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三十章 小樱饿了

第五百三十章 小樱饿了

  求票!

  “师傅……师傅……小樱饿了……”

  门口,平良樱的肩膀和额头上都缠着绷带,没受伤的左手扶着门框,可怜兮兮地看着王程,声音软软地道:“师傅,小樱饿了……”

  王程头疼无比地看着平良樱,皱眉道:“你怎么不好好睡觉?”

  平良樱眼神有一丝胆怯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依旧低声道:“小樱饿了……”

  刘诗成,孙东鹤都是第一次见到平良樱的这种情况,一下子都是瞪大了眼睛,好像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还有李杰克和李成武两人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忘记了自己成为阶下囚的事情,因为这和他们之前见过的平良樱简直就不是一个人……

  他们印象中的平良樱是冷若冰山,杀气凌人的样子,远远看去不像是一个人,而像是一把利剑。

  可现在的样子……

  王程苦笑了一下,对刘诗成和孙东鹤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把她救回来之后,她就失忆了,估计是因为脑袋被打了,暂时我还没有把握治好她的失忆症。”

  孙东鹤和刘诗成几人的神色闪过一丝恍然。两人仔细想想,似乎只有这一个可能才合情合理。不然的话,以服部剑雄和中华武者之间的仇恨,平良樱怎么可能和王程如此和谐的相处?还将王程当做了自己的师傅?

  平良樱看到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凝视着自己,感觉压力有些大,不由的神色闪过一丝害怕,然后大眼睛看向王程,怯怯地道:“师傅,小樱饿了……”

  王程无奈,不能打不能骂,只能投降,没好气地道:“好好好,我知道你饿了。青语给她找点吃的。”

  杨青语也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几步来到平良樱的跟前,伸手想要去拉她的手,带她离开这里去吃东西。可是。平良樱急忙本能地后退了一步,眼神警惕地看着杨青语,嘟着嘴道:“师傅,她是谁?”

  王程板着脸道:“别多嘴,跟着她去吃东西。不听话我就赶你走。”

  平良樱的眼眶里立即盈出一圈泪光,瘪瘪嘴,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可是她看到王程板着脸严肃的模样,又害怕的没哭出来,只能点头,小脸上满是无助委屈的神情,带着一丝哭腔地道:“哦,小樱听师傅的,小樱乖,师傅别赶小樱走……”

  杨青语也感觉到头疼。急忙上前一把抓住平良樱的手,温和地安慰道:“别哭,小樱别哭,你师傅吓唬你的,他不会赶你走。来,姐姐带你去找吃的。”

  平良樱仔细看了看杨青语的样子,感觉杨青语不像是坏人,才点点头答应道:“嗯,小樱听话,小樱饿了……”

  王程没有说话。就是看着平良樱,仔细地审视着她的每一个神色和每一个语气动作,心中确定她真的不是在演戏,顿时更为无奈。

  因为。如果她不是在演戏的话,还真的不忍心赶她走,可是非要赖着他的话,怎么办?他不可能真的带着一个孩子吧?当初带着王媛媛,他就很不耐烦了。

  客厅里的几个大男人目送杨青语带着平良樱去了厨房之后,才都恢复了一丝凝重的气息。几双眼睛再次集中在两个俘虏身上。

  李杰克看到王程那猛虎看着猎物一般的目光,急忙举起一只手,发誓地喊道:“师叔您放心,我李杰克对您发誓,今天看到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如果我说出去就不得好死。我没见过平良樱……不,我不知道她,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成武也瞬间反应过来,赶忙跟着举起手发誓:“对对对,师叔,您放心,我李成武也发誓,今天的事情我说出去一个字,就天打五雷轰。我也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见到,我就是,就是,就是来串门的……师叔,您就放了我们吧……”

  王程双眼之中顿时绽放出更为威猛的光晕,整个人都好像要吃人一样地看着两人,沉声道:“胡说八道什么?我王程什么事情是见不得人的?”

  李成武和李杰克两人一愣,然后知道自己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又急忙一起摇头道:“是是,师叔您光明磊落,没什么事是见不得人的。平良樱被人暗算失去记忆,师叔心软收留她,慈悲之心,苍天可鉴……”

  刘诗成最是了解王程的脾气,知道王程最不喜欢听这些没营养的马屁话,当即就对两人毫不客气地一人踢了一脚,将两人踢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喝骂道:“胡说八道什么,记住你们现在的身份。现在你们是我们的阶下囚,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别说话,不然你们全都完蛋!”

  这一下,李杰克和李成武两人才都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站在墙角,也不说话,满脸的无辜之色,表示自己老老实实的。

  张绍云和孙东鹤的下属稍微收拾了一下客厅,重新搬过来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布置起来。王程这才重新坐下来,一连倒了三杯茶,都是一饮而尽,心中才舒畅了一点,可是眉宇之间的猛虎气息,依旧浓郁的吓人。

  看看刘诗成和孙东鹤站在对面都不敢坐下来,就知道王程现在身上的气息有多可怖了,好像稍微冒犯一下,就会被他吞吃一样。

  直到王程喝了三杯茶水,才对两人淡淡地说道:“坐下吧,别站着了。”

  刘诗成和孙东鹤这才松了口气,有些拘谨地坐在王程对面,心中对王程的虎形拳好奇无比。因为,他们还不曾见识过如此强势的虎形拳,形意拳当中的虎形和这相比,简直就是过家家的小孩子玩意儿。

  刘诗成自顾自地喝了一杯茶,皱眉说道:“王程,平良樱的事情,我给长鹤道长和牛局长都说了,他们说把平良樱交给警方就好了。可是,我没想到她竟然失忆了……那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交给警方?”

  说着,刘诗成看了孙东鹤一眼,因为孙东鹤身上还穿着警察制服。

  孙东鹤知道自己真的见了不该见到的事情。当即心中苦笑,然后斟酌了一下语气,才说道:“交给警方,警方肯定会把她遣返回日本。可是。她本来就是被日本人暗杀的,现在她还失去了记忆,如果马上把她遣返日本,我估计最好的下场就是活过一天。如果她没有死的话,才是最凄惨的。日本对女性有多黑暗,你们应该有所耳闻。”

  王程眉头更是紧皱在一起,眉心之间隐约可见一个王字。他想起上次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个关于日本合法、黑、帮的新闻,他们将一个女子去掉四肢绑起来,成为一个四肢无法移动,只能吃饭和供其发泄、欲、望的工具。

  这件事在全世界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日本作为一个经济和技术高度发达的国家,可是其内部对女性依旧是极为歧视的,卑尊上下的规矩极为讲究。在某些黑、帮和传统家族当中,女子更是几乎没有什么地位的。平良樱和东星月这种出类拔萃的女子,更是凤毛麟角一样的存在。在日本几十年也不一定能见到一个。

  以平良樱这种绝美的相貌加上如五六岁小孩子一样的状态,如果真的送回日本……

  王程没有继续想下去,再次一口将面前的茶杯喝光,还是没有说话,可是身上的猛虎气息越来越浓郁。

  在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他的身后的气息都自然而然的凝聚出一头猛虎的形象,他对猛虎之力的把握越来越清晰,几乎就要化作本能。

  房间内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压抑无比,站在墙角的李杰克和李成伟两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害怕王程注意到自己。然后将自己两人一巴掌拍死。

  孙东鹤看着王程,大致猜测到王程所想,轻声说道:“王程,我今天可以当做没来过。我的这位兄弟也是我的亲戚。绝对信得过的。平良樱的事情,我可以保证,不会从我这里传出去。你可以把她的失忆症治好了,再通知我们也行。”

  站在孙东鹤身后的年轻人,也急忙对王程严肃地点头,表示自己是信得过的。

  刘诗成也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知道王程这时候的心情很是挣扎。

  轰轰……

  这时,外面突然传出两声闷响,这是气息爆发的声音。

  啪!

  王程的心神稍微一惊,手中的茶杯立即被手中不受控制的猛虎之力捏碎。当即站起身来,他的目光看向外面,眉头再次瞬间皱起凝聚出一个王字,随后又迅速地松开,嘴角反而溢出了一丝微笑。

  因为,他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只见大门口两道人影迅速的冲了进来,大家都只见到两道影子一闪即逝,随后就是一阵激烈的飓风吹拂过来,将地上的尘土都吹拂了起来,风沙遮住了大部分人的视线,只有王程还能看到两道人影来到了自己面前。

  然后,两道人影站在了客厅当中。

  “师傅,牛局长!”

  王程站起身来,上前对两人抱拳打招呼。

  孙东鹤和刘诗成也都急忙站起来恭敬地抱拳行礼,齐声道:“见过长鹤道长,见过牛局长。”

  张绍云辈分最低,上前弯腰九十度,道:“见过师公,见过牛前辈。”

  两个俘虏更是吓的浑身一抖,知道大人物来了,可能是他们不曾见过的武圣山师公,长鹤道士。

  来人正是长鹤和牛大海。他们如此迅速,动静也很大,可见来的很仓促,绝对是有紧要的事情。

  长鹤怒目圆睁,满脸通红,看着周围的景象,就知道刚刚绝对经过了一场大战,目光在李杰克和李成武两人身上一扫而过,然后落在徒弟王程的身上,沉声道:“李斯特刚才来过了?”

  王程点点头,神色也极其严肃地道:“嗯,被我打跑了。他丢下了两个徒弟,可惜我没能亲手杀了他。”

  长鹤神色稍微一缓,也没有很意外,仔细打量着王程,带着一丝关切地道:“你没受伤吧?”

  王程笑了笑,摇头道:“我没有,多亏师傅有先见之明,李斯特的地煞拳法有严重缺陷,在我面前根本不能发挥出全部实力。”

  长鹤老道也露出一丝笑意,两步坐下来,不屑地道:“这家伙当年用计谋骗取我的同情,我一时心软带他上了武圣山,见他学武天赋很高,我就将他收入门下,悉心教导,没想到他是美国情报局的人。一次他和美国情报局的人联系的时候,被我发现了,我还没有来得及抓他,就被他提前有所觉察逃跑了。”

  “不过,我开始就对他有所防备。因为他始终是白人,所以我传给他的拳法都有严重缺陷,在外人面前不会展示出来,可是在我武圣山高手面前,他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没想到,他逃回美国之后,就加入了中情局,经过这二十多年的发展,现在已经是中情局高层之一,掌管着南洋的中情局势力。”

  说起这些,老道士的神色出现一丝无奈和苦涩。

  他经历过中华民族最苦难的时期,所以一辈子嫉恶如仇,对外族之人更是恨之入骨,没想到当年还是被一个外族之人骗了一回。也就是自那以后,他就再也不相信不同肤色的外族之人。不管多么弱势,多么可怜的外族之人,他也不会有一丝同情。

  牛大海看着王程沉声道:“我追踪了这家伙一天,发现他的踪迹还在京城附近出现过。刚才你离开之后,我就在比武大会现场得到消息,他带人找你来了,我和你师傅立即赶了过来。这家伙还没离开京城,我猜测肯定就是冲着你来的,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对了,诗成说平良樱被你救回来了,人呢?刚刚我接到消息,日本服部家族和平氏家族的人都对我们提出了要人的要求,要求我们把平良樱交出去!”

  王程眉毛一扬,惊讶地道:“服部家族和平氏家族这么快就有动作了?那个凶手你们查出身份了吗?”

  牛大海摇摇头,无奈地道:“这个凶手已经死了,他的公开身份是日本一个货运公司的职员。能参加比武大会,是因为和我们主办方有贸易往来。他明面上和服部家族,平氏家族都没有交集,我猜应该是早就安排好的旗子。”

  王程沉声道:“但是,平良樱肯定认识他,不然不会对他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击中相处要害。”

  王程猜测,这个凶手八成是日本情报局方面的人,和平良樱有所交集。

  可是,想到示意地平良樱,他又变得头疼起来。

  而就在这时,厨房门口走出来一个白色人影,正是受伤的右手端着一碗饭,左手手拿着勺子大口大口吃饭的平良樱,一双大眼睛看到王程之后,神色变得安定下来。未完待续。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