面转悠,霍彦说不害怕肯定是假的。

  原先还觉得美誉国际这么牛掰,没人敢叫板,整整两天了,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霍彦心里那叫一扑腾。

  她现在特恨那个破导演,为了坑钱,到这么个破地方来,什么影视基地,纯粹就一烂山沟,挂了个白底黑字的牌子,就为黑钱来的。

  可倒好,让人堵里边儿,跑都没地方。

  大胡子又来劝,这已经是第三次来了。

  “小霍,小姑奶奶哎,你也看见外面的情况了,人在屋檐下,咱就别硬扛着了成不,就当我求你,你放心,我把话撂这儿,下一部戏,女主角就你的。”

  霍彦横下心,嘴硬着说,“导演,我倒是无所谓,就怕以后您是没机会再混这个圈儿啦,四爷能饶了您,王老板能栽这个面儿?”

  大胡子脸上肉抽了抽,他现在坐蜡啊,韩三水根本不打算讲道理,上最直接有效的,他倒是报了警,可人家警方来了一趟,车都没下,待了一会儿,直接走人。

  他也给京城方面打了电话,可没回音儿啊,逼到这份上,大胡子自己也觉得忒特么的冤,一听霍彦这么说,忍不住冷笑着说,“霍彦,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钱总是什么章程我会不知道?王董会知道你?人啊,得活得明白,记着自己什么身份。”

  这话挺恶心人的,却是大实话,霍彦自然不会反驳,她强笑着说,“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过,导演大人,您也得知道钱四爷是什么身份,王董是什么人,我敢赌,您呢?”

  大胡子真不敢,王董层次太高,他没见过,些许的只是听说过,钱四爷是谁他可清楚,这位爷要是能做出什么不着调的事儿一丁点都不新鲜,大胡子还知道,那位王董比四爷还是个狠角色。

  两人都心虚!

  韩三水就在附近待着。

  天儿冷,他屋里温度并不高,额头也汗渍渍的。

  下边儿兄弟们肯定不相信自己老大会这么个模样。

  剧组那头儿不安生,老韩同志也难受。

  说他傻,其实委屈他了,韩三水不可能就凭着运气走到今天,他身上有着华夏民族几千年来孕育出的狡黠。

  韩三水也是有靠山的,只不过他从来不说,吃小亏积厚福是他爹临终遗言。

  在几十年前,韩三水他爹就带着三水很忠厚的对待邻居一家,有时候偷偷送点粮食,或者塞几个鸡蛋,从没有声张过。

  后来那家人飞黄腾达了,韩三水家也没有找过人家。

  越是这样的,回报越是丰厚。

  韩三水的造化来啦!

  他的煤矿就是那家人帮着保住的,晋北煤炭行业水深,凭韩三水自己绝对保不住。

  偏偏就从来没有人能染指韩家的煤矿,也不是没人动心思,可后来行里人看出来眉目,韩三水家的产业,谁动一准儿倒霉。

  明智的人躲得远远的,惹不起咱躲,方正晋北矿有的是。

  还有一类人叫聪明人,姓苏,晋北知名煤炭集团的老大,直接找上韩三水,搞联营。

  生产技术指导有苏老板派人做,安全维护也归苏老板的人搞,车皮计划,煤炭销路-----反正一切都有苏老板派人干活儿,韩三水只需要派个人盯着,自己坐家里拿编织袋收钱。

  韩三水刚开始也不踏实,特么的这就是天上掉大馅饼!

  别是糊弄我吧?

  老韩为此专门背着一袋子小米进了次城,去找老邻居问。

  当晚,老邻居就告诉他,能行!

  从此,韩三水过上了别人帮我赚钱,自己专门花钱的日子。

  他花的第一笔钱就是给老邻居的孙子压岁钱,直接上了八位数儿。

  人家家大人不干,老韩用最传统的语言反驳,“咋,我的钱脏,孩子不能花?”

  扣住剧组后,韩三水气没消,为难的是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咋整,更激烈的举动,他没胆子继续。

  韩三水又听到了一个不大好的消息,这个美誉国际很牛掰,一般人惹不起。

  美誉国际有实力他是知道的,可牛掰不知道啊。

  老韩偷偷给那个邻居家的小孩儿打了一电话,那孩子听老韩说了这个事儿,也是说,没事儿惹他们干吗?

  韩三水就吓坏了,说,“那我赔钱道歉。”

  电话里,那孩子说,“不用,咱也不怕他们。”

  韩三水不解,问,“那咋办?”

  “先这么扣着吧,看看再说。”

  这不是事儿啊,老韩心里嘀咕,觉得这孩子是不是不靠谱儿。

  没等他说话,那孩子很骄傲的告诉老韩,“在晋北,咱家不能丢那个人。”

  韩三水到了嘴边儿的话就不敢说了,心思也灭了,这是大事儿,就是自己死,也得咬牙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