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贪心的孙家

第五百四十四章 贪心的孙家

  孙建华的眼神闪过一丝激动。

  孙家的武学传承应该是国术时代崛起的武学家族之中最庞大繁复的一个,其家族当中几乎有所有国术拳法的正宗传承,还有许多自己的独门拳法传承。

  孙东虎所修炼的虎形拳,就是其中之一,虽然不是主流,对悟性的要求很高,却也的确强势无比。

  所以,王程这只融入自己巅峰时期全部猛虎真意的雕刻,对孙家来说几乎就是无价之宝。

  孙建华当下就是对着王程郑重的抱拳弯腰,感激地说道:“如此宝物,本来我孙家是不敢收下的,不过我听闻过王程你猛虎拳法的修炼过程,反正你也要出售,那我就厚着脸皮不客气了……孙家上下绝对不会忘记此事。”

  拳谱秘籍什么的,谁家都有,谁都会看,可是看了之后不一定能练出东西来。

  可是这座猛虎翡翠和那些拳谱不一样,就算是不练拳的普通人天天看着,也能从其中领悟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不说成为绝世高手,起码也会有一些养生的效果。

  所以,这座猛虎雕刻的价值,绝对在一本高深的虎形拳拳谱之上。

  就算王程现在把猛虎九式给孙家,孙家的人再过几百年也不一定能练成。但是得到这座猛虎雕刻,孙家或许能在近百年内就能出现好几个修炼虎形拳的高手,让虎形拳成为家族支柱之一。

  王程淡然笑了笑,也控制着内家气息,急忙上前将孙建华扶起来,道:“孙叔叔,你这么客气,我可不敢承受。我和孙东鹤,孙东虎都是兄弟朋友,这东西我用不上,给东虎绝对有大用。”

  孙建华点点头,肯定地道:“不错。这小子的虎形拳到了一个瓶颈。你的这件东西对他的用处很大,所以我才厚着脸皮收下。”

  孙东虎压制住心中的一丝激动,将猛虎翡翠重新放回盒子里,神色有些不舍。转头第一次对王程露出一丝尊重,抱拳道:“多谢阁下,我对你的承诺一辈子有效。”

  王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今天的目的是达到了,为的就是和孙家拉好关系。当下急忙有将孙东虎拉起来,笑道:“孙东鹤帮过我两次,我这算是投桃报李。”

  孙东鹤赶紧将自己撇清,摇头道:“我可没有出什么力气,看热闹还差不多。”

  眼看孙家父子三人就要围着王程团团转了,神夜一副高高挂起的样子,一仑出声道:“孙叔叔,孙老前辈呢?”

  孙建华这才回过神来,对一仑和神夜两人笑道:“老爷子在休息,你们先一起坐下喝杯茶。老爷子马上就出来。”

  王程当下就和刘诗成以及张绍云一起坐了下来。呼吸炙热而悠长,一时间没有被一仑和尚的纯阳童子功压下去。

  不过,王程的纯阳气息终究没有修炼多久,还不够深厚强势。所以此时他已经被一仑和尚逐渐的压制下来了,周围密布着一道道来自一仑的纯阳气息。

  可是,一仑却不能直接真正的将王程击败。因为王程的纯阳气息一直都还在,虽然没有他那么强势,却也无比坚韧而悠长,怎么都不消失,让一仑焦急之下。差点乱了气息,急忙调整情绪。

  几人刚坐下,孙建华和孙东虎就带着他们送来的礼品到后面去了,留下了孙东鹤招呼客人。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孙家年轻人又领进来了三个中年人,分别是董家,陈家和李家的人。三人步伐沉稳,气息深沉,都是内家气息深厚的高手。

  孙东鹤也赶忙将三人招呼下来。

  李家和董家的人都笑呵呵地上来给王程问好,送上祝贺。王程也不失礼仪的答谢。

  只有陈家的人对王程不理不睬,时而盯着王程的眼神甚至带着一丝不满,显然是来者不善。

  只可惜,现场似乎没有一个是站在陈家这边的。几人都将陈家孤立了起来,让此人一时间有些尴尬和郁闷。

  “哈哈哈哈哈……”

  突然,后面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声音醇厚而具有穿透性,穿过走廊冲击过来,在客厅当中依旧震动的几人耳膜出现一阵阵的轰鸣声。

  王程和一仑,神夜几个高手都迅速的以内家气息平复耳朵的不适,只有刘诗成和张绍云受到的影响最大。

  随后,就是一个鹤发童颜,个头足有将近一米八,有一些微胖的老者走了出来。老者脚下龙行虎步,目光扫视之间,带着压迫人的精光,声音洪亮地说道:“老头子我很久没见过这么多客人了,而且个个都是一方高手,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

  这位就是现在的孙家主事者——孙海,也是现在的孙家第一高手!

  王程只是看到这老者的第一眼,就推测出此人的实力比牛大海绝对只高不低,内家气息浑厚无比。

  当年的天下第一高手的家族底蕴,果然非同一般。

  “武圣山王程,见过孙前辈。”

  王程站起身来,不卑不亢地抱拳行礼。

  刘诗成和张绍云也都站在他身边一起见礼。

  一仑,神夜以及另外三个中年人也都一起对孙海问好,都显得很尊重。

  孙海挥挥手,大气地道:“算了,算了,我们都是靠拳头吃饭的,就别弄这些繁文缛节了。一仑,你师傅怎么没来?”

  一仑的头顶已经蒸腾出了一层水汽,纯阳童子功几乎运转到极致,想要尽快击败王程的纯阳气息,隐约间可以看到有一股热气在他的头顶上不断的升腾。他站起来开口说道:“我师傅上个月去了南洋,所以没能过来拜见前辈。大师伯让小僧一仑来和前辈有要事相商!”

  孙海上下打量着一仑,哈哈笑道:“好,你的童子功就要大圆满了。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专门看我这把老骨头的,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一仑没有直接说,而是左右看了看其他人,尤其是在王程身上停顿了一下。

  孙海又是大气的一挥手,喝道:“没事,在场的都不是外人。我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事,今天来找老头子我的。都和此事有关,所以你可以敞开了说。”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莫名的笑意,看着孙海和一仑,以及陈家。董家,李家的几人,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或许,这些人不是临时起意来的呢?

  那就是早就商议好的一次聚会!

  在场的除了他王程和一仑和尚以及神夜道士以外,其他人都是国术世家出身。而且董家和李家都是神话宗师之后。陈家也曾经培养出了一个神话宗师杨露禅是国术世家当中历史最悠久的一个,而孙家祖辈孙禄堂也是当年的民国第一高手!

  如此,王程才恍然发现,现场的几个高手身后的家族势力,几乎可以囊括整个国术领域的顶层势力。其他的所有国术家族,除了南洋的戴家之外,都要比在场的几家要弱至少一个档次以上。

  想到这些,王程的神色逐渐严肃下来,神色带着警惕地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一仑和神夜以及孙家兄弟也不例外。

  孙海的话音刚落。没等一仑说话,陈家的人立即就迫不及待地站起来说道:“不错,我想今天大家来这里无非就是为了五禽宗的武学宝藏,一仑你们南少林可没有地图,还想染指?”

  一仑看着陈家的高手丝毫不示弱,冷笑反问道:“那陈家有地图?”

  陈家中年人面色顿时变得难看,冷哼一声,道:“我们陈家本来有一张祖传地图,不过被外人抢了过去,我们已经决定不惜代价抢回来。”

  说着。他冷眼看了王程一眼。

  这种场合,王程也绝对不会示弱,笑道:“陈家的人自己输了东西,就说是别人强抢?那你们陈家已经无敌了。谁以后还敢和你们陈家打交道?天下间所有的东西都是你陈家的算了。”

  陈家的人听了王程的话又是一阵气急,沉声道:“那是你们的阴谋。”

  “哼,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乱说。今天这里有这么多人,每一个人都能代表一方势力。你说我当初施展了阴谋,那你现在只要你能接下我一拳。我就把地图还给你;如果你接不下,那就要为自己的话负责……”

  王程冷哼一声,气息高涨,身周纯阳气息再次升腾,竟然一时间和一仑的纯阳气息不相上下,朝着陈家的人质问道。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严肃凝重起来,在两团炙热的气息当中,还有一丝肃杀之意。

  陈家中年高手狠狠地盯着王程,足足两个呼吸之后,面色也憋的绯红,可就是不敢答应。当即他再次冷哼一声,干脆不理会王程,直接看向孙海,道:“孙老前辈,您也看到了,这武圣山的小子在您面前就敢目中无人。当初五禽宗的几张藏宝图,是我们几大家族的老一辈收藏的,那五禽宗的宝藏自然也就是我们几家的,现在地图沦落到他一个外人手上,来分走我们的东西,我陈家第一个不服。”

  “不服的话,那就来武圣山开打。打不过,那你们陈家就直接在我江州的江边去跳江吧,反正你们也丢死人了。”

  王程再次不客气地嘲讽道,让陈家中年人又是气的浑身颤抖。

  早就已经和陈家撕破脸皮了,王程却也没想到陈家现在竟然打算联合其他几大国术家族来对武圣山施压,想要以此来抢回那张地图。

  这事儿,王程是宁死也不可能答应,不只是他个人的事情,还代表了武圣山和杨家的颜面。

  不过,他也不会鲁莽行事,毕竟现场是几大国术顶尖家族。所以他急忙给神夜道士打了个眼色,开始寻找盟友。

  咳咳……

  神夜接到王程的示意,又看了看孙海,发现孙海暂时还没发表意见。当下他咳嗽了两声,表示了一下存在感,开口道:“孙前辈,贫道认为,当初陈家的人去江州,的确是输给了王程和杨家,所以输掉了自己的传承拳谱是理所当然的,现在要抢回来,道理上说不过去。”

  陈家的中年人立即开口道:“拳谱我们不要,我们只要那张图。我们只是输了拳谱,那张地图不算在内。”

  “呵呵,那现在这两样有区别吗?”

  神夜不屑地笑了笑,反问道。

  陈家中年人一时语塞,面色也有些尴尬。

  的确,现在来说,两者没有区别。

  在武学宝藏没有确定的时候,他们谁都没有拿那张图当回事,现在谁都知道那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了,还会傻傻的交给你?

  孙海目光如电,看着神夜,问道:“小道士,此事与你何干?你和王程是不是有什么苟且之事?”

  苟且之事!

  神夜和王程同时都有些尴尬。

  王程说道:“孙老前辈,我和神夜的确有一场交易。不过我们的交易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交易的东西也是我们自己的东西,神夜现在的确有资格参与这次寻宝。”

  孙海瞬间面色严肃下来,目光变得具有压迫感,盯着王程,如一座泰山一般,沉声道:“你说给他,就给他了?老头子我说不行。”

  “不错,我也不同意!”

  听到孙海的话,陈家中年人立即出声支持。

  王程淡淡地说道:“孙老,我自己的东西,我想不需要你的同意吧?”

  “王程,你今年只有十八岁,年少得志,但是莫要猖狂。这次寻宝虽然是你和颜玉那丫头发起的,但是必须要老头子我来主持。你们手上的每一张地图,都要听我的,最后得到的宝物,我也会分给你们……”

  孙海肯定无比地说道,好像一锤定音一般,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一仑和神夜,以及王程,都是面色极其难看。

  可见,代表南少林的一仑这次来孙家,也是对这宝藏有所图谋,此刻还没开口,就被孙海拒绝了。

  而神夜以为自己和王程达成交易,就可以稳稳的分一杯羹,没想到孙家老爷子是如此强势,看架势竟然是想要独吞?

  神夜和一仑都同时看向王程。

  王程那就更加直接,当下站起身来,朗声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预祝各位寻宝成功,我代表武圣山和杨家都退出这次寻宝。”

  说完,王程也很干脆地对孙海等孙家人抱拳告辞,也不待对方回应,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我孙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孙海面色一变,对着王程喝道,坐着不动,对着王程的背后就是隔空一拳,拳头呼啸,凝聚出一道拳罡,朝着王程的背心冲击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