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七十四章 第一桩法,第一骑术!

第五百七十四章 第一桩法,第一骑术!

  巴叶的这一棍子不只是其自身的力道,也同样将胯下骏马的冲击力道融入了其中,也是初步达到了人马合一的骑术境界。【】

  所以她这一棍子的力道大的惊人,带起一股几乎凝如实质的气流,眨眼间就冲击到了王程的面前。

  一股冰冷的杀意直入王程的心底,让他浑身都有一股发愣的感觉。

  不过,他心中纯阳照耀,立即就将这一股杀意驱逐的干干净净,脸上也满是严肃冰冷,知道不能伸手去抓这根铁棒,当下一只脚在马肚子上稍微一碰,胯下汗血宝马立刻就懂了王程的意思。

  在靠近巴叶的时候,只见王程胯下的汗血宝马突然前蹄一矮,连带着王程也身体矮了一截,他再突然趴在了马背上,一下子就比巴叶矮了半个身体。

  呼呼呼呼…………

  巴叶的铁棍就从王程的背上呼啸而过,没有击中他。她也不可能完美控制如此强大的力道,所以并不能在刹那间将铁棍变向。

  两匹汗血宝马擦肩而过。

  王程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右手一抖,就将抓住的那只秃鹰丢掉了,秃鹰发出一声9轻鸣,翅膀一震,就腾空而起。他整个人也轻松了一下,然后调转胯下汗血宝马的方向,朝着巴叶追去,踩在马背上猛然发力,再配合汗血宝马的帮忙,力道再次增加。

  顿时,王程整个人就从马背上飞了出去,速度极快,好像射出的利箭一般。超过了巴叶胯下汗血宝马的奔跑速度。一个呼吸间就追到了巴叶的身后。

  巴叶一惊。回头一看,王程俨然已经来到了距离她不到两米的距离。她冷哼一声,脸上闪过一丝狠辣,胳膊一抖,手中的铁棒自下而上砸向王程的胸口,同时喝道:“王程,你找死。”

  王程没有说话,眼中精光闪烁。盯着那根铁棒,手掌猛然伸出,施展的乃是地煞拳法的招式,就是刚才空手入白刃夺取艾丁桑刀锋的招式。

  下一刻,他一把结结实实地将铁棒抓在了手中,冰冷铁棒上巨大的力道砸的他手心生疼,并且将他整个身体都差点砸的飞起,可是依旧牢牢地抓住了。

  巴叶急忙发力想要将铁棒抢过来,可是一个女子的力道如何是王程的对手?她使劲挣扎了一下也没有将铁棒抢过来,反而被王程差点拉扯的从马背上跌落下去。

  眼看王程就要冲到自己面前。巴叶也是干脆果断,倏然就松开了手中的铁棒。然后翻身一脚踢向王程的面门而来,马靴上闪烁着一层金属光芒。

  这一下,王程面对如此近的一脚,不得不放弃了追击,急忙身体一扭,一掌拍在巴叶的脚上,借助反震之力,身体一个翻转,稳稳地落在了后面跟上来的汗血宝马背上。

  一人一马,配合的堪称完美,看的巴叶都嫉妒不已,因为她和自己的宝马在一起三年了,也没有这份默契。

  王程挥舞着手中的铁棍,一拍汗血宝马,就冲向巴叶,又看了看头顶山已经飞远的秃鹰,稍微有些可惜,对巴叶冷冷地喝道:“现在看你怎么办。”

  巴叶回头瞪着王程,充满中性美的脸上满是不屑,声音也冰冷无比地道:“我可以这么办……”说着,她一挥手,从袖子里竟然抽出一根鞭子,足足两米长的鞭子一挥,就发出一声脆响,打爆了空气,劈向了王程而去。

  王程微微一惊,并没有慌乱,没有用手中的铁棒,因为他始终记得自己的根基是拳法。他没有看着鞭子的轨迹,而是双眼紧紧地盯着巴叶挥舞鞭子的手,根据其发力的技巧来判断鞭子的轨迹,刹那间猛然伸手抓向空中……

  啪!

  一声脆响。

  王程又是感觉手心生疼,手心的肌肉骨骼筋脉都发出刺痛,不过还好的是,他终究是抓住了这根鞭子。

  剩下的过程,又是一样,比力道的话,巴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仅仅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后,巴叶又将这根鞭子给放弃了,脸上满是恼火,感觉一时间拿王程竟然没有办法,实力上有不小的差距。

  王程一挥手,将手中的鞭子和铁棒都放在马鞍上,一拍马背,汗血宝马加速朝着巴叶冲过去,再次开始了反击。

  巴叶已经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这个武圣山弟子的对手,所以也是赶紧催动胯下骏马加速拉开距离,朝着山上跑去,放弃这次袭击。

  可是,仅仅过了几个呼吸之间之后,她震惊的发现,自己胯下的汗血宝马竟然跑不过王程胯下的那匹同样血统的汗血宝马。

  两匹汗血宝马之间的距离在缓慢的拉近。

  巴叶回头仔细一看,对王程的骑术顿时更为震惊。刚刚她只是觉得王程骑马很奇妙,似乎很厉害,可是没有仔细感受。这时候她凝神一看,发现王程和胯下汗血宝马好像变成了一个整体,两者之间的存在极为协调,似乎王程的呼吸和气血都和汗血宝马融为一体了,所以为汗血宝马增加了一份爆发力,一时间超过了她胯下宝马的速度!

  其实,这就是红雪桩法的威力!

  红雪桩法虽然是中华第一桩法,可其实还是蒙族第一骑术。

  这是只有大雪山的高手才知道的秘密,如今知道的也不多,只有翻阅几百年前的典籍才能找到这些信息。

  王程一开始修炼这门桩法的时候自然不知道,只是感觉在修炼下盘有不弱的效果。

  可是此刻和真正的汗血宝马一起修炼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门红雪桩法的神奇和奥妙,简直就是专为汗血宝马量身打造的一套高明骑术,同时还能以此促进他对下盘桩法的感悟。以及对汗血宝马呼吸和气血爆发的领悟。

  总结起来。王程就是一个想法——骑着汗血宝马。修炼红雪桩法,就是一种享受的过程,同时也是加速修炼进度的一个过程,就好像开挂了一样。

  哒哒哒哒哒……

  修炼着红雪桩法,王程的双脚以奇怪的姿势坐在马背上,运动之间可以将自己胯下的力道传递到马背脊椎骨骼上,然后汗血宝马会自动将力道融入自己的身体,增加汗血宝马的力道和爆发力。

  所以。同样是汗血宝马,王程的汗血宝马速度比巴叶汗血宝马的速度要快上一筹。

  只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王程就追上了巴叶,两者的位置已经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他当即就是控制胯下宝马靠近过去,一招擒拿手就抓向巴叶的肩膀。

  巴叶当然不是吃素的,身为大雪山的第三高手,实力绝对强悍无比。面对王程的擒拿手,她毫不犹豫地一拳就砸了过来,拳头上红润无比,气血凝聚。带起一股呼啸。

  这是大雪山的疯魔拳法,拳法的每一招都是燃烧气血的招式。所以威力极大,但是消耗也很大。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拼力道和爆发?他根本不惧,擒拿手一变,胯下一震,以红雪桩法借助汗血宝马的力道,拳头一挥,就是一招大地锤法!

  这一锤砸出,周围的气息都爆炸开去,力道大的惊人。

  王程自己的心中都微微吃了一惊,他也没想到自己以红雪桩法借助汗血宝马施展出的这一拳这么强势。

  煞劲自然而然变的凝聚无比!

  巴叶有些退意,知道自己不是王程的对手,所以不想和王程硬碰硬的过招。可是两者之间距离如此近,她的马也跑不过王程的马,所以是避无可避,只有正面一拼。

  喝!

  她一声低喝,声音当中中气十足,再次加大了气血的爆发,面孔上都变得绯红无比。

  轰……

  下一刻,两人的拳头就在空中对碰,发出一声轰鸣。

  然后,巴叶整个人直接从马背上被打的飞了出去,右手胳膊当场被打的骨折,关节脱臼。她身在空中就吐出一口粘稠的鲜血,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不敢相信王程这一拳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而且煞劲冲击之下,她半个身体都有些僵硬,气血变得凝固,无法运转。

  砰……

  飞出十几米远,巴叶的身体才着地,在地上又滚出了五六米远才停下来,双脚和一只手稳住身体,没有受到太大的撞伤,可是依旧是狼狈不已,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毕竟是从急速奔跑的汗血宝马上摔下来的,再加上王程那一拳煞劲的爆发,威力绝对非同小可。

  律……律……

  巴叶的汗血宝马急忙停下来,跑到了她的身边。

  可是,同样骑着汗血宝马的王程已经停在了巴叶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巴叶,冷声道:“这就是你们大雪山的待客之道?”

  巴叶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靠着自己的宝马才站稳,眼中充满仇恨地盯着王程,声音也是冰冷无比地说道:“武圣山是我大雪山的死敌,你不是我们的客人。”

  她说的是比较纯正的汉语。

  王程冷哼一声。

  他知道,当初明太祖朱元璋攻破蒙族大军的时候,就有武圣山和少林武当的影子,并且是武圣山的绝顶高手亲自将大雪山击破的,击杀了好几个大雪山的顶尖高手,那一战大雪山损失惨重,几乎从此一蹶不振。

  也是那一战,大雪山的根基红雪桩法丢失不见,被武当山的高手暗中得到了,藏在武当山上。

  可是,在更早之前,大雪山以蒙族大军为主力南下的时候,又屠杀了多少中原子民?甚至还杀过不少武圣山弟子!

  所以,双方说是拥有血海深仇的死敌,一点也不为过。

  百年前如果不是武圣山只有玄鼎真人一个高手的话,只要再多两三个高手,估计武圣山就会乘机灭了大雪山,最后玄鼎真人只是逼迫的大雪山退到更北方的苦寒之地,没能力将大雪山上下屠杀干净。

  “那我现在可以杀了你?”

  王程盯着巴叶,杀气凌然地说道。

  巴叶的身材比一般的女子壮实,身高和王程差不多,骨架子很大,胳膊,腰腹,大腿小腿上都是匀称的肌肉,看起来充满了阳刚之美。

  她昂首挺胸地直视着王程的目光,一点也不胆怯,好像自己才是胜利者一般,毫不畏惧地说道:“要杀你就杀。你杀了我,你和你师傅都走不出大雪山。”

  “那我还真不信!”

  王程也是心中脾气上来了,冷喝一声,双腿在马背上一震,身体直接飞跃而起,一拳直接砸向巴叶的脑袋而来。

  真的带有凝聚的杀意,他这一拳下来,巴叶几乎必死无疑。

  巴叶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悲哀,就是没有一丝害怕和后悔,用还能活动的左手奋力地打出一拳,最后时刻依旧不放弃战斗。

  她可以说是一个心无畏惧的战士。

  “住手,不能杀!”

  远处,巴勒见到这一幕,就是大惊。他急忙大喊一声,同时双脚跺地,加快速度冲向王程而去,相聚几十米远,就是力大无比的凌空一拳,一道拳罡瞬息之间凝聚,就呼啸着砸向王程而去。

  同时,长鹤道士见到这一幕,也是皱眉喝道:“王程,住手。”然后,他也是一挥手,一道雷劲罡气冲击而出,击碎了巴勒的罡气,然后再次一拳爆发出雷劲罡气冲向巴勒。

  巴勒没辙,只能落地抵挡这一道雷劲罡气。

  长鹤道士这一嗓子,蕴含天罡秘法,所以声音比先喊一瞬间的巴勒更先传播到王程的耳朵里。

  王程身在空中,听到师傅的话,身形一凝,知道不能杀。当下,他呼吸一变,收起力道,腰身在空中旋转了一周,散去了大部分的冲击力,然后一把抓住巴叶打过来的拳头,带着巴叶原地转了两圈。

  呼哧呼哧……

  两人面对面,脸上都能感觉到对方呼吸出来的热气。

  姿势更是比较暧昧,王程也清醒过来知道这里是对方的地盘,不能太狠,所以不想对巴叶造成过多伤害,落地的时候急忙一把将巴叶搂着一起转了几圈,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两人才站稳。

  于是,巴叶的身体就紧挨着王程,一张脸紧靠着王程的胸前,王程一只手抓着她的手,一只手搂着她的腰。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在跳舞!

  巴叶稍微黝黑的面孔涨红无比,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瞪着王程吼道:“放开我,滚!”

  王程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稍微发力,将其推了出去,淡淡地道:“我是有未婚妻的人。如果不是我师傅,你必死无疑,下次小心点。”

  巴叶靠着自己的宝马,呼吸急促,脸上依旧通红。她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狠狠瞪了王程一眼,揉着自己受伤的胳膊,双脚一跺,翻身上马,直接骑着马就跑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