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日本死士

第五百二十三章 日本死士

  (求票,求支持,谢谢投票和打赏的童鞋们。不过,票票还是有点少呀……月中的时候,月票有点少也理解,可是推荐票大家别停呀……而且,月票也该出来了,总之不管什么票,大家都别藏着了,都投出来吧,能打赏什么的就更不错了,多谢……)

  吼!

  虎啸声中带着一股腥风。

  王程的身形已经闪电般的来到了柱子跟前,虎爪毫不留情的抓向后面,眼中闪烁着凶光。

  呼……

  突然,柱子后面这时候也传出一声呼啸。

  然后,一道黑色影子呼啸着朝着王程劈了过来。

  王程眼中精光一闪,心中早有防备,所以丝毫不乱,只是虎爪一翻,精准地将劈过来的黑影抓在了手中。因为,他听其破开空气的声音就知道这不是利刃,而是钝器。抓在手中之后,他感觉到一股金属凉意沁入手心,还有复杂的花纹在上面,赫然是一把剑鞘,而且正是之前平良樱手中的剑鞘。

  “不要多管闲事,这个女人是你的敌人!”

  柱子后面冲出来一个中年人,紧握着剑鞘,对着王程沉声喝道,说着字正腔圆的汉语。可是,看他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是日本武者。

  年纪大约四十上下,头发有一些花白,头顶扎着一个竖起的小辫子,身上穿着很正统的日本武士服,只不过身上没有带着任何兵刃,或许是一个练拳的武者也说不定,也许是没有资格佩戴兵刃来现场。

  王程通过对方说话的呼吸能感应到对方深厚的内家修为,比自己要弱一些,可是对方手中紧握着剑鞘,和自己拉扯了一下,竟然步伐沉稳,一步未动,显然其下盘功夫是练到家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敢在这里杀人?就算平良樱是我的敌人。也不需要你替我动手,我也不可能看她这么死在我面前,你是谁?”

  王程当即气势毫不示弱地喝斥道,怒目圆睁。如猛虎看着自己的食物。

  这里是比武大会现场,他师傅长鹤道士是比武大会的发起者之一,他自然不可能让平良樱死在这里。

  这日本高手故意在这里杀了平良樱,也必定是想嫁祸给比武大会的主办方。到时候能达到对方的一些目的,最起码能引起日本武术界的同仇敌忾。被一些人所利用。

  联想到平良樱以天皇后裔平氏族人的身份得到了服部剑雄的半藏称号,让服部家族传承千年之久的称号第一次被外姓之人得到,王程心中瞬间就想到了,平良樱必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风光,在日本肯定深陷惨烈的争斗之中。

  江湖,江湖,不管是哪里的江湖,都不可能是一片和谐宁静。而日本江湖的斗争,比中国武术界的斗争还要激烈数倍也不止。

  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的国家地域狭小。资源有限,为了生存,就要狠辣。

  看看日本作为发达国家之一,产品销往全世界,掌握着诸多领域的顶尖技术标准,可至今还保留着一个排名世界前几的合法黑、帮、组、织,就能想象其中斗争的激烈程度,手段必定是无所不用其极。

  平良樱这次在擂台上输给了自己,那么她可能也没有回去的资格了,即便回去了。下场也必然不会很好看!

  而这个对平良樱出手的日本高手的目的是要斩草除根,不想让平良樱活着回日本,一个死了的平良樱,对他们的作用更大!

  不到半个呼吸的时间。王程就在心中大致的弄清楚了来龙去脉,或许和真实的实情有些出入,但是也不会太大。下一刻,他看向这中年人的目光立即就充满了杀意。

  中年日本人眼神凝视着王程,握着剑鞘的手掌没有放松,冷冷地道:“她已经没救了。你要,我就给你。”

  说完,他猛然松开了剑鞘,然后身体一转,迈着迅捷的步伐一拐弯,想要进入另一个方向的通道,逃离这里。

  可是,王程怎么会让他在自己的面前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只见王程一声冷哼,然后如猛虎下山一般,身体带着一声呼啸,将手中剑鞘丢在一边,手掌顺势一把抓向对方的脖子,沉声喝道:“想走,留下命再走。”

  轰!

  他的手掌伸出的瞬间,就是一声轰鸣,好像伸出的不是一只手掌,而是推着一面墙壁碾压了过去,势不可挡。

  中年日本人神色剧变,知道自己低估了王程的实力,此刻已经不可能全身而退了,急忙腰身一扭,转身半圈,仓促地朝着王程压下来的手掌挥出一拳!

  他这一拳如一柄利剑一般的刺了出来,很是锋锐,可见平常是练剑的,可惜现在没有剑,实力立即就丧失九成。

  下一刻,他的拳头就和王程的虎爪发生碰撞,立即就是一股钻心的刺痛刺激着他的神经,神色间闪过一丝惊骇,双脚急忙再次发力,不敢和王程硬碰硬,急忙朝着一边跳出去!

  “没门!”

  王程又是一声厉喝,将对方的动作都看在眼底,手掌一挥,速度极快,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对方的拳头紧紧地抓住,然后巨大的力道爆发出去,将对方整个人直接拉了回来,如甩破布一样的朝着一边的柱子上砸了过去。

  轰!

  紧随着就是一声轰鸣。

  中年日本人的腰身结结实实地砸在了金属柱子上,发出一声巨响,在通道内回荡,终于惊动了两边门口的保安。

  咔嚓一声脆响也很是刺耳。

  中年日本人知道自己的腰间骨骼已经碎了,疼痛让他的面孔几乎扭曲在一起,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眼神惊骇地看着王程。此刻他亲自面对王程的时候,才终于切身体会到了王程强势的实力,也丝毫不奇怪平良樱为何会输给王程。

  或许,找遍全日本武术界,也找不出一个能击败王程的同龄人。

  砰!

  王程将中年日本人毫不留情地再次摔在地上,又发出一声闷响,其中夹杂着骨骼碎裂的声音。这一砸一摔。他自信这个日本中年高手这本子都不可能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对方,沉声问道:“说吧,你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杀平良樱?”

  身后,大门被推开,几个保安匆忙地跑了进来,每个人的神色都有些紧张和不知所措。

  今天是比武大会的最后一天,主办方几乎将能抽调的人手都聚集了过来维持秩序。很多人实际上还没有完成训练,或者是刚刚加入这一行。同时,为了维持外面数万人的秩序,这内部通道就几乎没有几个守卫,主办方相信有王程和周煜等这么多年轻高手,和牛大海等人坐镇,内部不可能出现袭击事件,所以维持好秩序,防止意外发生就足够了。

  “额,王。王程,发生了什么事?”

  为首的保安有些紧张地看着王程问道,看着地上被砸的几乎不成人形的中年日本人,不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沫,眼神激动之中带着惊惧。

  站在他身边的两个同事更是不敢说话,只是紧张地握着手中的棍子,感觉双腿好像有万钧之重。

  扶着平良樱的杨青语对王程点点头,然后对三人微笑道:“没什么,就是一点小事,我们自己会处理。你们出去忙吧。”

  三人对视一眼,还是为首的保安做出了决定,选择了相信支持王程,所以点头道:“好。有需要你们就叫我们,我们就在门口。”

  杨青语笑着点点头,三个保安都看了看在她怀里、依旧在流血的平良樱、以及地上面孔扭曲抽搐的中年日本人一眼,然后有些慌张地转身出去站在门口继续守着,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王程这才继续看着地上的中年日本人,再次冷厉地问道:“说吧。你的身份,目的,杀平良樱的原因。如果你的答案让我满意了,我就不杀你。”

  中年人的眼神狠狠地瞪着王程,眼中的杀意几乎要凝聚成实质性的剑意,一股股粘稠的鲜血不断地从嘴角溢出,声音颤抖地说道:“王、程,你也会死的。”

  说完,他的身体猛然剧烈的抽搐起来,然后眼珠逐渐失去焦距,气息也随之缓缓地消失了。

  王程急忙后退了一步,看着这个日本人死在自己面前,眉头紧皱在一起,自言自语地低声道:“竟然是死士?是服部家族的人?还是谁?”

  王程的语气有一丝震惊。

  他没想到,来杀平良樱的人竟然是一个日本死士,这是日本武士家族专门训练出来的独特打手,这群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惜代价,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杨青语和刘诗成也都惊讶地过来看了看,看到地上的中年人真的没有了丝毫气息,都闪过一丝震惊。

  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他们的掌控。

  王程急忙伸手抓起依旧昏迷的平良樱的手腕,发现其脉搏已经若有若无,微不可查,随时都要消失的样子。他的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对刘诗成直接说道:“诗成,你在这里处理善后,去找我师傅,或者牛局长。切记此事不要闹大了,牛局长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平良樱快不行了,我和青语先回去,我试试能不能把她救回来,送去医院的话,肯定是死!”

  刘诗成当即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他心中早就有了决定。不管王程吩咐什么事情,他都会不打折扣的答应,就算现在王程让他背锅承认是自己杀了这个日本人,他也不会拒绝。

  “好,你们先回去,我把尸体先搬走,这就去找长鹤道长和牛局长。”

  刘诗成立即就行动起来,动手将尸体搬到柱子后面的一个过道藏了起来,然后将地面的鲜血也擦拭了几下。

  王程对刘诗成点点头,对其很放心。然后他就对杨青语招呼一声,朝着外面走去,顺手一把捡起地上掉落的剑鞘,并且将自己在擂台上得到的利剑插入剑鞘当中。

  如此,这把服部家族传承千年的名剑天运,彻底完整的落入了他的手中。

  杨青语突然低声道:“王程,她好像不行了。”

  她摸了摸平良樱的鼻息,神色很是严肃。如果平良樱死在这里的话,后果的确不好处理。日本方面只要一味的要求立即交出凶手,就能让主办方手忙脚乱。

  王程上前摸了摸平良樱的鼻息,的确已经只剩下一丝气息了,太阳穴上的伤口还在渗透着血液。染红了脸颊和脖子,与苍白的面孔形成鲜明的对比。而且,她肩膀上靠近胸口的伤口也还在流血,从这两个伤口的位置,就能看出对方两次出手明显都是冲着杀人来的。

  平良樱当时估计也没有过多的防备。不然以她的实力,就算没有长剑在手,也不可能让对方如此轻易的得手。

  所以,那个自、杀的日本死士中年人和平良樱是认识的。

  想了想,王程面色又稍微挣扎了一下。

  他刚刚一时口快说了要亲自出手医治平良樱,可此刻稍微冷静一下,才想起了平良樱是日本人。

  武圣山门下有一条规矩,就是不能救日本人!

  他的眼神凝视着平良樱安静的面孔,只有苍白和血红,眼睛紧闭在一起。没有了平时的杀气凌然和冷若冰山,要不要救?

  再次深呼吸一口气息!

  王程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然后猛然手腕一翻转,拿出了一根昨天新制作的玉针,毫不犹豫地直接刺入了平良樱的头顶百汇穴,这是他行针的核心穴位,冷冷地道:“走,马上回去,她应该还有救!”

  说完,王程当先转身就走了出去。他害怕自己会后悔,然后收回自己说的话。

  杨青语有些无奈地看了看王程的背影,又深深地看了看怀里昏迷的平良樱,低声喃喃道:“就算心有猛虎。他终究还是心软。平良樱,如果你以后还和他为敌,那我就再也不相信日本人了。”

  说着,她扶着平良樱,加快步伐跟上王程的速度。

  王程出了门,两边的保安急忙微笑着送行。还带着询问。王程对两边的保安露出了一个难看地笑容之后,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不远处坐在车里的徒弟张绍云挥挥手,让其将车子开过来。

  三个保安人员都紧张无比,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又害怕惹恼了王程,又犹豫着要不要现在报警,又害怕报警之后会牵连自己。所以三人的神色不断的变幻着,最后终究是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愣愣地站在门口看着王程,好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张绍云和场外围观的数万观众一样,刚才都是看着外面的大屏幕度过的。当从大屏幕上看到师傅王程已经出来了之后,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通道出口。所以,看到师傅对自己招手,张绍云没有犹豫,当即就踩下油门将车子开了过去。

  “师傅,恭喜,恭喜……”

  张绍云将车子停在师傅跟前,笑呵呵地对着师傅王程抱拳说道。

  可是,王程此刻显然没有心情和徒弟开玩笑,直接平静地说道:“把你的外套拿来。”

  张绍云的笑容顿时凝固下来,愣愣地看着师傅,惊讶地道:“师傅,什么,我的外套?”

  王程一瞪张绍云,沉声道:“对,快点。”

  张绍云清醒过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还是很听话的赶忙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师傅王程。

  王程拿着衣服,转身进入通道门口,再加上自己的外套,刚好将平良樱的整个人都包裹起来,然后亲自将其抱了出去,一出门就迅速地钻进了车子里,动作迅捷如行云流水,让外面围观的观众都几乎没看清楚,只看到人影一闪即逝。

  杨青语后脚迅速地跟上,坐在王程身边,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开车!”

  王程急忙对坐在前面有些不明所以的徒弟喝道,对外面人山人海的观众几乎没有看一眼。

  “哦哦……”

  张绍云慌乱地答应着,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急忙再次一踩油门,车子当即就飙射出去。

  王程掀开怀里的衣服,露出了平良樱苍白的面孔,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其头顶发丝,触摸着那根玉针,缓缓地旋转着。

  然后,他再次拿出两根玉针,刺入平良樱洁白修长的脖子,以及左边肩膀上的伤口,行针一番之后,终于将她太阳穴和肩膀上的伤口都止血了,伤口鲜血缓缓凝固起来。

  张绍云好奇地从后视镜上看过去,看到那躺在师傅怀里、眼睛紧闭的苍白面孔,顿时浑身一抖,差点没抓稳方向盘,脚下也猛然将油门踩到了底!

  “师……师傅……她……”

  张绍云声音颤抖着,想问问是什么情况,这个日本平良樱为什么在车上?

  王程瞪了这小子一眼,沉声道:“开好你的车,平稳一点,回去再说。”

  张绍云的心中不是害怕,而是有些激动和惊讶。同时他心中也赞叹和羡慕着,果然还是师傅有本事,日本剑道高手又如何?直接抢了回去,带上山当压寨夫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