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失忆的平良樱

第五百二十五章 失忆的平良樱

  (票呢?)

  “师傅……呜呜呜呜……”

  平良樱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感天动地,或许是心中压抑了太多的委屈,一下子都发泄了出来,所以才会哭成如此凄惨无助的样子,不一会儿眼泪就打湿了王程胸口的一大片衣服。

  王程就这么愣愣地站在床边,一下子没回过神来,毕竟眼前发生的事情,有些太难以接受了。所以他一双手抬起,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就这么看着怀里还在不停哭泣的平良樱,低声叫道:“平良樱,你别哭了,你看清楚,我不是你师傅。”

  平良樱听到了王程的话,不由地抬头,依旧抽泣着,眼泪还在流,眼睛朦胧地看着王程,脸上全是泪水,脑袋一抽一抽地,委屈地说道:“师傅,你不认识小樱了吗?师傅,你不要小樱了是不是?呜呜呜呜,师傅,你不要赶小樱走……”

  说着,在王程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她又是一脑袋扑到了王程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师傅,小樱害怕。你别赶小樱走,师傅,小樱听话,小樱很听话,小樱答应师傅会努力练剑,师傅你别赶小樱走,呜呜呜呜……师傅……”

  砰!

  房间门被急促地推了开来,张绍云听到声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冲了进来,可是看到这一幕,也是愣在了门口,喃喃问道:“师……师傅,怎,怎么回事?”

  王程眉头依旧紧皱,手掌按住平良樱的胳膊,试了试想将她拉开,可是她几乎用尽了此刻能用的全部力道来抱着王程的腰,寻常力道根本拉不开,如果强行拉开的话,估计会不小心让她胳膊的伤口再次复发。

  “不知道,她刚醒过来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快来帮忙把她拉开,轻点,别让伤口裂开了。”

  王程对徒弟张绍云急忙喝道,面色有些不好看。

  “哦。好好……”

  张绍云答应一声,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害怕招惹师傅生气。所以他慢慢地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平良樱埋在师傅胸口的脑袋。发现其脸上的确满是泪水,眼神也那叫一个委屈,不停地在哭。如果不是他一开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还会以为是自己师傅对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让人家哭的如此难过。

  可是,当张绍云一只手抓住平良樱没受伤的胳膊想帮忙拉开的时候,平良樱猛然转头瞪着他,眼神之中恢复了那种冷厉,大神喝道:“你走开。”

  然后,她本能的手掌大力一挥。手臂瞬间变化如剑,手掌变化如剑锋,直接刺向张绍云的咽喉,乃是实打实的一招取人性命的招式。

  这是她已经练的深入骨髓的剑法,本能的随手即可拈来。

  张绍云一惊,赶忙后退,不敢去挡一下。可是他的实力距离平良樱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根本来不及躲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柄剑就要刺入自己咽喉。

  这时候王程急忙伸手一把抓住平良樱的手腕,瞪着对方。沉声道:“住手,平良樱,你干什么?”

  平良樱胳膊上的力道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脸上依旧梨花带雨。仰着脑袋,看着王程,脸上满是可怜和委屈的样子,嘟着嘴说道:“师傅,小樱讨厌他。”

  王程感觉到了头疼,一时间根本不知道拿这个发神经的平良樱怎么办。他索性就抓着平良樱的手腕仔细地把脉起来。查看脉象变化,发现脉象已经平顺起来,可是在涉及到头部穴位的时候,又有一些变化。他不由地伸手在平良樱头部受伤的部位周围仔细地检查。

  平良樱也停止了哭泣,很温顺地任由王程折腾自己的脑袋,脆生生地问道:“师傅,小樱是不是生病了?小樱要吃药吗?”

  张绍云瞪大了眼睛看着乖巧如小姑娘王晓琳一般的平良樱,和刚才对自己出手的时候简直就是两个模样,这还是那个如冰山一般的日本剑道少女?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变成了这样?

  张绍云心中有一万个问号。

  王程检查了一番之后,神色严肃无比,眼中也有些震惊。

  因为,平良樱的种种表现和头部穴位的异样表明,她现在的样子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失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失忆,她的智力程度也倒退了,回到了小时候,大概就相当于五六岁的样子,或者更小。

  王程发现她脑袋上的十几处穴位都有异常,和正常人有些不一样,可是究竟是什么道理,他也不知道。看着平良樱天真无邪的眼神,他没有丝毫迟疑,手掌一翻,就拿出两根玉针,刺入了其头部变化的两个穴位。

  平良樱的神色立即出现一丝惊恐,脸上很是害怕的样子,可是却强忍着没有任何动作,身体有些僵硬,眼睁睁地看着王程将两根玉针刺入了自己的头顶。她张了张话,可是看到王程严肃无比的样子,又心中害怕的没有说出来,只是双眼可怜巴巴地看着王程。

  王程一只手抓着平良樱的脉搏,一只手控制其头顶的两根玉针不断行针,眼神仔细地看着她的神色变化,想要通过行针来刺激其恢复记忆,或者有些其他变化也好。

  可是,持续几个呼吸的时间下来之后,他发现平良樱的样子没有丝毫变化,记忆也没有恢复,依旧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好像小妹妹王晓琳哭的时候一样。

  “师傅,小樱受伤了,好疼……”

  平良樱忍不住憋着嘴低声说道,很是委屈,终于感觉到了肩膀伤口和头部伤口的刺痛。

  王程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她头顶上的两根玉针拔了出来,眼神复杂地看着她,低声道:“平良樱,你记得自己是谁吗?”

  平良樱皱着眉头想了想,很努力地样子,肯定地点头道:“记得呀,我是小樱。”

  王程又是眉头皱起。继续问道:“那我是谁呢?”

  平良樱抓着王程的手,轻轻地晃了晃,祈求地道:“师傅,你是我师傅呀。你别不要小樱呀,师傅,小樱会很听话。”

  张绍云也看出来了,上前在师傅王程身边低声道:“师傅,看样子她应该是失忆了。”

  王程瞪了这小子一眼。低声问道:“我知道,问题是,现在怎么办?”

  张绍云疑惑地问道:“师傅你治不好?”

  在他印象中,师傅王程的医术天下无双,如神仙一般的手段,没有治不好的病,这种简单的失忆症应该是手到擒来的吧?

  事实上,王程是真的在一时间拿这种症状没办法,因为记忆这种东西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干脆地摇头道:“暂时没办法。我要仔细研究一下才有可能治好。”

  “要不,我现在就让警方的人过来把她带走吧?交给日本人去,让他们去操心。”

  张绍云很干脆地说道。

  “师傅,你别赶我走,呜呜呜……师傅……”

  平良樱似乎听到了什么,猛然又是一把抱着王程的腰身,脸蛋使劲地撞在王程的胸口上,立即就大声的哭了起来,眼泪又开始如小河一样流淌下来。

  王程顿时头大,听到哭声就头疼。急忙呵道:“好了,别哭了。”

  呜……

  平良樱的哭声立即停了下来,似乎也知道王程生气发火了,轻轻地抽泣着。仰头看着王程低声道:“小樱不哭了,小樱听话,师傅别赶我走。”

  王程看着那一双泪眼汪汪的眼神,就想到了自己的妹妹,所以还真的是狠不下心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好了,暂时不会让你走,你还有伤,你先睡会儿。”

  平良樱点点头,依言躺了下去,可是一只手依旧抓着王程的衣角,轻轻地撅着嘴说道:“那师傅你别走,陪我睡觉,给小樱讲故事。”

  张绍云差点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像师傅一下子变成了保姆一样。

  可王程却不是做保姆的料子,耐心就要消磨光了,瞪了平良樱一眼,沉声道:“好好睡觉,不准再说话。”

  平良樱看着王程的眼神,就被吓的身体轻轻一抖,然后有些慌乱地将被子给自己盖好,委屈地道:“是,师傅,小樱听师傅的。”

  说完,她就闭上了眼睛,睫毛上还沾染着泪水,脸上也还有清晰的泪痕。

  王程长出一口气,感觉应付起来,比打一架还累,身心都疲惫不已,转身朝着外面走出去,坐在下来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将茶水喝的干干净净,才感觉轻松了一点。

  张绍云跟在王程身边,回头看了看床上依旧闭着眼睛,湿润的睫毛却是在颤抖的平良樱,严肃地问道:“师傅,要不要打电话给警方?”

  王程想了想,皱眉道:“先别打,等会儿她睡醒了,我再看看情况,这样把她交出去,我还真有点不放心。”

  张绍云点头答应了一声,知道师傅心软的毛病又发作了,也不说话,就走了出去。

  这时,杨青语从厨房走了出来,腰间还绑着围裙,好奇地问道:“王程,刚才怎么了?”

  王程无奈地说道:“平良樱刚刚醒了,不过看情况应该是失忆了。”

  杨青语顿时愣在了原地,显然也是觉得这事情有些不敢相信,惊讶地问道:“失忆了?是头部的伤势影响?能不能治好?”

  “暂时我没办法治好。”

  王程摇摇头。

  杨青语也很是无语,坐下来,目光看向似乎睡着的平良樱,苦笑道:“还真的是意外,竟然失忆了。”

  不过,王程也能从平良樱失忆后的表现当中看出,这个外表强势而风光的剑道少女的童年时光似乎并不怎么好,从小就拜入服部剑雄门下当做传人培养,肯定会被严格要求。

  两人还没说两句话,外面就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数应该不少。

  然后,刘诗成和张绍云就走了进来,随行的还有几个警察,以及两个神色极其不善的白人壮汉。

  很巧的是,两个警察当中有一个是王程认识的,正是上次在权载仁事件当中和他有过交集的孙家弟子孙东鹤。

  看来,上次孙东鹤并没有辞职,而是被调离了。

  “王程,你这个凶手,史丹已经被你杀死了,我们要告你谋杀!”

  两个白人大汉走了过来,当先一个大汉指着王程就大声呵斥道,说的是标准的汉语。看其跃跃欲试的架势,如果不是知道王程的实力,可能都已经冲上来亲手拿人了。

  王程没有理会这两个一看就知道是来自跆拳道总部的白人大汉,而是目光看向孙东鹤。

  孙东鹤看着王程的眼神深处有一丝激动,显然很崇拜王程,上前对王程就抱拳说道:“王程,先恭喜你拿下第一届比武大会的冠军,并且击败三大海外高手,创造全胜记录。”

  王程站起身来,微笑着抱拳道:“呵呵,你我之间就不必如此客气了,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两个白人大汉见王程无视了自己,平时习惯了受人瞩目,所以顿时就是心中发怒。站在后面的那个年轻白人怒气有些无法忍耐了,直接对着王程就大喝一声:“法克!”然后,他一步冲向王程而来,一个力大无比的右勾拳就砸向王程的脑袋。

  王程当然早有防备,所以当对方动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动作。而且他又是后发先至,速度绝对在对方之上,在对方刚刚挥拳的时候,他的拳头就一拳击中了对方的腹部。

  砰!

  一声闷响,这白人大汉一米八几的大块头,被王程看似随意的一拳直接打的倒飞了出去,在空中就吐出几大口鲜血,摔在地上之后浑身颤抖,捂着腹部无法动弹,眼神惊骇地看向王程。亲身体验了王程的实力之后,他知道自己一时冲动做了蠢事,嘴唇蠢蠢欲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忍住了没说出来。

  王程冷冷地看着地上的白人大汉,做了一个侧耳倾听的动作,问道:“你说什么?说大声点,我听不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