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不可避免的一战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不可避免的一战

  (票,票,票……你们以为我早更就会爆发吗?那你们就想的太简单了……因为要回家,所以还是一更,嘿嘿……)

  几乎所有的普通观众,此刻才注意到,嘉宾席上竟然还坐着平良樱和东星月两个明显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日本女子。

  两人都是一袭白衣胜雪,都是冷艳如雪莲,而且都带着兵刃,远看过去,就好像姐妹一样。

  而平良樱,还对王程发起了挑战,并且被选中。

  一时间,观众席上立即爆发出了热烈的讨论声,几乎全部都围绕着平良樱的。

  “这日本美女不是一般的漂亮,还是会功夫的。”

  “说话注意点,平氏在日本可是天皇一族的分支后裔,属于贵族,在日本地位很高的。”

  “切,地位再高又怎么样,还不是来挑战我师傅?等下还不是要被我师傅打的满地找牙?”

  “不好说,平良樱看样子是练剑法的,日本的剑道还是有些门道的;师傅是练拳的,赤手空拳对上用剑的高手,本身就很吃亏。”

  “那师傅怎么不用剑和她打?这样不就公平了?”

  “所以说你是武术白痴,都说了师傅是练拳的,强行用剑的话,没有剑法底子,还不如用拳头厉害。”

  “不管怎么说,我都支持我师傅。棒子的第一高手和欧洲那个傻大个都不是师傅的对手,这个日本美女就更不是师傅的对手,我赌师傅一招摆平她。不过,看在人家是个美女的份上,求师傅别打脸。”

  “长的漂亮又和我们没关系,所以我求师傅使劲打脸,毁容了更好,不然不知道会便宜哪个王八蛋!”

  “哥们儿够狠,不过,我也赞同师傅狠狠打脸。反正也不是我的。”

  “师傅必胜,同求打脸,打胸也行,这里是要害……”

  观众席上热烈的讨论着。而两个紧挨着坐在一起的日本美女却不是别人看起来那么和谐安静。

  平良樱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了,坐在那里好像一座冰山,一双眼睛就好像两个黑色冰块,右手紧握在剑柄上,对身边的东星月低声冷冷地说道:“我就要去击败你的情郎了。东星月,你会不会很心疼?”

  东星月的眼中也瞬间绽放出冷厉的杀意,沉声道:“平良樱,你要做什么,和我没有关系。”

  平良樱的嘴角不屑地翘起一个弧度,然后继续冷冷地说道:“那就最好了,记住你的身份。东星月,你和王程只能是敌人。”

  东星月深呼吸一口气息,将心中悸动的情绪压制下来,紧握着刀柄。手指青筋隆起,沉声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关心,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吧,平氏半藏!”

  平良樱没有再说话,神色恢复冰冷,就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因为,东星月说中了她的软肋——平氏半藏!

  她师从上一代服部家族半藏——服部剑雄,乃是日本第一高手的传承弟子。承载着许多希望。可是,服部剑雄临死之时,还将服部家族传承千年的半藏称号传给了她。这看似是很大的荣耀,可是她背后的压力。没有人能够理解。

  服部半藏是服部家族传承千年的荣誉,几乎就代表了服部家族的历史,服部家族如何能轻易的让给平良樱这个外族姓氏的女子?

  就算她是天皇一族后裔,还是服部剑雄的亲传关门弟子,也有服部剑雄的亲自指认;平良樱承受的压力也是无法想象的巨大,服部家族之中几乎是一片反对之声。

  同时。她出身的平氏家族内对她也不是那么认同,起因也是这个半藏称号。

  服部剑雄都将服部家族的荣誉称号传给了她,几乎就说明将她收入服部家族当中了,所以平氏家族内部也将她当外人!

  用一个词汇来形容,平良樱此刻在日本就是里外不是人。

  平氏家族和服部家族,都将她当做是潜在敌人。她的处境之艰难,丝毫不比此刻要单独掌管东星家族,还要防备伊贺家族吞并的东星月来的轻松。

  所以,平良樱这次是主动请缨来到中国,想要获得一些成绩,以此来一步步巩固自己的地位。上次她已经在王程面前失败了一次,所以现在她必须要当着全世界的面在擂台上击败中国比武大会的冠军。

  如此,她回到日本之后,就能得到一批人的支持。

  却说另一边,王程刚刚走下擂台,杨青语就急忙跑过去,扶着王程的胳膊,一只手按住王程的脉搏,发现脉象很有力,气血也出奇的强势,让她顿时松了口气,揉着王程受伤的胳膊,放松了下来,问道:“你手上的伤怎么回事?”

  王程毫不顾忌满场数万人的鄙视,一把抓住杨青语地手,微笑道:“我给自己扎了几针,就这么好了,没事了,你放心。”

  杨青语点点头,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扶着王程走上选手席在当中的位置坐下来。

  周煜和马木提几人都要急忙主动让开位置,让这对小情侣坐在一起。

  这时候的王程,身上的气势之盛,加上击败两大海外顶尖高手的光环,让其他年轻高手几乎都不敢坐在他的身边,因为压力太过巨大。

  “王程,恭喜你!”

  马木提还笑着抱拳说道。

  周煜也绷着脸说道:“你又赢了,恭喜。”

  “王程,下一场打日本鬼子,你一定要赢,拿下全胜记录。”

  “对,第一届比武大会创下全胜记录,以后估计没人能超越,我们和你一届的人,都跟着名垂青史了!”

  “王程,加油!”

  “王程,加油……”

  一个个以前对王程或多或少有些间隙的年轻高手此刻都真诚地对王程送上恭喜和祝福,以及对自己的期许。

  和王程同一届参加比武大会,是他们的不幸,因为王程光芒太盛;可这何尝不是他们的幸运呢?

  他们都不认为以后还会出现和王程一样的超级年轻高手,以十几岁的年纪就能击败如权倾远和史丹这样的顶尖高手。所以。以后的比武大会当中,如果还有嘉宾挑战赛环节,那么几乎就没有人能再取得和王程一样的全胜辉煌战绩。

  这个记录,或许就能随着比武大会的历史一直挂在墙壁上供人瞻仰。

  以后。他们和别人说起,自己和王程参加同一届比武大会,那其他人立马就会恍然大悟的记得那一年……

  就好像古代一些读书人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都说:我和某某状元是同一年科举……那立马就上档次了。

  王程面对一张张迎上来的笑脸,也都一一微笑回应,点头致意。因为有血色翡翠的存在。所以他心中猛虎虽然很强势,但是对他的性格情绪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弱了,让他这时候的心情很好。

  只不过,依旧有两个人坐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对王程有任何表示,就是面色平静地看着前方,选择了置身事外。

  这两人就是武当的神机道士,以及陈家的陈平盛。

  陈家和武当,现在可以说已经和王程有了最直接的利益冲突。

  王程对此也毫不在意,和大家打完招呼。就很自然地拉着杨青语一起坐了下来。

  这时候,破碎的擂台上已经走上去了两个年轻高手开始了一场表演赛,两个都是化劲中后期的精英高手,一动手就打的难分难解,很是精彩,于是立即就吸引力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杨青语看着大屏幕上展示出的平良樱那架势,想到来的路上,平良樱还一剑伤了王程的手,顿时有些担心地道:“王程,要不。你提议把比赛推迟到明天吧,这个平良樱剑法很厉害,你最好休息一晚上在和她打。”

  神机道士在不远处不冷不热说道:“不要逞强,不然到时候悔之晚矣。”

  王程抓着杨青语地手捏了捏。没有理会神机道士,心中猛虎几乎有要离体而出的气势,双眼之中的神光几乎要凝为实质,自信地说道:“不需要休息一天,休息一个小时就足够了。平良樱的确剑法犀利高超,但是我现在气势更旺。猛虎气息处在巅峰,正是一鼓作气击败她的时候,所以你不需要担心,我心中有数。”

  说着,王程体内搬运的气血也没有停止过,不断的汇聚在左边肩膀受伤的部位修复损伤的肌肉骨骼,炙热麻痒的感觉时时刻刻地刺激着神经。

  好像,他能清晰地看到那受损的骨骼和肌肉筋脉在迅速地愈合。

  然后,他低头看了看挂在胸口的血色翡翠,只见翡翠的颜色此刻已经淡了一些,一股股暖流依旧不断地流入体内,随着气血运转一周之后,大部分都消耗在了受伤的地方。

  这才是他立马开始第三场比赛的最重要底气所在。

  有这血色翡翠的支撑,再配合高深的内家呼吸法门,他气血恢复速度很快,这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还有就是,他刚才说的的确是真的。

  他此刻的猛虎九式达到了一个巅峰,必须要一鼓作气,才能继续攀升一层,然后再突然发泄出去,就达到了这一次立而后破的修炼目的。

  杨青语听到他这么说,也没有再多说,只是紧握着王程的手,手心又渗透出了一层汗珠,显示出她心中依旧很担心。

  俗话说拳脚无眼,可实际上刀剑更无眼,以平良樱的剑法实力,全力施展的话,一旦王程在擂台上有所闪失,就不是受伤这么简单的下场。轻则缺胳膊少腿,重则丧命也只是眨眼间的事情。

  时间过的很快,杨青语的担忧也越来越沉重。

  两场表演赛很快就进行完毕,时间也过去了五十多分钟。

  全场的气氛也再次热烈起来,许多人对剑法高手平良樱是充满了期待。比武大会到现在,大家都还没见过有人施展过剑法的。

  王程松开杨青语温热地手,给了她一个自信安慰的眼神,然后慢慢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猛然发力活动了一下左手胳膊,骨骼发出一阵咔嚓的响动,虽然还有一些刺痛,可是已经能发力了。

  要是让史丹知道自己使用压箱底秘法爆发出的一拳,也只是让王程的胳膊受伤了一个小时时间的话,估计会被直接当场气死。

  事实上,嘉宾席上还留下的几个国际跆拳道的高手,都以一种要吃人的眼神盯着王程的背影。他们国际跆拳道办事处已经在向比武大会主办方发起抗议,并且准备向京城法院和国际法庭提起诉讼,状告王程谋杀他们的高级教练史丹。

  虽然,史丹暂时还没死。

  当王程站起来的时候,嘉宾席上的平良樱也几乎不分先后的站了起来。她迈着步伐,轻飘飘地走了下来,落地的时候,刚好和王程并肩走向已经破碎的擂台。

  主办方显然没有想过在最后一场比赛的时候再修一个擂台,所以破了就破了,将就着打完最后一场再结束使命吧。

  如此,也更能增加比赛的难度和观赏性不是?

  “王程,我有必胜的信念,所以,我不会留手。”

  平良樱和王程肩并肩走着,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紧握着剑柄的手掌有一丝激动地颤抖,剑鞘发出一声轻吟,语气冷冷地对王程说道。

  她这场比赛的确只能胜利。如果输给王程的话,那她回到日本的处境会更为艰难,甚至有直接被服部家族和平氏家族一起逐出家族都有可能。

  毕竟,她现在代表的是大日本武术界,以及平氏家族和服部家族的颜面。

  可是,王程也有必胜的理由。

  “我很喜欢你的剑。”

  王程没有反驳什么,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平良樱顿时眼中的杀气如实质般的涌出,一双眼睛好像化作了两柄利剑!

  王程直接表示,想要她的剑。

  她的剑,是师傅服部剑雄传给她的,乃是服部家族半藏的专属佩剑,传承千年的日本名剑——天运!

  两人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一战,不可避免。

  就算这次平良樱没有被抽中,她赛后也会亲自登门,找王程挑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