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三十六章 降伏其心!

第五百三十六章 降伏其心!

  (一个月一转眼又没了……明天开始,大家的票票多,会有加更,就像这个月月初两更一样,如果大家多多投票打赏的话,可能我会坚持到月底……嗯,就这样,票,订阅,打赏,都行……谢过大家……)

  上次王程给文欣治疗结束的时候,文家的人就提出让文欣拜入王程门下,成为武圣山弟子。±,当时王程是有心想拒绝的,最后还是看在文欣的面子上没有直接拒绝,而是给了一个考验,给了文欣一本黄庭内景经。

  如果一个月的时间内,文欣能将这本书看出个一二三出来,通过考核的话,那王程就会答应收下她当徒弟。

  如果她不能,那此事就不许再提。

  张绍云根本不相信一个小姑娘能看懂那本黄庭内景经,现在的小孩子对古文化基本上都是零认知。那本书他读起来都很吃力,更加难以理解其中的含义,所以他觉得这就是师傅变相的拒绝了文家。

  文剑丞一看张绍云的脸色就知道他不相信,当下有一些得意,笑呵呵地说道:“下个月她去找你师傅,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告诉你,是让你你做好心理准备,你可能要多一个师妹了,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呵呵,现在麻烦你去给你师傅通报一声,就说老头子来给他送礼了。”

  站在文剑丞身边的张上校面色抽搐了一下,看了另一边的一个中年人一眼,不过还是没说话。

  张绍云想到文欣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师妹,再加上文剑丞的确身份不简单,文家在苏沪一带很有影响力。所以他也不敢怠慢了,笑呵呵地说道:“那敢情好,真的有个师妹的话。我也能分点压力。我这就去给师傅说一声,今天师傅的心情不太好,你们说话注意点。”

  想到今天师傅王程喜怒无常的样子,张绍云还是给文剑丞提了个醒,虽然刚刚看到师傅散去了猛虎真意,可是他依旧觉得不太好。

  文剑丞眼睛一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目送张绍云走了进去,才对另一个中年人低声道:“林上校,张上校,你们听到了,等下我们说话都注意一点。”

  和王程几次打交道下来,文剑丞也不像是第一次去江州的时候那样高高在上看。他知道这个少年是真的不会屈服于任何强权,反而会对摆架子摆身份的人更为反感,所以先和其他人打声招呼。免得等下闹僵了,那就对双方都不好了。

  张上校面色变得有些难看,低哼了一声没说话。

  而另一边的林上校眼中闪过一丝思索,低声道:“文将军,我想这次我们来的时机是对了。”

  “哦?怎么回事?林教官看出什么了?”

  文剑丞好奇地问道。

  这位林教官可是整个中华军方的三大传奇教官之一,坐镇京城,实力是公认的强悍无比,在整个军方数以百万计的士兵当中。实力能排在前五,精通几乎所有国术内外拳法。文剑丞私下里对其也有一丝尊重。因为他手下的几个尖子兵都是经过林教官训练过的。

  林教官眼中闪过一丝回忆之色,脑海中满是王程在擂台上那霸道的猛虎形象,当即摇头道:“还没见到,我也不好说。不过,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次我们或许会有所收获。”

  文剑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这些练武之人说话不说全的习惯,显然也有些习以为常了。

  张上校不满地低声道:“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而已,就算拿下冠军又如何?还是个十八岁的小孩子而已。要我说,我们要用他,直接给他一张征调令。他还敢拒绝国家的命令?”

  “他真的敢!”

  文剑丞直接沉声说道。

  张上校一愣,有些惊讶地看着文剑丞,还想说话。

  可这时,张绍云走了出来,扫了文剑丞和其身后七八个人一眼,笑道:“文老先生请进,我师傅说,你只能带两个人进去,因为房间有些乱,所以人多了也不方便,还请见谅!”

  张上校面色顿时一怒,就要发作。

  林教官突然伸出一只手按在了张上校的肩膀上。只见张上校整个人的顿时矮了一截,膝盖一软,差点跪在地上,气势也是瞬间弱了下来,不敢再说话,满脸憋的通红。

  文剑丞也稍微楞了一下,随后就答应下来,道:“好,那林教官和张上校跟我来,其他人留在外面看着,别让其他人进来。”

  “是,首长!”

  其他几个人都严肃地对文剑丞敬了一个礼,然后分成两列站在门口,每个人都是满脸严肃,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张绍云对此有些不满。可是文剑丞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带着林教官和张上校走了进去,他只能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一进去,文剑丞就发现这里面又被破坏的不轻,知道这里估计刚刚经过一场战斗,而且强度不低。

  江湖之中,最不缺的似乎就是打架了,尤其是现在处在风口浪尖的王程,几乎时时刻刻都被许多双眼睛盯着。

  “哈哈哈哈,王程,恭喜,恭喜……”

  文剑丞左右看了一眼,就不再注意这些细节,哈哈笑着走了进去,对着坐在那里的王程抱拳说道:“恭喜你成为我国建国以来的第一个比武冠军,而且还创造了全胜的记录,估计以后不可能有人能破了你的记录。”

  看了文剑丞一眼,如果是之前的他,估计都不会太多理会,就这么坐着看着对方就可以了。

  可是现在,他散去猛虎气息之后,更好相处了一些。而且不说对方的身份,就说那一把年纪也值得他付出一些尊重,所以站起身来抱拳回礼道:“文老先生过奖了,第一届比武大会,很多东西都是因缘际会,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内。所以没那么重要,三位请坐吧。”

  文剑丞没有练过武,但是也能感觉到王程身上气息的变化,不再像上次那么压迫人了,顿时浑身都轻松了一些,直接坐下来。笑道:“那也不能这么说,第一届比武大会倍受关注,含金量也是最大的。以后就算有些人能追平你的记录,我想也不可能超过你的地位了。”

  林教官和张上校也坐在文剑丞的两边,分别都对王程微微点头致意,算是打过招呼了。

  王程呵呵笑了笑,不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再说下去就有点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了。当即转移话题,问道:“文欣的情况如何?”

  文剑丞大致了解一些王程的性格,也不继续说刚才的话题,回答道:“小欣的情况好多了,脸上已经都结疤了,最近她心情很好,在家就看你给她的那本书,看的很入迷。还做了很多笔记,说下次来了给你看。”

  王程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笑道:“呵呵,那我倒是很期待了。”

  想到自己刚刚又多了一个只有五岁智商并且失忆的王樱,如果再多一个文欣的话,王程感觉自己的徒弟似乎有点多了,这样都不一定能教的过来了。

  而且,他还打算回江州的时候就把王媛媛也收入武圣山门下。成为自己的师妹,自己代师传艺教她武圣山拳法。

  看到王程轻轻皱眉的神色,文剑丞一辈子见过许多大风大浪,可是脸上也本能的闪过一丝紧张,随后斟酌着语气。缓缓开口说道:“王程,今天我来祝贺你成为冠军,同时给你送上一份大礼,不知道你收不收?”

  王程眉毛一扬,看了文剑丞身边的林教官一眼,感应到这位军人身上不凡的气息,笑道:“文老先生要送什么礼?你知道,我一向很少收礼物的。”

  林教官面色闪过一丝震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终究没说话。

  文剑丞的脸色变得郑重起来,继续说道:“王程,你有没有想过参军?”

  端着茶水走过来的杨青语听到这话,手都抖了一下,差点将茶水打翻,神色有一些紧张。她明显是不愿意看到王程去参军的。

  王程看着文剑丞,毫不犹豫地摇头道:“没想过,如果是这件事的话,那文老先生你就别开口了,免得大家尴尬。”

  文剑丞的脸上的确是马上就闪过一丝尴尬。

  一直憋着话的张上校有些不乐意地开口道:“王程,首长亲自招收你,你应该识好歹,不要以后让自己后悔,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机会。俗话说,当兵最多后悔三年,可是你不当兵那就要后悔一辈子……”

  “好了,好了!”

  王程摆摆手,直接就打断了张上校的话,有些不耐烦地摇头道:“我说了,如果是这件事,那就别开口了,什么三年一辈子的,和我没关系。”

  杨青语放下三杯茶,听到王程的话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进入书房去看王樱去了。

  “你……”

  张上校立即瞪了王程一眼,脾气发作,一巴掌就拍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虽然猛虎气息散去,不会喜怒无常,可是也养成了不容冒犯的尊严。只见他呼吸变化之后,右脚猛然在地上一跺,运用大地脉动的奥秘,就如李斯特一样,将力道传递到大地之中,地面顿时出现一道裂痕,眨眼间就冲到了张上校的脚下,然后力道瞬间爆发。

  轰……

  一股力道爆发,出现一声爆响,好像地、雷、爆、炸一样。可是王程也刚刚领悟,所以还不熟练,传递的力道也不是很强大,所以只是将张上校震的后仰倒了下去,屁股下的椅子也变成了碎片,浑身狼狈不已,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王程。

  “哼,说话就好好说话,要动手就出去。”

  王程看着地上的张上校,冷哼一声,语气不善地喝道,声音之中蕴含着厚重的冲击,一下子让嚣张的张上校被震住了,没有说出话来。

  虽然没有了猛虎九式,可是王程的地煞拳法的进步也不小。尤其是他经过和李斯特一番较量之后,对大地脉动和大地心跳的领悟更为深刻,对大地力道的运用更加的玄妙。

  刚刚他这一脚,可以说就是跟李斯特学习的。

  文剑丞面色一沉,虽然心中也对随便插嘴的张上校有些不满,可依旧对王程沉声道:“王程,说话就说话,何必动手?还出手如此重?”

  王程气势如山,坐在那里就如万年不曾动过的泰山,视线看着文剑丞的眼神,声音沉稳无比地说道:“那文将军觉得我应该如何?被你们的人随便拍一巴掌就吓倒吗?还是说,我应该直接答应你们的一切安排,任由你们摆布?哼,如果是这样,那你们进错门了,绍云,送客。”

  张绍云绷着脸,严肃地对着文剑丞三人一伸手,低声道:“文将军,两位,请。”

  文剑丞没有动,目光看向身边的林教官。

  林教官的目光却是没有看着文剑丞,也没有看向王程以及刚刚站起来的张上校,而是看着王程面前的那头翡翠猛虎,目光越来越严肃,气息也越来越沉重,整个人的气温缓缓升高,本就直立起来的寸头头发好像变得如钢针一眼,身形好像要化作一头猛虎一般。

  “厉害,有人在我面前称你是建国以来的第一武学天才,我当时不相信。不过,现在我相信了。武圣山拳法奥妙无穷,你把地煞拳法修炼到力道灌入大地的境界,显然已经超过了你师傅长鹤道长一辈子对地煞拳法的领悟……”

  林教官的目光移到王程的脸上,声音又如一柄长枪,严肃地道:“不过,我最佩服的是你小小年纪,却能将自己的心意控制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佛经上记载过佛祖的一番话,要修行,如何降伏其心?道门也有同样的道理,修行之路,其实就是一条降服自己心意的道路,控制心意,自然而然的就能完美的控制身体。”

  “根据我了解的消息,你曾经几次凝聚猛虎真意,然后凝聚到巅峰的时候又几次散去。拳法真意在你心中聚散随意,心,意,身,贯穿合一……这是我一直追求的境界……你这只虎,可能借给我几天?”

  说到最后,林教官又看着那头猛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眼神带着一丝热切。

  因为,他主修的就是一门虎形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