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汗血宝马艾丁桑!

第五百七十二章 汗血宝马艾丁桑!

  律……律……律…………

  骏马似乎也被自己背上的大汉激发出了凶性。【】所以发出一声长鸣之后,这匹骏马突然在王程面前停了下来,展示出了四肢强大的控制能力,然后猛然跃起,一双前蹄直接踢向王程的胸口而来。

  王程在这一刻,眼中也是凶光闪烁,煞气凝聚,毫不势弱地一把抓住蒙古大汉以刀法斩下来的马鞭。

  啪!

  一把捏住马鞭,就是一股凝聚的力道冲击过来,让他手心发出一丝刺痛。可是他神色丝毫未变,强行忍受下来,然后腰身一凝,借着这一股力道,腰身一弯,不退反进,直接矮着身体冲进了骏马的双蹄之间,手肘和腰部毫不犹豫地就是大力的撞向骏马的腹部。

  轰……

  一声闷响。

  王程这一步,乃是刚刚从地煞拳法之中领悟出的一种冲击步伐,借助大地脉动,增加冲击力,所以力道极为的巨大和凝聚。

  骏马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巨大的身体就缓缓地朝着后面倒下去,马背上的蒙古大汉更是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击的当场就吐出一口鲜血,面色煞白的滚下马背,摔在地上很是狼狈,一时间四肢无力,竟然爬不起来。

  巴勒神色一动,呼吸稍微急促了一瞬间,似乎想要出手,可是终究没有,然后就站在原地没有动。

  长鹤道士也是如此,平静地看着这一幕,但是防备着巴勒,一旦巴勒动手,他就不会客气,不允许王程出现意外。

  其他几个骑马的大汉都怒吼着将王程围在中间,可是谁都没有直接动手。王程也就束手而立,站在中央,浑身气血戒备着。

  等到最后一个扎着一根小辫子的蒙古大汉骑着马慢慢地走过来,几人都神色恭敬的停止了怒吼。

  这小辫子蒙族大汉看着摔在地上同伴。冷冷地看着对方道:“你丢尽了我们蒙古勇士的脸。”

  受伤的大汉挣扎着爬起来,想说什么,可是一张脸涨的通红也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借助骏马的冲击力都被王程击败了,是所有人都看到的事实。他无力反驳这个现实和自己的弱势。

  这时,巴勒上前一步,挡在王程的面前,对着小辫子开口道:“艾丁桑,你要做什么?不要在武圣山面前丢我们大雪山的脸。”

  王程和长鹤道士都仔细地看着这个小辫子蒙古大汉。一张黝黑的面孔上能看出五官几乎扭曲在一起,一看就很有威慑力,好像要吃人一样。他坐在马背上的身体很壮实,一双露在外面的胳膊很粗壮,不光有肌r,还有赘r。更重要的是他的呼吸很稳重,一呼一吸之间就好像一头蛰伏的野兽在寻找猎物,充满了危险。

  这就是艾丁桑,华正道士所说的那个大雪山的年轻第一高手?

  只不过,华正道士的消息有误。现在他已经不是了。

  噌……

  艾丁桑一挥手,就从马背上拔出一把斩马刀,刀尖指着巴勒,喝道:“巴勒,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说话,你不过是北山的一只狗,到一边去。”

  有当年的老相识长鹤道士在旁,巴勒如何能忍受这种侮辱?当即,他就是一声大喝:“艾丁桑,放肆。”

  一声吼叫。然后他双脚一跺,如白熊扑击,一手抓向艾丁桑的斩马刀,一手拍向艾丁桑的胸口。

  王程和长鹤道士都以为以巴勒的实力。绝对能够轻易的击败艾丁桑才对。

  可是,让师徒两都没有想到的是,艾丁桑手中的斩马刀好像活的一般,在空中灵活无比的翻转,刀锋呼啸,躲开了巴勒的手掌。然后刀锋化作一道冷芒,削向巴勒的面门而来,丝毫不顾巴勒的另一只手。

  巴勒面色一变,招式已经用老,终究是惧怕这刀锋的锋锐,不敢以自己的身体硬抗刀刃。所以他的身体在空中一转,放弃了进攻,同时也躲开了这一刀,但是却被艾丁桑*迫的退了回来,如此面色更为难看。

  王程和长鹤道士的神色同时也是变得极为凝重起来。

  因为,师徒两都看出来,这艾丁桑的刀法绝对很厉害,再加上其雄厚的气血,以及稳重无比的下盘,可见手上的功夫也绝对不弱。

  如此高手,显然不弱于少林第一年轻高手悟空和尚了,可竟然还不是大雪山的年轻第一高手?还被北山的巴图击败了?

  那巴图又是如何的强势?真的和王程相当?还是更为强势?

  王程和长鹤道士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无比的神色。

  这次大雪山之行,绝对非常的凶险。

  巴勒退后一步,面色难看无比地盯着艾丁桑,喝道:“艾丁桑,你已经败给了巴图,你到底还要做什么?胡搅蛮缠只会更丢脸。”

  艾丁桑没有理会巴勒,刀锋一转,指向王程,声音浑厚无比地喝道:“你就是武圣山的王程吧。出手吧,击败我,你才有资格上大雪山。如果你都不是我的对手,那就早早滚回南方去享受你的风花雪月吧。”

  王程上前一步,目光凝重如山,直视着艾丁桑,淡淡地问道:“你是在嫉妒生气?”

  艾丁桑皱眉,呵斥道:“我嫉妒你什么?你们天生就是弱者,永远都不是我们大雪山的对手。”

  王程不屑一笑,冷声道:“你在嫉妒我们享受大好河山,你们却只能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艰难度日吧。既然你们是强者,当年是如何被驱逐出中华大地的?艾丁桑,我听过你的名字,本以为你是一个强者,现在看来,你也不过是一个活在自己梦里的弱者。”

  艾丁桑瞬间就是面色涨红,眼中怒气燃烧,气血上涌进入脑袋里,化身一头猛兽,双腿猛然一夹胯下血红宝马,斩马刀就劈向王程的脑门而来,怒吼道:“胡说八道,我现在就一刀斩碎你……”

  呼哧呼哧……

  血红宝马没有发出丝毫声音,就是呼吸很是深沉急促,然后一步冲向王程而来。只是一步。这匹血红宝马就好像经过了几十米的冲刺一样的势大力沉,四肢蹄子在地面抛起了一片尘土,一双眼睛有一丝雪红……

  更重要的是,王程从这匹红色宝马的身上看到了一丝丝渗透出来的红色y体——那是一层血y!

  这匹马是汗血宝马。

  大草原的王者。汗血宝马,气血旺盛到身体无法承受,一经发力,气血就会顺着皮肤毛孔渗透出来的宝马。

  以汗血宝马为基础的红雪桩法迅速地在脑海里闪过。

  呼…………

  刀锋呼啸而起。

  王程的注意力迅速地从汗血宝马和红雪桩法上收回注意力,目光直视着那一道刀光。心中闪过一丝轻松。

  因为,他看出艾丁桑的刀法还没有达到东星月的境界,那对他的威胁就不是那么大了。

  深呼吸一口气息,王程双脚自然而然的踩下不动如山的桩法,没有丝毫刻意地痕迹,好像自己本身就扎根大地,然后双手在胸口旋转画圆。

  这不是太极,而是地煞拳法当中的防御招式,也是类似于太极的原理,名曰混元手。

  经过最近一次次对地煞拳法的领悟。王程终于将这门攻守平衡的拳法的全部威力发挥了出来,领悟程度彻底地超过了师傅长鹤道士,只是气血积累还远远不够。

  只见他双手看似缓慢的画圆,可是突然右脚一跺,一股力道从大地传递到左手上,然后左手呼啸而起,看似轻柔,实则刚猛无比地一把抓了出去!

  这和刚刚巴勒出手以硬碰硬的方式不同,王程的出手充满了技巧,所以结果就会截然不同。

  律…………

  血红宝马发出一声低鸣。从他身边一冲而过,然后发出一声嘶鸣之后就停在了三步之外,稳重无比,好像四根蹄子也扎根大地一般。

  艾丁桑依旧坐在马背上。可是身体稍微摇晃了一下,随后就是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右手手掌。

  此刻,他的右手手掌之中是空空如也,刚刚紧握在手心的刀锋,竟然消失不见了,落在了身后王程的手中。

  这一首空手入白刃的功夫。看的长鹤道士和巴勒两大顶尖高手都很是侧目。

  长鹤道士自认为纯粹以技巧来出手的话,他也做不到王程这一招,只能以强大的实力来击败艾丁桑。

  巴勒自然也能做到击败艾丁桑,毕竟实力也只比长鹤道士弱一筹。刚刚他被*退只不过是怒气之下的一时轻敌,不可能以r掌去抓刀锋。如果真正的全力出手,艾丁桑身为晚辈,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刚刚他被艾丁桑*退是所有人都看到的事实,而王程出手夺走了艾丁桑的刀锋,也是事实。

  所以,巴勒的神色更为难看,好像自己被王程比下去了,还不如长鹤道士的一个徒弟。

  噌!

  王程手掌一挥,将手中的刀锋随手丢在一边,锋锐的刀锋c入地面过半。他的目光依旧直视着艾丁桑,不屑地道:“艾丁桑,你现在可服了?大雪山,也不过如此。”

  呼呼呼呼……

  艾丁桑的胸口剧烈的一起一伏,鼻息之间的气息好像发怒的公牛一般急促。调转马头,他双脚一踩马镫,整个雄壮的身体就从马背上跃起,大吼一声,朝着王程冲过来,身体舒展如草原上的雄鹰,拳头却是如马蹄一样的弹s出来,砸向王程的脑袋。

  这一拳砸来,艾丁桑浑身都带着一股狂暴的气息,拳头上更是带起一层呼啸的疾风,虽然还没凝聚罡气,可是也差不远了。

  更重要都是,他这一拳凝聚了劲,还有一些复杂的发力技巧!

  这是大雪山当年从印度抢夺过来的金刚拳法,在西域金刚宗也有一些传承,可是并不完整。艾丁桑修炼十年,已经到了凝聚金刚劲的境界。

  王程神色变得凝重无比,比刚才面对那把刀更为严肃凝重,心中升腾起了一股危机感。当即,他双脚一跺,也在地上扎下一个结实的桩法,扎根大地,心思敏锐之下,对大地脉动感悟也清晰起来。

  就好像刚才面对巴勒一样的感觉。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双脚感受到的大地脉动穿透全身每一寸,一股股力道蕴含着大地脉动凝聚到拳头上,然后猛然推了出去,好像推动着一座山峰一般。

  周围所有人都看着这两人的巅峰一拳的硬碰硬。

  毫无花哨,毫无技巧,就是纯粹的修为和劲道的对碰!

  轰……

  说时迟,现场却是电光火石之间就发生了一切。

  眨眼间,艾丁桑雄壮的身体就冲了下来,拳头结结实实的和王程的拳头碰撞在一起,当即就发出一声爆响,一股猛烈的气浪就朝着周围席卷出去,几个保镖都被冲击的后退两步,然后站立不稳地倒下了。

  身在空中的艾丁桑无处借力,所以一碰之下,身体颤抖了一下,被巨大的力道冲击的浑身刺痛,煞劲让他手臂的气血都凝固了起来,胳膊失去了知觉。

  同时,王程也不轻松,却是一双脚直接被巨大的金刚劲冲击的陷入了地面,泥土没过小腿肚子,拳头麻木不已,然后浑身都有一丝麻木之感。

  好像,那金刚劲不是打在自己的拳头上,而是打在全身每一处一般。

  这就是金刚拳特殊劲道的效果,刚猛无比,击中会让对方的肌r出现麻木,并且顺着骨骼传递,迅速传遍全身。

  噗!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下一刻,艾丁桑的身体从空中摔在了地上,黝黑涨红的面孔迅速地变得苍白,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王程的身体也摇摇欲坠,可却是凭借着地煞拳法稳重的桩法,以及红雪桩法的一些特殊技巧依旧稳住了下盘,没有摔倒,但是体内也是气血翻滚,受了一些内伤,胳膊的血脉筋骨有些刺痛,脏腑之间也有一点点轻微伤势。

  长鹤道士一步过来,跨过几米的距离,来到了王程的身边,一把扶住了王程的身体。

  这时,天空一头雄鹰在低空掠过,发出一声气息浑厚的长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