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九十二章 从天而降的一拳

第五百九十二章 从天而降的一拳

  (晚了点,抱歉,临近过年,事情比较多,还请大家理解原谅。【】)

  吼……

  吼…………

  吼………………

  上千人的三个骑兵队伍从三个方向朝着王程冲了过来,每个骑士都拿着一根木g在手中挥舞着,没有人拿钢铁兵刃。毕竟这么多人围堵一个人本来就已经欺负人了,如果再用兵刃的话,那就摆明了是欺负人,不让王程好好比武了。

  王程轻轻地呼吸着气息,冬天冰冷的气息进入体内,让全身都感觉到了一股冰爽,吃饱了肚子,再加上不断滋生的气血,让他也有一股发泄的冲动。

  骑着汗血宝马,很自然的修炼着红雪桩法,他迎着上千人的队伍,毫不示弱地冲了上去,人和马几乎融为一体。

  两边都是骑着马冲刺,所以在这只有几百米宽的峡谷空地上很快就相遇了。

  当头的第一个蒙族大汉就是北山阿古拉旗下武士,满脸凶狠地挥舞着长g就砸向王程的脑袋而来,g子自上而下,力道极大,有开山裂石的气势。这大汉显然也是练了武学的,气血浑厚,再以高超的骑术借胯下的骏马来发力,这一g子绝对强势无比。

  这也是骑兵的厉害,冲击力加上人马融合的力道,基本上不是地上的人能抵挡的。

  面对这一g子。

  王程神色很是平静,眼神凝视着那g子的轨迹,手掌突然一伸出,就稳稳地将这g子抓在了手中,g子上巨大的力道没有对他造成丝毫威胁,只是手掌闪过一丝刺痛,随后就在气血滋润之下消失无踪。

  哼!

  冷哼一声,王程手掌猛然发力,一把将对面马背上蒙族武士手中的g子抢了过来,然后手腕翻转,再顺势砸了出去。砸在那蒙族武士身上,将那足有七八十公斤的汉子砸的摔下马,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才停下来,一条胳膊已经被砸断了。狼狈不已。

  然后,王程就催动胯下汗血宝马再次加速冲刺了起来。

  大雪山三座大山的蒙族骑士是从三个方向冲过来的,所以中间是有空档的,再加上他们都不忍伤害王程胯下的汗血宝马,所以都只是以长g不断的攻击王程本人。

  王程不想和这些人过多的周旋浪费精力。所以就只是出手将三五个人打下马背,其他的都是能躲闪就躲闪。

  依仗着汗血宝马之力,和精妙的身法,他一路直线从三支骑兵队伍当中的空档冲了出来,只是耗费了不到二十多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已经冲刺到了中间擂台边缘。

  那后面追上来的骑兵队伍都停下了脚步,他们已经失败了,看到王程已经靠近擂台,他们就不能再追了。

  站在远处观看地阿古拉,布赫以及牧仁都是神色平静。对这样的结果也早有预料。如果这点没有兵刃的队伍就能击败王程的话,那么王程也不可能被长鹤道士寄予武圣山的希望了。

  巴叶和艾丁桑几人也在旁边看着这一幕。

  今天的比武分成三部分,也就是比三场,三局两胜制。

  第一场是擂台赛,也是最普遍的比武方式,就看谁的实力强。

  第二场是马背上的战争,骑马进行比试,这就不是比谁的实力强了,还要比谁的马厉害,并且很考验骑术。

  第三场是摔跤赛。这是比内家修为和桩法。

  可以说,光看比试项目,是对大雪山的蒙族高手有利,马术和摔跤都是他们从小就在接触的基础。每一个蒙族汉子都熟悉无比。

  而王程是从江南过来的汉人,在后两项就会处于弱势。

  可是,见识过王程实力的人就不会这么想了。

  王程骑着红雪来到擂台边这一个过程就已经展示出了高超的骑术。他的眼神盯着坐在那擂台中央的巴图,脑海中回忆着早上两人在雪原上的交手,也回想着刚刚明德和尚对自己说的话。

  巴图成魔了!

  心中电光闪烁,王程猛然从红雪的背上一跃而起。借助红雪的冲刺之力,整个人直接飞上近二十米的高空,对着下面坐在那里的巴图大喝道:“巴图,接招……”

  这一招,和当时巴图对王程施展的那从天而降的一掌极其相似。

  王程在空中化作一颗陨石,同时双手在不断的对着空气出拳,每一拳都是大地锤法,身形也在不断的翻滚,进行不断的蓄力。

  他没有巴图那种追上气息的精妙蓄力技巧,只是在利用身体和气血不断蓄力,凝聚在拳头上一点。

  巴图瞬间睁开了眼睛,从地上站立起来,看向高空落下的王程,眼中只有满满地冰冷杀意。只见他双脚在地上大力的一跺,将石头垒砌的擂台都踩出一道道裂纹,对着天空的王程也是一声大喝:“杀…………”

  这一声喊杀声风起云涌,周围气息涌动聚集了过来,化作一柄利剑,冲击向王程而去。

  然后,在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巴图竟然也从地上跳跃起来,踩碎了两块厚厚的石板,一掌拍向王程而去。

  他这一掌拍出,竟然和之前喊杀声所带起的杀意气息凝聚在一起,两两融合,手掌上再次凝聚出了一层罡气。

  声音气息和掌法劲道融合成为罡气。

  当真是奇妙。

  同样身处空中的王程看到这一幕,心中都闪过一丝惊讶。可随后,他心中就恢复到平静如水,只有一股煞气凝聚在一团。

  九招大地锤法一一施展而出,空中轰轰爆响,煞劲也同样在他拳头上凝聚成为罡气。

  而且,施展大地千斤坠一般的秘法,他身体真的如一颗流星一般越来越重,冲击力绝对远远地超过同样重量的物体。

  轰…………

  拳掌在空中碰撞。

  一声爆响,一道道锋锐的气息冲向四周,掀起一股股旋风。

  王程和巴图两人都对劲道的运用把握到了巅峰,都借助技巧将劲道凝聚成为了罡气。一个运用重力和汗血宝马的冲击力,一个更为精妙的竟然运用了声音的冲击力融入了自己的掌法凝聚罡气。

  说起来,在技巧上,似乎巴图胜过一筹。

  可惜的是。技巧并不能弥补力的差距。

  巴图**佛陀秘法突破之后,内加修为的确大涨,本以为能和王程对抗一下。可是此刻他才发现,王程的内家修为比昨天更加强势。甚至也比早上遇到的时候都强势了一些。

  好像,王程每时每刻都在增强实力。

  这种感觉是很恐怖的,也是很打击人的。

  巴图坚若磐石的心中深处甚至出现了一丝颓废,好像王程是他这辈子不可战胜的敌人。

  下一刻!

  巴图手掌上的金刚罡气就被击碎,然后整个人就如流星一般地被王程一拳压了下来。直直地砸在地上,双脚如柱子一样的砸在擂台上,轰然响动之中,一块块大石头垒砌成的擂台瞬间就分崩离析,碎石头朝着四周飞s。

  砰……

  最后,巴图的双脚直接踩碎了一块块石板,然后落在了最下面的地面上,并且还踩出一个坑,双脚延伸到大腿的部分都出现了麻木之感,浑身都有一些僵硬。气血搬运的速度都减缓了。

  这是煞劲凝罡的特殊效果!

  王程体内也有一丝不好受,一条胳膊都几乎失去了知觉,骨骼出现刺痛。可是他双眼依旧神光闪烁,翻身落在旁边,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胳膊上就恢复了大部分,然后就是再次一拳砸向巴图。

  巴图深呼吸一口气息,沸腾的气血搬运之下,双脚也迅速的恢复了知觉,内家修为突破带来的好处是数不清的。他也同时一掌拍向王程的胸口而去。然后就冲了出去,因为王程此刻还在空中,那样就无处借力,这是他现在唯一击败王程的机会。

  可惜!

  王程虽然身处空中。看似无处借力,可是依旧可以施展千斤坠的奥秘,以体重来加大力道。

  所以,他凝聚煞劲的一拳依旧毫不示弱地冲出。

  巴图有些郁闷了,急忙回防,脚下后退了一步。又踩碎了一块石头,拉开了和王程的距离,先稳住现在的形势再说,不然有可能被王程乘势一波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王程也是砰的一声响动,双脚踩在了一块石头上,也将这块石头踩的粉碎,目光深沉地盯着巴图:“事实上,你已经输了。”

  巴图面色微变,嘴唇动了动,可眼睛看了看地面,没有说出话来。

  因为,按照规矩,他的确已经输了,刚才他双脚踩碎擂台石板,已经触及地面了,按照擂台比武的规矩,他先落地,不就是输了?

  可是,他不服。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眼中上下打量着巴图,对巴图刚才那融合声音的一掌很有兴趣,所以继续说道:“不过,我给你机会。巴图,来吧。我们的规矩就是,直到一方认输,或者倒下,才会结束。”

  啊……

  啊…………

  啊………………

  周围聚拢的骑士们见到巴图落入下风,都为巴图高声呐喊助威。

  阿古拉,布赫,牧仁,巴勒,艾丁桑,阿穆尔,巴叶等大雪山的高手们都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谁都没有说什么,或者表露什么情绪。

  单独站在一侧的长鹤道士和明德和尚两个客人也都是很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好像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可是,只要是有眼光地高手,都能看出一些端倪了。

  王程那一拳不只是自己的修为,还记住了汗血宝马的冲击力,太过强势,巴图应该受了内伤才对。

  不出意外的话,巴图最后会输。

  可是,巴图还是不服。

  他低吼一声:“王程,我不相信。”

  这一声吼,依旧是气息喷涌,他运用了特殊的技巧,嗓子激发的力道在气息之中凝而不散。然后他一步冲出,身形和他前一刻的声音融为一体,瞬间就是一掌拍下来。

  还是那种味道,还是那种奥妙,巴图再次将声音和手掌的力道融为一体,手中的金刚劲道凝聚无比。

  不过。这一掌没能凝聚出罡气了,因为他此刻不是巅峰状态了。

  那样毫无保留地借助声音的力道固然精妙,可同样也会有不小的消耗,再说他的确是被王程那一拳打伤了。体内气血运行不畅。

  王程一只脚在地上一跺,来到大雪山首次施展出了神象步伐,他要碾压性的击败巴图,击败大雪山,竖立自己和武圣山的威严。

  经过神象拳法的突破。体内血脉之中时刻都在滋生二象之力,他这一脚踩的更加的沉实,再融合大地脉动,有不可思议的奇效。

  一脚直接将一块石头踩成了粉末,然后他一拳大地锤法轰出。

  轰……

  一声闷响,气息冲击过来,好像一颗导弹一般的威势。

  他这一拳上的煞劲也是凝聚到了极点,几乎就有凝罡的趋势,不过也没有出现罡气。

  砰……

  拳掌碰撞,第一招王程身形摇晃了一下没有动。巴图稍微退后了半步,然后两人迅速的再次出手。

  砰砰砰砰砰……

  巴图首次在王程面前展示出了自己的杀人之术,每一招,每一个动作都极其的简练而具有威力,每一招都是冲着杀人去的,将拳法和内家武学和杀人技巧融合在一起,也算是别具一格。

  可是,却失去了武学原本的韵味以及独特的威力。

  仅仅是两步的距离,他就出了七八掌,快而凌厉。

  同时。王程下盘稳的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好像真的是从大地深处长出来的一样。他发力也是技巧高超,并且攻守兼备,气血修为依旧还在巴图之上。一招招的对拼下来,很自然而然地就将巴图再次压制了下来。

  显得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破绽,圆润如意。

  就如昨天交手一样的情形。

  巴图很自然的就落入了下风,这种情形,以高手的目光都能知道,这就是表示两者在实力上有差距。

  砰!

  接连对拼了十几招之后。巴图一掌猛烈地和王程拉开了距离,随后面色漆黑的大喝道:“够了,我认输了。”

  盯着王程,他很不服气地喝道:“王程,只要再给我一周的时间,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他的**佛陀秘法修炼入魔之后虽然实力大涨,可还有很多高深的技巧没有来得及修炼,更没有完美的融入金刚拳法之中,所以他此刻的确不是巅峰状态,也和王程一样,每时每刻都还在突破状态。

  只可惜。

  现在就是擂台,没有情面可讲。

  面对宗门和民族之间的大义,王程也绝对不会说:那好,我等你一周再来打过。

  这样的话,王程不会说,只是不屑一笑,淡淡地说道:“失败者总会有一万个理由,你怎么知道一周后地我会不会比现在更强?到时候你还是一样失败,是不是又会找理由?巴图,你或许比我会杀人,但是你就不是我的对手。不管是在地上,还是马背上,亦或者是摔跤,都不例外。”

  有红雪桩法在身,并且还有一匹汗血宝马为坐骑,王程其实比巴图更能代表大雪山的武学奥秘。

  在其他人的眼中,马背上或许才是巴图的主场,可是实际上更是王程的主场。

  不过,巴图打了一个口哨,将自己的汗血宝马叫来。翻身上马之后,他从马背上抽出一把更长更威猛的斩马刀出来,刀锋指着王程,沉声喝道:“那你就来和我试试,看看谁在马背上更厉害。”

  用刀?

  王程看向师傅长鹤道士。

  长鹤道士看向阿古拉几人。

  阿古拉黑着脸,看到徒弟毫无悬念的输了第一场,也很是不高兴,沉声说道:“刀是我大雪山不可缺少的兵刃,我们全力以赴,自然要用,你们也可以用兵刃。”

  长鹤道士冷冷地道:“无耻。”

  王程也是迅速地翻身上马,坐在红雪的背上,好像看小丑一样地看着巴图,笑道:“巴图,我是练拳的,我不会用刀,你来吧,我就用手击败你,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巴图被气的面色通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