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二十章 以快治快!

第五百二十章 以快治快!

  (求票,求支持!)

  江州,江边一座别墅内。

  王建海一家子依旧坐在电视机前,最近一家人都是这样,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坐在电视机前。此刻,夫妻两以及两个小姑娘的神色都有些紧张。

  “媛媛,这,这怎么连刀都用上了?你哥不是要吃亏?”

  王建海看着平良樱腰间挂着的兵刃,指着屏幕大声问道。

  王媛媛和妹妹王晓琳紧挨着坐在一起,一双拳头紧握在一起,眼睛也直盯盯地看着屏幕上的平良樱,皱眉说道:“那是剑,不是刀!”

  “不管是刀还是剑,总之你哥赤手空拳的肯定要吃大亏,这是怎么回事?”

  王建海依旧有些激动地问道:“为什么还要用武器?”

  这事关他儿子的性命,情绪自然有些激动。之前的一场场对决虽然看起来很凶险,王程也受了伤,可是大家还是用的拳头,所以看起来也不是很危险,就算挨打了,也就是被拳头打了而已。

  而这个日本的平良樱直接拿出兵刃了,可王程依旧是赤手空拳。这让普通人看到了,都会第一时间为王程鸣不平。

  一旦王程受伤了,被兵刃刺中了,可就不是被拳头打了能相比的,到时候当场丧命都有可能。

  王媛媛的心中也很是担忧,可是她也知道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能做的,就是安抚父母的情绪,语气平静地解释道:“爸,这是比武,是允许使用兵刃的,前提是你本身就是修炼兵刃的才行。所以,这个平良樱肯定是专门练剑的,上擂台肯定要用剑。如果不允许她用剑的话,那她的实力就没有了八成。”

  王建海不管这么多,就问道:“那你哥有没有事?会不会有危险?”

  王媛媛想了想,看了看也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妹妹王晓琳以及那边的老妈。不由头疼,好像一时间自己这个十来岁的女儿成为了家里的主心骨了,不由感觉到小肩膀上的压力有些大,强自镇定下来。对一家人很自信地说道:“危险,我想应该不会有,全世界都看着呢。再说了,哥哥的实力是我们都没有办法想象的强大。这个平良樱是用剑的,剑法或许很高超。可是我看我哥的样子。他应该很了解这个女的,所以信心十足,最后胜利的一定是我哥,所以,爸,妈,晓琳你们都放心吧。”

  虽然这番话是一个十来岁的出来的,可是王建海夫妻两就是莫名其妙的相信了,一起点点头接受了,安静下来看向电视屏幕。

  但是。王媛媛一番话说的头头是道,自己也的确相信自己的推测。可是,她心中却更为担忧害怕起来,小脸绷的紧紧的,将妹妹王晓琳搂在怀里,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妹妹低声说道:“别怕……”

  而在现场,此刻的气氛也异常的热烈起来,美女和潇洒的剑法搭配在一起,让许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

  当王程和平良樱一起走上擂台的时候。周围的观众不知道都吼了多少声音。主持人也有一丝激动地将话筒递到王程面前,看了看冷的如一座冰山一样的平良樱一眼,问道:“师傅,您有信心继续胜利下去吗?”

  王程点点头。满脸地自信和平静,只是简单地说了三个字:“我必胜。”

  周围依旧给王程送上掌声,很多内行人士却是暗中为王程担心起来,毕竟刀剑是真正的无眼。

  嘉宾席上的几个日本高手甚至露出了一丝得意地笑容,还和身边地人说着什么,而他们身边坐着的就是国际跆拳道总部的几个高手。显然双方在商量着什么,而且也或许和王程有关系。

  主持人没有理会平良樱,她的立场很坚定,当王程说了我必胜三个字之后,就大声宣布:“比赛开始。”

  说完,她就急忙跑了下去,前面两场嘉宾挑战赛,已经向所有人都充分的展示出了顶尖高手的破坏力,告诉世人这个擂台上很危险。

  全场瞬间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瞪大眼睛地看着擂台上的两个人,每个人都不想错过这最后一场比赛的每一个细节。

  王程享受着这难得的安静,看向平良樱的目光之中瞬间绽放出嗜血的光芒,猛虎的气息几乎要透体而出,体内气血好像要燃烧起来,整个人的皮肤也立即变得通红无比,冷冷地说道:“平良樱,我说过,你会付出代价。”

  平良樱对王程的气势心惊不已,握着剑柄的手心不自觉的渗透出一丝细密的汗珠,但是毫不示弱地冷冷说道:“狂妄。”

  吼……

  没有任何犹豫和浪费时间。

  王程下一刻,瞬间就动了,猛虎气息自动带起一声虎啸,整个人冲出去之后,好像带动着一群猛虎扑击过来一般,身后的气流涌动,空气如一面墙壁一样的朝着平良樱崩塌过来,携带着山崩海啸般的气势。

  这就是猛虎下山!

  而且是融合跃马桩的猛虎下山。

  王程有一段时间没有如此明确地施展某一招式了,此刻施展出来,威势绝对骇人,快若闪电。如果实力稍弱的,估计会被他此刻的气势吓的心神失守,然后直接被他一招秒杀。

  全场所有人一时间都有些不敢直视这一头猛虎。

  不过,对面的平良樱的心神显然没有这么弱。可是她冰冷的眼中也出现一丝波澜,显然没想到王程这一出动就是如此威势,如此奔若惊鸿,快的让她都来不及拔剑。所以,她急忙后退一步,脚下踩着迅捷的步伐,身体微微一转,然后一直握着剑柄的手掌猛然发力!

  噌!

  一声脆响,传遍全场。

  利剑出鞘!

  在场的普通观众听到这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的时候,都本能的感觉到身体一冷,在这数万人炙热的气氛当中,竟然有一种从头顶直接贯穿脚底的冷意,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

  所有人都清晰地见到一道白光出现,然后笼罩王程的全身,好像王程下一刻就会被变成一块冰晶。

  叮!

  可是。瞬息之间就再次传出一声脆响。

  然后,场中身形几乎消失的两人再次停止下来。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神色有些怪异地看着擂台上的两人。选手席和嘉宾席上的主动年轻高手以及海外高手都同时站了起来,每个人的神色都极为震惊。那几个日本高手甚至长大了嘴巴。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全场安静的都能听到所有人的呼吸声。

  江州一座别墅内,坐在王媛媛怀里的小姑娘王晓琳直接激动地蹦了起来,大声喊道:“哥哥好厉害,打她……”

  王媛媛的脸上也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意。

  在这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的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破碎的擂台上。王程和平良樱面对面地站在一起,位置稍微错开了一点点。侧面看上去,两人好像身体紧挨在一起一样,甚至脸颊都贴在了一起,有些暧昧的诡异气氛。

  可是,全场没有一个人的心中能滋生出暧昧的情绪来。

  因为,此刻平良樱的脖子上有一柄利刃。她自己的手紧握着剑柄,而剑刃当中,被王程两根手指紧紧地夹在当中,手指延伸到手背、手臂上。都是血脉青筋隆起,可见王程的力道已经爆发出来,强行控制这一柄利刃停在了平良樱的咽喉之间。

  平良樱的右手也因为发力过猛,骨骼都出现一丝刺痛,手腕已经颤抖起来。可是她依旧无法撼动王程的两根手指,雪白的脸上是一片绯红,这不是因为和王程靠太近而害羞造成的,而是因为全身气血过快而造成的。

  呼呼呼……

  两人一动不动地维持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彼此间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气息。

  王程的呼吸已经平静下来,显示出大局在握。

  可是。平良樱的呼吸急促起来之后,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丝紊乱,却是依旧无法让自己的剑刃移动丝毫,她的生命依旧掌握在对手的手中。只需要王程发力再移动一寸,她就会血溅当场。

  终于!

  平良樱的左手出动了,以掌化剑,一掌切向王程的腹部而来,带起一声呼啸。

  可王程就在她的身边,在平良樱的身体有动作之前。心中猛虎就已经有所感应。所以他提前有所动作,胳膊已经能活动的左手先一步出手,在中途就一把将平良樱炙热的手掌抓在手中,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瞬间就爆发出巨大的力道。

  咔咔……

  平良樱的左手直接被王程捏的骨骼刺痛,几乎失去了知觉。

  这还是因为王程左边胳膊没有恢复完全,不能太过发力的原因。不然,他全力爆发之下,平良樱这只手八成就要当场废掉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这个日本第一高手的传人,王程不太能下手,但是如果能废掉其一只手,他绝对做得出。

  手掌的刺痛刺激着平良樱的神经,也只是让她的冰冷的眉头轻轻皱起了一下,可见心中之坚定。

  难道就这么输了?

  平良樱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以及不敢置信。

  她想象不到,半个月前自己还能随意欺负的王程,怎么突然就能一招之间击败自己了?他的速度还快到这种地步了?

  她师从服部剑雄,同时兼修平氏武学,集合两家传承千年的日本武学之精华,剑法就讲究一个字——快!

  所以,她出剑快,步伐快,气血快!

  在日本武术界的同龄人之中,无人是她的对手。甚至,能在她手下过两招的人都找不出几个来。

  王程和她有两次交手,以他的武学底蕴和眼光,其实也看透了其剑法核心,于是刚才出手的目的就是以快治快,不就是比拼爆发力么?

  以他此时猛虎九式的爆发力,同龄人之中也是无人能比的。

  一招之下,见胜负!

  前两次平良樱在王程心中留下的一丝阴影,在这一刻消失的一干二净,平良樱的剑法再也不能让他有所忌惮。这种坦荡,他的心神更为强势,全身气血竟然隐约间也有更进一步的趋势,心头的猛虎咆哮不已!

  顿时,一股炙热无比的男人气息冲击着平良樱的全身,让她脸色更为红润起来,眼中惊骇无比。根据常识,她看出王程此刻似乎对武学有所领悟了,这个少年是妖孽吗?

  “你输了,认输吧,我不想杀你!”

  王程在平良樱耳边冷冷地说道。

  他心头的猛虎再次高涨,有一股嗜血的疯狂冲动。持续下去的话,他说不定真的会杀掉这个日本女子也说不定。

  平良樱急忙深呼吸一口气息稳住自己的气血。想到自己输了之后将要面对的局势,她一向坚定如冰山的心也出现了裂痕,有一种叫做惧怕的情绪第一次出现在心中。

  “不可能!”

  平良樱低喝一声,她的信念就是自己不会输,也不会恐惧。

  双手都无法再出动的情况下,她猛然踢出一脚,如周煜上次所做的一样,一脚踢向王程的腹部下面。

  站在那里看到这一幕的周煜想到自己昨天做的,不由地面色红润起来,好像周围很多人都看着自己一样,急忙坐下来低着头,以为这样就没人能看到自己了。

  而事实上,大家其实还真没有看她,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擂台。

  平良樱一脚踢过来,王程动作丝毫不慢,这个服部剑雄的弟子终究是修炼剑法的,或许内家修为也极为强势,但是在拳脚功夫上绝对比王程差了几个数量级的档次。

  所以,王程再次先一步有了动作。只见他先迈出半步,更为靠近平良樱,两人这时候几乎紧靠在一起了,然后他一脚顶住了平良樱刚刚抬起的膝盖,一声脆响之后,就将其这条腿顶了回去。

  平良樱被王程顶的脚下一软,身体一晃,差点没站稳。

  王程不想耽误太多时间,所以乘着机会,右手夹住名剑天运的两根手指猛然发力,直接将平良樱手中的长剑强行抢夺了过来。

  嗡嗡……

  一声脆鸣。

  平良樱整个人在这一瞬间都呆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从自己手中消失的剑锋,心中再次滋生出了更多的恐惧,平时如冰霜般的脸上也出现了呆愣和害怕的表情。

  这把剑,自从十年前师傅传给她之后,她就从没有让其离开过自己半步,时刻都在自己身边,时刻都触手可及,甚至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她的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