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地物百一十三章 血液异变

地物百一十三章 血液异变

  热门推荐:、、、、、、、

  一边积蓄着心中猛虎真意,一边控制着气血,还要用伤口裂开的手拿着翡翠辅助雕刻,可是这并不是王程的极限。

  因为他还一边和杨青语说话,指点杨青语最近研读道家典籍方面的疑惑,让其对心境以及内家呼吸的理解更为深刻,从而对杨氏太极以及道门太极的理解也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

  不过,杨青语现在的主要精力更多的是放在了天鹏密传上面,这本高深的鹰形拳法也很适合她修炼。只不过,王程也还没有看过这本书,所以并不能给她什么指点,只能靠她自己的悟性来摸索了。

  于是,王程指点了一些道门太极方面的关键之处之后,杨青语也就不再多问,而是安静地仔细凝视着王程凝聚猛虎真意的过程。

  以王程的虎形拳修为,现在或许不是天下第一,但是也绝对能在国内诸多虎形拳武者当中排到前三。

  而象形拳武学有时候也有一些共同之处,就是对拳法真意的领悟。

  每一门象形拳的核心是两个,内家奥秘,以及拳法真意。

  王程已经将猛虎九式的内家奥秘以及拳法真意都领悟到了大成的境界,彻底的迈过了初学者的门槛,进入了高手的行列。

  此刻,杨青语凝视着王程的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动作,甚至是每一个眼神和表情变化,都看的极其专注,从其中感悟猛虎真意。

  因为这一切组合起来,就是一头猛虎!

  “或许他不是虎形拳当中最强的,但是应该是将虎形拳领悟的最为透彻的。只要继续修炼下去,再进行几次破而后立,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虎形拳流派当中的最强者。”

  杨青语感受着王程身上扩散出来的一股股热浪,在心中坚定无比地想到。她对王程有百分百的信心。

  只见王程神色极为专注地一点一滴地移动着手中的刻刀。锋锐的刀锋在面前的翡翠上一点点的雕刻出一丝丝的猛虎雏形。

  同时,他的右手裂开的伤口也不知不觉间缓缓地渗透出一丝丝鲜血染在了碧绿的翡翠上面,碧绿当中一点红,看起来很刺眼。

  杨青语见到这一幕,秀眉皱起,张了张小嘴。很想打断王程的雕刻,给他重新包扎一下伤口。可是,她更知道,现在这不只是单纯的雕刻而已,而是王程修炼虎形拳的一个关键过程。

  所以。王程这时候不能被打扰,她只能满脸担忧地安静地在一边看着,希望王程不要流太多血。

  呼呼呼呼……

  随着王程手中的刻刀速度越来越快,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全身肌肉骨骼都紧绷着,没有一点点的放松,好像一头即将猎食的猛虎。

  当他刻画出了一个猛虎雏形的时候,很突然的放慢了速度。然后呼吸也随之缓慢下来,一直到恢复平静。

  随后,他也放下了手中的刻刀。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息,看着手中沾染着血迹雕刻出四肢形状的翡翠雕刻,严肃地说道:“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

  杨青语看了一遍天鹏密传之后,心中打算开始修炼,所以低声疑惑地问道:“怎么不直接雕刻出来呢?”

  王程琥珀色的眼神看向杨青语。微笑道:“我的虎形拳修炼到现在,要想再次进入破的境界。就要达到一个巅峰,让猛虎真意自然而然的膨胀破碎。我再顺势将其融入雕刻,如此我就不会有丝毫损伤。”

  “可是,我目前还没有将猛虎真意真正的凝聚到一个巅峰圆满的境界!”

  杨青语眼中精光闪烁,心中想到了自己在武学上的许多疑问,串联起来,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点头道:“那你明天两场比赛还要继续用虎形拳?”

  王程赞赏地点点头,毫不避讳地道:“不错,一下子冲到巅峰,然后再扔掉。”

  杨青语心中稍微震撼。

  天下间,能如此奢侈地修炼内家拳的,估计也就只有王程这一个人了。

  如此巅峰的猛虎真意,说扔掉就扔掉了。

  如果是别人,就算是无法把控,也宁愿做一个强者,而不会因为追求绝对的控制丢掉到手的强大实力。

  这就是天才和常人的区别,心中永远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会被一时的假象所蒙蔽。

  王程将雕刻出四肢的猛虎雕刻拿起来,因为还没有最后成型,所以现在看起来还没有什么特点,也就是还没有神韵,甚至都看不出是一头猛虎的样子,就知道是个四只脚的野兽。

  不过,王程却是皱着眉头看着手中只出现四肢的翡翠猛虎,心中一阵惊异。

  因为,他刚刚擦拭了一下,发现手上伤口渗透出的鲜血沾染在翡翠上竟然无法擦掉,也没有任何湿润的感觉,就好像本身就是翡翠里面的物质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以王程此时的心境,也是忍不住极为震惊,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

  深呼吸一口气息,压下心中的惊讶情绪,王程继续拿着翡翠,用没有沾染血迹的碧绿一面去触摸手心的鲜血,然后就见到那一滴鲜血接触翡翠之后,就缓缓地与翡翠融为一体了,不分彼此。

  甚至,还有一丝丝鲜血从翡翠的表面延伸到了翡翠里面,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根红色丝线从表面延伸了进去。

  “王程,你怎么了?我给你把伤口包扎一下吧。”

  杨青语没有过多地关注翡翠,更加关心王程的伤口,所以已经拿出纱布来,要给王程重新包扎一下。

  王程也没有推辞,任由杨青语把自己的右手折腾,一边仔细地端详翡翠里面的血迹,一边又感受着从翡翠里面传递出的清凉气息顺着血液流转融入全身。

  他还记得。好像就是自己接触翡翠有异样之后,练武才开始突飞猛进的。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内家修为提升这么快,和翡翠分不开关系。

  现在看来,估计是真的了。

  血液和翡翠几乎融快要为一体了。

  “呵呵!”

  想到这里。王程没有过多的担忧,反而笑了起来。

  杨青语听到王程笑起来,忍不住瞪了王程一眼,包扎好了伤口,不满地道:“自己的身体也不爱惜,受了伤就收敛一点。别动不动就让伤口复发,这样反复起来,对身体伤害更大。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但是明天上擂台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点,别逞强。”

  王程点点头。很享受这种被叮嘱的感觉,道:“我有分寸,你放心吧。”

  杨青语看王程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八成还是没听进去,可也没辙。

  然后,王程没有继续雕刻那翡翠猛虎,打算等明天结束两场擂台上之后再说,就和杨青语一起看了一会儿天鹏密传之后。心思就飘到了别处,不一会儿就一个人回房间了。

  刚刚有杨青语在,他没办法做更多的实验。

  所以早点回房间。回到房间之后,他立即就解开了杨青语刚刚才包扎好的纱布,看到手心又缓缓的从伤口溢出鲜血,然后用一块翡翠轻轻地去接触了一下,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冰凉从伤口处流入血液流转全身消失不见了,同时也有一丝鲜血和翡翠几乎融为一体。

  王程屏住呼吸。接连实验了几块顶级帝王绿翡翠和极品羊脂玉都没有例外,心中已经确定了自己的鲜血的确有些和常人不一样了。能和翡翠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然后,他就将目光看向了箱子里压箱底的两块翡翠玉石。正是前几天去解出来的两块全世界罕见的极品宝石。

  一块阳极生阴的羊脂玉和一块阴极生阳的翡翠,这两块翡翠他本来打算回江州之后再好好的雕琢成能戴在身上的饰品。

  王程拿出两块石头,将一丝鲜血滴在了翡翠上,然后就看到这一滴鲜血以更快的速度融入了了翡翠,而且不只是单纯的沾染在边缘,看起来很显眼,而是直接进入其中,就好像掉入水中的燃料一般,一个呼吸地时间之后,这一滴血就直接完全扩散到了整块翡翠,将这块翡翠染成了淡红色的宝石,从外表上看上去,已经不是翡翠,更像是一块红宝石。

  看到这种情况,王程也没有停下动作,索性就直接用这块阴极生阳的翡翠紧握在右手伤口当中,一丝丝鲜血不断地溢出来直接就进入到翡翠当中,让翡翠的颜色越来越红,不一会儿就从淡红色变成了深红色,如一块由鲜血凝聚成的血块一样。

  同时,还有一丝丝暖意从翡翠当中不断的进入王程手中的伤口,然后流转全身,整个手掌都随之变得炙热无比,接着这种热量迅速地又扩散到全身,让他的全身气血在没有高速运转的情况下变得炙热起来,身体温度也迅速的升高。

  王程强忍着将这块翡翠丢掉的冲动,经过这么久的适应,他确定翡翠之中的气息流入自己的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以养育身体和气血,只不过要不断的练武才能体现出来。

  所以,他就这么紧握着这块阴极生阳的翡翠以睡虎式在床上睡了过去。

  这一觉好像睡的很漫长。

  很少做梦的他,还经历了一个很长的梦境。

  梦境中,他化身一头猛虎,不断的在大地上猎食,见到的一切都成为他的腹中餐!

  呼……

  呼…………

  睡梦中的王程不知道,他的体温并没有停止升高,随着复杂的睡虎式呼吸,体温越来越高。

  当天色大亮的时候,他休息的房间内都几乎变成了一个温室,他呼出的每一道气息都散发出一股白气飞出,如一柄利剑一般,就好像冬天吐出的水汽一样。他的浑身皮肤也变得通红,渗透出了一层层汗珠,床上的被褥几乎都被湿透了。

  当张绍云和刘诗成起床来练拳的时候,立即就感觉到了王程房间的不简单,一丝丝热气从其中渗透出来,而且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威严,和吞吃一切的嗜杀气息,让人本能的不敢接近。

  刘诗成忍不住赞叹地对张绍云说道:“绍云,你师傅的虎形拳,在天下间应该没人是他的对手了,我要是能有他一半的悟性,刘家就必定能在我手上发扬光大。”

  张绍云看着师傅的房间,神色间除了尊重,也有一些向往,呵呵笑道:“我也想要我师傅一半的悟性……”

  张绍云也忍不住笑起来,他知道这就是个开玩笑的比喻。

  王程这种武学悟性,百年几乎难得一见,即便是一半,也是百年难得。

  不过,他的悟性虽然不如王程,可也绝对属于顶尖行列,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将岳式内家拳看了下来,并且结合刘氏形意拳,进行对比,有了比较深的理解。

  再给他一两个月的时间,估计就能真正开始修炼这门内家拳了。

  这才是正常的年轻精英对一门陌生武学的修炼速度。

  王程那种拿到武学拳谱,看个一两天就开始修炼,并且几天之后就立竿见影的人,真的是历史罕见。

  突然。

  刘诗成神色微微一变,神色惊讶地看向王程的房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浑身满是本能的戒备。

  张绍云皱眉道:“诗成,怎么了?”

  刘诗成没有立刻回答,仔细聆听了一下,然后沉声道:“不知道,好重的呼吸。”

  张绍云看向师傅的房间,问道:“我师傅的?”

  刘诗成点点头,眉头依旧紧皱在一起,眼神疑惑不解地看着王程的房间。

  过了两个呼吸之后,张绍云也突然后退了一步,神色间很是警惕,显然也感觉到了什么。

  砰……

  砰…………

  砰………………

  两人同时听到了一声声心跳声音从王程的房间传出来,更多的炙热气息也扩散了出来。

  这心跳声好像直入心底,让人不由自主的全神倾听,然后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两人感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突然失去了控制,被这心跳声同化了,自然而然地跟随着这心跳声同步一起跳动了起来。

  可是,这心跳声极为强势,以两人的内家修为根本无法承受。所以,张绍云当即就是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萎靡地坐在了地上,浑身软的如一滩泥一样,脏腑之间刺痛无比。

  而刘诗成稍微好一点,可是也只是多坚持了两个呼吸的时间,随后也是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也随之瘫坐在地上,胸口如风箱一样的剧烈起伏,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一样,呼哧呼哧的急促**着气息,显然是想控制气血来和这心跳声斗争,夺回控制权,可是却没有成功。

  下一刻!

  那强势的心跳声猛然停止了下来。

  两人同时浑身一轻,差点倒在地上,赶忙调整呼吸,大口大口地**起来,同时心有余悸,惊骇地看向王程的房间。

  好恐怖的心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