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三十七,咱过去敬一杯?

七百三十七,咱过去敬一杯?

  瞅见了王董带来的客人,宋老板提着的心总算放下,心里把那一溜儿神仙老大都谢了一遍。

  回身叮嘱这个小院的服务员,“好好伺候着,别出岔子www.shukeba.com。”

  他眼睛不瞎,从年龄上分析,最担心的那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可来的这帮爷不会是好相与的。

  第一,看人,个个都透着那股子气质,他这里接待过,这几个没见过,但他敢保证,都是一路人,再说了,能让王老板亲自去接,能差到哪儿?

  第二,看排场,关海军他们几个货,已经算是不张扬,可必要的随从护卫得有,一般人用不上。

  第三,再看车,关海军这货跟王老实不一样,对一些细节非常注意,他的车基本上都是某些号段的,老宋门儿清。

  绝不能大意,也不敢怠慢,几年前,宋老板的一个朋友,就在最得意的时候,遭遇人生最大坎儿,耗尽家财都没躲过去。

  那件事儿对宋老板刺激颇深。

  他那朋友开了一家会所,最顶级那种,也是广交朋友,最后被迷了心窍,认为自己天下可以去得。

  上行下效,老板狂妄无边,就别指望下边儿人如何谦恭。

  结果就出了事儿。

  几个客人到他的会所里玩儿,可能是其貌不扬,也可能是客人太会过,说话还特么的有些气人,惹怒了会所的一个楼层经理。

  饭店会所之类的服务行业,若不是特殊预备的,客人打碎了盘子、酒杯之类,没有让赔的,也就是服务员过去,打扫干净,然后换上新的,懂事儿的服务员再说一句,“没事儿,您慢用。”

  那天的客人也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杯子,楼层经理早就盯着了,一瞅机会来了,挺身而出,不讲规矩的让人家赔200,态度恶劣至极。

  那几个客人又不傻,当然知道这服务员装逼,但也没真往心里去,还价要给50,是个聪明的就能知道,人家这是逗闷子玩儿。

  二货楼层经理,绷着脸涨价,“400!”

  人家客人乐了,掏出400,然后结账走人。

  不到一个小时,来了几车人,全是棒小伙,进了会所,一言不发,清空整栋楼的人。

  砸!

  所有能碎的东西,必须碎,跟那个杯子一样。

  宋老板朋友不在,他的下属报警,混那个行业的人跟警界关系不好没出路。

  警察来的很快,去得也快,也就露了个脸。

  老板来了之后,整个人都傻了,他路上已经知道自己惹了祸。

  宋老板也知道最后是如何解决的,方正他那个朋友从此消失在人海,到哪儿去隐姓埋名不知道,这就是惹了不该惹的人。

  卓群这院里的就那样人。

  唐唯表现的非常好,落落大方,脸上带着知性的微笑,跟着王老实迎接众人。

  她心里的紧张掩饰的很好,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关键时候,显出来读书多还是有好处的。

  王老实介绍唐唯的时候大言不惭的说,“唐唯,你们认识,我媳妇。”

  众人总算明白王老实这货今儿费劲心思搞这么一出啥意思,宣布来了。

  靳玉玲和魏云芳直接把唐唯从王老实身边儿劫走,几分钟就跟亲姐们一样。

  王老实准备了好几套说辞,愣是一个没用上。

  其实他想左了,哪有他想的那么复杂,纯粹是他脑子二。

  管浩一直在后边儿,他哪儿知道靳玉玲如此不靠谱儿,压根就没介绍他,直接跟唐唯走人,把他晾在那儿。

  幸亏关海军还算仁义,拉了他一把,介绍给王老实。

  管浩也机灵,直接开口喊,“三哥好。”

  王老实满脸堆笑说,“别拘谨,都是自己人,什么三哥四哥的,来大家伙儿入座。”

  他观察过这位管浩,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那也没什么,来日方长。

  这帮货在一块儿,谈正事儿的时候少,基本上都是闲聊,说说自己遇上的事儿,分析下时政什么的。

  管浩几次都往互联网那个加号上面引,王老实都没接。

  四海的鱼有特点,菜也不赖,吃饭的人也合适。

  席间,靳玉玲总算办了件人事儿,跟王老实说,“小浩做生意不行,落实你逮着机会,教教他。”

  管浩立即满脸堆笑,举着酒杯站起来,说,“是、是,回头儿还真的跟三哥多学习,三哥指点下,我也长进点。”

  王老实微笑着举起酒杯来,说,“玉玲姐,咱别这么外道不成吗?”

  众人一阵乐,纷纷举杯。

  他们中最了解王老实的是刘彬和钱四儿,两个人对视一眼,看出来了,王三哥对这个管浩不大上眼,没看上,客气足够,那是给靳玉玲看的,却不似其他人那般简单。

  人之间的关系,最好的就是简单,客气、复杂那是没当自己人看,王老实今儿对管浩真的非常客气。

  毓秀里。

  莫总和几个滨城有名望的正跟彭市长那里说话。

  彭是新来滨城的,他也需要认识一批这样的人,今天也算礼贤下士,没有端架子,说话也非常随和,饭桌上气氛还不错。

  进来之前,他们都注意到了四海与往日不同,彭市长很在意这个。

  老莫让人去打听了。

  门口有人探头,老莫一眼就看见了,他一直在等呢,跟彭弘治道了罪,莫总到了门口儿。

  平时呢,有饭局,秘书之类的都会在,需要他们伺候局、服务,今天不行,老莫自己得当服务员,因为客人身份不一般。

  秘书小声汇报了情况,老莫挥挥手打发走他,回到自己座位上,笑着跟彭弘治说,“市长,那边儿是gs的王落实,他招待客人,应该是京城来的。”

  彭弘治心里一动,这个王落实他是知道的,别说在滨城,换任何一个地儿,这位王董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他来滨城前,就已经在做准备,这个王落实是他绕不过的人物,他也知道目前正在进行的谈判,张书俞强力推进,可见跟王落实不一般。

  按照常规来说,彭弘治跟张书俞就不能尿到一个壶里,王落实既然跟张书俞说不清道不明,他彭弘治不应该跟王落实牵扯太深。

  可张书俞不同,人家那个态度众人皆知,彭弘治都憋着心思要配合,他老领导也是告诉他,配合,搭顺风车。

  沉吟了一会儿,彭弘治说,“王董是咱华夏有名的经济学家,咱是不是该过去敬一杯酒?”

  包括老莫在内,都有点懵,不对吧,应该是通知那边儿来这儿啊?

  炸鱼的时候,顺便把手指头给炸了一下,单手打字,过年了,任性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