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零九章 神夜来访,一起念经

第五百零九章 神夜来访,一起念经

  (哎,郁闷,今天都没人投票的呀……中午没睡午觉,累的不行,所以今天只能一更,晚上早点睡个好觉,明天继续两更,大家的票票不要留着呀,不然我看着都没动力了……)

  夜色缓缓地笼罩大地,京城内华灯初上,整个巨大的城市变成了一座不夜城,反而变得比白天更为喧闹。

  在京城郊区的比武大会驻地里面这时候也有些热闹,选手住宿的地方传出许多欢笑的声音。比武大会正赛已经结束,各地区的精英选手也初步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所以现在就到了收获的季节。他们都已经在想象,自己回到家乡之后,会享受到多么瞩目的感觉。

  不过,今天的总决赛结束以及王程和棒子国跆拳道第一高手权倾远的比赛,让所有的选手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那权倾远的实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赫然是抱丹境界巅峰的大宗师级实力,只差一步就凝聚罡气,这和许多中小家族的族长一个水准甚至更强了。

  可是,如此强势的权倾远最后也只能败在了王程一只手之下,而且王程只用了两招。

  至此,几十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精英选手们都对王程的总冠军没有了丝毫的质疑,就算在医院内的纳兰峰几人都不例外。

  当对手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自己,自己只能抬头仰望的时候,那些心底的不服和嫉妒之意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因为两者已经不是同一个档次,也就没有了直接的竞争和利益关系,敌意也就会自然的变淡。

  而这时候,许多年轻选手轻松下来之后,就关注起了网络上关于今天比赛的事后信息,看了之后大家都笑的不可开支。

  因为,在当棒子国一些所谓的学者宣布了权倾远不是棒子国人、而是中国人的研究结果的时候,棒子国跆拳道总部竟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并且公开的提出了权倾远和王程的挑战赛作废的提议。然后再次向中国比武大会官方提出了再次派出一个真正的跆拳道高手去挑战王程的申请。

  当然,这个申请被中国比武大会主办方严词拒绝了,也无视了棒子国跆拳道总部的抗议。

  就当大家都以为此事到告一段落的时候,棒子国的那一帮所谓的学者在天黑时刻。再次宣布了自己的一个最新的研究结果——王程是棒子国人!

  “经过研究发现,权倾远是中国人,王程才是我们棒子国的人。所以事实证明,最后还是我们棒子国赢了,我们可以为王程欢呼。也希望王程早日回归民族和国家,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辉煌……”

  这是棒子国的那所研究机构发表的声明。

  被许多人转载了,不到半小时就传遍了网络。

  有些人信了,当然更多的人是不相信,包括棒子国民众自己,大多数也是嗤之以鼻的。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一次两次有些人还选择相信的,但是次数多了,而且也开始无下限了之后,他们自己人也会无法忍受。

  于是。这个研究结果自然而然的迎来了一大片的抵制,大量的棒子国民众自己争执吵闹了起来。

  中国的许多人就是看个热闹,感谢棒子国的所谓研究机构在半天的时间内就给全世界自导自演了一出笑料。

  很多人都猜测,权倾远父子两看到这个所谓的最新研究成果的时候,估计又会被气晕过去。

  也就在这个夜色初降的时候。

  武当山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神夜道士来到了王程住处的大门前,高声道:“武当神夜前来拜访武圣山元鼎。”

  声音淳厚而具有穿透性,直接穿过了几个房间,清晰地进入了王程的耳中。

  这种内家气息,以及对声音的掌控,让王程微微动容心惊。挥手制止了要去开门的徒弟张绍云,同样以猛虎气息平静地说道:“神夜道长请进,元鼎身上有伤,有所不便。就不去迎接你了,见谅。”

  “哈哈哈,不迎接更好,不然我还当不起。你现在可是我们的民族英雄,大家还在等你好好恢复伤势,明天能保持全胜。再击败两个海外高手就最好了!”

  神夜哈哈一笑,然后自己直接推开大门走了进来,循声来到了王程的书房,浑身气息凝重地看着王程。

  可见,这位武当山门下第一高手,对气息的感应也极为敏锐。

  王程放下手中的血脉秘术,伸手邀请道:“来者是客,道长请坐。”

  神夜也没有客气,上次他已经见过了王程,所以两步来到王程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拿起茶杯自顾自地倒茶,一边说道:“元鼎,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门口,张绍云作为王程的徒弟,也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师傅和武当山的道士要做什么,神色间保持着警惕,好像随时都要去拼命的样子。

  王程看着神夜,自然知道这个武当道士的目的,点头道:“知道,为了大雪山的事情,你要怎么做,直接说吧。”

  这个神夜道士,给王程的感觉压力很大,身穿一声黑色道袍,头发根根直立,五官很普通,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自信和坦然,以及一些自然而然的气息,坐在这里比他更像是主人家。

  这和神机道士的境界截然不同,神机道士第一次见到王程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向王程出手,急于表现和证明自己,可见其心中是缺乏自信的。

  而神夜,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发自骨子里的自信和骄傲,根本不需要表现自己,就好像自己生来就高人一等。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风范。

  看着王程,神夜轻轻地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息,神色也变得平静严肃下来,目光和王程的视线直接对视,平静地说道:“其实,大雪山的事情,我也是最近才听我师傅说起。为了这件事,我结束了闭关。来到京城。你们武圣山想要代表我中华大地去大雪山,在我看来是名正言顺,但是我代表师门,所以我也要给我师门一个交代。”

  说到这里。神夜停顿了一下,整个人的气息也更为凝重起来,语气压抑地继续说道:“不过,你今天和权倾远一战,我也在现场看到了。你受伤的伤势依我看应该是刀伤。最大的可能是和日本人交手留下的,你受了伤,那你的对手应该是死了。所以,不论是看在你击败棒子的份上,还是看在你击杀日本人的份上,我都不应该乘人之危。”

  张绍云突然开口质问道:“那你还来找我师傅干什么?”

  神夜的目光瞬间看向张绍云,神色间很是不悦,但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王程。

  王程立即一挥手,对徒弟张绍云呵斥道:“绍云。我和神夜道长说话,你安静地听着就好了。”

  换言之,张绍云并没有插嘴的资格,这也是神夜道士不悦的原因。从小在武当山长大的他,思维和见识都极为传统,遵从长幼有序,尊卑必从的道理,他和王程都代表各自的门派,说话的时候,张绍云一个晚辈强行插嘴。就是没有规矩的表现。

  这要是武当山的小道士的话,神夜可能直接就将其赶走了,然后事后可能还要让其受到惩罚,长长记性。

  张绍云感觉到了气氛的严肃。知道自己做错了,急忙对师傅歉意地答应了一声,然后安静地站在门口,不再说话。

  王程这才看向神夜,心中还有一些震惊的情绪。他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和神夜交过手,受伤之后也没有和其近距离的接触过。可是这个武当山的道士就能看出自己的伤势来源,以及交手情况,可见其实力和眼光之深厚。

  “神夜道长明察秋毫,元鼎佩服。那,道长是想如何呢?”

  王程气势上毫不示弱,语气严肃地反问道。

  对方绝对不可能白来一趟,也不可能是来聊天的,王程坚信这一点。

  神夜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卷线装古书,工工整整地摆放在面前,然后看着王程平静地说道:“我听说元鼎闲暇时间就在研读道门典籍,我从小也在研究这本黄庭经书,其中蕴含我道门内家奥秘,可称作是道门内家武学总纲,那你我今天不如就一起诵读一遍黄庭,如何?”

  诵读黄庭?

  王程听到神夜的话,目光扫过那本经书,上面的确写着皇庭内经济几个毛笔字。他先是疑惑无比,随后立即就感应到了对方深厚的内家气息,以及说这句话的时候,传递过来的一丝声音的震荡。

  尤其是神夜说到黄庭这两个字上的时候,更有一丝声音波浪冲击着他的身体,让他身上的衣服都稍微摆动了一下。

  瞬间,王程明白了对方想做什么,怡然不惧,当即就是哈哈一笑。然后他从旁边的书箱内将自己从武圣山带出来的黄庭经书也工工整整地摆放在自己面前,声音爽朗地道:“好,那就依阁下,我们一起来诵读黄庭。久闻武当山乃是近代道门鼻祖,我今天就领教一下阁下真正的武当山道家经书。”

  “不敢当,武圣山千年前就是天下第一内家门派,那时候我武当山祖师爷还未出生,是小道我要向阁下请教才对!”

  神夜不疾不徐地微笑着客气说道,双眼之中却是闪烁着熊熊战意。

  哪个年轻人不好胜?哪个练武之人不想证明自己?

  就算神夜从小就在道门长大,也不能免俗。不然他也不会在被颜玉击败之后闭关几年不下山,为的就是争一口气,这次他来京城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寻找颜玉,可惜晚来了一步,和颜玉擦肩而过。

  或者,是颜玉沉迷于武学宝藏,所以没时间理会神夜。

  门口的张绍云和刘诗成,以及不远处仔细听着这边动静的杨青语都有些惊奇,都不知道王程和神夜两人到底要干嘛。他们肯定不会相信两人是真的就只是想要一起诵读一遍黄庭内景经的经书,然后交流道门经书,你好我好大家好,最后回家洗洗睡。

  其中必然有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东西。

  所以,张绍云和刘诗成两人在门口神色有些紧张地看着王程和神夜,厨房的杨青语也时不时地看着这边,做好了随时过来支援王程的准备。

  就在这时,王程翻开了面前的黄庭内景经的封面,看着第一页的文字,对神夜伸手道:“请。”

  神夜深呼吸一口气息,也对王程严肃地点头道:“请。”

  然后,两人就真的一起开口诵读起了面前的黄庭内景经。

  黄庭经文的一个个字在两人的嘴里念出来。

  张绍云和刘诗成两人刚开始听的时候,都有些疑惑。因为他们没想到王程和神夜两人竟然真的只是诵读经文。

  而厨房的杨青语反而是松了口气,她害怕王程和神夜打起来,如果只是诵读经文的话,王程就不会有受伤的危险。

  不管两人诵读经文到底是为了什么,反正只要对王程的伤势没有影响,杨青语就觉得无所谓。

  可就在两人刚刚诵读了两句经文的时候,突然间,两人的气息齐齐一变。

  只听到两人诵读经文的声音瞬间变得淳厚而具有穿透性起来,爆发的气息也越来越强。两人念出来的一个字在刚刚触摸到内家呼吸门槛的张绍云耳朵里,就好像有人在耳边打鼓一样的声浪。

  随后,又过了两句,两人诵读经书的声音就变得更为凝实,一道道声音好像化作了实质的波浪一般的在周围不断的回荡,然后从书房一直传递了出去。

  张绍云感觉一个字一个字的好像钉子一样的穿透耳膜,让耳朵传出一丝丝刺痛,然后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骇。

  刘诗成也急忙调整呼吸,微微张嘴,维持耳膜内外的气压平衡,神色严肃地看着王程和神夜两人。

  这两人表面上是在诵读黄庭经书,可实际上却是在进行内家气息,和声音控制方面的比拼,也是最简单直接的内家修为的比拼。

  如果谁输了,那就是内家修为以及对气息和声音的控制也不如对方,没有任何侥幸和狡辩的理由。

  厨房内的杨青语也马上神色凝重地走了出来,有些担忧地看着坐在那里念经地王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