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少林第一高手

第五百四十八章 少林第一高手

  大家都是齐齐面色一变,一起看向门口。

  就连王程都是面色微变,因为就连他也没听到外面有人靠近的脚步声和呼吸声,直到对方发出声音,以声音撞门而入才直到有人来了。

  这个和尚的气息和脚步,有些诡异,不过气息爆发却是极其强悍!

  王程和神夜道士几人一起看向南少林的一仑和尚,看到果然一仑和尚死死的盯着门口的和尚,好像看着自己欲杀之而后快的死敌一般。

  这突然出现的神秘和尚,那么八成就是嵩山少林寺的了,而且地位和实力绝对都不低。

  “易筋洗髓两本经书的确可以说是少林的根基。”

  一仑和尚看着对方,沉声说道:“不过,既然不能合在一起。那不如换来更有用的东西增强实力。悟空,你说是不是?”

  悟空?

  和悟禅一个辈分的少林和尚?

  不过,大家听到这个法号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一个猴子的形象。想来当年给这个年轻和尚起法号的老和尚,估计也有一些恶趣味,或者就是寄予了极大的希望。希望他能像那个猴子一样,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但是,作为一个出家人,如果真的在这个法号当中寄≮∟,..予了这种思想,那么也可以说是破戒了。

  当然,也或许人家的法号只是注重了一个空字,悟不过是辈分的代表而已。

  王程几人都安静地看着,此刻一仑和这个悟空和尚显然更像是主角,南北少林之争在两大少林之间也延续了上百年的历史,双方的恩怨纠缠不清。

  悟空和尚身上的气息极为的中正平和。他整个人看起好就像是一个燃烧起来的火球,又好像一轮太阳,双眼之中的精光绽放。几乎掩饰不住。可见其内家修为绝对高深无比,而且纯阳童子功的修为必定还在一仑和尚之上。

  因为,他身上散发出的纯阳气息,比起王程也不差多少。可他的脸上却是很平静,好像任何时候都是古井无波一般,抬脚走了进来。依旧双手合十,目光扫过王程和神夜道士,以及孙家兄弟一眼,最后落在一仑和尚身上,声音很是厚重地说道:“一仑,我本以为你领悟了我少林佛法至理,一心向佛。没想到,你竟然私心如此重,一切只为自己着想。难怪你的纯阳童子功迟迟不能突破。如果你依旧如此自私自利,心中无佛,那你修为也就止步于此了,白白浪费了大好资质。”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悟空和尚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悲天悯人的气息,好像一切都是为他人着想一般,自己的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又好像是长辈教训晚辈一样的理所当然。让其他人都忍不住赞同他的观点。

  这,是少林传说中的佛门菩萨心境。从佛经之中领悟出的慈悲之心!和王程的道门心境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对悟性的要求比道门心境更高。

  少室山一千多年来,也就只有寥寥几人同时在佛法和武学上有极高的修为。

  王程和一仑,以及神夜道士都是识货之人,同时面色变得极为严肃下来,知道悟空和尚应该就是少林那个传说人物了。

  尤其是一仑。作为被教训的,一张脸直接就冷了下来,沉声道:“悟空,你还没有资格教训我。你不在少室山上修禅念经,跑来这里做什么?既然你佛法高深。一心向佛,何苦还来沾染俗世?”

  悟空和尚是少室山上的一个传奇人物,和一仑一样从小就入了佛门。

  可是他比一仑更加彻底,入佛门三十年来从没下过少室山,一心钻研佛法,同时也兼修武学。江湖传言,他将少室山上的诸多佛法和武学秘典都研究透彻了,一身武学修为和佛法修为堪称现代佛门的代表人物,就连少室山上的罗汉、戒律、达摩三大堂主和主持都对其尊重有加。

  现在看来,传言或许有些夸大,但是或许也没有夸大多少。

  王程眯着眼睛,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酒,淡淡地道:“阁下就是传说中的悟空和尚?”

  悟空只是看了一仑一眼,显然对一仑不是很在意,没有回答一仑的问题,而是带着一丝严肃地看向王程道:“传说不敢当,小僧就是一个佛灯前的和尚而已。和贵为武圣山道门传人,天下第一高手的阁下比起来,不值一提。”

  “呵呵,看来和尚你的佛法修为也不如传言中的那么高,还如此在意虚名。”

  王程呵呵一笑,摇头轻松地说道:“就如一仑所说,既然你就是佛灯前的一个和尚而已,何苦来沾染尘世因果?”

  悟空和尚依旧面色平静,回答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身为道门传人,不也是行走在俗世中,沾染无数因果?”

  “哈哈哈,我武圣山的确是道门正宗传承,不过却只是传承武学,并不传承道门经意……所以,我只修武道,一切因果,自有一拳了结!”

  王程豪爽一笑,自信而坚定地说道。

  其他人看向王程,都闪过一丝震惊,小小年级,武道之心就如此坚定。

  不过,悟空和尚也是呵呵一笑,浑身煞气一闪即逝,道:“好一个武道之心。不过,小僧这次下山,也是带着一颗想魔之心而来,自然不惧沾染俗世因果,我也有降魔手段。”

  一仑和尚同身为佛门中人,沉默下来,知道自己和悟空和尚的境界差距有些大。

  孙东鹤作为东道主,知道来者是客的道理,而且嵩山少林寺之前就通知了要来人,所以站起来说道:“悟空和尚,随意坐下来吃点饭菜,我再叫人弄两个菜上来。”

  悟空和尚也很干脆,直接坐了下来,而且也不忌荤腥,毕竟也是练武之人。不吃肉时如何积蓄气血?不过他不会喝酒。

  他一边吃着肉食,一遍对孙东鹤摇头道:“不需要麻烦,这里足够了。我这次下山,自然希望为我少林扬名天下,这也是佛法修行的一个过程,不入地狱。不降魔,如何成佛?”

  王程笑了笑,对此不置可否,自顾自地继续吃东西。

  而这时候,一仑和尚再次对王程说道:“王程,我刚刚的提议,你觉得如何?你可以说个条件。”

  王程眉毛扬起,知道一仑这时候或许是故意和悟空和尚作对,当即也直接地说道:“一仑。我刚才也说的很明白了。除了易筋洗髓两本经书,我对你们少林其他的东西都不感兴趣,论武学底蕴,你们不如我武圣山。”

  神夜等其他人都齐齐看向王程和一仑。

  悟空和尚的眼中甚至再次闪过一丝浓郁的煞气。他身上的气息也立即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中正平和,不再是悲天悯人,而是一种除恶务尽的大无畏降魔煞气。

  似乎,王程和一仑在他眼中就是要除掉的恶魔。

  王程也感应到了悟空和尚看自己的气息变化。可是他并不在意。依旧看着一仑和尚,等着对方的答复。

  如果。能挑起南北少林的斗争激化,王程绝对很乐意。

  不过,神夜也是当事人之一。因为他已经和王程达成了交易,自然不想节外生枝,当下也看向王程,严肃地说道:“元鼎。你应该也是守信之人吧?”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看向神夜,反问道:“神夜道兄,我需要守什么信?”

  神夜一愣,随后仔细一想。就是面色一变,变得极为难看。因为,他此刻才想起来,从头到尾,王程似乎就没有答应过他什么东西,更没有给过什么承诺。

  就算之前收下了他的红雪桩法,可实际上也是他半强行留下的。当时王程也没有确定交易,而是说要回江州和杨佑德商量之后再作答复。

  也就是说,神夜道士一直以来都可以说就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王程到底要不要带他一起玩,还要看心情好不好。

  想到这里,神夜沉声说道:“元鼎,你还有什么条件,可以一起说。我能做到的,绝对不推辞。”

  事到如今,已经付出了许多,神夜不可能放弃。

  眼看神夜如此,一仑眼睛却是一亮,因为神夜这时候的表现说明他和王程之间的交易还没达成。那么一仑就觉得自己机会更大,急忙说道:“王程,易筋经在我南少林也不过是鸡肋,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抄录一份,但是洗髓经我可拿不到。”

  一仑心道,如果我有易筋洗髓两本经书,也就不可能和你交易了。这两本被称作是少林根基的经书,单独一本就是普通的内家养身拳法,所以并不是很珍贵,可要是合在一起修炼,那就是神功秘法了。

  当初,民国时期第一高手孙禄堂去南少林就得到了易筋经手抄本。所以这本单独修炼没有明显效果的经书,对南少林来说的确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更多的是象征意义,如果没有得到洗髓经的可能,的确不如物尽其用,换一些更有用的东西来。

  如果能从王程这里换来一份五禽宗宝藏的份额,对南少林绝对更有实际好处。

  所以,一仑有信心说服师傅和师门长辈同意这个交易,才会说的如此笃定。

  王程肚子吃了五分饱,开始慢慢地品尝起了桌子上的美味,对两人的话都是不置可否,好像还是很不满意,待价而沽,在等更好的交易条件。

  孙家兄弟,以及李家和董家的人,都冷眼旁观,就连有些醉的孙东虎都不再开口说话。显然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事关三大门派,四大派系的斗争,每一个人背后所代表的势力都不是任何一个国术家族能比拟的,最好不要参与。

  否则稍有不慎就是不仅自己粉身碎骨,还连累家族一起倒霉的下场。

  “孽畜,你身为少林弟子,竟然将易筋经拱手送人,其心可诛!”

  坐在一仑和尚对面的悟空和尚突然一声大喝,声音滚荡冲击,让整个房间的气息都震荡起来。他的目光怒视着一仑和尚。好像一个嫉恶如仇的降魔罗汉,浑身的气息也极为纯粹,就是一股大无畏的杀意!

  一仑和尚的目光也直视着悟空和尚,气息毫不示弱,冷笑道:“别说的那么高大、悟空,你这次下山来。还不是为了宝藏?既然你说的如此好听,那不如你把少林寺的那张地图给我,我就把易筋经给你,让你一起修炼易筋洗髓两本经书,这样经书也不会外传,如何?”

  悟空和尚冷哼道:“这不可能。”

  他的确很像将易筋洗髓两本经书凑齐,可是他也知道五禽宗的武学宝藏绝对更加珍贵。

  一仑和尚也寸步不让:“那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要打就动手,嵩山那破庙败在我一仑手上的人已经数不清了。”

  听到这话,其他人都急忙稍稍地让开了一些位置。同时防备起来,以免等下波及到自己。

  只有王程没有任何动作,依旧慢慢地吃着东西,慢慢地喝着酒,时不时地看神夜一眼,发现神夜似乎也领悟了,不再说话。

  神夜看出来,王程或许不是有心想和一仑和尚做交易。而是故意激发一仑和悟空两个和尚的矛盾。

  目的,现在看起来就要达到了。

  只是。看两人只是怒目对视,剑拔弩张的样子,就是不动手。

  王程看向神夜,道:“神夜道兄,听闻武当山有一本张三丰前辈亲手所写的混元道经,我可否一阅?”

  这是在喊价。

  神夜不知道王程是真的要价。还是故意做一番样子,目的是为了继续引诱一仑和尚,来挑逗悟空和尚的神经。

  但是,他就算不知道王程到底想不想要,在这时候却也不能不答应。心中稍微一衡量,就点头道:“这个不无不可,我武当祖师爷乃是道门最后一个开派宗师,他的混元道经可谓道门经典。”

  “的确,所以我想借阅一番,多多了解道门经典。”

  王程满脸认真的点头说道。

  “那好,我可以做主给你誊抄一份。”

  神夜点头答应下来,眼中光芒闪烁。

  外人或许有所不知,但是王程知道这本张三丰亲手所写的混元道经,实际上就是一门高深的内家呼吸秘法,也就是武当山的内家代表混元一气!

  神夜就是从这本道经之中领悟出的混元一气。他竟然答应给王程一份,可见也是为了得到五禽宗秘法而不惜一切。

  一仑和尚焦急地看向王程,道:“王程,除了易筋经,我还可以答应给你三门少林绝学。”

  王程眼神一亮,装作很认真地看着一仑和尚,好像在思考的样子。

  就在这时。

  悟空和尚忍不住了,低喝一声,手臂如刀一般挥起,直接劈向对面的一仑和尚。他手臂上巨大的力道带起一股几乎化作实质的飓风,眼中射出摄人心魄的煞气,喝道:“一仑,你如此执迷不悟,今日我就代表戒律堂清理门户,亲手铲除你这少林佛门败类。”

  轰…………

  一声轰鸣爆响。

  悟空和尚这一掌明显是一种高深纯熟的刀法,手臂如刀锋一般的斩下来,一刀就将两个和尚当中的桌子劈成了两半。只见他脚下再次瞬间发力,在地板上留下一个坑,整个人就冲了出去,手掌刀锋直指对面的一仑。

  一仑和尚大惊:“悟空,你敢。”

  他没想到悟空和尚竟然真的说动手就动手,要知道这里可是孙家的地方,还有王程等高手在场的情况下。

  事实上,悟空就是如此大胆,他领悟佛门心境,再加上大成境界的纯阳童子功,已经是心无畏惧。任何事情,只要他认为是正确的,那都可以做的出来。

  眼见手掌化作刀锋就来到眼前,一仑和尚急忙双脚扎下马步,将屁股下面的椅子碾压成为了碎片,双手抡圆,浑身气息大热,施展出纯阳童子功,手上乃是少林的一门防御拳法!

  “哼,班门弄斧!”

  看到一仑的纯阳童子功和少林拳法,悟空和尚不屑低喝一声,手掌刀锋毫不留情的落下,一刀将一仑的双拳就斩开,然后手掌呼啸地劈在了一仑和尚的肩膀上!

  咔嚓一声脆响清晰的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一仑和尚的右边肩膀骨骼当场被斩碎,失去知觉,肩膀肉眼可见的倾斜下来。

  可是悟空和尚没有停下来,也是得理不饶人的气势。他脚下再次一步欺身上前,冲到一仑面前,手肘重重地装在一仑的胸口,将一仑和尚整个身体都撞击地飞了出去!

  碰!

  一仑和尚魁梧的身体直接飞出了七八米远,摔在地上,将地板砸出一个小坑,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去,眼神惊骇无比地看向悟空和尚。

  传言悟空和尚的武学修为乃是少林之中罕见的高手,不输给老一辈三大堂主,可是却一直不曾下山,所以很多人是不相信的。

  一仑和尚同样身为南少林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自然也是骄傲无比,对悟空和尚的传言很怀疑。

  可是现在,他被悟空和尚一招击败,必须要相信那些传说了。

  曾有人说过,嵩山悟空和尚,乃是中华大地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

  一仑有一丝相信了,可是嘴上依旧不服输的沉声喝道:“悟空,你竟然偷袭我。”

  悟空和尚再次不屑地看了一仑一眼,声音洪亮地道:“你还不配。”说完,他转身看向那边一只手按住了半边桌子,让那半边桌子没有倒下,依旧在吃着桌子上菜肴地王程,沉声道:“都说你是天下第一,不过我觉得你的心机更重。小小年纪,就耍一些阴谋诡计,我来替你师傅教教你,如何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道之人。”

  话音未落,悟空和尚就一步冲到王程的面前,整个人好像一个横行霸道的坦克一样,带起一声轰鸣,依旧是手臂化作刀锋,斩向王程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