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零七章 一巴掌拍死

第五百零七章 一巴掌拍死

  (求票,求支持,还有一更!)

  在京城某家高档私人医院内。

  权载仁依旧躺在病床上,伤势距离恢复还有一段时间。自从今天的比武大会开始,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墙壁上的电视屏幕。

  当他看到父亲权倾远被选中挑战嘉宾的时候,就是一阵惊喜,这样他父亲就能在擂台上击败王程,当着全世界的面,让王程丢尽颜面。

  然后,王程如期拿下冠军,成为天下第一的时候,他心中依旧是一阵不舒服,恨不得将王程碎尸万段,觉得王程并不配拥有这样的荣誉和实力,这显然是嫉妒心理作祟。

  随后,看到父亲权倾远和王程约定赌注,并且走上擂台将王程压制的时候,权载仁更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当看到王程的右手有伤,飙射出鲜血的时候,他仰头哈哈大笑:“哈哈哈哈,王程你也有今天,我父亲当着全世界的面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你以后再也没有颜面出现在全中国人的面前,你不配,你的天下第一就是个笑话……”

  可是!

  下一刻,权载仁就如被掐死的鸭子一样,嚣张的声音戛然而止,虽然依旧长大了嘴巴,可是却不能发出丝毫的声音,只是眼睛瞪的大大地看着电视画面。

  只见,电视画面上清晰的显示出,他父亲权倾远被王程一掌打的吐血飞出,直直地跌落在了擂台下的草地上,然后顺势再滚出了几米远才停下来,整个人都好像被压路机碾过一样扭曲着,颤抖着,嘴里不断地吐出鲜血。

  这……这……

  权载仁手中的水杯砰的一声掉在地上摔的粉碎,然后双眼瞬间变的通红,将旁边的遥控器狠狠地甩在墙壁上,大声咆哮地叫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王程,你不可能击败我父亲,你还受了伤。你不可能是我父亲的对手……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可能这么厉害……”

  这不可能……

  权载仁歇斯底里的吼叫声音传遍了医院。

  在现场。

  王程这一虎爪的力道远远地超出了权倾远的预料,也超过了他之前对王程实力的预估。这种力道,甚至超过了他对人体了解的极限,简直就是非人的力道。

  他自认为自己的这一招太极云手起码能抵挡抱丹中期境界的全力一击。所以能挡住王程片刻就好,然后另一只手一拳就能将王程击败!

  他的想象是美好的。

  可是,剧本却不是他写的。

  王程也早就算好了一切,包括自己伤势的暴露,毕竟气血膨胀之下。感觉更为敏锐,伤口时刻刺激着他,提醒他这里有伤。

  刚刚,王程踏出了两步,每一步都是神象步伐的奥秘。每一步踏出,都能让力道暴增,两步下来,气血膨胀的他自己都差点无法承受。

  这一虎爪的力道,是王程此时能驾驭的极限。别说是权倾远了,就算是牛大海和纳兰白山。他也有信心与这两大真正罡气境界的绝顶高手过一招。

  关键时刻暴露伤势,让权倾远分神,然后一掌击败敌人。

  这就是王程预想的剧本,并且演员很配合,所以没有出现意外,结局就如他所料。

  轰………………

  一声巨响传遍全场!

  权倾远虽然瞬间后退了两步,可是依旧没能躲开王程这全力的一掌。

  虎爪拍下,就是一声轰鸣,好像整个世界都震动了一下。一巴掌将权倾远的另外一只胳膊也打的骨折,整个人高高地飞了出去。身体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鲜血挥洒的满空都是。

  很多人仔细地看下来,能看到王程这一巴掌,将擂台上的空气都煽动的随着权倾远一起倾泻出去。出现了一股旋风,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扇子在扇动一样。

  呼呼呼呼呼……

  急促的呼吸声响起。

  终于是赢了。

  王程心中一松,呼吸立即变化,散去了体内气血,整个身体也松懈下来,胸口剧烈的起伏。如激烈的风箱一般,气息急促的一进一出,弥补体内的消耗。

  而权倾远躺在地上,浑身狼狈不已,左手骨折,右边整个肩膀骨头都被打的碎裂,上半身几乎失去知觉,要恢复的话,每个一年两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

  摔在地上之后,将他全身都震动的刺痛不已,一时间狼狈地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不断的吐着鲜血,一双眼睛直盯盯地仰望着擂台上地王程。到现在他的眼神和脸上依旧是不敢置信的神色,艰难无比地开口说都:“你不,不可能,不可能有,有这,这种力,力量……”

  全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幅画面,包括嘉宾席上的一个个来自五湖四海七大洋的顶尖高手,都震惊无比地看着王程和权倾远。

  权倾远的实力就已经超过了他们许多人的预料,而此刻王程展示出的实力更加超过了他们的已知。

  这两人的实力,在全世界范围内,都绝对算得上是一流高手。

  场地周围的一个个大屏幕上也在不断的快速回放刚刚王程那一掌拍下来的画面,甚至还开始了慢动作回放,如此才能让最多的普通人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程活动了一下右手,伤口的鲜血已经缓缓地止住了,重新开始结疤,整个手心都是粘稠的血液。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权倾远,自信地笑道:“权倾远,你的实力的确超出了我的预料,可是你代表棒子跆拳道向我挑战,施展的却是我中国的国术拳法。所以,刚才的比赛,不论你我谁赢了,其实都是我中华武术赢了,和你们的跆拳道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权倾远的面色由红润变得苍白无比,周围几个急匆匆跑过来的保安还在路上,所以暂时没人扶他起来,只能还是躺在地上仰望着王程,他知道王程说的一点都没错。

  施展国术拳法和王程对战,就算最后他权倾远赢了。也没有资格说自己代表的是棒子国跆拳道。

  不过,数量最多的普通观众是不知情的,看懂的。

  所以,胜者可以解释一切。败者要承受支持者的怒火。

  王程的笑容逐渐消失,绯红的面色也缓缓地恢复平静,可见内家修为的高深已经到了权倾远需要仰望的境界。

  “权倾远,你输了,今天的挑战赛结束了。记住你的赌约!”

  说完,王程不待主持人上台宣布和其他观众们的反应,他就当先一步跃下擂台,展开猛虎步伐,带起一股威猛的旋风,朝着门口走去。

  坐在选手席上的杨青语看到这一幕,也立即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她现在心中只惦记着王程的伤势如何,根本不管什么规矩和其他人的眼神。

  在全场的注视下,两人一起走向门口,在门口会和。然后一起消失在通道。

  权倾远身体剧烈地颤抖,目送王程离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后猛然吐出一大口鲜血,接着当场昏迷了过去。

  几个跑过来的保安急忙将其放上担架,抬着权倾远小跑出去。

  可是,王程也已经离开了。

  主持人反应过来之后,擂台上已经空空如何,只有地面上几个清晰的脚印以及一道道细密的裂缝展示出了刚刚战斗的激烈。

  “呵呵!”

  尴尬地笑了笑,主持人也是第一次碰到直接提前退场的竞技选手。可是不管是她还是主办方,还真的是谁都拿王程没辙。

  到最后,她这个金牌主持人还要站出来救场,收拾王程留下的摊子。不过幸好结局是美好的,所以她也乐于收拾这个好摊子。

  尴尬地笑了一下之后,她脸上也还保持着心情激动的红晕,微笑着说道:“让我们恭喜师傅拿下冠军之后,又赢下了第一场冠军挑战赛,战胜了来自棒子国跆拳道总部的第一高手权倾远先生。这一场挑战赛非常的精彩。精彩地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权倾远先生的实力也很强大,强大的超过了我们的想象……甚至,我们的冠军选手师傅的实力也超过了我们之前的认知,而且我们谁都不知道他的手上还有伤,就这样他还赢得了比赛,战胜了强大的权倾远先生,两人的战斗让我感觉像是在看特效大片……不过,战斗已经结束了,让我们祝福师傅和权倾远先生的伤势都能尽快恢复……”

  这时候,全场的数万观众才陆续地清醒过来,然后几乎每个人都激动地满脸通红,每个人都立即站起身来,对着擂台,对着大门口已经逐渐消失的身影大声的呼喊着,发泄自己激动无比的情绪。

  “师傅太牛了!”

  “师傅天下无敌!”

  “师傅右手有伤,就只用一只手就把棒子的什么第一高手权倾远一巴掌拍死了,太帅了!”

  “热烈祝贺师傅打完收工,带着媳妇逍遥快活去。”

  “这才是师傅真正的实力,一巴掌差点就把棒子的第一高手拍死了,这一巴掌真的太帅太霸气了。”

  “李胜扬,周煜他们都没有激发出师傅的全部实力,师傅拿下冠军真的是应该的。我期待接下来的两场嘉宾挑战赛,希望来两个厉害的人,给师傅一点压力,别再被一巴掌拍死了,棒子的选手不给力呀!”

  “棒子滚回去……”

  “师傅一统江湖,天下无敌……”

  “棒子跆拳道来挑战,然而师傅早已看穿了一切,所谓的跆拳道第一高手权倾远还用的是我们中国的国术,真的是班门弄斧,给师傅教育了吧。”

  “师傅……”

  一个个观众高举着双手,吼叫的脸红脖子粗气喘吁吁地却不自知,依旧奋力地发泄自己的激动情绪,全场都叫喊着师傅的名字。

  主持人也激动地跟着叫了两声师傅,然后告诉大家接下来还有两场表演赛。

  可是,已经没人在意表什么后续的演赛了,他们只想发泄现在激动的情绪,呐喊声一直持续下去。刚刚王程和权倾远的战斗也是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在一个个大屏幕上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的不停地放慢回放,让大家能看清楚两人战斗的每一个细节。

  同一时间!

  在棒子国内,千家万户的电视机前都传出了一声声骂声,数以百万计的观众对权倾远送上了自己的咒骂,问候了权倾远的家人女性。毕竟权倾远可是代表了他们棒子国的。在全世界的关注下输给了中国的年轻冠军王程,那就是丢了全棒子国几千万民众的颜面。

  甚至,有些激动地棒子国民众将自己的跆拳道服都丢到外面去了,表达自己的愤怒。

  在棒子国首都跆拳道总部门口。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聚集了数千抗议人群,抗议跆拳道给他们丢脸了,抗议权倾远败给了中国选手王程,一个个跆拳道服装当场被堆积起来烧成灰烬。

  跆拳道总部内也出现了一丝骚乱,权倾远修炼的是中国国术拳法。这一点让许多跆拳道内部的人都出现了分歧和抗议。如果不是大量的棒子国警察紧急出动,估计还会酝酿出更加重大的事故。还好的是,最后只有十几个人受伤,并没有人因此死亡,不然的话,跆拳道可能还要背更大的锅。

  而欧美各大区域的观众也并不平静,很多人都才发现跆拳道原来是这么弱,第一高手权倾远竟然修炼的是中国武术,而不是所谓的跆拳道,还在擂台上被中国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两招就击败了。并且还是一巴掌打的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

  这样的失败方式,简直就像是老子教育儿子,再加上权倾远还是修炼的中国武术去挑战中国高手,于是就更加的形象了。

  所以,欧美各地的许多年轻观众也立即表示了自己对跆拳道的鄙视。

  各国境内不管是棒子国跆拳道分部,还是国际跆拳道分部的电话几乎就没停下过,都是一些学员要求退学费的电话,还有一些激动的民众直接开口就骂了起来,将跆拳道贬低的一文不值。

  虽然棒子国跆拳道和国际跆拳道联合起来应对这次危机,不断的向愤怒地学员解释王程的实力都是假的。中国武术都是假的,权倾远是在演戏收了钱故意输给王程等等的,但是很多人已经开始不相信这种说辞了。

  全世界各大门户网站上的头条都在这一时刻换上了同样的新闻。

  在中国京城,昏迷地权倾远被一辆救护车急忙送去了医院救治。几个跆拳道总部的随行工作人员紧张无比地跟随在旁边,每个人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他们谁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后果。

  可是,他们也没有胆子去怪罪权倾远,十几年来,权倾远在棒子国跆拳道竖立的威严也不可小觑。毕竟没人是他的对手。

  不过,就在进入医院的时候,权倾远突然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之中露出了坚定无比的神色,喘息了几口气息才有力气对身边的人说道:“打电话给国内,我不回去了。”

  随行的中年人一愣,皱眉道:“你不回去了?那你去哪?”

  权倾远嘴唇颤抖着,他能想象现在国内是如何的情形,回去之后绝对会很凄惨,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去欧洲,带着载仁一起,几年内都不会回去。”

  当年,权倾远就是在欧洲拜师,学武十年回归棒子国,然后就直接成为棒子国跆拳道第一高手,并且击败几个来犯的几个国际跆拳道挑战高手,威望很高。

  几个跆拳道总部的人都神色变得更加不好看了,如果权倾远不回去的话,那他们回去就要承担大部分的责任,甚至可能会背锅,前途会很凄惨。

  可是,谁也不敢去阻挡权倾远的决定,只能将这个消息传回国内,等待棒子国内跆拳道总部的回复。

  此刻,王程也坐在了车上,身边就是杨青语,开车的是张绍云。

  “王程,你为什么瞒着我?”

  杨青语看着王程,语气极为严肃地说道,眼眶里还闪烁着泪水,随时都会决堤的样子。

  王程捏着杨青语地手,没有了擂台上威猛霸气的样子。他将自己地右手摊开,手心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了,只能看到手指的部位有一道长长地伤口,伤口极为整齐,好像一刀划开的一样。

  而事实上,这就是被一刀划开的伤口。

  “你看,这不是没事了吗?过两天就好了,手上的小伤而已,上次又不是没经历过,你别担心,我不告诉你,就是害怕你担心,别哭呀你。”

  王程说着说着,杨青语就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他顿时急忙一把将这个看起来委屈无比地小媳妇搂在怀里安慰起来。

  杨青语也只是忍不住抽泣了一下,然后就急忙止住了,毕竟是从小练武的,趴在王程的胸口,伸手轻轻地锤了王程一下,委屈地说道:“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叮铃铃……

  还好,这时候王程的电话响了起来,救了他。

  急忙拿出电话,王程看到是家里打来的,心道终于打来电话了,急忙接通,笑道:“爸,我没事儿。”

  “哥,是我!”

  然后,电话里传出来的是王媛媛小姑娘清脆的声音。(未完待续。)

  ...