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王媛媛的野心

第五百二十四章 王媛媛的野心

  (求票,求支持!)

  张绍云在专心开着车,不敢再看后面一眼,害怕自己会分神出事,一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手心的汗水都将整个方向盘都湿透了。

  后座上,王程轻轻地给怀中昏迷的平良樱行针,面色一直没有任何表情,不过很是自信,已经将平良樱的伤势彻底控制住了。

  杨青语坐在王程身边安静地看着昏迷的平良樱。

  叮铃铃……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车内的平静。

  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张绍云被吓的一惊,手一抖,车子差点在路中间拐了过去,急忙稳住方向盘没动,才发现不是自己的电话,浑身都出了一层冷汗。

  而后面,王程已经拿出自己的电话接听了。

  “哥,你没事吧?”

  电话是王媛媛打来的,开口直接问道。

  王程听到这丫头的声音,还有清晰听到的老爸在后面叮嘱的声音,嘴角溢出一丝温馨地笑意,暂时放下平良樱身份的纠结,摇头道:“没事,已经结束了。告诉爸妈,让他们都放心吧,我在这边再呆一段时间就回去了。”

  王媛媛对老爸说了一声,将其打发走了,才低声对王程说道:“哦,那你早点回来,我想学习新的拳法。”

  “哦?我教给你的基础拳法练的怎么样了?”

  王程眉毛一扬,好奇地问道,这还是这丫头第一次主动要求学武。

  他记得,自己教这丫头武圣山的基础拳法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而已。正常来说,这么短的时间内,她能入门就算是不错了。

  张绍云天天跟在他身边,被他亲自指点,到现在也才堪堪内家入门,掌握了内家呼吸而已。

  王媛媛语气很平静而自信地说道:“这只是基础拳法,差不多了。我想学更复杂的,你会的,我都要学。”

  “媛媛,你真的把我教给你的几门基础拳法都领悟透彻了?”

  王程依旧有一丝不相信地问道。

  他认为。这或许是媛媛想要自己早点回去的借口,毕竟这丫头以前对自己太依赖了。

  不过,王媛媛声音很肯定地回答道:“嗯,武圣山道门三大基础拳法,修炼到头不过就是纯阳真意而已。这是道门武学的基础。我最近经常上山拿一些道门典籍回来看,差不多已经领悟到了。,三大基础拳法融合为一,纯阳升腾,浑身气血圆润一体。”

  这丫头说话的语气很轻松随意,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就连也已经领悟纯阳心境有一段时间的王程,都有些忍不住敲一敲这丫头的冲动。

  纯阳真意而已?

  王程知道,自己的师傅长鹤老道士一辈子都没能领悟出一丝丝纯阳真意。不然,他相信老道士现在的实力至少会强大十倍以上,真正的达到无敌天下的境界。

  听这丫头的描述。他知道她是真的领悟了!

  眼神眯在一起,王程心中惊讶于这丫头的学武天赋,可能不比自己弱。可是他表面上依旧平静,笑着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好好练拳,就算领悟了纯阳真意也别骄傲自大,基础拳法虽然只是基础,但也是最重要的,修炼一辈子也不算浪费时间。等我回去了,就传给你更高深的拳法。”

  王程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自己的武学都会传给王媛媛,既然这丫头的武学天赋也这么出色,那就让她也成为武圣山的传人。

  毕竟,武圣山靠他一个人是不可能支撑起来的。而张绍云也没有顶尖的学武天赋。

  不过,他还要将这件事给师傅长鹤老道士说一声才行。

  王媛媛的心中必然十分得意,可语气依旧很随意地说道:“我知道,我这两天都在看书。你自己在外面小心点,你肯定有事情要做,我可以帮你瞒着爸妈。但是你不能受伤,不然我就不帮你了。”

  鬼精灵!

  王程心中低声笑骂了一句,然后严肃地答应道:“好了,我知道了。我还有事,不和你说了,你在家稳住爸妈就好了。我在外面没事,比武大会都结束了,还能有什么事?家里可就靠你了。”

  王媛媛立即不满地道:“哼,你别想骗我,比武大会结束之后,就没有那么多活动,你要一个月才回家,肯定有事要做。哥,我和你说的是认真的,你别再受伤了,不然我就告诉爸妈。”

  “好,我答应你。”

  王程知道这丫头不好忽悠,当即也不废话,直接肯定地答应下来。不然,想想下次回家面对父母的责难,他就一阵头疼。

  王媛媛这才轻松而认真地说道:“嗯,早点回来教我更厉害的拳法,记住我们的约定。”

  说完,王媛媛就挂了电话。

  王程微微皱眉,这丫头还记着那些事情?

  他轻轻地放下电话,看着前面的张绍云就喝道:“绍云,明天开始,你练武时间增加一倍。”

  专心开车的张绍云顿时满脸苦涩地笑着答应了一声,不知道自己招谁惹谁了,自己现在就是个司机而已。

  杨青语看出王程有些不高兴的样子,看了看昏迷的平良樱,担心地道:“怎么了,王程,家里有事?”

  王程摇摇头,不知道是感慨还是什么情绪,轻声道:“没事,媛媛打来的,这丫头练武的进境超过了我的预料,以后可能不会弱于我。”

  杨青语瞪大了眼睛,显然也不曾想到,惊讶地道:“媛媛以后不会弱于你?我听爷爷说,三年后就是第二节比武大会,那到时候媛媛能参加的话,能不能再拿下冠军?”

  说到后面,杨青语的语气也有些兴奋起来。她对王媛媛的感官很好,如果王媛媛能参加下一届比武大会,并且拿下冠军的话,那就和王程一起创造了兄妹两接连拿下两届冠军的记录,并且成就一段佳话。

  开车的张绍云听到这话,也有些激动起来,转头就想说点什么。可是看到师傅王程瞪了自己一眼,又难过的将到嘴边的话头压抑下来,闷闷地继续开着车。

  王程心中却也是在想着这个可能。

  武圣山要崛起,不是靠他一个人能成功的。必须要有一个又一个的杰出弟子才能彻底让武圣山兴盛起来。

  王媛媛现在就展示出了高超的学武天赋,那索性就培养她,让她三年后以武圣山弟子的身份参加第二届比武大会,那时候她也才十六岁!

  到时!

  如果这丫头真的拿下了冠军,那武圣山就真的迈出了崛起的第二步。只要循序渐进的发展下去,不断的培养弟子,就自然而然的会壮大起来。

  这件事,师傅一定会同意!

  王程肯定地点点头,低声肯定地说道:“回去我就和师傅商量一下,让媛媛也拜他为师,这样这丫头就是我的师妹,我也能名正言顺的代师传艺了。”

  杨青语笑道:“也就是长鹤道长才会这么大度,能容忍你把门派武学随便传给你妹妹。”

  王程也笑了笑,不置可否。

  武圣山现在就大小猫两三只。正是百废待兴的时期,所以长鹤道士才会如此容忍,王程将武学传给自己的妹妹,因为王媛媛也毕竟不是外人。

  张绍云知道师傅急于救人,所以专心开车的速度也比较快,不到一个小时就回到了住处,这里还是一片安静,其他人都还没有回来,或许大部分人都不会回来了,直接解散去找亲戚朋友潇洒了。

  王程急匆匆地将依旧昏迷的平良樱抱进杨青语的卧室。看到经过刚才的行针。这位日本剑道高手的气息虽然依旧微弱,可是却已经不会断断续续的,已经稳定下来,他不由地松了口气。

  然后。他就立即继续开始了治疗!

  日本有一股庞大的势力不想让平良樱回去,那他现在就偏要救活平良樱,让其安全的回日本,给那些人制造足够的麻烦。

  想来,到时候那些人看到平良樱出现在日本的时候,脸色一定很好看。

  而且。自己也对平良樱有了救命之恩。王程认为,有这层关系,这个如冰山一般的女子,以后应该也不会对武圣山有足够的威胁!

  如果,救过来之后,这个服部剑雄的弟子依旧对武圣山和中国抱有足够敌意的话,王程就会下定决心,让其真的不能回日本。

  后路已经想好。

  所以,王程救治起来也就没有丝毫犹豫和迟疑。

  将平良樱平整地放在床上,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自然,将其耳边凌乱的发丝竖起来,露出伤口部位,在太阳穴受伤的部位周围插入几根玉针。然后,他的手按着平良樱的肩膀,鲜血已经初步凝固起来,可是这道伤口是贯穿肩膀血脉骨骼的,并且伤及心脉,所以要很小心。

  想了想,他的手掌抓着平良樱胸口洁白的丝质衣服,直接从中间拉开,露出了右边洁白的部位,那一丝弧度被一抹白色的布带紧紧的束缚在一起,如此让中间出现了一抹深深的沟壑。

  王程的视线只是扫了一眼,没有过多的在意,视线就急忙看向肩膀上的伤口,鲜血已经将左边胸口整片洁白的肌肤都染红了。手掌一挥,他手中的几根玉针就没入了胸口受伤的穴位。接着,他的动作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刺入了十几根玉针,遍布胸口的十几个大穴。

  平良樱的伤势不算太重,没有当场丧命。但是也不轻,如果不是他出手,有超过六成的可能会死。

  杨青语站在王程身边没有任何动作,看到这一幕,眉头也轻轻皱起,不过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说话,就是安静地看着。

  她相信王程,就是这么简单。

  只见王程的双手没有停下过,一只手在平良樱的头部几根玉针上不断的活动,另一只手在其胸口的十几处大穴上行针,每一根玉针都没有一刻的静止。如此配合,平良樱体内的内在血脉联通起来有诸多不可思议的效果。

  平躺着的平良樱脸色肉眼可见的恢复了一丝红润,呼吸也逐渐的有力起来,胸口有了一丝起伏的力度。

  呼……

  王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息,结束了治疗,额头罕见的渗透出一丝汗珠。今天他做了太多的事情,累坏了,手掌缓缓地将一根根玉针收起来,淡淡地道:“青语,去给她弄点补品,醒来后补补,然后通知警方明天来带人。”

  他猜测,或许日本方面已经在向比武大会主办方要人了,平良樱现在已经成了失踪人口。在比武大会现场失踪的,那主办方就有责任交人,或者交出凶手。

  杨青语点点头,答应道:“好。”说完,就转身出去厨房准备了。

  王程将一根根玉针都收好,然后把平良樱胸口的衣服也整理的整整齐齐,再次把了把脉,脉象也已经有了一丝力道,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而就在这时。

  躺在床上的平良樱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很是迷茫地看着左右的一切,然后突然定定地看着王程的身影,接着猛然坐起来,张开双手直接就扑向了王程。

  王程一惊,本能的一挥手,一把就按住了平良樱的右边没受伤的肩膀,让其没有冲过来,盯着对方的眼神,沉声说道:“平良樱,你做什么,是我救了你的命。”

  “啊…………”

  平良樱重伤之下,力气很弱,被王程一把按着就不能动弹,双眼依旧愣愣地看着王程的脸,然后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双手抱着王程的胳膊就不放手,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而无助的神色,慌乱地叫道:“师傅救我,师傅救我,师傅别离开我,师傅……师傅……师傅……”

  叫着,叫着,她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从双眼滴落下来,从脸上滴落到王程的手上,满脸都是凄苦无助的神色,眼神祈求地看着王程,好像孤苦无依地孩子流浪了几年之后,突然看到了自己最亲的人一样。

  王程一时间也愣住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平良樱那无助而祈求的眼神,和脸上的泪水,并不像是演戏,而且就算她在演戏,现在这种情况也无法伤害自己,他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

  然后,平良樱猛然一下子扑了过来,丝毫不顾左边胳膊的伤势,双手用力地就搂着王程的腰身,脑袋使劲地埋在王程的胸口,呜呜呜地就哭了起来:“师傅,呜呜呜……师傅,你别离开我,师傅…………呜呜呜呜……师傅,小樱不想练剑了,呜呜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