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佛道纯阳之争

第五百四十三章 佛道纯阳之争

  车子停在门口。【】

  孙东虎也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和尚和道士,低沉地道:“这两个家伙来的这么快。”

  孙东鹤随意地说道:“他们应该是听到了王程来的消息,所以临时决定来的。”

  说着,孙东鹤看了后面的王程一眼。可是王程对两人并没有在意,已经和刘诗成、张绍云下了车。

  神夜道士带着微笑走了上来,对王程竖起大拇指,赞叹地说道:“王程,你击败权倾远和那个史丹的比赛,我在现场看了,很厉害。”

  看他的神色和说话的语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是多年不见的好朋友一样。可见神夜道士也有意和王程拉拢关系,有借势的目的,或许想维持两人合作的关系。

  可惜的是,在场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谁不知道武当山和武圣山几百年来的矛盾?

  更何况,他想示好,也要看王程愿不愿意接受。

  只见王程只是轻轻地点点头,一边走进去,一边说道:“那种情况,击败他们我也付出了代价。神夜道长怎么也有空闲来孙家吃顿饭?”

  神夜眉心跳动了一下,知道就算自己和王程有过交易,也只是一次交易而已,以王程的心性,绝对不会公私不分,所以自己和王程依旧不好相处。当他不着痕迹的苦笑了一下,神色也淡然下来,道:“当年孙家祖辈孙禄堂前辈学习杨氏太极的时候,还去武当山请教我武当山的太极奥义,然后才创造出具有孙家特色的孙氏太极。”

  所以,孙家和武当山的关系其实也是有渊源的。

  其实这也是常态,几百年来,中华大地武术界的各大流派家族,其实都有各种各样错综复杂的联系。

  王程对此也不奇怪,就是再次点点头,表示了解了就随着孙东鹤走了进去。

  神夜道士也对孙家兄弟两点头致意,一起走入大门。

  而门口的这个和尚。一直就站在这里看着王程。当王程走过来的时候,他神色平静地才抱拳道:“贫僧南少林一仑,见过天下第一高手元鼎道长。”

  虽然语气平静,可是这个一仑和尚话语之中是有明显的讽刺之意。并且称呼的也是王程的道号,提醒王程的身份。

  王程自从参加比武大会开始,就早有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近几百年来,似乎没有哪个高手让天下所有人都服气的。就算是百年前所谓的三大神话宗师也一样。

  所以他呵呵笑了笑,就走了进去,道:“哦,阁下就是传说中的少林第一高手一仑大师?”

  孙东鹤皱着眉头,很是头疼。他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人一起来自己家拜访,而且这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每一个都是年轻一辈当中的顶尖高手,甚至还过了比武大会十大选手的水准。

  如果再加上颜玉和嵩山的那个传言中不曾下过山的和尚的话,那国内年轻一辈当中真正的五大顶尖高手就齐聚一堂了。

  不过,王程现在是官方承认的天下第一。所以在地位上就高出了其他人一个等级。

  一仑因为嵩山少林寺在背后运作所以丢失了参加比武大会的资格,自然是心有不服,觉得王程没有资格做这个天下第一,就像刚刚和王程比试之前的孙东虎想的一样。

  没有亲自比过之前,这些自视甚高的年轻高手对谁都是绝对不服气的。

  一仑也听出了王程言辞之间的讽刺,冷哼了一声,眼中精光闪烁,淡淡地道:“王程,今天你我都是客人,我也不好在孙叔叔家里动手。所以他日有闲暇时候。我一定亲自都武圣山登门拜访,好好见识一下所谓的天下第一有多厉害。”

  “呵呵,那感情好,我也想见识一下南少林的童子功和一指禅。”

  王程也很平静地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不过,要挑战我,就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最好乘早,不然时间越久,你就会败的越惨。”

  一仑微微一愣,眼中闪烁着压迫的光芒。皱眉道:“哦?你就这么肯定?你怎么知道到底是你甩开我,还是我甩开你?”

  王程自信地道:“当然,我相信,我必定是将来真正的天下第一,所以必定是我把你甩的更远。而要挑战我,自然就要付出代价,不然岂不是人人不服的话,都来武圣山找我过招?”

  “哈哈哈,好,我很讨厌你的自信。不过,到时候条件随便你提。”

  一仑也是自信无比地说道,随后就先一步跨步走了进去,走在王程的面前,浑身散出炙热的气息。

  王程的眼中也是同时光晕闪烁,有一丝震惊地看着一仑身上的气息。

  刘诗成和张绍云,以及孙氏兄弟也稍微有些惊讶,因为这气息有些过于炙热了

  一仑在他们眼中,就好像一个火炉一般。

  神夜依旧有意和王程交好,毕竟王程还欠他藏宝图,所以走在王程身边低声解释道:“一仑和尚修炼南少林童子功二十五年,浑身纯阳气息已经深厚无比,所以体温也比常人高。”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其实他比神夜更为了解。当即他也是心中意境变幻,从真龙意境变成了道门纯阳,体内气血也随之而变,身体体温霎时间骤然升高,身周一股炙热的气息散出去。

  少林有童子功,我武圣山也有道门纯阳之气!

  王程现在心中对武学有了更多的感悟,感悟出中华大地的佛道武学乃是殊途同归的同源,也可以说是佛道同流。

  少林有易筋经洗髓经专门锤炼身体气血,以此可以达到先天境界;而道门正宗的武圣山也有地煞天罡周天拳法,感悟天人之气,锤炼先天气息,自然而然的达到先天境界。

  同时,少林有童子功专修纯阳气息,武圣山同时也有三大基础拳法融合为一,成为道门纯阳根基。并且两种不同门派的纯阳之气都要保持童子之身,长鹤道士为此守身近百年的时间,积累一身浑厚气血。可惜的是没能领悟纯阳。

  两大派系的武学竟然有如出一辙的迹象。

  呼呼呼……

  走进院子里,王程的气息已经彻底变化过来,显示出了对内家气息已经心意的强大控制力度。他的身周也变得炙热起来,一股股炙热的气息冲击出去。让刘诗成和神夜道士,以及孙家兄弟和一仑和尚都有一丝诧异。

  刘诗成早就知道王程的纯阳气息,可是没想到王程一段时间没修炼的纯阳气息也已经深厚到这种地步了。

  而其他人,那就是纯粹的第一次知道王程竟然还领悟出了道门纯阳。

  孙东虎的神色更为难看了一点,知道刚刚王程击败自己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出全力。自己和王程的差距拉的更大了。

  神夜则是再次苦笑摇头,上次他和王程比拼内家气息的时候,就有一丝感觉,似乎王程的气息蕴含纯阳之气。可是他并没有确定,因为纯阳之气很难领悟,在道门必须有了纯阳根基,才能领悟先天之气。

  他没想到,王程竟然真的领悟出了纯阳之气,看样子已经修炼了不短的时间。

  而冲击最大的,自然就是同样主修少林纯阳童子功的一仑!

  因为传说中。中华大地所有的武学流派之中,能修炼童子纯阳气息的,只有两大武学之地,就是武圣山和少林寺,分别代表了中华道门和佛门的传承。

  其实以前是有三个的,只不过还有一个迁徙到更北方去了,就是蒙古武学圣地大雪山。

  一仑从小就领悟修炼纯阳童子功,武学资质也是极高无比,心中信念也是无比坚定,对武学的追求也更为高远。以领悟先天为目的,以达摩祖师爷为目标。此刻竟然现道门武圣山也有一个和他一样修炼纯阳气息的人,自然心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只不过大家都在感应王程和一仑和尚两个人的气息。因为两人在不断的运转气血来提升自己的纯阳之气,所以两个人散出去的气息越来越热,都想用自己的纯阳气息来压制对方的纯阳之气。

  呼呼呼呼……

  一声声厚重的呼吸当中,王程和一仑两人呼出的气息竟然达到了直接升腾的温度,浑身都变得通红无比,好像天空的红日。

  当两人走进大厅的时候。看到了孙家的人。可是两人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显然是有意将纯阳之气的比拼进行到底,直到一方示弱为止。

  孙东鹤的父亲名叫孙建华,很具有时代气息的名字,五十岁上下,浑身气息连成一体,显然内家气息深厚无比。他见到王程几人就迎接上来,爽朗的哈哈笑道:“哈哈哈哈,我也没想到今天你们都赶在一起过来了,当代几位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一起到访,我孙家上下蓬荜生辉呀……快过来坐……倒茶……”

  孙建华很热情地对几人招手,让两个中年女子倒茶水。

  满脸通红的一仑当先一步上前,显示出自己和孙家的亲密关系,一边控制纯阳气息,一边抱拳笑道:“孙叔叔太客气了,本来我应该刚到京城就来拜访的,只是因为事情太多,还请孙叔叔见谅,这是我从南边给孙叔叔和孙前辈带来的礼物。”

  说着,一仑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牌和一座黄铜佛像,道:“我知道孙叔叔好玉,这块玉牌是我拖朋友从港岛拍卖行买下来的汉白玉,上面的雕工也是大家之作。这座佛像是送给孙前辈的,是我大师伯亲自开光之作!”

  一仑的大师伯不是练武之人,不过却是专研佛法的高僧,在南少林的地位仅次于主持,在佛学界更是德高望重的高人。所以由他加持的佛教器具,都是佛门信徒的追捧之物,一仑的这座佛像拿出去拍卖,少说也是上百万的价值,遇到有虔诚信徒急需的话,几百万也有可能。

  孙建华也不客气,眉开眼笑地接受了,看样子很是满意,笑道:“一仑,我们也算很熟悉了,都是一家人,就不必如此客套了,下次来就像串门一样就可以了。”

  一仑微笑道:“我师傅也常说,孙叔叔和他是好兄弟。不过礼不可废,我作为晚辈前来拜访,自然不可能空手而来。”

  孙建华笑了笑,拍了拍一仑的肩膀,表示很赞赏。

  这时,神夜上前严肃地抱拳说道:“贫道武当山神夜,见过孙前辈。因为来的仓促,所以准备了一些薄礼,还请笑纳。”

  说着,神夜就双手递上一块玉坠,看其晶莹剔透的水头,显然是一块高水头的玻璃种翡翠,价值不菲。可见这这位武当山的高徒也的确不是一门心思的清修之人,心思很活络,打听过孙建华的喜好之后,知道投其所好,送来一枚上品玉坠。

  孙建华也哈哈笑着收下,道:“神夜,我年轻的时候去过武当山追寻先辈足迹。那时候你还是小孩子,你和我们家东虎同岁,以后多多亲近。”

  神夜笑道:“孙前辈说的是,以后我有时间,定会上门叨扰,或许不久之后,我们就会有合作的机会。”

  神夜说着,看了王程一眼,言下之意很清楚,就是五禽宗的武学宝藏。

  孙东虎仔细凝视着神夜,鼻息间哼了一声,显然对神夜很不感冒。

  这时,一仑和神夜都看向王程。

  今天来孙家拜访,王程不会是空手吧?

  王程的气息也和一仑一样,依旧保持着道门纯阳,这方面还没有败给一仑。他挥挥手让张绍云将那锦盒拿过来,亲自递给孙建华,笑道:“我武圣山多年没有什么香火了,山上也没什么土特产,更不会去忽悠信徒,满门上下也就三个人,没什么积蓄。所以我就亲手制作了一件礼物来送给孙前辈,或许对你们有些作用,还请笑纳。”

  孙建华也依旧带着笑容。

  不管王程送的什么,他都要很开心的接下来,所以也不打开,直接将盒子拿过来放下,笑道:“王程你可别在我这里哭穷了,哈哈,你已经上了各大拍卖行的黑名单了。”

  王程上次拍下的乾隆九龙宝剑已经有专家说是真的了,再加上之前得到的道门太极,以及真龙拳法,都是天大的漏,所以一些拍卖会和收藏家都将他当做了需要警惕注意的人。

  不过,一仑和神夜,以及孙东虎,孙东鹤四个年轻高手都是同时面色一变,看向了王程那个盒子。

  因为他们都听到了王程所说的,这是他亲手制作的东西!

  王程亲手制作的能使什么?

  自然就是那受世人追捧的猛虎雕刻,王程也被一些收藏家称作是猛虎的代言人。

  孙东虎略微有些激动,迫不及待地就伸手将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果然是那只威猛无比,浑身散着蛮荒气息的猛虎!

  这就是王程亲手制作的东西。

  一仑和神夜也是第一次见到王程雕刻的猛虎,都心中微微震撼,果然名不虚传。猛虎真意如此浓郁的猛虎雕刻,如果摆在家里的话,只要不是白痴,迟早都能从其领悟猛虎真意吧?

  与之相比,他们两人送来的东西就不值一提了。

  不过,一仑眼中精光闪烁,呼吸更为深沉急促起来,心中一片炙热,童子功的纯阳气息瞬间更为高涨。

  他要在纯阳气息上压过王程一筹。

  而在这一刻,一仑散出的炙热纯阳气息,的确一时间盖过了王程身上的气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