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历史的墓碑

第五百八十二章 历史的墓碑

  艾丁桑和阿穆尔两人都是神色一变,有些愤怒和尴尬,就好像做贼偷东西被主人抓到了现行一样的脸色。∮,

  不过,两人的气势没有丝毫示弱。但是也没有谁去硬接下王程的这一拳,因为两人都知道,自己不是王程的对手。再加上身体都有一些伤势,所以两人此刻联手也不一定能在王程手底下讨到便宜。

  更何况,两人这次来不是为了打架的,身为大雪山的主人也是要有一些待客之道的。

  轰……

  王程这蕴含大部分力道的一拳打空了,一拳打中了两人身后的一个木桩上,直接将木桩打断飞了出去。

  这一拳的威力让艾丁桑和阿穆尔两人都是一惊,两人都是大行家,能看出来王程这一拳的威力比昨天提升了一些。

  气血爆发和力道都比昨天似乎有所提升。

  这,怎么可能?

  天才就能这么任性?每天实力都会有明显提高?

  艾丁桑目光紧紧地盯着王程,心中很是忌惮,沉声道:“王程,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大雪山不是任你其辱的。”

  王程感受着体内强势的气血,和随时随地从双脚渗透上来的地气,心情很舒畅,眼神和艾丁桑的目光对视着,淡淡地问道:“哦?我欺人太甚?艾丁桑,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我从踏入大雪山开始,就没有主动招惹过你们。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出手,想要欺辱我武圣山。只可惜你们技不如人。只能自取其辱。现在。你还来偷偷摸摸的偷我的东西,这就是你们所谓大雪山的行径?”

  阿穆尔气急,面色绯红地争辩道:“胡说,这匹马本来就是艾丁的,我们是来拿回我们自己的东西。”

  艾丁桑呼吸急促,有心想要争辩,却说不出有力的话来,只是一只手紧握着汗血宝马的缰绳。一双眼睛好像要杀了王程一样地看着对方。

  王程不屑一笑,看着两人说道:“昨天是谁输给了我?我不是按照你们蒙族的规矩来的?胜利者不应该有战利品?”

  阿穆尔当即指着马厩里的另一匹汗血宝马,喝道:“那巴叶也输给了你,你怎么不去抢巴叶的东西?”

  巴叶从旁边走了出来,胳膊上还绑着绑带,只不过比昨天轻松了许多,眼神冰冷地盯着阿穆尔喝道:“阿穆尔,你们的事情别拉上我。”

  阿穆尔神色一楞,随后不敢反驳巴叶的话,只能闭嘴。

  王程看着不说话的艾丁桑。眼中闪烁着自信,微笑道:“艾丁桑。我知道你不服。不过,我现在不逼你,也不抢你。我就给你机会,让你自己来动手,只要这匹马自己愿意跟着你走,我就让你牵走,如果它不跟你走,你就不要再来烦我,这匹马也就归我了。”

  艾丁桑盯着王程,立即沉声喝道:“你说话算数?”

  他看到长鹤道士站在王程身后,害怕到时候王程反悔,有长鹤道士在,他们两人也对王程无可奈何。

  可是,王程也很肯定地说道:“我说话当然算数,只要它愿意和你走,我就还给你,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可如果你牵不走,那就别怪我了,是宝马抛弃了你,和我没关系。”

  艾丁桑紧握着缰绳,看着和自己相处几年的汗血宝马,信心十足地道:“好,王程。我不信你真的能降服我的伙伴。”

  说着,他就使劲地拽了一把缰绳,可是缰绳紧绷的笔直,汗血宝马却是站在马厩里一动也不动,任由他发力,四蹄就是站在原地不动。

  艾丁桑和阿穆尔的面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喝!

  艾丁桑低喝一声,使劲地拽起了缰绳,同时上前拍了拍汗血宝马的脖子,和对方套近乎。可惜,汗血宝马根本不理他,直接偏过了脑袋,大大的眼睛看向别处。

  “这不可能!”

  艾丁桑昨天见识了王程骑着这匹汗血宝马的表现,却也不会以为这匹汗血宝马真的就会跟着王程走,毕竟王程只是刚刚和这匹马接触而已,他相信这匹宝马依旧属于自己。

  说着,他一只脚一跺,身体就跨上马背,想要重新骑上这匹马。

  可惜。

  当他跨上马背的一瞬间,汗血宝马就在原地猛然的跳跃了起来,将他壮实的身体直接从马背上甩了出去。

  阿穆尔面色一变,急忙上前将摔下来的艾丁桑接住,巨大的力道冲击的两人一起后退了三步才站稳。

  汗血宝马的爆发力绝对不下与强大的武者,更何况这匹汗血宝马昨天和王程一起修炼了红雪桩法之后,自己还掌握了一些发力技巧,俨然是今非昔比,实力有了不小的提升。

  师兄弟两人以及巴叶都有些惊异地看着这匹汗血宝马,都看出了这匹马的不同。

  他们昨天以为王程本身有不错的骑术,再加上高超的实力所以能暂时驾驭这匹汗血宝马,并不相信大雪山传承了几代人的汗血宝马血统会发生叛变的情况。

  可眼前的事实告诉他们,这匹汗血宝马的确是叛变了,不再听从艾丁桑的话了。

  这时,王程对着汗血宝马喊道:“红雪,过来。”

  得到新名字的红雪发出一声低鸣,然后就主动从马厩里走了出来,步伐轻盈地来到王程身边,用脑袋轻轻地蹭了蹭王程的脑袋,一副很亲昵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艾丁桑当即就是一声闷哼,随后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鲜血出来。老是被气的吐血,他的心理素质也是和外表的粗狂截然不同,有些脆弱。

  他以为属于自己的最亲密伙伴在这一刻也离他而去了。

  阿穆尔指着王程喝道:“王程,你对阿桑做了什么?”

  王程耸耸肩,摸着汗血宝马的脖子。淡淡地说道:“你们都看到了。我什么都没有做。红雪自己选择了我。你们不服气?不服气就来和我过两招,让我见识见识你们到底有多无耻,红雪都不和你们走了,你们又要硬抢了?只怕你们两个人还不够资格抢我的东西。”

  阿穆尔气的浑身发抖,可是还真的没有勇气上去和王程硬拼。昨天晚上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对他的打击很大,晚上睡觉的噩梦中都是王程的出现,如大魔王一般。短时间内他对王程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了。

  艾丁桑一只手扶着阿穆尔的肩膀,低沉地说道:“阿穆尔,别说了,我们走。”

  阿穆尔焦急地说道:“师兄,可是师傅说了,让我们把阿桑带回去……”

  艾丁桑摇摇头,看着站在王程身边的汗血宝马阿桑,无奈且悲伤地说道:“阿桑有自己的选择,我们回去吧,师傅不会怪罪你的。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阿穆尔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狠狠瞪了王程一眼。扶着艾丁桑下山了。

  王程微微皱眉,奇怪地看着两人的背影,总感觉两人此刻有些悲凉,好像背负着莫大的悲痛和沉重。

  可是,他也不会过于同情对方,双方的力场是敌对。他只是轻轻摇头,然后随着师傅走向牧仁的房间,里面已经传出了马奶酒和烤肉的香气。

  巴叶走在王程的身边,看着那匹好像有些腻歪王程的汗血宝马,低声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程轻轻一笑,也是压低声音道:“它叫红雪,你说呢?”

  巴叶轻轻思索着,随后就是身体微微一震。想到了和王程交易之中的红雪桩法,她就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程,但是王程只是神秘一笑,没有给她确定地答案。

  但是,巴叶的眼神更加的坚定了,淡淡地道:“我们的交易依旧有效。不过,这次艾丁回去肯定又要倒霉了。”

  王程略微好奇地问道:“他倒霉什么?大雪山还有谁敢欺负他?”

  巴叶的语气也有些无奈地说道:“二师伯肯定会打他,不说这个了。等会儿我去北边骑马狩猎,你去不去?”

  王程看了看跟在自己身边有些不舍得离开自己的红雪,笑道:“你的伤势不影响骑马?”

  巴叶自信地说道:“我五岁开始就在马背上了,你不需要怀疑我们大雪山蒙族勇士的马术。”

  “事实上,你并不是勇士。”

  王程语气很肯定地说道,随后就和师傅一起走进了屋子里,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巴叶听了王程的话先是疑惑,随后想到自己的身份,就是闪过一丝恼怒之色,低声道:“王程,我迟早会击败你。”

  看到长鹤道士带着王程走了进来,牧仁起身迎接,上来就和长鹤道士热情地拥抱了一下,随后好奇地看了看王程和巴叶,奇怪两人之间怎么好像突然就变得和谐了,哈哈笑道:“长鹤来来来,早餐我早就做好了,就等你来了。早上我们先不喝酒,喝点这个暖暖身体。”

  说着,他先给长鹤和王程倒了一杯马奶茶。

  长鹤道士也不客气,端起来就一饮而尽,笑道:“牧仁,看来几十年过去了,你还是没变。”

  牧仁又给长鹤道士倒上马奶酒,将一大块羊肉推过来,神色平静下来,淡淡地说道:“我能怎么变?时代不一样了,我们只能屈居在这座山上,外面的世界已经容不下我们了。”

  大雪山控制蒙族上千年,最近几十年蒙族政府也开始想要脱离大雪山的控制了。这让阿古拉,布赫,以及牧仁都有些无奈和悲凉,他们不可能去蒙族政府大开杀戒暴露自己,那样只会让整个大雪山陷入灭亡的深渊。

  所以,时代在变化,一切都在脱离他们的掌控。

  王程端起马奶酒对着对面坐着的巴叶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就一饮而尽,接着开始吃肉,对两位老家伙的话,只是安静的听着。

  巴叶显然也是聪明人,所以和王程一样安静地坐在那里吃着东西。

  长鹤道士开始对王程说的是说实话,他和牧仁的关系的确比较好。当年牧仁甚至一度参加过抗战,和长鹤并肩作战过一段时间。

  只可惜。

  大雪山终究是大雪山。

  最后,双方终究免不了成为敌人。

  一席酒肉吃完,长鹤道士站起身来,声音冰冷地问道:“那几个老伙计埋在哪里?”

  当年,长鹤道士派了一些人北上大雪山来谈判签订了一份协议,其中就有巴勒。其他几人,最后都死在了这里,只活下来了巴勒,因为大雪山当年翻脸不认人,更不承认那份协议。

  而长鹤道士也得到消息,主张不承认协议的,就是布赫!

  首先主动杀人的,也是布赫,造成了既成事实,将阿古拉和牧仁都绑架在了一起。

  如此,也造成了北方这近百年的格局。

  王程在旁边安静地听着,心中微微震惊于当年的事实。

  历史的真相终究只有少数人知道,也是少数人去缔造的历史。

  牧仁神色之中闪过一些愧疚,当年死于大雪山的那几个高手,都是和他一起战斗过的兄弟。只可惜,他最后也没能将几人救下来。

  布赫和阿古拉的联手,他们谁也挡不住。

  “就在后山,我带你去看看吧。”

  牧仁起身带路,直接出了门,沿着一条小路朝着山后面走去。

  长鹤道士也急忙一起跟了上去,面色严肃无比,甚至双脚力道都有些失控,踩碎了几块石板,双拳紧握在一起,眼中凝聚着杀气。

  王程默默地跟在师傅后面。

  巴叶也跟上,跟在师傅牧仁的身边。

  一行四人来到后山一块平地上,这里竖立着十几个墓碑,大部分墓碑上都刻着蒙族文字,只有最里面边上的四个墓碑上写着汉字。

  这几个刻着汉字的墓碑,就是当年被长鹤派来大雪山的战友,最后只得到了埋骨他乡的凄凉下场!

  牧仁安静地站在墓碑前,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弯腰鞠躬行礼。

  长鹤道士双肩轻轻颤抖,两行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直接来到中间那个墓碑前跪下来磕了一个头,喊道:“兄弟,老道对不起你们,老道来晚了……”

  王程也神色黯然,很少看到师傅情绪失控的时候,当即也急忙跟着跪下来,跟着师傅磕了一个响头。(未完待续。)

  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到w‌w‌w.9‌‌9‌‌9‌‌w‌‌x.c‌‌o‌‌m,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j.9‌‌9‌‌9‌‌w‌‌x.c‌‌o‌‌m,清爽无广告。敬请记住我们最新网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