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四十,没人能勉强你

七百四十,没人能勉强你

  彭弘治回到住处,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出来。

  他需要评估今天对他的影响。

  结论是很大。

  *刚刚跟王老实对着撞了一次,最后不说惨败,也失血不少,到现在还没掰扯完事儿。

  老张说过,王落实这个人没什么,关键是愿意支持他的人很多,而他也能给那些人带来需要的,所以,不到生死关头,就别蛮干。

  彭弘治还清楚的记得老张说了一句很无奈的话,‘哪怕到了那个时刻,除掉他也仅仅是出口气,于事无补。’

  想起来滨城之前自己老头子说的话,彭弘治更烦躁,老头子说,“你都要任务是把前头那个代字去掉,其他的不要想。张书俞跟别人不同。”

  要想去掉那个代字,彭弘治必须不断的把自己展示给全滨城人看,让滨城知道,彭弘治是有信心,也有能力把滨城发展好,而不是来祸害地方的。

  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跟王落实发生正面的冲突,今天他做得最正确选择就是没有继续纠缠,而是偃旗息鼓。

  唉!

  彭弘治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头一次怀疑自己拼了老命来这个滨城是不是错了。

  滨城的这个位置,烫手啊,竞争之激烈,超出历史以往。

  谁都明白,到了张书俞卸任之后,那将是人生之大机遇,跨过那个坎儿,人生大不同。

  因此:

  彭弘治必须把不可能做到,赢得本地派的不反对,甚至是有限支持。

  王落实的态度至关重要。

  今天王落实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往后的路不好走,彭弘治几次抄起电话,又没有勇气打出去。

  抉择不是那么好过的。

  彭弘治想那么多,王老实那货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竟然还能牵扯上如此蛋疼的破事儿。

  结束四海渔馆的饭局,王老实带人回到前苏村。

  这帮货还算知道什么叫做人。

  他们要去看望王老实父母。

  另外,现在的前苏村实在精致,随便一个地方都颇有意境,一派田园,是个放松的好地方。

  王老实在前苏也弄了块宅基地,按照村里的规划,修了一个院子,别看他没住过,也安排了人照料,很有北方特色。

  唐唯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一脸的好奇。

  王老实这货压根就忘了还有客人在,直接拉着唐唯参观,六间房,四间正房,两间偏房,前后两个院,种满了精心挑选的树,还有一个暖房,妥妥一个养老修身的地方。

  顶着众人的鄙视,王老实带着唐唯去了后院,这里是暖房的所在。

  这时节已然是接近初冬,暖房里面正万紫千红,各种花卉争奇斗艳。

  谁都看得出,这套院子没少花心思,王老实一脸期待的问唐唯,“喜欢这里吗?”

  “嗯。”唐唯点点头,她是真觉得好,甚至感觉这里都不真实。

  王老实立即得意的说,“将来啊,等咱老了,就住这儿,你觉得怎么样?”

  唐唯白了王老实一眼,提醒他,“他们还都在呢,你就这么待客?”

  屋里炕上还一帮人呢,王老实扭头看了一眼门儿,说,“不理他们,没什么正事儿。”

  他们没正事儿,可管浩忍不住,打一来,他就直接边缘化,准备好的话都没机会说。

  南边儿的业务管浩基本上都已经停掉,连公司都给注销了,就准备重打炉灶另开张,他现在是有创意,也有资金,就是缺一个人托一把。

  在知道靳玉玲跟王老实那关系的时候,管浩说了一句,“天助我也!”

  死皮赖脸的求靳玉玲带自己接近王老实,就打算请王老实这个行业宗师给指点,如果能够拉着王老实一起干,管浩能直接美死。

  王董可能自己还没太意识到,可管浩太清楚,这位爷在行业里,说句话就是金科玉律,跺跺脚那就是超级地震,影响力无人出其左右。

  管浩包里带着的计划书,是他和几个高人一起拟定的,前期要做的准备非常重要,尤其是需要一个说话好使的人,没有人比王老实更合适。

  可惜要找王老实说句话何其难。

  全世界,掰着手指头数,都没几个,就说苹果,王老实去得瑟了一圈,苹果付出的代价就是大华夏区的总代理权。

  随着苹果销售网络在华夏的逐渐铺开,全世界终于认识到华夏人民那恐怖购买力。

  安尔逊公司已经扼住了苹果全球布局的脖子,老乔多次提出访问华夏,希望跟王老实再详细谈谈苹果的未来问题。

  王老实一直推辞,很客气。

  管浩清楚的知道,在苹果风靡世界的时候,多个手机品牌都曾经邀请过王老实,希望王老实给品鉴下他们的产品,管浩打的主意跟那些厂商一样。

  就是王大爷谱儿实在太大,那些邀请函估计都没机会递到王老实眼前。

  越是这样想,管浩心里就越发急,好几次都拿眼瞟向后院。

  靳玉玲终于注意到管浩的小动作,就问,“小浩,你有事儿要跟落实说?”

  不能等了,管浩讪讪的说,“是有个想法,想让三哥帮着看看,有没有前途。”

  靳玉玲跳下炕,一屋子人抽烟,她早就受不了,正好想出去透透气,嘴里却说,“没落实这样的,咱都在这儿,他倒好,跑外面过二人世界,我去找他。”

  走了两步,看管浩还愣在那儿,不满的喊了一声,“走吧,跟我一块去。”

  狂喜,管浩的小心脏差点碎掉,若不是胆子小,他真敢上去捧着靳玉玲的脸啃一顿。

  推开门儿,没几步就到了暖房门口,门没关严,里边儿传出说话声。

  靳玉玲伸出手指在嘴边儿嘘了一声,意思是别出声音。

  管浩自然不敢违背,老老实实跟在靳玉玲身后,很无耻的偷听。

  只是没想到,靳玉玲很义气的一把将他推到前边儿,变成管浩偷听,靳玉玲是从犯。

  小管同志顿时目瞪口呆,还能这样?

  合着自己就是那个顶缸的,管浩第一次遇到这样直接的人,真有些不适应。

  他扭头儿说,“玉玲姐,这样不好吧?”

  靳玉玲不在乎的说,“有什么啊,我常干这事儿。”

  嘘-----

  暖房里传出王老实的声音,“生命是属于你的,你应该根据自己的愿望去生活,唯唯,没人能勉强你,我也不会,别多想------”

  靳玉玲忍不住冲里面儿喊,“肉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