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大雪山的内斗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大雪山的内斗

  看到这一幕,周围所有人安静的呼吸声都小了一些,一双双眼睛在火焰之中震惊地盯着当中的两个人。

  大部分的视线焦点集中在那本应该是弱者的身影上。

  两人的身形很不成比例。

  好像牤牛一样的大块头,却对一个看似绵阳一样的小个子无可奈何。

  阿穆尔一张脸也是涨的通红,不过他不是因为喝酒,而是因为全身气血凝聚的缘故,两只脚几乎在地上踩出一个坑来,吃奶的力气差不多都使出来了。

  可他就是无法将站在自己面前的王程真正的摔倒。

  王程沉住呼吸,施展千斤坠的下盘依旧稳重,同时双手也抓住了阿穆尔的胳膊,阻止其发力,在其耳边还有余力地说道:“这就是大雪山的第一摔跤高手?我很失望。”

  阿穆尔心中怒火燃烧,大吼一声:“啊………………”

  他体内全身气血都燃烧起来,施展了大雪山的气血爆发秘法,腰身一扭,就要继续发力。

  王程有心想试试红雪桩法的威力,所以任由对方在自己面前完成发力过程,然后双脚在地上也是一跺,以红雪桩法和大地脉动一起发力。

  轰……

  两人都是同时发力。

  纯粹的力道和纯粹的气血的碰撞,没有任何取巧之处,两人之间发出一声轰鸣,地面掀起一片尘土。

  阿古拉,布赫,牧仁三位大雪山的顶尖高手看到这一幕,都是深色剧变,三双眼睛都紧紧地盯着王程。

  大雪山的红雪桩法已经失传了五百年。

  可是,他们依旧从一些典籍之中看到过一些只言片语的记载。

  王程的这种发力方式,似乎就有些像红雪桩法的样子,可是因为融合了地煞拳法的桩法,所以看起来又不像。

  他们一时间拿捏不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王程此刻的发力方式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奥妙,双脚和大地的契合度达到无法想象的地步,能从大地借助巨大的力量。

  所以,在所有人震惊的注视下。阿穆尔这个一米八多的蒙族大汉,体重超过一百公斤,再加上其千斤坠的法门,也无法阻挡王程的巨大力道,其整个身体都被王程直接抱着腰间抱了起来……

  呼呼呼呼……

  王程的呼吸诡异而沉重。体内气血凝滞而沉缓,巨大的力道从双脚爆发出来,一点点地将阿穆尔的力道瓦解,然后将其整个人都抱的离开了地面一尺有余。

  接着,他再次发力,将阿穆尔丢了出去!

  阿穆尔一开始就急忙挣扎,可是腰间筋骨和后背脊椎骨骼被王程手掌拿捏住了,让他力道无法传递全身,所以更加不能抗衡,只是一个呼吸间。他的身体就被控制了,只能一双手抓向王程的后背。

  可是,他还没有抓到,王程就一下子将他丢了出去。

  轰……

  巨大的身体摔在地上,地面上都砸出一个坑,一片尘土飞溅出去,阿穆尔当即就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浑身轻轻颤抖着,显然是受伤不轻。

  这种纯粹力道和气血的对抗,一旦输了。最是伤身,没有一年半载的修养,是好不了的。阿穆尔的神色都萎靡不振起来,眼睛瞪着王程。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你这是,什么桩法?”

  呼哧呼哧……

  王程也急促地喘息着,尽量平静地回答道:“武圣山地煞拳法。”

  他自然不会在这里说是红雪桩法。

  周围所有看热闹的蒙族大汉和女子都没有发出丝毫声音,因为他们的阿穆尔输了。输给了一个看起来体型相差很多的汉人。

  这对他们大雪山的蒙族武者来说,几乎是一种耻辱。

  阿穆尔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也是瞬间下降了许多,同时,王程的形象就在他们心中高大了起来。

  轰……

  这时,后面一声气流爆破的声音响起。

  王程浑身警惕,急忙转身,双手抵挡在胸前,知道是高手袭击,首先护住心脉要害。

  “布赫,你果然还是无耻之尤。”

  长鹤道士一声大喝,身形也是刹那间紧随而至,显然是早就提防着,一掌拍向袭击王程的布赫而来。

  布赫不得不在半空中调转身形,放弃了袭击王程的打算。他腰身扭转,转身一拳和长鹤的一掌对拼了一招,因为是仓促之间,所以吃了大亏,壮实的身形被打的直接飞了出去,飞出十几米远才落地,步伐踉跄差点摔倒,一张老脸难看无比。

  长鹤道士站在王程身边,一派宗师风范,鄙视地看着布赫,不屑地道:“当年你就喜欢偷袭人,那时生逢乱世,为了活命也是无可厚非。没想到,你还在竟然还向小辈出手偷袭,如果这里不是大雪山,我就杀了你。”

  王程松了口气,他也没想到大雪山的三大高手之一竟然这么无耻,眼神也充满了鄙视地看着布赫。

  布赫冷哼一声,盯着王程师徒两,并不以为耻,冷声道:“不要给我讲道理,我只知道你们是我大雪山的敌人。”说着,他看向阿古拉和牧仁,喝道:“阿古拉,牧仁,现在我们一起出手杀了他们两个,永绝后患,做不做?”

  布赫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山谷。

  本就安静无比的山谷内,更是变得一片死寂,篝火的声音好像都低迷了许多,许多蒙族大汉都是神色有些尴尬而且难看。

  当年蒙族骑兵纵横亚欧大陆,打遍天下无敌手,自然也用过各种下三滥的手段,可是那是战争,所谓兵不厌诈,谁也无可指摘。

  可现在是双方高手对战,代表的是高手的尊严,和宗门的尊严传统。

  他们身为大雪山的弟子,心中都有一份信心和自尊心,对这种输不起的行为很看不起。就连布赫弟子阿穆尔都低下头,显得不好意思。

  阿古拉是大师兄,当年是应该直接掌控整个大雪山的。可就是因为布赫不服,所以联合牧仁一起反抗。才会有这种三分天下的局面。

  所以,他一直和布赫就不和,双方当年甚至一度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现在布赫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支持。

  哪怕长鹤和王程师徒两是大雪山的死敌。他也不会去和布赫合作。

  至于牧仁,其实就是典型的墙头草,一直以来都是明哲保身,不出头,不抢风头。存在感最低,却是不能被忽视。此刻他只是坐在那里喝酒吃r,好像没有听到布赫的话一样,只是眼神扫过王程,眼底闪过凝重。

  “够了,布赫,你还嫌不够丢人?”

  阿古拉坐在那里,好像主人一样的呵斥布赫:“我们虽然都想要杀光武圣山的人,可是我们大雪山也有自己的尊严,我们不是土匪。我们是传承千年的宗派,我们有过荣耀。这种事情,你也有脸说出来?”

  呼哧呼哧呼哧……

  布赫黑着脸,呼吸急促无比,浑身气血沸腾,筋骨肌r紧绷,双拳紧握,双脚一拧就陷入地面,一双眼睛看着阿古拉好像要吃人,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地说道:“好。阿古拉,牧仁,我走。”

  说完,他转身一把拉起阿穆尔。师徒两迅速地一起离开了这里,再也没有看长鹤道士和王程师徒两一眼。

  其实,这一场斗争,长鹤道士和王程只是诱因,真正的原因还是大雪山师兄弟三人的内在矛盾。

  王程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随后面色归于平静。随着师傅一起走到中间的席位上坐下来,和阿古拉和牧仁量大高手一起。

  下面安静的气氛持续了几个呼吸之后,又热闹了起来。

  毕竟是大雪山难得的一次全体聚会,而且还是迁徙到这里以来百年时间的第一次全体聚会,大家都尽情的喝酒吃r,一些好动的男男女女又开始欢快的跳起舞来。

  王程今天经过一次次和高手交手,消耗很大,再加上这两天和师傅一路步行过来,也没有吃多少东西,然后又喝了那么多酒,所以腹中空的厉害。一坐下来,他就拿起一只一个蒙族大汉送过来的,还烫嘴的羊腿啃了起来。

  那蒙族大汉看着王程的样子笑了笑,传递出了一丝善意,临走还给王程竖起一个大拇指,是被刚刚王程的表现征服了。

  大部分的游牧民族都是崇拜强者的,信奉的是弱r强食的丛林法则。

  王程击艾丁桑,击败巴叶,还把巴叶灌倒了,又在摔跤上击败阿穆尔,显然已经强悍的超过了他们许多人的想象,几乎可以与阿古拉,布赫,牧仁等三大高手相提并论了,周围很多蒙族女子都毫不掩饰对王程的兴趣。

  对此,王程只是回以微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是大口大口地吃着烤羊腿。

  阿古拉的视线在王程身上停留了一瞬间,对长鹤问道:“长鹤,你徒弟的地煞拳法已经超过你了,地煞拳法号称中华第一内家横练功夫,没想到桩法也这么扎实。”

  “那是你不知道而已,地煞拳法号称最贴近大地的拳法,桩法自然扎实无比,我徒弟的悟性在我之上,领悟这些有什么奇怪的?”

  长鹤道士很大气地反问道。

  他也是从徒弟王程身上才知道自己对地煞拳法的领悟可谓只是皮毛,就是练了一辈子气血和挨打功夫,其他的都没有领悟出来。

  阿古拉轻轻地点着头,并没有继续多问,可是随后目光依旧在王程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个究竟来,就和长鹤开始喝酒吃r。

  倒是一直安静的做旁观者的牧仁,脸上看着王程的时候,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

  大雪山的大部分典籍,都在牧仁的掌控之中。在大雪山上,他对红雪桩法的了解是最多的……

  这一顿晚宴,一直吃到深夜。

  一堆堆篝火都熄灭了,气温下降的很快,毕竟这里已经算是西伯利亚气候范围内了,冬天的气候是能冻死人的。

  王程一个人足足吃了半只羊和一大块牛排,才算是吃饱了,浑身气血力道都充足无比。

  牧仁亲自送长鹤道士和王程师徒两来到山上一座靠近山腰上的房子,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座山是我说了算,你们就住在这里好了。你们要和巴图比武,为了避嫌,所以你们不能住在阿古拉的山上,有我在,必定保护你们的安全。”

  长鹤道士对牧仁的态度好了很多,笑道:“牧仁,倒是麻烦你了,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去我武圣山坐坐。”

  牧仁也微笑道:“有机会的,我先回去看看我的徒弟怎么样,你徒弟出手太重了,我徒弟毕竟是女儿身。”

  他的眼睛看了王程一眼,有些责备。

  王程对此坦然面对,就算再来一次,他也不会手下留情,双方是敌人。

  长鹤道士摇头笑道:“你回去看看吧,我们休息了。”

  牧仁点点头,对长鹤道士轻轻抱拳,然后转身就走了。

  长鹤道士目送其离开,直到其背影消失在山路上之后,才对王程招招手,一起进入了这座石头垒砌的大房子。

  房间中间已经点燃了一堆火,整个房间都很温暖。

  王程轻轻地松了口气,坐在篝火边,开始在心中不断的思考红雪桩法的奥秘。刚刚他甚至想将那匹抢来的汗血宝马带过来好好再骑马感悟一下,可是这山上显然是不能将马带过来的,于是只能存放在了牧仁的马厩里,和巴叶的那匹汗血宝马放在了一起。

  “王程,牧仁当年救过我一次。”

  长鹤道士坐下来,娴熟地用工具在火焰上烧水,又开始了泡茶的行动,开口就讲起了自己和大雪山这三大高手的恩怨:“阿古拉野心大却顾忌太多,布赫有勇无谋还贪婪残暴,牧仁不喜欢争斗,不想看到大雪山有太多伤亡。当年,阿古拉带领大雪山所有人刚刚在这里安居下来的时候,布赫几次带人围杀阿古拉没有成功,阿古拉想杀布赫,但是牧仁不让。”

  “他们三师兄弟的关系很复杂,如果不是有牧仁在,阿古拉和布赫肯定必死一个。我之所以敢和你两个人来大雪山,就是因为有牧仁在,而且阿古拉和布赫一直不和。他们三人看似强大,实则弱的超出想象。”

  王程安静地听着师傅的话,没有c嘴,眼中闪烁着思索的光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