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煞劲,煞劲

第五百七十一章 煞劲,煞劲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地煞拳法取名地煞,和厚德载物却是截然不同的性质,其核心就是激发心中融合大地的杀意,发泄其中的煞气,所以名为地煞。

  王程经过这两天来的领悟,身上的气息就是从厚德对人,变成了现在身上有些凌厉的煞气,好像刚刚从地狱杀出来的凶神恶煞,看人的眼神都是极其凶恶的。

  其实地煞拳法的这种变化也是物极必反,一y一阳的道理。

  只见他双脚在地上一跺,地面微微一颤,一招大地锤法就砸了出去。

  这一锤,和他之前的那种中正平和势大力沉的大地锤法截然不同,而是带着必杀的煞气,双眼之中绽放出嗜血的光芒,浑身气血沸腾,热气升腾。

  这一刻,他的呼吸,心脉跳动,气血运转,都和脚下大地的脉动融合为一!

  他感觉自己好像化身成为大地,要杀掉眼前这个踩在自己身上的敌人!

  长鹤道士看到这一幕,浑身激动地都有些颤抖,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有些失控的迹象。因为,他上次看到这一幕类似景象的时候,还是七八十年前在自己师傅玄鼎真人身上见过。

  巴勒感觉全身上下压力巨大,眼神好像看到鬼一样地看着王程,其中还有些不敢相信。然后,他心中立即放弃了身为前辈的自尊,竟然没有选择防御招式出手,而是直接冲了上去,想要先发制人,先一步击败王程。

  因为,他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接不下王程这一拳的迹象。

  吼…………

  巴勒发出一声低吼,好像雪地里饿极的白熊发现猎物一般,然后整个人一步迈出,就朝着王程扑了过去,双手张开。浑身力道都传递到双手上,每一根手指似乎都发出一丝金属光泽。

  这正是大雪山正宗的白熊拳法,是以模仿白熊为目标的象形拳法,在增长力气和气血锤炼方面。和中华正统的虎形拳都不相上下,绝对属于内家象形拳的顶尖拳法之一。

  呼呼呼……

  巴勒双手张开,左右一起拍向王程的脑袋,双手上都带着一丝几乎凝聚成为实质的罡气,也是带着一道必杀的决心。

  轰……

  可这时候。王程的拳头也同时推了出来,这一只拳头好像凝重如山一般的推向了冲过来的巴勒,周围地面轻微颤抖,从地面上好像发出了一声轰鸣。

  煞劲,真的是地煞拳法的劲!

  长鹤道士眼角甚至都地下了一滴眼泪,这一次是确确实实地看到了武圣山重新崛起的希望。

  可是,巴勒就感觉到一种如坠冰窟一般的冰冷,浑身起血好像都要冷冻起来一般,急忙调整呼吸,依旧一巴掌拍向王程的拳头。另一巴掌拍向王程的脑袋。

  啪!

  一声脆响。

  巴勒的右手结结实实地一巴掌拍在了王程的拳头上。他手掌上的罡气瞬间就被打的破碎,然后一股凌厉至极的劲道传递过来,让他的整条胳膊刹那间就失去了知觉,胳膊里的血y和筋骨似乎都在这一瞬间僵硬了。

  心中惊骇无比,巴勒急忙双脚着地,左手收回挡在胸前,挡下了王程冲过来的这一往无前的一拳,下一刻整个左手胳膊也差点僵硬,还被巨大无比的劲道冲击的后退了一步,上半身的气血筋骨竟然都有一丝僵硬凝滞的感觉。

  “这是……煞劲?”

  巴勒盯着王程。还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他刚刚还不把王程看在眼里,因为王程就算在比武大会上表现的如何强势,也不过是一个武圣山还在练力的初级弟子而已。就算自己被长鹤道士一拳打的实力受损,但是他自信只要自己发挥出一半的实力就足以击败王程了。

  没想到。王程这一拳大地锤法竟然真的让他无法阻挡,那种煞劲更是让他恐惧!

  这种煞劲,巴勒还是年少的时候在玄鼎真人身上看到过,其后就只有大雪山的一些典籍之中有记载。

  武圣山的地煞拳法凝练煞劲,天罡拳法则是凝练雷劲。

  两种劲道都霸道无比,煞劲打中了人就会让对手气血筋骨肌r暂时性凝固。无法动作,只能任人宰割;而雷劲就更为霸道,打中对手就会让其如被雷击一般,全身气血溃散,肌r骨骼麻痹无法发力,也只能成为任人鱼r!

  国术拳法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凝练出了几种劲道,炮劲,崩劲,横劲,钻劲,劈劲,鞭劲,缠丝劲等等,每一种看似都厉害霸道无比,要么将人打飞,要么将人打的如炮击一般等等效果,可是和这些传承上千年的古拳法所凝聚出的劲比起来,就显得不值一提。

  王程也是此刻自己亲自施展了才知道,为何武圣山两千年来都敢说天下第一,历代祖师爷都敢称天下第一高手。

  他施展出这一拳蕴含煞劲的大地锤法,才知道原因。

  他自信,如果当时在比武大会上,就只是这一拳,估计就无人可挡,就算是悟空和尚估计都不行。

  看着巴勒,王程浑身舒畅,虽然让他再打第二拳,可能也凝聚不出煞劲了。可也不妨碍他此刻身上的气势如虹,看着对方沉声说道:“你刚才怎么说我的?你说要教教我,什么是真正的中华武术?”

  巴勒面色漆黑,深呼吸几口气息,气血冲击之下,才将一双胳膊上凝滞的气血恢复过来。他知道这是自己实力在王程之上的缘故,如果是他全盛时期,王程的煞劲对自己并没有多少作用。

  可是这种煞劲在同辈之中,几乎是无敌的,除非是专修横练功夫,将身体锤炼的极其强大的同辈高手,才能抵挡。目前来看,王程的对手之中,只有颜玉和悟空以及神夜三人才有可能。

  国术高手,同辈之中,统统都不是王程的对手。

  “你很不错,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你的确有实力和我大雪山第一天才一战。不过,你的煞劲还没有完全领悟透彻,更没有稳定,到时候你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的发挥了。”

  巴勒语气低沉地对王程说道。

  王程也收起了桩法,心中不断的回忆着刚刚施展出那一拳的感觉,看着巴勒自信无比地说道:“那我很期待和大雪山第一高手艾丁桑的交手了。”

  长鹤道士收拾自己激动的情绪,看着巴勒说道:“巴勒,你的白熊拳法修炼的火候不浅。看来你早就被大雪山收服了。”

  巴勒的气息恢复了正常,看着长鹤说道:“人往高处走,我为何不能加入大雪山?为何要回中原接受你们的摆布?”然后,他看向王程,问道:“谁又告诉你,你的对手是艾丁桑?”

  长鹤道士面色闪过一丝愤怒,可最后还是没有说话,毕竟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当年他以为巴勒是被大雪山高手所困不能离开,现在看来或许是巴勒主动投靠大雪山才对,害死了其他人。

  不过。王程很是惊讶地看了师傅一眼,向巴勒问道:“大雪山第一年轻高手不是艾丁桑吗?”

  巴勒收拾自己的仪态,恢复了一个严肃的老者形象。他对几个跟班挥挥手,因为车子已经被长鹤道士打坏了,所以只能步行朝着西北方向走去,沉声道:“谁告诉你大雪山第一年轻高手是艾丁桑?他之前或许是,但是现在肯定不是了。”

  王程和长鹤道士师徒两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一些惊讶。

  难道华正道士所说的消息有误?

  华正道士不是和大雪山有联系么?

  巴勒似乎看出长鹤道士和王程的疑惑,淡淡地说道:“现在的大雪山不是百年前的大雪山了。你们知道的艾丁桑,只是南山第一年轻高手。可是大雪山不只有南山。还有东山,和北山。真正的大雪山第一年轻高手,是北山的巴图,也就是王程你这次的对手。”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深深地看了长鹤道士一眼,继续说道:“看在当年老道士你救过我一命的份上,我就多告诉你们一些信息。巴图在上个月击刚刚败了南山的艾丁桑,和东山的巴叶,成为大雪山第一年轻高手。”

  “他从十年前就常年不在大雪山。加入了非洲一个佣兵队,经历无数出生入死,现在已经是国际佣兵界赏金排名第二十位的雇佣兵,手上的人命不下数百。老道士你让你徒弟挑战他,只有两个结果,胜利了,你徒弟就能活;输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长鹤道士听到这里,脚下都凝重了一些,力道爆发在草地上留下了几个脚印,可见心中的不平静。

  然后,他神色复杂地看向徒弟王程。

  王程不知道佣兵界的事情,老道士可是知道的,这个领域是一个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能在世界排名前二十的佣兵,无一不是顶尖实力,并且成功的执行过诸多危险极高的任务,才能被各方承认排名,身价极高。

  王程的眼中只有一片坚定,不管对手是谁,他心中只有自信,双脚踩着大地,感觉着那若有若无的厚重脉动,肯定地说道:“死的人一定不是我。”

  长鹤道士点点头,不再说话,可是那几次紊乱的呼吸,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

  王程是武圣山的希望,长鹤道士已经没有时间去等待下一个合适的传人了。

  巴勒也不再说话,说了这么多,他觉得自己仁至义尽,只是在前面带路。他这次出来自然不是来狙击长鹤道士和王程的,而是来迎接的。

  毕竟,大雪山终究还是一个传承数百年的宗门,虽然和中原大地恩怨纠葛牵扯不清,可这点风度还是有的。

  长鹤道士和王程跟在后面没有说话,几个黑大汉在周围好像护卫一样,可时刻都戒备着这师徒两人。

  一直走到下午黄昏时分,一行人才停下了脚步。

  巴勒指着前方那一座若隐若现的山峰,声音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指着前方说道:“那三座山就是大雪山,按照方向,分别是东山,南山,北山。”

  长鹤道士也是神色复杂。

  他的记忆中,当年的大雪山还只是一座山峰,并且实力经过几百年的积累强势无比,其宗主堪称当世仅次于爱新觉罗氏那位神秘高手以及武圣山玄鼎的第三高手,并且借助老毛子的支持,座下还一度拥有几十万士兵。

  后来,大雪山宗主被玄鼎击败,座下几十万士兵也被汉族士兵打败。

  从那时起,有再次兴盛迹象的大雪山一下子分崩离析,退居更北方,扎根在了靠近老毛子边境的这三座山。

  “你是哪座山的人?”

  长鹤道士对巴勒平静地问道。

  巴勒皱着眉头,道:“我是北山的。”

  长鹤和王程都点头表示明白。

  巴勒急忙解释道:“我北山的巴图的确是三座山峰第一年轻高手。”

  长鹤道士看着前方几匹奔跑过来的骏马,微笑道:“或许,你还要问过他们才知道。”

  王程和巴勒,以及其他几个大汉都警惕地看向前方。

  几匹四肢有力的骏马迅速的奔跑过来,带着一股凶悍的气息,很符合蒙古一族的气势。更重要的是,长鹤道士,巴勒,以及王程三人都能感觉到马背上的那几个人散发出的强势气血气息,以及和胯下骏马几乎融合为一的气势和境界。

  这就是马背上的民族!

  嘀嗒嘀嗒的马蹄声中,几匹骏马迅速地来到几人面前。

  当先的一匹马背上坐着一个面色黝黑,虎背熊腰的大汉,手中抓着一根鞭子,直接毫不客气地就朝着王程挥舞下来,带着一丝呼啸,马鞭在其手中还想如一把马刀一样的斩了下来,配合其凶神恶煞的样子,很有威慑力。

  如果是寻常人,估计就被这气势吓住不敢动了。

  可是王程绝对不会,心如大地,谈山崩于前也不会有任何神色变化,双脚迅速扎下一个不动如山的桩法,手掌毫不示弱地一把抓向对方的马鞭。

  这蒙古大汉马术高超,所以这一鞭子不只是其本人的力道,还有胯下骏马冲击的力道,绝对非同小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