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八十六章 诸多恩怨纠缠

第五百八十六章 诸多恩怨纠缠

  (无奈,最近很不顺,所以老是写的晚了点,抱歉!)

  这一声佛号如一颗炸、弹一般从天而降,落下来将在场交手的几人都震惊的不轻,都分出一股注意力来警惕防备。【】

  尤其是首当其冲的布赫,身体还在空中,就是浑身一颤。他急忙收回攻向长鹤道士的拳头,腰身一扭,转身一拳冲向那从天而降的罡气凝聚而成的手掌。

  轰……

  一声闷响之后,一股股气流朝着四周激s。

  这罡气凝聚成的手掌看似杀气腾腾,很有威力的样子,可实际上却不是很强,罡气不够凝聚,被布赫一拳就打碎,化作一股股剧烈的气流冲向四周。

  这一掌比王程上次在监狱里见识的邱世民那一掌擒龙功弱了一个档次以上,如果是邱世民出手的话,只怕这布赫立即就会重伤。

  不过,布赫此刻也不是很好受。因为对方这一掌之中蕴含了劲,将他打的浑身肌r刺痛难当,落地之后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没有继续动手,以气血恢复着受损的肌r。

  阿古拉面色难看,对着佛号传来的方向大喝一声:“谁?站出来?”

  “阿弥陀佛……阿古拉,布赫,牧仁三位施主,可还记得老衲当年说过的话?”

  一声洪亮的佛号之后,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一个大和尚,对着阿古拉和布赫以及牧仁三人说道。

  阿古拉,布赫,牧仁师兄弟三人都面色不好看,然后都停下了动作,没有继续交手,齐齐看向来人。

  长鹤道士见阿古拉不动手了,也冷哼一声后退,目光看向突然出现的和尚,面色怪异。

  王程也突然一拳将巴图击退,也没有继续追击。因为在这里他不可能将巴图怎么样。对面的巴图也不想和王程继续耗下去,所以都住手了,一起面色微变地看向走过来的大和尚。

  这个大和尚,在场的人几乎都认识。

  正是在武圣山教王程龙象拳法的明德大和尚。

  王程目光凝视着明德和尚。他记得在京城的时候,这个大和尚似乎说过要来大雪山,没想到早走了半个多月,竟然还走在了自己之后。

  “明德和尚,你来我们大雪山做什么?”

  阿古拉盯着明德和尚。喝道:“你当年糊弄我们兄弟三人的帐还没算,你现在还敢来?”

  布赫一拳打碎明德和尚的罡气之后,此刻气血运转之下也恢复了正常,并没有丝毫受损,那一掌只是看起来唬人。所以他也看着明德和尚,杀气凌然地呵斥道:“明德秃驴,你还敢来送死。”

  只有牧仁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冷冷地盯着明德和尚,可见心中也有些不满。

  明德和尚呵呵笑了笑,面对三人好像要杀人的目光没有丝毫压力。好像闲庭散步一样地走上来,对三人双手合十,说道:“三位施主,我只是来观看你们和武圣山的比武的,顺便拿回一些属于我的东西。”说着,他看向长鹤道士和王程,行礼道:“长鹤,元鼎,别来无恙。”

  长鹤道士的眼睛也审视地看着明德和尚,淡淡地道:“还好。大和尚你最近的实力倒是进步了很多。”

  王程从巴图的身上收回目光,看着明德和尚的时候,也是心中很是惊讶。因为,明德和尚的实力的确是比上次进步了很多。气血变得浑厚的吓人,站在那里就好像一颗火球一样,相聚十几米之外都能感觉到一丝丝温度袭来。

  这种气血的浑厚程度,王程还是第一次见到。

  明德和尚平静地说道:“只不过突然有所领悟而已,长鹤你最近放下心中羁绊之后,实力不也是突飞猛进?”

  王程冷静地说道:“大师。我师傅的实力如何得来,你也清楚,所以就不需要多说了。”

  明德和尚呵呵笑了笑,目光诧异地上下扫视着王程,显然王程的进步也超过了他的预料,随后语气稍微凝重地说道:“好,我心中有数。”

  阿古拉见明德和尚不理会他们,反而和长鹤和王程聊了起来,顿时怒气升腾,气息爆发,声音如一把大刀一般的斩下来,喝道:“明德秃驴,你到底来干什么?”

  明德和尚对长鹤和王程两人轻轻点头,随后看着阿古拉说道:“几百年前,你们蒙族大军横扫欧亚大陆的时候,曾经屠戮我金刚宗山门,抢走了我宗门的几本拳法。然后,你们又有一支军队进入印度佛门圣地,带走了几本经书。我今日来此,就是为了这几本我佛门武学而来……还请几位还给老衲……”

  布赫的眼中凶光大盛,哈哈笑道:“哈哈哈哈哈,明德秃驴,我看你是越老越糊涂了吧。你金刚宗都差点叫人灭门了,现在已经是名存实亡,只剩下几个人。你还敢来我大雪山要几百年前的武学?你不怕我们三人把你留在这里?”

  阿古拉蠢蠢欲动,牧仁也是神色严肃,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大雪山的大部分武学典籍,以及各种书籍都在牧仁的掌管之中。

  在这种宗门斗争的大是大非面前,即便牧仁对阿古拉和布赫不满,可他们师兄弟三人绝对是保持一致对外的。

  王程赶忙给那边的巴叶打了个眼色,然后开口说道:“明德大师,此事需要慢慢来,不要着急,先等我明天比武结束之后再说。”

  明德和尚看了看王程的神色,知道王程有所计较。而且他也不想一个人面对阿古拉,布赫,牧仁三大高手,那几乎就是送死的行为,所以当下点头道:“好,此事再从长计议。”

  说完,他转身就朝着牧仁的山上走去,显然也知道大雪山的三大高手当中就属牧仁最好说话。

  牧仁冷哼一声,就想说话。这时巴叶急忙来到他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牧仁面色微变,随后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随后也是转身就朝着自己的屋子走了回去,没有再参与场中的是非。

  阿古拉和布赫都有些不明白这是闹的哪一出。

  不过,两人都知道,这一场战斗是打不成了。

  阿古拉对着长鹤道士和王程冷声喝道:“长鹤。王程,我来赌一场。明天王程和我徒弟巴图的比武,谁输了就自废气血根基,敢不敢来?”

  废掉气血根基?

  就是废掉心脉动力。自此再也没办法搬运气血,也就失去了练武和爆发力气的基础来源,从此成为一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人,寿命也会大大减少。

  王程和巴图两人听了都是神色严肃下来,他们都知道这种赌注对武者来说比生死之斗更为残酷。

  死了可以一了百了。什么都不用去想去担心,可是如果失去了武学根基,那就更加的凄惨,可谓是生不如死。

  尤其是巴图经过和王程的两次交手,此刻对自己没有了绝对的把握。可是他又不敢违背师傅的意思,神色和眼神极为的挣扎难看,呼吸急促不已。

  长鹤道士当即就开口喝道:“阿古拉,你不把你徒弟当人,我可把我徒弟当宝贝。我不会接受和我徒弟有关的任何赌注。但是,明天的比武。我徒弟元鼎必胜。”

  说完,长鹤道士对王程点点头,就转身走了回去。

  王程神色平静,对着巴图微微抱拳,淡淡地说道:“巴图,刚刚我很失望。如果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那你就准备好失败感言吧,想想比武失败之后你怎么给你师傅交代吧。”

  说完,王程不理会巴图和阿古拉师徒两难看的脸色,跟上师傅的步伐就离开了这里。

  吃了半个羊腿的赵耀阳打着饱嗝。也急忙迈步跟上王程,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等死。他丝毫没有作为引发这场大战诱因的觉悟,反而觉得刚刚的一场混战当真是精彩,是他二十多年来见过的最激烈。最强大的战斗场面。

  六大顶级的混战高手,再加上两大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可不是哪里都能看到的。

  阿古拉盯着长鹤道士和王程的背影,又看了看远处走远的牧仁和明德和尚,神色凝重无比,对布赫点点头。然后也是转身就走,不想在这里多留。

  巴图急忙跟上。

  阿古拉沉声问道:“你刚才和王程交手,知道了他的实力,现在有几分把握?”

  巴图当即语气很肯定地说道:“本来我们只是平手,但是我的**佛陀秘法修炼到了关键时刻,今天晚上我参悟一番有所突破的话,我的内家修为会达到新的境界,到时候击败他易如反掌。”

  “那你不能突破呢?”

  阿古拉反问道。

  巴图面色微变,随后肯定地说道:“我一定能突破,就算不能突破,我和他也是平手,他不可能击败我。”

  阿古拉哼了一声,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道:“哼,好。你去通知北边训练营的高手都过来埋伏起来,明天不管你是输还是赢,我们都要把长鹤和他的徒弟留下来,明德秃驴也不放过。他们既然给我找麻烦,那我就让他们消失,这可怪不得我无情不讲规矩!”

  巴图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这就是他最开始向阿古拉提议的,不惜代价的留下武圣山来人。只不过当时没有被采纳,因为阿古拉当时还有诸多忌惮,害怕南边的政府。

  现在,王程抢了他们的一个人,破坏了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并且还拉拢了牧仁帮忙,还出现了一个明德和尚这个不确定因素。这种种因素一起出现,终于让阿古拉下定了决心,尽快解决长鹤和王程,免得夜长梦多。

  另一边!

  王程带着赵耀阳跟着师傅的步伐上了山。

  赵耀阳周在王程身边,讲述着自己的遭遇:“比武大会结束之后,我就和一个朋友在京城旅游,去了故宫长城。在长城上的时候,我被两个高手袭击打晕了过去,然后就被绑架来到了这边……王程,长鹤道长,我们现在在哪里?”

  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搞清楚状况,被绑架之后之后,一直都是被关押在一个小房间的,根本见不到天日,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方位,只知道或许是在国外。

  王程轻声说道:“在蒙古和俄罗斯的边境附近,也就是蒙族大雪山所在地,他们为什么抓你?”

  赵耀阳摇头,很是迷惑,又很是震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抓我?竟然是大雪山的人,我们赵家和大雪山倒是有些仇怨,可是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最近两三百年来,我们迁徙南洋之后,就很少有交手了,他们现在对我们动手的可能性不大吧?”

  赵氏正宗乃是传自宋朝皇室一脉,而宋朝皇室的赵家就是被蒙族灭亡的,数千万汉族同胞陪给宋朝皇室一起陪葬了。

  所以,当时的赵氏一脉可以说和蒙族大雪山乃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双方也的确是斗争了几百年,互相有所损伤,赵家一度差点灭门。

  随后赵家不再以仇恨为目标,而是以传承为目标,所以就开始隐居发展,去了南洋谋生。

  长鹤道士听了赵耀阳的话,稍微思考之后,就轻声说道:“我猜,或许是洪门的人请他们动手的吧。”

  赵耀阳浑身一震,随后恍然大悟地道:“对对对,肯定是司徒家的人。他们想吞并我们赵家很久了,我爷爷一直不答应加入洪门,他们就想抓我去威胁我爷爷和我父亲……好歹毒……竟然还和大雪山的蒙族高手勾结,洪门当真是其心可诛!”

  说到最后,赵耀阳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找洪门的人拼命。

  王程无奈地摇摇头,也没有过多的追究这其中的事情。那些江湖纷争太复杂,而且也是南洋的斗争,和他的关系不大,当下轻声说道:“现在你小心点吧,这两天不要到处走,跟我们一起回国内你就回去吧。”

  赵耀阳赶紧答应下来,保证地道:“王程你放心,你救了我一命,我一定会还你一命。”

  王程哈哈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最近半年来救了不少人,不少人都说过要报答救命之恩的,他都没有当回事,因为目前来看,他不需要别人的帮忙,他也从来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长鹤道士带着两人来到了半山腰上的一块石头旁边,石头上坐着的就是明德和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